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17)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题外话:今天上了下lofter被小天使们吓到(⁎⁍̴̛ᴗ⁍̴̛⁎),车明天回去了写,在外面写车多不好啊对吧。

如祝红所言,赵云澜第二天别说上班,连下床都是个问题,僵硬的身体被抻开,筋肉都酸疼的不行,像是跑了场42公里全程马拉松。睡了一晚,紧绷的肌肉和神经放松下来,剧烈运动后的酸痛感便不留任何情面的找上了门。

浑浑噩噩的直睡到日上三竿,赵云澜才被沈巍端到嘴边的饭菜勾回了三魂七魄。撑着胳膊想从床上爬起来,不动还不觉得,一动骨头都像是被寸寸拉开,疼的赵云澜直咬牙,一阵天旋地转,无力的跌回柔软的床垫。

赵云澜也不跟自己过不去,躺在床上无奈的瞥了一眼沈巍,茫然的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癔症,无奈里掺了些责怪和抱怨又瞥了眼沈巍。

沈巍端着碗站局促的在床边,让赵云澜几眼看的七上八下,低着头委屈的像个做错事的小媳妇。

“……”赵云澜摸索着找到手机,捏着鼻子假装重感冒,打去处里交代了一声。再次无奈的侧头看了眼赫赤赤的日头,明媚的好似阳春三月,小汤碗里袅袅的雾气在窗框的方格子里流动起来,尽是婀娜朦胧的剪影,平白无故的勾出暧昧氛围来。

“对不起。”沈巍低垂着眼,讷讷的道歉,耳朵尖红红的。

赵云澜看着沈巍,沈巍没戴眼镜,大概才洗过头发,刘海清爽顺从的散在额前,唇红齿白,眉目入画,温柔又乖巧,赵云澜勾了勾嘴角,揉着额角忽然笑起来,“再像小白兔到了床上一样会咬人。”赵云澜想着,勉强伸长了胳膊。

沈巍端着碗一脸疑惑又犹豫的看赵云澜,小幅度的往床边挨了一步。

“哎呀,抱我起来。”

沈巍忙放下碗,红着脸俯身去抱赵云澜,赵云澜搂着沈巍脖子,在他耳廓上舔了一口,“沈教授,手法不错啊,没想到你一个大学教授,本事还挺多。”语气里满是挖苦调侃,沈巍红着脸,抿着嘴笑,头埋在赵云澜肩膀上,闷着声音说:“光天化日的又胡说些什么。”

“怎么,陈述事实不行啊,我有说什么吗?”赵云澜挂在一副欠揍的表情,歪着脖子暧昧的看沈巍。

“还想吃点什么?我去做。”沈巍说不过他,只能转移话题,端起碗舀了勺炖的软糯的粥吹了吹递到赵云澜嘴边,好堵住他的嘴。

赵云澜吞下一勺粥,舌头掂了两下卷进胃里,舔着嘴角凑近沈巍,登徒子一般勾起沈巍的下巴,吻住他两片唇,轻柔的舔吻,用舌尖挑逗,极尽温柔缠绵。

“你搬过去,还是我搬过来…”赵云澜回味似的砸砸嘴,“我搬过来吧,我家太乱了,等过段时间换套新的。”说着勾住沈巍的脖子,“好娶你过门。”

沈巍抿着唇笑了笑,酝酿了好一会儿,“怎么说也该是我娶你过门,进了我家的门,可是要随我姓?”

赵云澜愣怔了片刻,随即笑的没脸没皮起来,一扯被子露出满是爱痕的上半身,“好啊,跟你姓就跟你姓,来啊老公,标记我。”

沈巍端着碗的手明显抖了抖,脸红到脖子,故作镇定的放下碗,艰难的调侃回去,“好啊,现在抑制剂失效了,不标记你,我也不放心。”说着做势要去拽他被子。

赵云澜眼疾手快的伸手一兜一卷滚到床上拉开安全距离,啧了一声,“沈教授,我以为你是个有节制的正人君子,你这样…别的不说,影响我上班啊,整个龙城人民都等着我保护呢。”

沈巍像是泄了气,委屈的垂下头,端端正正做到床边,一副贤良淑德的乖巧模样,“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赵云澜张了张嘴,觉出来沈巍似乎对让他下不来床这件事很自责,却也没多说什么安慰的话,把自己折腾的骨头都要散了架,还说不得半句了?

在沈巍的悉心照料下躺了两天,赵云澜又生龙活虎满血复活了过来。小铁盒子里伪装成薄荷糖的抑制剂是再也不需要了,换成了短效避孕药,为迟早会来的完全标记先做个准备,万一中标,那就是几个月的死缓。结果自己这边万事具备了,沈巍那边倒活像是偃旗息鼓了。起初赵云澜倒一点不介意,不然三天两头被搞的下不来床,带着一身青紫按着老腰去上班执勤,偶尔来个突发情况,真的很要命。赵云澜不提,沈巍脸皮薄自然不会先开口,两个人像历经了岁月风霜的寡淡老夫老妻,同床相拥耳鬓厮磨四五天也没蹭出个擦枪走火来。

不过开了荤就是开了荤,虽说事后是真难受,但是和爱的人做爱做的事是真的爽,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赵云澜又开始了作死大计。有事没事总想去撩拨沈巍两下。

一开始只是暗示,洗完澡裹着浴巾冒着热气坐在沈巍旁边自认为撩人的啃手指头,而沈巍只是气定神闲的看他的教案备课;晚上抱着沈巍舔他喉结脖子,而沈巍只是低低的喘一声,然后紧紧把赵云澜禁锢在怀里,让他动弹不得。

晚饭后两人看着电影,顶文艺顶浪漫的爱情片,赵云澜眼瞅着气氛推到了高潮,勾着沈巍脖子索了个吻,吻到情动,沈巍几乎把赵云澜压进沙发里。赵云澜暧昧的看着沈巍,舔他的唇线,问他:“想干什么?”

沈巍只是喘匀了气,宠溺的在赵云澜额头上印了个吻,“没什么,看电影吧,挺好看的。”

寡淡如水的正人君子沈教授让赵云澜很头疼,鼻头上憋出一个油亮的痘痘,每当祝红看到赵云澜眼角泛红,顶着鼻尖上那颗泄不去火的产物,脚下生风的闯进办公室,总会寻着机会阴阳怪气而又意味深长的问他:“还需要信息素吗?”赵云澜总是会搓着牙花子回应她一个“呵呵”。

暗的不行咱来明的,于是,两人逛超市时赵云澜站在成人用品区拿起一盒大颗粒狼牙套套,似乎是抱着极大的兴趣扔进购物车,“这个挺有意思,下次试试。”说着朝沈巍挤了下眼睛。

“大庭广众的,买这些东西,有辱斯文。”沈巍红着脸却也没阻止,盯着小车里的方形包装盒看了半晌,拿起来放回货架,犹豫了一会儿取了另一个size放进购物车里一把绿油油的青菜下面,加快脚步追不知道逛到哪的赵云澜去了。

回到家吃晚饭的赵云澜躺在沈巍大腿上,翘着脚晃悠,沈巍一下下的顺着他细软的黑发,和给大庆顺毛没什么区别,一边看那边始终未读完的《基督山伯爵》。

“宝贝儿,你有没有听说过饱暖思淫欲。”赵云澜隔着厚厚一本书看沈巍,看不见他全脸,只看得见一对精致眉眼。

沈巍还沉浸在基督山与阿尔贝的决斗场上的对白里,并没有在意赵云澜说了什么,只是嗯了一声以示回应。

赵云澜拨开那边阻挡了两人视线交流的书,让沈巍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这么厚的书,看着不犯困吗,总这么敷衍我,影响心情,心情不好我就会抑郁,抑郁时间长了容易生病,你就这么忍心?”

“……”沈巍合上书,沉默了一会儿,无奈道:“哪有这么夸张,我只是看到精彩的地方,没有分心答你,要不,我读给你听。”

赵云澜夸张的叹了口气,“这才几天啊,就不关心我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赵云澜侧身抱住沈巍的腰,拿鼻尖曾他肚子。

沈巍忙放下书,无奈又宠溺的问他:“怎么总撒娇,又想干什么。”

“我想…”赵云澜释放出信息素,话还没说完,沈巍扳过他的脑袋,咬破后颈薄薄的皮肤,注入信息素,盖住他的味道。

“……”赵云澜看着一脸无辜的沈巍,无力的抬手拍了拍他肩膀,怏怏的走进浴室。

雾气缭绕的浴室里,赵云澜抹掉镜子上的水汽,左右看了看镜中那张帅气冲天的脸,摸着下巴上的胡茬,将浴袍前襟松开了些,开叉下一直露出小半截腹肌,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倒影,“我还就不信了。”

赵云澜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往沈巍对面的茶几上一坐,两只脚踩在沙发上印出两道不规则的水渍,身子一歪露出一大片蜜糖色的胸膛,和六块紧实的腹肌,色气满满都咬着握成拳的食指,时而用大拇指指腹擦过唇线。这次倒是完全的吸引了沈巍的注意,红了耳朵尖,亮晶晶的黑色眸子盯着赵云澜,渐渐暗下去,有什么东西悄悄浮了上来,深邃的要将人吸进去,咬着下唇留下一道浅白的牙印,绞着手指只是看他。

赵云澜见沈巍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反应,慢慢拉开腰间浴袍唯一的带子,未擦干的水珠顺着肌肉轮廓蜿蜒而下。沈巍能感觉到他身上温热的气息,脸连同脖子红的透彻,局促的扶了下眼镜,像是坐在随时会爆发的火山口上,慌乱不安。赵云澜的手顺着腰线滑进内裤边缘,撑开松紧带一点点往下蜕,只露出漂亮的人鱼线,又收回手敞开挂在身上的浴袍。伸出手去摘沈巍的金丝细框眼镜。

除非沈巍是傻子,不然怎么可能不知道赵云澜现在的小心思,顺从的微微低头让他将压在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来,顺势握住他的手,在手心里吻了一下,温热的吐息喷在手掌心上,撩的赵云澜心里越发痒痒。

“宝贝儿,说好的完全标记,什么时候兑现一下。”赵云澜抽回手,慢条斯理的将眼镜在茶几上放好,视线回到沈巍通红的脸上,顺着脖子走到扣的严严实实的领口,很好,这次没系领带。

沈巍喉咙上下滚动,仰着头看赵云澜也许是洗澡时被热气熏的微红的脸,却问了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你…你明天,不用上班么?”

评论(325)

热度(2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