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16)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题外话:小天使们要完肉又要剧情,哈哈哈,除了给你们还能怎么办;剧版被禁了我好生气;明天要去趟釜山估计要一周更不了,我尽力吧;形婚快写完了,写完还点文的债,完了之后再开娱乐圈AU,安排完毕。

赵云澜看着沈巍不开窍的样子要气笑了,无声又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把我解开。”

沈巍这才想起来赵云澜的两条胳膊还被领带捆在一起,低垂着眼也不敢看他,赶紧帮他把领带解开。腕子上都嘞出了红痕,捆住的两只手因为血流不畅变的麻木,麻木中又攀上来些痒,赵云澜摆了摆手垂下胳膊,没好气的说:“给我揉揉。”

沈巍顺从的牵起赵云澜的手,心不在焉的帮他按摩,大气也不敢出,不知道赵云澜究竟想要怎么做。

“沈巍啊沈巍…”赵云澜的声音慵懒沙哑,拉长了尾音,好像想故意吊着沈巍折磨他紧绷的神经。

沈巍长长的睫毛上挂着颗泪,随着轻颤不堪重负的落在手背上,圆润的晶莹的泪珠崩开碎成了好几瓣,看上去好不可怜,抬头去看赵云澜,漂亮的眉眼有些浮肿,眼角微微下垂,一副无辜可怜相,张了张嘴也没说出什么话。赵云澜被沈巍这委屈巴巴的一眼瞅的心脏猛抽了一下,还没发脾气倒是先心疼了起来。咬着牙装出一副恨恨的样子说:“我今天下午去见了欧阳教授。”

沈巍原本还有点红润的脸上现在是真的没有一丝血色了,紧紧抓着赵云澜的手,身形不稳似的往一边歪了歪。

赵云澜狠下心抽回手,“你以替欧阳教授做课题研究为条件,请他帮你修改我的婚配系统名单?”说着勉力撑起身子,沈巍伸手想去帮他一把,被他挡开。

“名单在省厅里曝光,一次,可以理解为系统出了错,再来一次,我的身份必然引起重视,而想要继续隐藏第二性最好的办法就是结婚,而你是名单上唯一的人选…呵…现在想来,那个拉了条口子的档案袋,被你做过手脚也不是不可能…”赵云澜靠在床头,盯着沈巍,“很好,你成功了,演的也很不情愿,我彻底的信了你。”

沈巍低头不住的眨眼睛,赤条条的跪在赵云澜身侧,指尖泛白,揪着褪到腿弯的裤子,“我…我…对…对不起…”

“我隔壁那套房子,也是你提前看好的吧,那天我都没在那个中介面前叫过你沈教授,他如果不认识你,第一次见面,难道有特意功能?见了几眼就判断出你是个大学教授?你故意给我个机会卖你个人情,再回请顿饭,一来二去少不了接触…沈教授,演的不错啊…”

“我…我只是…觉得住这里,比较经济实惠…”沈巍不敢看赵云澜,垂着头声音发颤。

“都这个地步了,你还嘴硬…”赵云澜嘲讽的笑起来,“后来,借着我没带抑制剂,给了我临时标记,难怪你那天跟丢了魂儿一样,昨天我发情期,还要我带强效的。你一个生物学教授,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会对你的信息素产生依赖,从而使抑制剂失效。”赵云澜看着沈巍,幽幽的补了一句:“沈教授好手段。”

“沈巍…你这是想把我吃的死死的啊。”赵云澜一字一顿的说,沈巍缩了缩脖子,“我…我…我只是想…我喜…我喜欢你,总得,想点办法…对…对不起。”沈巍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细如蚊蚋,断断续续的几乎听不见。

赵云澜终于听到了他想听的表白,却反而没那么高兴了,被沈巍诓了这么长时间,被他折腾去了半条命才艰难的撬开了他的嘴,只想再多欺负欺负他。

“喜欢我?我可没看出来…就冲你把我往死里折腾这劲儿,说你恨我恨的牙痒痒还差不多…”赵云澜四根手指交替敲着自己腿面,用十分欠揍的语气说着,偷眼看沈巍的表情。

沈巍抬起惨白而痛苦的脸,颤着声音小声答他:“我平常…不是这样的…”

“平常?你这话的意思…还跟谁做过?”

“没…没有…不是…没有…对不起…你…有没有哪里疼…”沈巍慌张的连连摆手。

赵云澜从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

沈巍看到赵云澜这个态度,碎成一片片的心像是又被扔在地上来回碾了一遍,碎成了齑粉,疼的都麻木了,眼眶里又滚出几滴眼泪,绷着苍白的唇,好像下一秒就会因为伤心过度晕过去。

赵云澜看沈巍这幅样子实在不忍心,清了清嗓子松了口,指着自己肩膀上的齿痕:“你看看我脖子上的牙印,再看看我肩膀上的牙印,不觉得眼熟吗。”

沈巍不明所以的抬头看他,眼睛里窝了一汪泪,看什么都模模糊糊,茫然的摇了摇头。

赵云澜啧了一声,指着卧室的门,:“沈教授,你记不记得你昨晚酒后乱性,把我按在你家门板上…撞的我老腰都要断了,不过你昨天…可比今天可爱多了,尤其是表白的时候。”

沈巍的脸腾一下红了,那些记忆残影,如果说是梦,也确实太真实了点,先是一阵惊讶,然后更为慌乱的抬起头,想去触碰赵云澜,手伸到一半又缩回去,磨蹭了半天,“这…我…你身上那些…都是我…”

赵云澜看着沈巍终于明白自己一直在吃自己的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简直要憋不住笑,“嘶…”凑到沈巍面前,“昨晚到现在,24个小时都没有,占了我两次便宜,昨晚我可以当是大家不小心,今天,沈教授是清醒的吧…”

沈巍喉咙上下滚动,咽了口唾沫,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行。”赵云澜一拍大腿把沈巍下了一跳,“我相信沈教授正人君子,说负责就会负责到底,这婚…”赵云澜故意顿了顿,“你这辈子都别想离。”

沈巍痛苦的脸上浮出些欣喜的表情,混杂着不可置信,“我以为你想…”

“我想什么…怎么…你不愿意啊…”

“不是!”沈巍忙否认,“不是,你不是认识了个alpha…说喜欢…”

赵云澜坏笑着看沈巍,故意做出一副想起什么似的表情,一摊手,“对,我都忘了说,那个alpha是我分配名单上的,而且是唯一一个,那还能怎么办,运气不好,就这么一个,凑合过呗,还能离咋地。”

沈巍怔怔的看着赵云澜,被巨大的幸福哽住了喉咙,突然笑了起来,脸上的泪都还没干,笑的梨花带雨,“云澜…你怎么能这样骗我。”

赵云澜瞪大了眼睛,“你还好意思说我骗你?!”

“我不那样做,又怎么有机会接近你……”沈巍想要争辩,却又觉得确实是自己做错了事,声音渐渐弱下去,“对不起。”

“我被蒙在鼓里这么久,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创伤,你总不能这么三言两语道声歉…就把我给打发了吧,不合适。”赵云澜勾起沈巍的下巴,用指腹小幅度的轻轻摩挲。

沈巍红着脸目光闪躲,“那…那怎么…怎么才算合适。”

赵云澜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笑一个,说两句好听的。”

“你想…想听什么好听的…”

“那就…类似…宝贝儿,我爱你,这样的。”

“不行。”沈巍红着脸拒绝。

赵云澜也不急,躺到沈巍大腿上,闭上眼,懒洋洋的说:“我这一颗真心是被你套了去,现在都以身相许了,刚刚把我这样,那样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害羞。”

“哪有你这样,光天化日的把这种事挂在嘴边上,太…太……轻浮。”

赵云澜侧了侧身顺势搂住沈巍的腰,“好,我看你就是不爱我,接近我肯定只是贪图我的美色,吃饱了就想跑,水性杨花的男人。”

“……”沈巍磨蹭了半晌,脸红的透彻,像个被逼的无可奈何的小媳妇,下了极大的决心,俯下身凑到赵云澜耳边,用极轻极小的声音说了他想要的那三个字。

赵云澜得意的嘿嘿一笑,“有件事我要告诉你,咱俩的配对名单没被改过,还有,那天是我故意没带抑制剂。”

“名单没被改过?”沈巍似乎很意外,“那我们俩…”

“命中注定,天生一对呗,。兜了一大圈,还不如一开始就挑明了正经谈个恋爱,非要玩这么多套路你说你累不累,心计这么重,肯定不好养活。”赵云澜搂着沈巍的腰,在他怀里扬起脸看他。

沈巍宠溺的揉他乱糟糟的细软黑发,软着声音答他:“你不也是。”

“说说,怎么看上我的,是不是太帅,看了一眼就再也忘不了了。”

沈巍轻轻笑了笑,“有天晚上遇到了两个小混混…”

“拿我编的故事来糊弄我,宝贝儿咱能走点心吗?”

“是真的,那天晚上两个小混混打劫,你从巷子里经过,制伏了一个,铐在路边的铁栅栏上,追着另一个就跑了,我连一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赵云澜回忆起来,好像确实有过那么一回事,只是巷子里黑灯瞎火的,他丝毫不记得沈巍是个什么样子,“哟,还真是英雄救美这种最俗套的戏码儿,所以那时候你就对我一见钟情了?”

“那时候只是对你的味道印象很深,并没有看清你的样子,你是个警察,却是个omega,觉得有趣,守着那个小混混想等你来了跟你道个谢,最后也没等到,来的是别的警察,只打听到你的名字。”

“你连我什么样子都不知道,那你喜欢我什么,心灵美?”赵云澜有些哭笑不得,作为故事的男主角,连脸都没露就被看上来还真是挺别致的。

“后来学校出了命案,我在现场的警戒线外面,听到有人叫你赵处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了个年轻警官打听,才知道真的就是你…从那以后…”

“从那以后?”赵云澜饶有兴趣的等着沈巍的下文。

沈巍抿了抿唇,不大好意思的说:“从那以后…常常…常常梦到你…”

赵云澜勾住沈巍的脖子,将他拉近,笑的意味深长,“什么梦?”

“梦而已…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做不得真,不说也罢…”沈巍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含糊的答他。

“哦~”赵云澜拉长了音调,一副我懂的表情。

沈巍在赵云澜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像是在讨饶。

“登记结婚的时候,你不知道我多紧张多高兴,就算知道是形婚,我也…”沈巍喃喃的说着,平常总是小心压抑着感情,现在能说出来了,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还好你没有喜欢上别人…”

赵云澜嬉皮笑脸的摸了把沈巍的脸,“哎呦,宝贝儿,这么没安全感?”勾着沈巍脖子,一手在他腰间重重一抓,挑逗的说:“那标记我吧。”

“现…现在?”沈巍想个被调戏的良家妇女,又一次红透了脸。

“急什么,我都这样了,你想谋杀亲夫?”

评论(300)

热度(3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