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镇魂 41 我们赌一赌,总有一天还会再见(剧版后续)

时空跳跃?高维空间?观测者下的世界线收束?小宇宙?逃逸速度?黑洞?po主疯了,瞎jb乱写,不带逻辑玩。用(伪)科学的方式圆回来,哼!谁敢拦我!(谁敢拦我瞎扯!)悄咪咪发ಠ_ಠ,其实可以直接看第四节


1、重燃镇魂灯

“通道,再次打开了。”这是祝红时隔一年回到特调处的第一句话。

在地星和海星完全隔绝的一年里,特调处几乎失去了昔日的地位成为了警部的编外部门。而人类总是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疼,甚至彻底的忘掉了曾为两个世界带来和平的特调处和赵云澜,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龙城特调处一年之间,从圣地变成了无人问津的透明机构。

披着赵云澜皮的獐狮神色格外凝重,双手交叉支撑着下巴,“通道打开,这就表明…”

楚恕之拨开了门口的警卫人员冲进来,“镇魂灯熄灭了?”一拳捶在桌面上,力道之大几乎将结实的桌面砸出一个窟窿。“没想到他的牺牲,换来的只是这一年…”楚恕之咬着牙,想把话在嘴里嚼的稀烂。

“怎么回事,龙城检测到了大量的黑能量,集中在…在…”林静从外面冲进来,似乎对从检测仪上看到的东西极为震惊。

祝红朝林静点点头,示意他的检测仪没有出什么问题,“陷入恐慌的地星人,从地下涌回地上,怕是…”

“得到光明后,就再也没有那么容易去忍受黑暗了,镇魂灯的熄灭恐怕对地星人来说,相当于世界末日。”黑猫大庆摇着尾巴跳上桌子。

“怎么办,我们不能让赵处的努力,就这样…”汪徵还是白衣白裙,轻轻的飘到桌边。

“地星失去了黑袍使的约束,通道几乎没有任何阻碍,意识到可能永久失去光明的地星人会在短时间内大量的涌上地面,这样下去,冲突,不可避免。”獐狮紧紧拧着眉毛,道出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是沈教授和老赵豁出去命换回来的和平。”大庆跳下桌子,从猫变回人身,“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灯芯,要找到灯芯。”

“灯芯…”郭长城紧紧抿着唇,随着焦虑目光慢慢变得坚定。

“长城,不行。”楚恕之似乎看穿了郭长城想要做什么,面色阴沉,抓住郭长城的肩膀。

“长城…身上的白…白能量…可以…”桑赞结结巴巴的说,跑进图书馆,大家相互对望了一眼,跟着他进图书馆。桑赞拿出一本兽皮做封面的古旧线装书,翻开指着其中一段递给他们看。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地星,找到镇魂灯。”郭长城急切的说。

“走亚兽禁地。”

“我们留下来,守住地面上的通道,万一镇魂灯无法点燃……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獐狮点点头。

楚恕之拉住郭长城,“长城,我跟你一起,地星现在恐怕已经流言四起。”

“地星人真的会…挑起战争吗?”汪徵恍惚的看着獐狮,似乎这一切都还不大真实。

“在整个文明的生存面前不存在秩序和道德底线,对于拥有异能的地星人来说,光明的地面世界和再次陷入黑暗的地底,两相对比,结果可想而知,而海星人不可能允许他们入侵自己的世界。不要把地星人想的太温顺,也不要把海星人想的太善良。”獐狮收回目光,落在郭长城身上,“来不及了,你们快走,我们先去守住通道。”

“好。”

“哎。”大庆叫住正准备走的祝红、郭长城、楚恕之三人,“我们在特调处等你们。”

三人郑重的点头,特调处全员,兵分两路。

禁地的通道并不稳定,只能同时容纳两人,祝红打开禁地大门后匆匆赶去支援其他人,只有楚恕之和郭长城跨别一年来到了地星。

此时的地星已经陷入一片混乱,有的人望着天空,脸上的表情木然,似乎不太敢相信幸福会失去的会这样快,有的人由恐惧生出了莫名的兴奋,像是陷入了末日狂欢,更多的人涌到通往地面的通道,争先恐后的想要通过还不稳定通道。

楚恕之带着郭长城避开人群,进入地君殿,曾经那个年轻的地君看上去苍老了不少,摄政官认出两人,赶紧迎上去。

“镇魂灯是不是熄灭了?”

“突然熄灭了,连暗淡下去的过程都没有。”摄政官摇着头,“尽管我们对方面辟谣,但是地星还是陷入了大面积恐慌。”

“快带我们去看看,我或许能重新点燃镇魂灯。”郭长城扯着他小背包的带子,焦急的说。

摄政官点了点头,带他们去了存放四圣器的祭台,镇魂灯钳在一座灯座里,由专人看守,楚恕之小心的取出镇魂灯,递到郭长城手里,拉住他的一只手,“如果有危险,我会终止你点燃镇魂灯,这事儿没商量。”

“放心吧楚哥,白能量肯定比我适合做灯芯。”郭长城闭上眼,集中精力调动身体里的白能量,他没有这样做过,一切都是下意识的,突然,一股热流从四肢百骸像是被抽离一般,汇集到镇魂灯,一时间一阵耀眼的白光在灯里闪动,然后迅速的收拢。郭长城眼前一黑,如同置身千万星辰的浩瀚宇宙,身遭的星星往后掠过拉成一条条白线在身后收拢,郭长城惊恐的寻找着力点想让自己在这类似高速的飞行里停下来,然而迅速的没有征兆的,飞速逝去的景色骤然停止,郭长城终于停在这奇怪的空间里,从眩晕里定了定神,黑暗里除了像星空一样的白色光点,还有一个椭圆形的半透明发光体,散发着微弱柔和的橙光,像一大块琥珀。

郭长城小心的凑近那块琥珀,透过它透明的壳望进去,“赵处!”又惊又喜的叫了一声,然而还没等他伸出手,眼前的一切都向后飞速远离,椭圆的琥珀瞬间化成一个橙色亮点,身侧的星光再次被拉成一条线,飞速向前。

“啊!”郭长城回过神来,睁开眼,楚恕之拉着他,不住的叫他的名字。

“楚哥,我看到了赵处,他在里面,他还在里面。”郭长城抓住楚恕之的袖子,几乎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

镇魂灯被白能量再次点燃,炽热的火焰驱散了地星无边的寒冷和隐瞒,人们望着天空,渐渐镇定下来。

“那个空间会通向哪里。”楚恕之撺起摄政官的衣领,急躁的问他。

摄政官只是摇头,“那里是时间和空间的漩涡。”

一粒金色的纸团从那片波动的区域以极快的速度落下来,快的好似一道光,深陷在碎石地上。四圣器上方的视界突然扭曲,从下望上去天空像波动的海浪。

“这…这是什么…”郭长城伸出手,触摸那一片奇怪的区域,手指透过去,变的扭曲。

楚恕之一把将郭长城的手拉回来,“别乱碰!”

一黑一白两个人影由小变大,渐渐变的清晰。



2、永受痛苦的无间地狱。

赵云澜在烈火中露出一个惨烈的笑,忍受身体的灼烧,在无数次剧痛中醒来再死去,永远没有尽头,摊开手掌,吃力的看着沈巍遗留下来的吊坠,似乎那是这无尽炼狱里的唯一安慰。

吊坠在火焰里,突然化成千丝万缕,飘渺的像是轻烟,手心里只留下封存在琥珀吊坠里的,一张金色的糖纸。“你也要消散了吗?”赵云澜看着半空中飘渺的泛着柔软橙光的丝线,那色泽像是地面上的日落,温柔的慢慢覆盖下来,像是突然有了生命,一圈圈的裹住赵云澜,像是一个蚕蛹,身上的烈焰渐渐熄灭,剧痛镇定了下来,蚕蛹渐渐成形,表面变得均匀光滑,最后凝成平顺的曲面。赵云澜紧紧撺住了糖纸,“沈巍…为了保护我你都做了什么。”

橙色的保护罩爆炸一般向外扩散,空间像一个深海中的漩涡,漏斗一般将一切卷入最深处,赵云澜的身体被诡异的拉长,像一根面条坠落到漏斗底部。

“我靠。”赵云澜咒骂了一声,别无选择的随着坠落,时间是一片茫茫无涯的荒漠,空间扭曲展现出不同侧面,时间和空间都变得没有意义,在他面前,是一个点,一条线,一张张没有厚度的照片,一个个不同的空间。

赵云澜在时空之外的高维空间里看到一系列光怪陆离的奇景,摸着下巴上的胡茬疑惑的看那一个个奇怪的时空,一粒粒时间尘埃。

赵云澜看到上万年前,巨型彗星撞击海星,几乎毁灭了一个文明,幸存下来的人们用陨铁制造了一把长刀,立在断崖前的祭台正中来作为逝去民族的墓志铭,“这不是沈巍那把长刀吗?”赵云澜拨动时间,祭台被时间夷平,长刀埋入尘土,断崖上出现了幼年的沈巍和夜尊,沈巍被反抗团的首领掀下山崖,“沈巍!”赵云澜伸出手想去接住小沈巍,然而空间发生了折叠,沈巍从断层落到地上,几乎没受什么伤,地下的空间同样被折叠,将地底的长刀翻到他屁股底下。

“这…”赵云澜收回手,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两个手掌,“好险,还好没把他折到地底下去,原来这长刀这么来的,小巍巍,你可得谢谢我。”

赵云澜不敢再随便触摸空间,眼神被四圣器吸引,造物者正用兽皮将一本书封后翻开几页检查,赵云澜在上面清楚的看到了上面记录的点燃镇魂灯的方法,“这本书,好像在哪看到过。”赵云澜努力回忆起来,在众多空间里找到特调处的图书馆,从高维度看低维可以同时看到空间不同的侧面,赵云澜很快在里面找到了那本已经十分陈旧的古书,小心的推动古书,空间就像一片纸在他手里折叠,赵云澜尝试了几次,古书终于邃了他心意落在地上。桑赞听见了动静,疑惑的摸着头捡起那本奇怪的无名古书,翻看了起来。

赵云澜满意的收回手,目光却停在了一个环形空间里,那是一个避封的方形,在时间外的夹缝里,像一颗玻璃珠,赵云澜一眼认出了里面困着的两个身影——沈巍和他的弟弟夜尊。

沈巍牵着夜尊在小盒子里行走,从左墙穿过,却从右墙返回盒子,周而复始,在这个无尽重复的空间,永远也无法走出去。

赵云澜看着沈巍的背影看了许久,抱着膝盖蹲下来,慢慢的红了眼眶,“沈巍,我们的赌注…怕是要输了…我想办法救你。”颇为嫌弃的看了夜尊一眼,他的白袍上还站着殷红的血迹,乖巧的牵着沈巍的手,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和他一起茫然的往前走。

“真不想救这个夜尊…”赵云澜说着,将手里的糖纸团成一个实心的金色小球,夹在指尖,朝着沈巍和夜尊的那个独立又封闭的小方盒子弹了出去。

金色小球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去,穿过阻挡在前面的两个空间,冲向沈巍的那个,地星和海星的时空被切开错位,出现一道相连的通道,小方盒子一瞬间被扯开,像一颗被戳破的肥皂泡泡,被吸进了两个相连的空间。

“……”赵云澜一阵无语,“这他妈的该不会是地星和海星的通道吧。”

看着自己的“杰作”,看着沈巍和夜尊沿着被扯开的通道走向了那段混沌的时间通道里,轻轻的挥了挥手“这次真的再见了,沈巍…”

不管沈巍回到哪个时间点,至少他回去了,从时间线之外无尽循环的“牢笼”里。


3、世界之外的世界线

项链从沈巍的脖子上坠落,从地君殿的台阶上滚到赵云澜身边,沈巍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回望他最后一眼,和夜尊落进了四圣器打开的虫洞。四周是折叠的空间,单一的世界分出无数的世界线展开,平行延伸,再尽头再次归为单一的世界。同一个因引导向了同一个果,那些互不干扰的世界,并没有因为变动而改变它应有的结局。

“哥哥……”夜尊看着那错综复杂的世界,他们似乎被既定的命运引导着走向同一个交叉点,他们的终点,还有赵云澜的终点,自始至终没有变过。夜尊紧紧握了握沈巍的手,无限懊悔的低下头,“如果我没有……”

“没用的,这不是你的错,能做的我都做过了,没有办法。”沈巍揉了揉夜尊的头发,“我曾经在这里,改变了无数的因,却改变不了这唯一的果,我尝试了一万年。”沈巍轻轻的笑了,那笑里掺着苦,“多少年都好,时间在这里没有意义。”

“我们能去哪。”夜尊看着这亿万世界,喃喃的说。

沈巍没说话,用最后仅有的能量唤出共工长刀,耗尽能量的沈巍虚弱的几乎拿不动这把刀,夜尊握着他的手,承受了长刀大部分的重量,黑能量缠绕在长刀上,覆手劈开了时空,时间线出现交错折叠,像被波动的涟漪,而沈巍不想去管,拉着夜尊进入了世界之外的独立空间。

混沌之地,除了他们两个什么都没有,沈巍和夜尊在黑暗中行走,一片虚空之中,独立于那个世界之外的时间线,像一个透明的肥皂泡泡,没有人知道他们起于什么,终于什么。

“哥哥,这个世界你更改过什么?”夜尊看着远处的无尽的黑暗,问沈巍。

“我拿走了云澜的能力,他曾是镇魂鞭的主人,能看见生命体流动的能量,古时候人们说那是功德,他从不是个普通人,即使他以凡人之躯,还是守护了整个地星。”沈巍和夜尊讲了他们的故事,和无数个世界线里他们的故事。

沉浸在回忆里的两人没有注意到那粒飞快穿过他们空间的金色糖纸团,走进了它打开的与其他空间相连的时间漩涡。

命运有时候就是精妙绝伦的巧合,当沈巍和夜尊跟随者糖纸团走进一片白光里,迎接他们的,是原来的世界,和站在漩涡下好奇的往上看的郭长城。

“沈教授!夜尊!”郭长城叫了起来。

耗尽能量的沈巍脸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夜尊搀着他,躲在他身后,低着头不敢看一脸震惊的郭长城和盯着他一脸愤怒的楚恕之。

“这是…这是哪里?”沈巍攒紧了郭长城的手腕,已经无法管理好脸上的表情。

“沈教授,这是地星,我们来重新点燃镇魂灯,你们是怎么回来的,能回来,是不是说明赵处也…”楚恕之解救下郭长城已经被捏的发红的手腕。

“结局被改变了…”沈巍望向半空,波动的时空早已消失,一切都恢复了他原来的样子。

“我…我好像在点镇魂灯的时候看见赵处了。”郭长城怯怯的说,只是那一眼他并不能确定,“他在一个橙色的椭圆形的壳里面。”

“吊坠,里面封存的是他的能量,没想到最后保护了他。” 沈巍吃力的往四圣器挪了几步,“我要去找他。”

“哥哥,我跟你一起。”夜尊拽着沈巍的黑袍衣摆。“你现在连催动圣器打开虫洞都做不到,我可以…别丢下我。”夜尊委屈的拉着沈巍,像个撒娇的孩子。

沈巍没有拒绝,“弟弟,我从没想过要丢下你。”捧起夜尊的脸,“只是进去了,我们可能永远也出不来。”

夜尊松开沈巍的手,调动能量激活四圣器,入口在头顶打开,拉住沈巍跳进了虫洞,几乎没有犹豫。周围还是堆叠的空间,夜尊挥动长刀在空中划拉了一下,这一次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哥哥,我们好像什么都做不了。”说着又挥着长刀四处乱戳,却没有任何作用,沈巍按住夜尊的手,“这也许只是一座影子,它们真正的样子,我们看不见。”

“上次为什么可以。”

“上一次通道是由内部向外打开,这次四圣器没能把我们送到赵云澜所在的那个‘内部’有什么东西隔绝了那个空间,我们只能看到他投射的影子。”

“那怎么办。”

“找,它一定在这影子里。”

“它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沈巍苦笑,“好在这里的时间没有意义,我们停留多久,都不会有太大影响,只是要委屈你。”

“我没关系……”夜尊收回长刀,拉住沈巍的手,“我没关系。”轻声的又说了一遍。

两人再一次行走在混沌和虚无之中,好像回到地星见到楚恕之和郭长城是个短暂的梦境,然而这飘渺的希望成了支撑沈巍寻找赵云澜的信仰,他知道,亿万个世界线,唯有这一条越过了结果,他必须找到他,他们有可能重逢。

不停的寻找,时间好似很悠长,又好似很短暂,最后在这个堆叠的如同万花筒的时空间,沈巍看到了他贴身戴了万年的那枚吊坠。

“是它!”沈巍在看到吊坠的那一瞬明白了,赵云澜的能量保全了他的同时,扩大束缚了因为共工长刀劈开而波动重叠的时空。

“这么小,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影子。”夜尊蹲下来看那颗琥珀似的圆润坠子。

“一个实心的球体完全展开后也远比你想象的大,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多怪事。”

“怎么打开它。”

“云澜的能量消散的太慢,吞噬缠绕在上面的能量,让里面的时空无法维持这个状态,小心一点。”

夜尊有些紧张的握了握拳,闭上眼睛小心翼翼的吸入吊坠上的能量,他进行的小心缓慢,一点也不像曾经那个肆意妄为的大反派。

圆形的吊坠变换成一个奇妙的多边形,继而有了生命一般翻涌出不同的形状,瞬间扩大了,波动翻涌着一层层展开,像是一部翻开的书页,像是一株疯狂生长的植物,迅速的像四面八方铺开,覆盖了原来的影子,取而代之。亿万个空间平行展开,世界线发散收束,再发散,唯有一条,生于混沌,笔直的向前,独立于世界之外。

沈巍看见了坐在地上一脸不可思议的赵云澜,赵云澜站起来,带着怒气冲到沈巍面前,“我好不容易把你送出去,怎么会在这看到你。”

沈巍深深看着赵云澜,“我找你了好久。”红着眼眶伸出双手搂住赵云澜的脖子,死死抱着他,“我带你回去。”



4、唯一的要求?!

“楚哥,你说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郭长城望着圣器打开的虫洞问楚恕之。

“不知道,据说那里的时间,跟我们无关,也许会很快。”楚恕之随着他的目光望进去。

郭长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那赵处回来了,不就成了和汪徵桑赞一样的灵魂体。”

“你放心,我会这皮囊还给赵云澜。”

“獐狮…红姐、林静哥、副处,你们来了,沈教授和夜尊,去里面找赵处了。”

郭长城说这话,还没和众人解释,四圣器上的入口落下三个人影,入口彻底关闭。

獐狮赶紧从赵云澜的身体里剥离出来,失去生命的身体被沈巍接进怀里,赵云澜第一时间跳进自己那副皮囊。

“云澜,云澜…”沈巍晃动赵云澜的肩膀想将他唤醒,只是怀里的人一动不动,沈巍茫然的握住他的手抬头望向众人,赵云澜趁他转头的空档朝对面排排站关切的要死的众人挤了挤眼睛,歪着头埋进沈巍怀里。

林静长叹了一口气,“赵云澜死啦…”说着抬腿就走。

祝红翻了翻眼睛,“妈的…”跟着离开。

郭长城也不知道被两人谁的话下了一跳,惊慌中被楚恕之拎着后颈离开。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沈巍没好气的软着声音问怀里的赵云澜。

赵云澜睁开眼睛看沈巍,伸长了腿没有要起来的意思,“你记不记得你说过,大事了结后,我有任何要求,你都会尽量满足。”

“你…你…你有什么要求。”沈巍眼神闪躲结结巴巴的回赵云澜。

“我只有一个要求。”赵云澜伸手扳过沈巍的脸,强迫他和自己对视,看着他红透的脸,认真的说:“你没了黑能量,咱们就是俩普通人,平平淡淡的把这辈子过完,别再分开了。”

沈巍眨巴着眼睛,脸红的要滴出血,顺从的点了点头。

“哎,你弟弟现在有了你的黑能量,不会再瞎捣蛋吧。”从沈巍怀里站起来,又拉着他的手将人从地上拉起来,手却没打算放开,想起夜尊顺口问了一句。

“我不会的,哥哥,我不会的。”夜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凑到两人中间,委屈的撇着嘴,吓的沈巍赶紧撒开手,扶了扶眼镜掩饰自己的慌乱。

“我相信我弟弟会听话的,他现在有了共工长刀,我的黑能量,还有你的能量,足够守护地上地下两个世界了。沈巍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看着夜尊说。

夜尊点头点的像捣蒜。

“好吧。”赵云澜拍了拍夜尊的肩膀,“面面啊,你回去了住哪?”

“面…”夜尊疑惑的看赵云澜。

“你总不能一直叫夜尊吧,看你以前经常带着面具,叫面面很好啊。”赵云澜一摊手。

“哦,我跟哥哥住一块。”夜尊拉住沈巍衣角。

“你看啊,面面,你哥住在我家隔壁,以后,你住你哥那里,你哥呢,就搬过来和我住,怎么样。”赵云澜扯出被夜尊攒在手里的衣角,继续哄骗,“不会让你一个人的,我让大庆陪你玩,而且我们就在隔壁。”

“好。”夜尊乖巧的点头。

“不行!”沈巍果断拒绝,“云澜,你…我搬过去,要怎么住。”红着耳朵拉着赵云澜退开两步,小声的问他。

“为了你可爱的弟弟,挤一挤嘛,他找了你这么多年,你是不是该为了他牺牲一下,人家想一个人住,这点小要求你都不能满足人家。”赵云澜又开始了他的忽悠大法,沈巍说不过他,却也不打算松口。

“沈巍,堂堂黑袍使,是不是要说话算话。”赵云澜话峰一转,开始给他扣帽子,“当初说了大事了结后,我有任何要求,你都尽量满足的。”

“你…你刚刚不是说只有一个要求。”

“我有说过吗?”

“你看回放。”

“没有的事,就这么说定了,回去帮你搬家,你看你现在虚弱的,我照顾你。”

“……”

夜尊跟在后面看着关系很好的两人,不禁感慨:“这就是兄弟情啊。”

评论(30)

热度(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