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14)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赵云澜慢悠悠的开着车,特地去了趟附近的大商场,绕过他向来中意的复古工业风,寻了家装潢极其性冷淡的店,从里面挑了件和他惯常的穿衣风格扯不上半毛钱关系的大翻领军绿色长风衣,试也没试,付了款直接拎上走人,回到车上把新衣服团成一团揉了两揉,抖开看了两眼,满意的扔在副驾驶位上,启动汽车径直开回了刑侦处。

“老赵,你上哪去了,突击检查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说走就走了,我们忙的团团转,你倒好……”大庆一见赵云澜从外面回来,就发起恼骚。

“赵处,你不是吧,上班时间出去逛街?要是让来检查的领导知道了,也不知道你这个处长,还有没有晋升空间。”林静眼尖的看见赵云澜手里的纸袋。

“上面来的人又没见过我,你们随便糊弄两句,都不会?”赵云澜好像并没有特别在意,随口敷衍他们,走到祝红旁边,敲了敲桌子,“来我办公室,汇报工作。”

祝红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却也没多话,跟着赵云澜进了他的办公室。赵云澜带上门,将纸袋里的衣服递给祝红。

“干嘛,送我衣服?”祝红拿出长风衣,捏住肩线展开,打量了一下这个长度,绝对不是自己的尺寸,眯起眼睛看赵云澜,“这是什么意思。”

“唉……你穿上,让这衣服染上点你……信息素的味儿。”赵云澜腆着脸接过衣服往祝红身上披。

祝红震惊的伸手挡开赵云澜,“老赵……你是不是被门夹了脑袋,知不知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样的要求都很变态,很无礼。”

“哎呀……”赵云澜拎着衣服,“这个事吧……我有正事……就那个……那个……对吧,正事,真的。”

祝红的表情由惊讶变得疑惑,最后由疑惑变得恍然,想想沈巍那个弱风扶柳温润如玉的样子,好像明白了什么,这样一个alpha该不会是满足不了赵云澜,从而让自己这个没节操脸皮厚的领导想着法儿的去激怒他吧。祝红想着,关切的看了看赵云澜的小身板,怎么着也是练过,顶多腰肌劳损,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大事。翻了个白眼嘲讽的笑了一声,接过赵云澜手里的风衣,轻轻摇了摇头,“唉……真是没看出来,你的癖好这么独特。”说着,干脆将手里的风衣直接捂住后颈释放少许信息素,然后额外拎起衣领,贴在后颈。赵云澜能闻到些许祝红信息素的味道,却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实质的影响,可能真的就像欧阳教授说的,沈巍已经是他的特效药了吧。

赵云澜接过做完手脚的风衣,用塑料自封袋将衣服装好,免得味道散了,放回纸袋,抬手看了看腕表,“那行啦,差不多,我先回去了,你们……要是没啥事,不用值班的话就走吧。”说完满意的拎着装衣服的纸袋,迈着长腿又走出了办公室,匆匆的开车离开。

“搞什么,老赵今天在办公室呆的有半个小时吗?龙城天下太平,也不能这么散漫吧,这算是上班了吗?”大庆看着赵云澜离开的方向吐槽。

“我怀疑,他明天也上不了班。”祝红靠在桌子上,意义不明的补充了一句。

回到家的赵云澜叼着棒棒糖,从沙发上一大堆衣服里找到那件被沈巍撕开了一道口子的灰色t恤换上,对着镜子将头发揉的蓬乱,衣服敞开的长长裂口下,齿痕、深红的吻痕密集的散布在肩膀上,往下消失在衣服布料的掩盖下,往上一直延伸到脖子后颈,这些暧昧的印记无声的诉说着始作俑者是怎样热情的亲吻他,啃咬他。赵云澜偏着头看镜子里那些吻痕,“沈巍,骗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玩太大吧……容易误伤到自己。”拿着棒棒糖指了指镜中自己的影子“我今天得好好给你个教训。”

沈巍下班向来早,想着赵云澜早上说晚上找他蹭饭,便也没多耽搁,去趟超市买了些新鲜食材,直接回了家。将西装外套脱下来挂好,挽起袖子处理食材,腌好肉,将青菜洗干净切好,准备工作差不多后,又拿起了那本厚的像字典似的《基督山伯爵》坐在离门最近的沙发上,打着看书的幌子听门外的动静。

赵云澜在家里把自己收拾的像个经历了一场纵情狂欢不知检点的omega,躺在沙发里静静的走廊的动静,没多久,门外一串脚步声过后,传来了隔壁开门的声音。赵云澜绷不住笑,不住的告诫自己淡定,又等了约莫半小时,打开自封袋,将还残留着淡淡alpha信息素味道的风衣套在身上,轻手轻脚的从自家走出来,小心翼翼的关门,走到电梯的位置,转身,也没刻意,用以正常的步调再折回来,停在沈巍门口,叩了三下房门。沈巍早就在门口候着,也没让赵云澜多等,笑着帮他打开门。

几乎是在开门的一瞬间,走廊里穿堂而过的风,将赵云澜身上属于其他alpha的味道,送到沈巍鼻尖。沈巍难以置信的看穿着身并不适合他的风衣的赵云澜,脖子上那些深红的痕迹落在眼里像一块块烧红的烙铁,戳在他心上,剧痛中升腾起一股白气,熏红了眼眶。

“沈教授。”赵云澜和沈巍打了声招呼,自觉的推门进了客厅。

“那不是他的衣服,借来的吗?说不定出去的时候忘了穿外套,借了别人的,有别人的味道也很正常……脖子上,被虫子咬了吗……”沈巍木然的站在原地想着,那层凝固在脸上的笑容,让他看上去有些诡异。

“唉,晚上吃什么。”赵云澜自然的说着,好像丝毫没有想要解释什么,看着沈巍站在开门的位置没有动,勾了勾嘴角,脱下外套,随意的扔在沙发靠背上。

沈巍听着他的声音转头看他,灰色的t恤上的圆领,被撕开一个扣子,几乎露出他的半截肩膀,他能清楚的看到他蜜糖色皮肤上的齿痕,像一枚标志,告诉沈巍他就在不久前,曾属于过什么人,这是那个人留下的印记。

“谁……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肩膀上……是什么,谁动了他……谁……”沈巍绷着唇,像是没有听到赵云澜在说什么,机械的走到沙发边,拿起赵云澜那件风衣,闻了一下,抬头无助的看向四周,眼神似乎不知道应该落在哪里。

“沈巍?”赵云澜叫了他一声,看着他,他紧绷的脸上在努力的克制着什么,眼眶通红,漂亮的眉眼变得空洞麻木,像是被抽走了灵魂,呆愣的转头看向赵云澜,似乎想在他那里找到什么合理的解释。

“alpha的信息素……吻痕……他有alpha了,除我之外的……是不是……也许不是……也许是误会……”沈巍脸色苍白,用无力的自我安慰吊着理智,避免崩溃,他没有说话,茫然的看着赵云澜,他想要知道却又害怕知道。

赵云澜见沈巍不松口,咬了咬牙,转过脸,剥了颗棒棒糖塞进嘴里,含含混混的说:“其实吧,我认识了个alpha,我挺喜欢他的。”

“alpha?挺喜欢他的?不……不行……骗我的……不会的……”沈巍仍旧一言不发,紧紧盯着赵云澜,紧紧攒着拳头,指尖都泛出白色,混身冰冷,血液似乎是冻住了,刺骨的冷。

“靠,说句喜欢我,不要跟别人会死吗?”赵云澜在心里吐槽了一句,靠在沙发上,还是那幅懒散又无所谓的样子,“我们离婚吧,这样一来,你就自由了。”赵云澜看似稀松平常的说出这句话,实际上心里直打鼓,害怕沈巍万一一赌气,直接就同意了他这个提案,到头来还要腆着脸跟他道歉,把他劝回来。

“离婚?他说什么?离婚……”沈巍露出一个惨烈的笑,几步走近赵云澜,“你说什么?”声音极小极轻,似乎在垂死挣扎。

“我说离……”赵云澜话说了一半,被沈巍揪起衣领,侧身一把按在墙上,脊背装在墙面上发出一声闷响,“啊!”赵云澜吃疼叫了一声,几乎被沈巍拎着衣领提离了地面,踮着脚靠墙站着,一下没反应过来,疑惑的低头看沈巍,他那双温柔漂亮的眼睛,深邃的眸子里此刻涌出戾气,压抑着无边的怒火,死死盯着赵云澜。

“沈巍,你别激动……先听我说……”赵云澜被沈巍吓了一跳,对上他要吃人的眼神,下意识的觉得还是摊牌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威胁比较小,然而沈巍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伸手夺过他嘴里的帮帮糖,扬手往后一扔,封住他的嘴唇,近乎撕咬的吻他,“我靠”赵云澜在心里咒骂了一句,立刻尝到了血腥味,攥住他肩膀想将他推开一点,沈巍无视他的拒绝,一瞬间释放出大量的信息素,爆炸似的铺满了整个屋子,属于沈巍的味道紧紧裹住赵云澜。

还处在发情期的赵云澜被沈巍的信息素冲击的一阵眩晕,力气迅速被抽离,攥住他肩膀的两只手只能软绵绵的搭载沈巍身上,已经使不上任何力气,沈巍的信息素比醉酒那晚还要有攻击性,赵云澜根本招架不住,明明是冷冽的气味,却让赵云澜像是被丢进了火海,热潮源源不断的从体内浮上来,化成身上一层层的汗,呼吸变得炽热,胸口起伏,溺水一般喘息。

沈巍蛮横的吻着他,近乎掠夺的吻,想夺走他的理智,他的身体,他的一切,不管不顾的占有他,想让他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赵云澜意识到沈巍动真格了,除了在心里直骂娘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几乎连保持清醒都很艰难,本来想假装有了其他alpha逼沈巍赶紧表白,求自己不要离婚,没想到沈巍被逼急了,剑走偏锋二话不说直接要上他,这叫什么事,感情在对着镜子说的那句“玩太大容易误伤到自己”真是说给自己听得。

两种信息素在屋子里变得越来越浓,沈巍舔了口赵云澜下唇被咬破的口子,又轻轻的笑了一声,笑的一点也不想平常那个谦谦君子沈教授,只有藏不住的强势的占有欲,赵云澜满眼渴求的看着沈巍,只觉得他像是被打开了某一个开关,将所有恶劣的那一面还不保留的展现了出来,被嫉妒、不甘还有爱蒙了心智似的,啄着他耳垂,不容拒绝的说:

“云澜,我抓住了,你这一辈子都不要想逃……我要标记你。”


题外话:啊,我不是要故意卡肉的,真的,篇幅问题( ・᷄ὢ・᷅ ),我有强迫症,一篇3k左右,肉会长一点。

评论(349)

热度(3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