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13)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单调的电话铃声兀自循环了好几个来回,终于被睡眼惺忪的赵云澜烦躁的按下了接听,身边的沈巍只是紧紧的皱眉,随着铃声的消失渐渐舒展开。将沈巍搭在自己腰上的手移开,赵云澜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走到客厅才把电话凑到耳边。

“喂?喂!老赵…你听得到吗?你赶快来,今天上面有人过来突击检查。”大庆火急火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行,知道了,我马上去。”赵云澜揉了把头发,挂断电话,想着沈巍早上没课也没叫醒他,突击检查不敢怠慢,也没多磨蹭,赶紧回自家收拾干净翻了件高领毛衣,能遮得地方尽量都盖上,出了门。反正沈巍就在那,又不会跑,等忙完了再回家跟他腻歪也不迟。

赵云澜扶着老腰迈着酸疼的两条腿出现在办公室时,大家正自觉的忙活着打扫整理,迎接所谓的突击检查,毕竟谁愿意跟上面过不去呀,除非奖金不想要了。

“老赵,你把你身上的味儿收一收行不行,文明社会,哪还有你带着一身信息素招摇过市的。”大庆嫌恶的看了赵云澜一眼,将白板上上一次案件分析时贴上去的照片摘下来,扔到一堆档案最上面。

祝红翻了个白眼将抱起档案,阴阳怪气的问赵云澜,“看样子…搞定了。”

赵云澜坐在桌子上勾了勾嘴角笑的五味杂陈,“差不多。”

祝红没有一点兴趣研究他意味深长的笑容里包含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抱着厚厚一打档案用书角戳了下他后腰。

“嘶…”赵云澜龇牙咧嘴的挺直了腰杆背手揉了几下,回应祝红的恶作剧,用她最喜闻乐见的方式。

一张照片从档案里落到了地上,赵云澜抬手指了指祝红玩笑似的以示警告,捡起地上的照片,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却被照片里面一个侧影吸引。

“沈巍?”赵云澜仔细分辨那个穿着英伦风格纹西装三件套,迈着长腿好像正要进入大楼的修长身影,因为角度的原因只拍到他半张脸,不过清晰度不错,赵云澜能确定那就是沈巍。

“这照片……”赵云澜拿起照片分辨上面的街景。

“那个……那个是我和楚哥在幸福路上盯一个人口贩子时,我当时试相机……就……随手拍的。”郭长城正好经过,看到赵云澜举着的照片,一阵慌乱,不知道是不是这张随手拍来的照片是哪里出了问题。

“幸福路?我记得那离大学路可够远的……”赵云澜饶有兴趣的指了指照片上的那栋白色大楼,“这是什么地方?”

“对……对,我……我在背面都写了时间和地点,这个……这个好像是基因研究所那一块的,就是那个国家婚配系统中心。”郭长城挠了挠头,不太确定的说。

赵云澜看了郭长城一眼翻过照片,背面确实明明白白写着时间和地点,表情从疑惑变得严肃,他知道这很重要,却实在不敢深入思考。跳下桌子来回踱了两步,走进自己办公室,在书桌里一通翻找,找出配对名单的档案袋,上面的日期比照片上的晚了两天。一些记忆的碎块浮上来,慢慢的串联起一条线,赵云澜自嘲的笑了一声,眼神由失落变得凌厉,“沈巍啊沈巍,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沈巍醒来时已经临近中午,头疼的几乎要裂开,揉着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笔直的看着前方发呆。零星又模糊的记忆浮上来,像是从恍惚中回了神,羞得面红耳赤,梦这种东西似乎格外不受控制,虽然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却也足够让沈巍感到羞耻,换下在床上揉的皱巴巴的衬衫和西裤,并没有太过在意西裤大腿位置那一块深色水渍,把自己从头到脚收拾干净,匆匆去了学校。

宿醉的滋味并不好受,下午还有课也不能偷懒,沈巍坐在办公室打起精神整理教案,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平时这部基本上算是摆设的座机很少会有电话进来,几个知道这号码的逐个排除,便只剩下唯一的一个人——赵云澜,沈巍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接起电话。

“喂。”

“喂,沈巍,在哪呢。”

“你打的是我办公室的座机,我当然是在学校。”

隔着电话能清楚的听到沈巍一声轻笑,自然而然没有一点尴尬,“得,昨晚的事全忘了,不记得也好,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赵云澜想着,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拉的轻松平顺。

“哦,头疼不疼。”

“没事,还好。”

“你这个人……知道自己不能喝还要替我挡酒。”

“我没事,昨天……我酒后无状,有没有做什么有辱斯文的事。”沈巍想起一些香艳片段的残影,又是一阵脸红心跳。

“嗯……有哇……”赵云澜沉吟了片刻,用欠揍的语气回他。

“我……我……”赵云澜故意不说,沈巍也不好问到底是做了什么,语气慌乱,“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行了不逗你了,你喝醉了乖的很,让干什么干什么……唉,说正事,你们搞生物科研的肯定认识点基因研究所的人吧,我们怀疑最近有些未经审核的药品从那里流出来,在黑市流通,我们不想打草惊蛇,得找个靠的住的人了解了解里面的情况。”

“基因研究所的人我不认识,平常都是在学校做些研究,跟他们交集很少……哦,不过学校有个老教授,他认识些人,我帮你问问他。”

“老教授……”赵云澜重复了一遍,倒是想起早些时候从沈巍学生那里听说过的请他做课题的欧阳教授。“没事,不用了,我让林静他们想办法吧,下午……我就不去接你下班了,晚上找你蹭饭。”

“好,我等你。”

赵云澜挂了电话,脸色沉下来,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林静,帮我查个人,龙城大学的欧阳教授,我要他联系方式。”

“龙城大学……你直接问你家沈教授不是更快,还让我查……”林静抱怨起来。

“让你查你就查哪那么多废话,奖金……“

“喏,就这个。”赵云澜话还没说完,林静已经从电脑上翻出了赵云澜想要的东西。

赵云澜拿出手机拨了电话头也不回的往外走,留下众人一脸蒙,“老赵去哪儿,突击检查的人马上就来了!”大庆焦急的问林静,林静只能摊手表示无奈。

赵云澜几乎要把车开得飞起来,以他能有的最快速度到了基因研究所,欧阳教授从里面出来,还穿着实验室的白大褂,不紧不慢的带着赵云澜往室内自循环生态系统的小花园走。

赵云澜没想和欧阳教授绕弯子,开门见山:“欧阳教授,修改婚配系统名单,这种事,好像不合法吧……”

欧阳教授笑了笑,表现的极为淡定,“沈巍都告诉你了?”

意料之中的事,赵云澜也没多惊讶,“没有,本来我只是猜测,没想到您这么快就认了。”寻了块石头坐下,继续说:“我听人说您请他做课题,请了好几次才请动,而您又恰好认识这里婚配系统中心的人,我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联系。”

“沈巍那孩子犟的很,他说基因研究是潘多拉的魔盒,始终不愿意把好奇心用在这上面,现在做课题也是跟我糊弄……唉……“欧阳教授痛心疾首的叹了口气。

“所以,他答应来做课题,是为了让你帮他修改名单?”

欧阳教授笑着说:“我只是个做研究的,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名单我没有动过,你们俩的配对名单太罕见了,他以为是我暗中帮了忙。”

赵云澜靠在身后的树上,沉吟了片刻,“欧阳教授,你不厚道啊,没帮忙还让人白给你做课题。”

“我真是不懂你们年轻人,现在都是些什么路数,改婚配名单这种荒唐的办法都能想出来。”欧阳教授摇着头,无奈叹气。

赵云澜啧了一声,“欧阳教授,我还有一个问题,抑制剂一般什么情况会失效。”

“长期用特效药的话,普通的抑制剂会失效这很正常。”老教授像是看一个无知的孩子一样看赵云澜。

“那特效的也失效呢?平常反应很轻,普通抑制剂绝对没问题。”

欧阳教授像是看穿了赵云澜的疑惑,“沈巍和你的契合度太高了,只要你接受过他的信息素,那些药品基本上没办法再对你产生反应,他的信息素对你的影响会格外大,你可以理解为抗药性,也可以理解为你们那个传说,什么……什么命中注定。”

赵云澜笑了一声“这种情况,沈巍应该也是知道的吧。”仰头望向小花园巨大的顶棚,眼神有些茫然,像是在自言自语:“做这么多,他到底图什么。”

欧阳教授听赵云澜这么说明显的不大高兴了,加快了语速“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老师,还能图你什么。沈巍是我学生我清楚,他认定的事,条件再苛刻他都想去试一试,更何况是认定的人。赵处长这么聪明的,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要说他真的想图你什么……“欧阳教授抬起手拍了拍自己心口的位置,“也只能是一颗真心了。”

赵云澜定定的看了老教授几秒,笑了起来,“我就是害怕嘛,我这种身份,树敌太多,万一他是被什么人利用了……“从石头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行了欧阳教授,我知道了,我相信他。”边说边往外走,走出去一段,想起什么似的回转身“教授,我这身份……”

欧阳教授摆了摆手:“放心吧。”

赵云澜理清了所有事情心里美滋滋的,唯有沈巍是什么时候认识他并喜欢上他这件事还不明朗,只当是自己长得太帅,沈巍在大马路上某一次错肩的惊鸿一瞥,就彻底乱了他心曲,要死要活不择手段的要来缠他一辈子。

“涮着我玩儿了一路,就这么摊牌……是不是太便宜他了。”赵云澜坐在车里照着内后视镜自恋,“啧,不行……”

时间还早,晚上也不用去接沈巍,慢悠悠的启动了越野回刑侦处的赵云澜,决定在沈巍面前作一回大死演一出大戏,逼他自己表明真心。


ps:估计跟大家想象中的第13章有点不一样,等沈教授哭唧唧的道歉大概还要等两章

评论(149)

热度(2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