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11)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题外话:写的有点急,明天是真车,我保证,我要去睡了。

“抑制剂带了吗?”沈巍似乎对抑制剂这个事情格外执着,临出门不放心的又问了一遍。

赵云澜正拨开小铁盒子,倒出一片抑制剂,扔进嘴里灌了一大口水,又是一阵眩晕感,甩了甩脑袋,调笑道:“怎么,怕我今天把你灌醉了,乘着特殊时期占你便宜?”

沈巍看赵云澜吃完抑制剂,像是没什么事,结结实实的松了一口气,竟也和他说起玩笑话:“再一不小心把你标记了,到时候怕还是赵处长你吃亏。”

“求之不得啊…”赵云澜撑在沈巍肩膀上,“那样的话,沈教授这样的真人君子,肯定是会对我负责的吧。”

沈巍的眼神明显暗下去,“你会吗?”如果赵云澜想要他可以把心都掏出来给他,更何况是对他负责这种小事。只是一看到他油腔滑调,满嘴跑火车的样子,沈巍真的不知道,他几句真几句假,不过沈巍知道那句他企盼的“求之不得”绝对是句玩笑话,那是赵云澜最不想要的,发情期完全标记,受孕率高到离谱,一个怀孕的omega要怎么隐藏自己的第二性。

赵云澜倒是会错了意,看沈巍这幅不苟言笑的样子,自嘲的勾了勾嘴角,“不是吧沈教授,我在你眼里这么不堪…放心吧,我没贱到想用一夜情这种烂招把你拴在你咱俩这奇怪的婚姻关系里。”说着,把小铁盒揣进兜里,又在床头柜里翻出两只一次性针管和小药瓶,放进外套内口袋里拍了拍,一摊手,“可以了吧。”

沈巍慌乱的摇头,语无论次起来:“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赵云澜将刚剥好的棒棒糖塞进沈巍嘴里,双手揣进兜,吊儿郎当的出了门,沈巍拿着赵云澜塞给他的糖,惴惴不安的跟在赵云澜后面,活像个做错事的小媳妇。

西装革履的沈巍拿着那根棒棒糖,吃也不是扔也不是,举在手里纠结的看着咖啡色糖球。赵云澜看着沈巍这幅样子只觉得好笑,气消下去大半,“不甜吗?”

“啊…甜。”

赵云澜看了眼棒棒糖,又看了眼沈巍,“哎,甜啊,那怎么不吃,嫌弃我?”

“没…没有。”沈巍说着作势往嘴里送塞,却被赵云澜一把握住手,拉着他手将棒棒糖递进自己嘴里。

“哎…我吃过。”

赵云澜一抬眉毛,挤出三道抬头纹,一脸无所谓,“没事儿,我不嫌弃你。”调戏完沈巍一脸得意的迈着长腿走出电梯。

沈巍窘迫的跟在他后面,听他把棒棒糖咬的嘎嘎响,红透了耳根。

两人驱车赶到饭店,赵云澜一下车便揽住沈巍的腰,推着他往前走,沈巍挺直了腰杆,机械而僵硬的迈着步子,几乎要同手同脚,偏偏赵云澜还故意凑到他耳边,“你看看人家结了婚的,不都这样,委屈沈教授配合配合。”

沈巍喉咙上下滚动,急眨了几下眼睛,“哦。”

“高部长,久等了,哎呀,朗哥,谢哥!来晚了,我先自罚三杯。”赵云澜进了包间,挨个抓住手,猛的上下一通摇,沈巍跟着,礼貌的和人握手,“你好,我是沈巍,云澜的…云澜的…”

“我老婆,沈巍,大学教授。昨天我犯胃病,他怕我今天喝多,非要跟来。”饭局还没开始,赵云澜先拿胃疼做了个挡箭牌,边说边在将手搭在沈巍肩膀上,手指在通红的耳廓上轻轻弹了一下。当着人的面,沈巍也不好做不自然的推拒,只能红着脸让他白占便宜。

“沈教授,你好你好,总听赵处长提起你,今天总算是看见正主了,果然一表人材啊……”

沈巍十分不适应这样的应酬,只是笑笑,赵云澜接过话,“之前去西北,多亏朗哥照顾,我得好好敬你一杯。”

说话间,酒桌上已经推杯换盏喝了起来,沈巍文质彬彬的在他们一帮称兄道弟相互绞酒的中间坐着,实在有些格格不入,大家喝的热闹,却也没为难沈巍喝酒。赵云澜一人和三个人周旋,绕是他再机灵能辩,也架不住三个人轮番着劝酒,几轮下来,二三两白酒下去,已经面露菜色,胃里一阵翻搅,连带着挂在脸上的笑也有透出些微难受。赵云澜和沈巍做主请客却到晚了一步本就不大合礼数,饭桌上怎么着也得硬着头皮陪着喝。赵云澜只能招呼服务员把酒都满上,端着小酒杯再缠一轮。

沈巍看在眼里,往赵云澜碗里填了两筷子菜,在他又一次端起小酒杯站起来时,跟着他一起,拿过赵云澜面前的小量壶,将自己手里的酒杯添满,朝赵云澜准备敬酒的高部长,双手端着酒杯客客气气的点点头,“云澜承蒙高部长照顾,我们俩实在应该一起敬您一杯。”说完压低了酒杯。

“哎呀,我是真没想到沈教授也能喝。”高部长一拍脑袋,表现出抱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冷落了,来来来,我敬你们两口子,这一杯,我先干。”

“云澜他昨天胃疼了半夜,身体实在不是太舒服。”沈巍再一次将酒杯斟到八分满,“我再单独敬您一杯。”

这酒杯拿起来,再想放下就难了,几个人先是和赵云澜喝了几轮,都觉得是忽略了这另一个主人家抱歉的很,现在都将焦点转向沈巍,不住劝酒。沈巍一个大学教授,哪有这些混惯了饭局的人那嘴上功夫,基本都是硬碰硬的喝。赵云澜在心里不住骂娘,一边给沈巍夹菜催着他吃,一边从中和这帮人周旋,挑拨他们之间相互喝酒,一通乱绞。

沈巍一开始喝的急,几杯下去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没一会儿后劲上头,脑袋开始犯晕,强撑着和赵云澜一起应付过了这顿饭局,沈巍的意识已经不大清醒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三人,沈巍白皙的脸上烧的通红,眼神迷离,晕乎乎的看着赵云澜傻笑。

“醉了?”赵云澜看着沈巍迷迷糊糊的可爱模样心里要融成一汪水,抓起他一只胳膊架在肩膀上拖着他一步三晃的叫了辆车回家。

把人架到门口,从他口袋里翻出钥匙,拖着浑身绵软的沈巍好不容易挪到床上。出了一身热汗的赵云澜几乎在这一瞬间闻到了自己信息素的味道,非常时期不敢怠慢,赶紧从沈巍卧室退出来,捂着后颈,身体迅速的发起热来。这种程度的反应只有在当初分化的时候有过,日常的那种抑制剂吃上后就再没出现过,赵云澜赶紧掏出药片吞了一粒,却像是往深潭里扔了粒石子,连朵水花都没泛起来。抑制剂药片没用,周身的玫瑰檀香木味道已经有些浓郁,体内的燥热逼出一身汗。

“云澜…”沈巍喃喃的喊着赵云澜,赵云澜应了一声,蹲在客厅,想也没想,麻利的掏出针管抽出药瓶里的强效抑制剂,推进三角肌,体内的燥热退潮般的散去。将针管扔进垃圾桶,赵云澜长舒一口气,忍过随之而来的头晕恶心,定了定神,确实没事后起身转进厕所用温水浸了条毛巾,拎在手里回到沈巍卧室。

沈巍眨巴着眼睛看赵云澜,赵云澜帮他摘下眼镜,擦完左脸,沈巍乖巧的侧过右脸,一脸人畜无害像个脸红的小白兔。赵云澜强忍住想在他额头上亲一口来个晚安吻的冲动,正想要从他脸上移开毛巾,被一把撺住了手腕。

赵云澜挣了两下没挣开,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大劲,“别闹,我可不敢乘人之危,占你…”话还没说完,身体里的那股子燥热以比之前更猛的趋势反扑回来,像是火山爆发,信息素一瞬间散发开,强效抑制剂极快的被omega信息素吞噬干净。赵云澜在心里咒骂了一声,浓郁锋利的玫瑰香混合着淡奶香的檀香木在卧室近乎封闭的空间里越来越浓。

沈巍显然是受到了omega信息素的印象,深深吸了口属于赵云澜的味道,微眯起眼睛,深邃的黑色眸子里爬满了可怕的欲望,几乎想将眼前的猎物吞进去,夹着一丝丝温柔姜百合的冷冽木质香信息素被勾了出来,融进赵云澜的味道里。

“我靠!”赵云澜从沈巍的眼神里感受到了危机,甩开他的手扭头就逃,才跨出去两步,沈巍的信息素爆炸似的散开,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尼龙布,兜头将赵云澜盖住,浓烈的几乎让他窒息,发情期的身体诚实的对过量的alpha信息素产生了反应,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赵云澜顾不上那么多,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踉跄着想往外跑,好不容易挨到卧室门口,一脚都来不及踏出去,被沈巍从后面扣住腰,搂进怀里。

沈巍的怀里火热滚烫,赵云澜挣扎起来,奈何浑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几乎连站都站不住,沈巍冷冽的气味包裹着他,头一次感受到属于alpha强烈的占有欲和攻击性,这种无力感让赵云澜绝望。沈巍将脸埋在赵云澜颈窝,吐息带着酒气的,喷在他脖子上,几乎让他失去理智。腾出一只手推了门一把,卧室唯一的出口在赵云澜眼前缓缓的关上,锁死了他最后逃跑的希望。

“沈巍!沈巍……过了啊!”赵云澜试图叫醒这只披着小白兔皮的饿狼,挣扎扭动着去掰扣住他腰的那只手。

沈巍丝毫不理会他的挣扎,反而收紧了手臂,像是害怕一不小心他就会消失似的,紧紧搂在怀里,亲昵的在他后颈,信息素味道最浓郁的地方吻了一下,高兴的在他耳边轻笑着说:

“我抓住你了,云澜…”

评论(188)

热度(3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