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10)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题外话:非常非常对不起小天使们,因为原定大纲第十章的进度应该是要开荤了,但是写的时候会有新加的一些内容,虽然按原定故事线在走但是架不住我写的啰嗦,车得往后挪一挪了。请不要打我。


沈巍站在赵云澜的床前,实在不知道该把他往哪里放,床上几乎被杂物占领,衣服、书、待机的笔记本电脑,psp,仔细看还能找到几张金色的棒棒糖包装纸,连寻个能先暂时将背上的赵云澜放下来的地方都很难。乱糟糟如同车祸现场般的床铺几乎逼的沈巍强迫症发作,只能先把赵云澜放在看电影那晚收拾过,暂时还没有衣服占领的沙发一角。

赵云澜蜷缩在沙发上,捂着上腹部,脑袋搁在靠背上,看着沈巍麻利的将床上的书籍收成一摞,衣服一件件叠好,以最快速度将“车祸现场”清理的整齐干净,痛苦的脸上挤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意。

“先去床上躺着,躺着舒服一点。”沈巍说着拉着赵云澜胳膊想将他扶起来。

“哎呀,好疼。”赵云澜五官皱成一团,吃力的站起身,腿十分配合的一软斜靠进沈巍怀里,“不行,没劲儿。”

沈巍一躬身将人打横抱了起来,“药在哪里,水壶在哪,我先烧点热水。”声音更加焦急,两大步跨到床前,赵云澜还来不及在人怀里磨蹭那么一会,已经被轻柔的放在了床上,搂着沈巍脖子的爪子舍不得撒开,沈巍将他两条胳膊从自己脖子上扳下来,拉了被子准备给他盖上,意识到他还穿着风衣外套。

“把外套脱下来,睡着舒服一些,药在哪儿。”

赵云澜按着上腹部,抬起手,蜷了下身子,求助似的看沈巍,表示无能为力。

沈巍看着赵云澜难受的样子,眉毛紧紧拧在一起,催着又问他,“药在哪儿,先吃药。”

“好像在那边。”赵云澜指了指厨房边的一排隔板。

厨房什么都有,吃剩下的半袋薯片、猫粮、猫罐头、过期的牛肉干,速溶咖啡,沈巍在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翻找,找的满心焦躁。

找到药,端了杯温水,扶着赵云澜的脑袋喂他吃下去。伺候他吃完药,再帮他脱衣服,拉开风衣拉链,外套敞开,露出只零星扣了两三颗子的宽松睡衣,一大片胸膛连同半截漂亮的腹肌就这样袒露在眼前,沈巍刷一下红了脸,尽量移开视线,赶紧给他盖好被子。

“啧…你脸怎么这么红。”赵云澜看着沈巍笑的暧昧。

沈巍清了下嗓子,转移话题:“你今天吃什么了,怎么疼的这么厉害。”

赵云澜思索了一下,回忆起来好像确实粒米未沾,滴水未进,诚实的回答沈巍:“我今天…还没吃。”

“一整天?”沈巍眉头皱的更深,双手握紧。

“嗯…”

沈巍嘴角神经质的抽了一下,压不住火,没控制好情绪,声音都拔高了几个调,“怎么不吃,这么大个人了,明知道胃不好,你这样…”语气里明显的责怪意味。

赵云澜没想到沈巍会为这事生气,想来也是关心自己,心情好的没边,从被子里伸出爪子试探性的去握沈巍紧紧撺着的手,“这么关心我…一个人在家,又不想吃外卖,饿着饿着,就饿过了。”

沈巍一抬胳膊,毫不留情的挡开赵云澜的手,扭头就往外走。

“别…你去哪…别走。”赵云澜眼疾手快的拽住沈巍衣角,动作之快一点也不像个虚弱无力的病人。

沈巍瞥了赵云澜一眼,“躺好,我去家里拿点挂面。”

一碗面煮的格外烂,加了几片新买回来的新鲜青菜又卧了个荷包蛋,热气腾腾的端到赵云澜面前。

赵云澜披着被子,也没有伸手要接的意思,凑近了就这沈巍手里的碗喝了口温暖的面汤,边喝边抬眼看沈巍,喝完缓慢的舔了口嘴角。

沈巍僵硬的绷着脸,将碗塞进赵云澜手里,转身将买回来的那兜食材往冰箱里添,冰箱里除了啤酒基本没什么是还能吃的,他简直难以想象赵云澜一个人都是怎么过的,过期变质的牛奶,长毛的火腿,一样样拿出来扔进垃圾桶,然后换上新鲜的水果蔬菜。

赵云澜吃了药,胃也舒服了不少,饿了一整天,闻着手里香喷喷的汤面,食欲一下被勾了起来,大口吸着面条,软着声音虚弱含混的喊在厨房收拾的沈巍,“小巍…”

赵云澜平时都是叫他“沈教授”连直呼名字都很少,沈巍对这个亲昵的称呼颇为意外,愣了半晌才答他,“你…你叫我什么?”

赵云澜垂着头,弓着身子。

沈巍一下紧张起来,快步走到他面前,“怎么了,还疼?”

“疼。”赵云澜扬扬手里的碗,示意自己腾不出手来,“帮我揉一下。”

沈巍只是探究似的看面色早就不似在楼下惨白反而红润了不少的赵云澜。

“嗯…或者…我自己揉,你喂我吃?”赵云澜可怜兮兮的瞧沈巍。

“赵处长。”沈巍抬了抬眉毛。

“我们都这么熟了,怎么还这么见外,我叫阿澜…怎么样。”赵云澜看了眼汤面,又望向沈巍。

“赵云澜,你的胃,不疼了吧。”

“哎呀…哎呀…疼…”赵云澜赶紧收起不由自主跑出来的欠揍表情,脸上再次皱成一团,配上熬了夜满眼血丝的眼睛,又是一副憔悴模样,将碗放在床头柜上,躺倒在床上翻了个身背对沈巍蜷成虾米,心里直翻嘀咕。

沈巍长叹一口气,端起碗,“快起来,趁热吃完。”

见赵云澜没反应,沈巍才启开紧紧绷着的唇:“我喂你。”赵云澜这才哀哀叫唤着缓慢的翻了个身。

沈巍不疾不徐的挑着面条,怕他一下吃太快胃受不了,最后逼着他又喝了半碗面汤。赵云澜满足的吃了饭,舔着嘴唇捂着暖暖和和的胃再次躺下。

“好些了吗?”

赵云澜点点头慌忙又摇摇头,“你说你这么好…”后半句“我怎么舍得放手”死都没敢说出口,在舌头上转了一圈被硬生生咽回去。

沈巍将碗收进厨房,洗干净厨具,赵云澜躺在床上看开放式厨房里的沈巍,眼睛都没从他身上挪开过半寸,就这么看了一会,无比认真的开口:“沈巍,你觉得我怎么样。”

沈巍低着头,洗干净筷子上的白色清洁剂泡沫,“你…你…”

“喵~”黑猫大庆绕着沈巍的长腿,轻轻蹭了下他脚腕。

沈巍吓了一跳,手里的一双筷子差点甩出去。

赵云澜攒着拳头,轻锤了下床板,“这死猫。”

“这是你养的猫?怎么一直没看见。”沈巍擦干净手,将脚边的折耳黑猫抱起来。

“对,叫大庆…可能…藏在什么地方睡觉吧。”

“大庆不是…”

“对死胖子捡回来的,非要塞给我,当时就叫它大庆它有反应,只能给它起这名。”

沈巍轻轻笑了笑,在赵云澜床边的凳子上坐下,将胖乎乎的猫放在腿上,一下下顺着他油光水滑黑毛,黑猫舒服的打起呼噜,在沈巍腿上团成一团毛球。

赵云澜抛出的问题被这只死猫搅了老大不高兴,伸手一巴掌拍在猫屁股上,将横插进来的大庆从二人世界中赶出去。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坐起身。

“又怎么了。”沈巍拢了拢被子将他包好。

赵云澜看着沈巍,再次躺回床上,“呀,我刚想起来…抑制剂忘拿回家了。”

沈巍若有所思的看着赵云澜,转头拿起床头柜上的小铁盒子,晃了晃,“这不是么?”

“这个…”赵云澜摸着脖子,“这个是薄荷糖呀。”偷偷看了眼沈巍,“麻烦沈教授,再给个零时标记?”

沈巍纠结的看着铁盒子,犹豫不决。

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响起来,赵云澜皱着眉,再次攒起拳头懊恼的捶了下床面,抓起手机看了眼,立马换上一副谄媚嘴脸。

“哎呀高部长……好好好………一定一定……必须的必须的…明天到了给我打电话,晚上我请您喝酒!”赵云澜挂上电话,露出一副胃疼的表情,心里骂了无数遍妈卖批。

“又有应酬?”沈巍眉毛再一次皱起来。

“嗯。”赵云澜伸长腿,将手机扔到一边,叹了口气。“喝酒也就算了,明天还是我每月一次的非常时期…不宜出行。”生无可恋的望着天花板,拿过沈巍手里所谓的薄荷糖。

沈巍眉毛拧的死紧,再次夺回赵云澜手里的铁盒子,不由分说的抓住赵云澜肩膀,将他翻了个身按住,咬破后颈的皮肤注入信息素。温热的吐息喷在他颈窝,浅浅的麻痒触觉扫在脖子上,勾的赵云澜骨头都酥脆了,抓住床单,慢慢放松,沉浸在沈巍令人着迷的信息素里,还来不及细细感受,沈巍已经松开他,信息素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完成了临时标记。

“明天…”沈巍又看了眼手里的小铁盒子,“明天我和你一起。”

“啊?你去干嘛。”赵云澜想着酒桌上的乌烟瘴气,意外的看沈巍。

“我…我偶尔跟你去几次,对你的身份更有好处。”沈巍站起身,将铁盒子放在床头柜上。

“哦…好!”赵云澜看沈巍的眼神变得玩味。

沈巍不安的再次拿起小铁盒,“以后出门记得带两只特效药,肌肉注射的那种,有吗?”

“有倒是有,不过我从没用过,靠这种最轻度的抑制剂没出过问题。”赵云澜用下巴指了指沈巍手里的小铁盒子,意识到自己才说过那是薄荷糖,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沈巍点点头,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有备无患,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说着帮赵云澜掖好被子。

“哎…沈巍…你…”赵云澜还来不及多说什么,沈巍已经帮他带上了门。

“带那玩意儿,有必要吗?”

评论(76)

热度(2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