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8)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沈巍松开赵云澜的脑袋,拍拍他肩膀,“够吗?”

赵云澜这才意识到临时标记已经结束,退开两步手放在脖子上抹了两圈,信息素里混进了沈巍的冷冽气味,仔细感受夹在其中若有若无温柔的姜百合,露出一脸痴汉笑。

“多亏了沈教授,够,当然够。”

裂开嘴几乎露出上齿12颗白牙的赵云澜像是中了彩票,笑的异常开心,一路上有一搭每一搭的找话聊。反观沈巍,完成了临时标记好像一直揣着心事,惴惴不安的只简单嗯啊的敷衍着两句,好几次欲言又止。沈巍话本来就不多,赵云澜也没在意,最后东拉西扯把话头转到电影上。

“今天又帮了我一个大忙,改天请你看电影。”果然约会还是电影院好,黑灯瞎火的再来捧爆米花,放在中间你抓一把我掏一颗的手难免会碰到一块,肢体上的接触必然会上升到眼神上的交流,到时候电影里你侬我侬气氛一上来,脑内分泌多巴胺,爱情就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

“哦,好。”沈巍也没听清赵云澜在说什么,随口答应。

“你喜欢看什么样的。”

“嗯。”沈巍还在晃神。

“老嗯什么…你咋啦。”赵云澜转头看沈巍。

“哦,没有。”沈巍慌忙把思维收回来,“我在想…”实在编不出是在想什么,心虚的推了推眼镜,“你刚刚说什么。”

“喜欢看什么样的电影。”

沈巍认真的思考片刻,“大概是历史题材的吧。”

赵云澜啼笑皆非,这怎么聊,“历史?你一个生物工程教授,我以为会喜欢科幻类的。”

沈巍笑了笑,一本正经的回答他,“历史本身就很迷人,战争、和平、宗教、人性、尊严、暴力、黑暗。王朝覆灭,时代更迭,那些被时间淘的清清白白只留下断壁残垣的伟大过往残酷又精彩,它是所有东西的根本…当然我指的不是现在课本里那些…被篡改的东西。”

“………啊…对…对…”这天被聊死了,赵云澜叹了口气,除了对这个不解风情的老学究表示赞同还能说什么。

两人也不再多话,怀着各自的小心思享受相互陪伴的宁静,一弯月亮挂在深蓝的夜空里,在灰色水泥路面上投下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最后融在一起,影影绰绰的一块黑色虚影,头挨着头,亲昵美好。

拐进小区,竟默契一致的放慢了脚步,两人挨的近,手背轻轻擦过,沈巍像触电似的浑身一僵,用眼角的余光看赵云澜,发现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像是捡了什么极大的便宜,自然的垂下手,靠近了些,等待下一次不经意的触碰。赵云澜却不配合的抬起了手,沈巍还来不及失落,那只爪子落在了自己肩膀上,赵云澜半个身子的重量靠过来,融合了自己味道的信息素淡淡的萦绕在鼻尖,几乎让沈巍忘了思考。

“不行,走不动了,陪我坐一会。”也不等沈巍同意,借着身子的重量就把人往路边的长椅上推。

沈巍倒也没多说什么,难得的二人时光,能多呆一会儿就多呆一会儿。赵云澜翘着二郎腿躺在长凳靠背上仰头望天,眯缝着眼儿剥了颗棒棒糖塞进嘴里,瞥了眼身边的沈巍心念一动,侧了侧头将脑袋滑到沈巍肩膀和木头椅背间,“借我靠会儿。”

沈巍机械的回头看他,深邃的黑色眸子里藏不住的慌乱应景的跑了出来,抿着唇僵硬又故作淡定的转回头,“…你…你靠在我肩膀上吧,椅背上硬梆梆的,不舒服。”

赵云澜不客气的换了个姿势,背靠着沈巍,舒舒服服的把脑袋搁在人肩膀上,沈巍也不敢动,不住的抬手扶眼镜。赵云澜晃着脚,心里已经确定了几分——沈巍确实对他有意思。

扯着衣角将外套拢在身上,“嘶,这晚上回凉了,还真有点冷。”说着看沈巍的表情,将爪子搁在他身边,四根指头交替敲击长椅的木条,像是在刻意的显示它的存在感。

不知所措的沈教授自然不懂得抬一抬他的贵手,覆在他身边那只躁动的爪子上帮他暖一暖,“那…那快回去吧,别感冒了。”说着推起赵云澜的脑袋,单手抄着他胳膊将他从长椅上拉起来。

“靠!”赵云澜在心里咒骂了一句,无奈的扬起拿着棒棒糖的手,指了指沈巍,泄了气一般一声长叹,“走吧。”

按了电梯,一同上楼,各自站在自家门口掏钥匙的动作都无比统一的缓慢,赵云澜在口袋里摸了半天,将钥匙攥在手心里,扭头看沈巍,正好对上沈巍正悄咪咪回头看他,猝不及防的对视让沈巍又是一通手忙脚乱,赶紧回头将手里的钥匙往锁眼儿里捅,活像个犯了错想要第一时间逃离现场的小孩儿。

“那个…”赵云澜憋着笑,赶紧叫住沈巍。

门锁已经拧开一圈,沈巍停下手里的动作,回头看他。

“我…才收了几部电影,时间还早准备看两部,沈教授有没有兴趣。”时间一点也不早,赵云澜知道沈巍第二天有课,只是抱着一试的态度就这么一说,没指望沈巍能同意。没想到沈巍眉眼弯弯的眨了眨眼睛,好像很有兴趣似的说了个“好。”

“嗯?”赵云澜是有点懵的,“哦!家里有点乱,别嫌弃。”说着利索的开了门,仿佛那个磨磨唧唧掏钥匙的赵云澜根本没存在过。

赵云澜的家里真的不是有点乱,在他将沙发上的一摞衣服转移到床上之后,终于给沈巍腾挪出一个能坐的地方,书、游戏机、手柄、糖果包装纸丢了满地,沈巍生怕一个不小心踩坏了地上的八卦阵,实在看不过去眼,抬手挽起袖子将地上的东西归类整理,排排站好。

赵云澜正翻箱倒柜的找他压箱底的电影典藏,专挑顶文艺顶浪漫的爱情片,一来装逼二来调气氛,拿着张碟回来,沈巍已经将周围一片收拾干净。

“哇哦~娶了沈教授,真是赚大发了。”赵云澜没脸没皮的调侃,拉下投影的幕布,将光碟放进卡槽,关了顶灯只留下一盏落地灯。

“不是嫁吗?”沈巍轻笑了一声,破天荒的调侃了回去,赵云澜调戏人惯了偶尔被人这么回了一句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黑灯瞎火,孤A寡O共处一室,再来部爱情文艺片助兴,虽然可能爱情动作片效果会更好,但那样的话基本就从谈恋爱变成了耍流氓,从灵直接堕为肉,作为一个看似文艺实则骚包的美男子绝对不能干出这样的事。

赵云澜蜷缩在沙发上,心思完全不在电影上,沈巍端端正正的坐在身边,他淡淡的味道时不时的钻进鼻尖,像一根柔韧的羽毛在心脏最柔软的部位扫过,撩的他心猿意马。

赵云澜一向看得开,在得知自己分化成omega的第二天就想开了,凭着手眼通天的本事弄了个假身份,在警校依旧是混的风生水起,他从不轻视omega,心大的赵云澜也不认为他是O很丢人。如果可以,他会用行动证明老子一个O照样能虐的A满地找牙。只可惜刑侦处不收O他也没办法,好在他的本能也比较懂事,连同发情期的反应都是极小,每天一粒非处方抑制剂应付着从没出过事,但这不代表他没有欲望,小心隐藏着第二性被迫守身如玉,如今面前出现个能坦白的,并且怎么看怎么顺眼的A,这诱惑力可想而知。

“我和她最接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57个小时之后,我爱上了这个女人。”

轻柔背景音下的独白,混进了赵云澜的一声嗤笑,沈巍疑惑的看他。

“不是,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沈巍看着赵云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深深看着他,赵云澜被盯着发毛,正想说点什么,沈巍望进他眼睛里,轻柔的说了声:“信。”那声音轻飘飘的,飘进赵云澜的耳朵里,却在他心口狠狠撞了一下。

昏暗的灯光里看不清沈巍的表情,只有身后的投影射出的光柱,打在幕布上,反射出斑斓的光映亮了沈巍的脸,投进他纯黑的眸子里,变幻出流转的光彩,赵云澜呆呆的看了沈巍几秒钟,伸手摘下沈巍的眼镜,沈巍微微瑟缩却并没有拒绝。眼镜放在茶几上,赵云澜单手撑在绵软的沙发上,倾身靠近沈巍,他的动作很慢,越来越近,电影的背景音渐渐缩小,化成白噪声,只能听见两颗心嘭嗵嘭嗵的跳动,越来越快,吐息交织在一起,赵云澜能看见沈巍纤长的睫毛在微微颤动。沈巍能看到他眼底里的渴望,而那到底是几分欲几分情,他猜不透。

内心里有不安,有忐忑,怀着不确定的心情靠近沈巍,手抚上他的脸颊,偏过头,慢慢靠近紧绷的两片唇,赵云澜轻轻笑着,却说了最不合时宜的玩笑话,“这要是哪天沈教授一眼看上个那样的漂亮小姑娘,我还真舍不得放手,到时候我怕再没这么好运气…要不咱们…”

沈巍本就患得患失,听赵云澜这么说,猛的抬起头,脸色又晴转阴,捏住赵云澜手腕,紧抿着唇,露出一个惨白的笑,“再没这么好的运气,找到愿意配合你形婚的alpha?你是觉得,我喜欢上了什么人?”

赵云澜立刻意识到说错了话,懊恼的握了握拳,直想抽自己,只不过他是真的没那个自信沈巍一见钟情的对象就是自己,他吊儿郎当的脾性,几斤几两他自己清楚,根本没指望沈巍能短时间就喜欢上他,那句“要不咱俩凑合过吧。”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扎的生疼,讪笑道:“你怎么想这么多,不是信一见钟情吗?我就是随便的一句玩笑话。”

沈巍一看到赵云澜这种勉强装出来的笑,气更不打一处来,他终于明白今天赵云澜为什么这么主动殷勤,从破坏女孩儿的告白开始,原来一直都只是害怕自己对别人一见钟情,从而保全不了这段虚假的婚姻,也许从阶梯教室看到自己身边那群学生开始就担心了吧。沈巍松开赵云澜的手,强忍着不悦又难过的情绪,低下头将语气尽量拉的平淡:“赵处长放心,在你提出…提出离婚之前,我会努力做好的,时间不早,我先回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一个很小心的人,每次穿雨衣我都会戴太阳眼镜,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出太阳。”电影还在兀自继续着,然而早就没人再有心情去看。

赵云澜烦躁的一脚踹在桌子腿上,将它推出去老远,他终于明白,他和沈巍的形婚是一道跨不过去的屏障,他在这端再卖力的表演,也有可能让沈巍认为那只是拴住他的把戏。尽管他确实存着几分私心,却也实实在在觉得他好。赵云澜剥了颗糖塞进嘴里,沈巍要是对自己没半点意思,刚刚的反应就太不正常了,赵云澜很快振作起来,本着放长线钓大鱼的原则,决定来一招,欲擒故纵。

沈巍回到家,疲惫的靠进沙发里,和赵云澜的形婚让他拐进了一个奇怪的感情漩涡,他一边希望赵云澜靠近,一边害怕他为了将自己拴在形婚里而逢场作戏,本来以为共同的小秘密能催化感情,形婚会让赵云澜对他放下戒备,如今他不知道该怎么努力去让他真的喜欢上自己。赵云澜乖嘴蜜舌他也是见识过的,谁又知道他嘴里的话几分真几分假。沈巍捏了捏鼻梁,他肯定赵云澜一定会再找上他,本着放长线钓大鱼的原则,决定还是用那招,以退为进。


ps:是不是觉得急死了,一夜回到解放前,没事儿,距离小澜孩被太阳不远了。

评论(111)

热度(2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