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7)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赵云澜收回无处安放,只能搁在桌子上的两条长腿,一脚蹬在桌子上将转椅往后推出去一截,抬手看了眼腕表,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套在手指上悠闲的转着圈往外走。

迈出去两步,想到什么似的折回来,掏出兜里的薄荷糖小铁盒,认真的思索了一番,犹犹豫豫反复斟酌,最后洒脱的一扬手,小铁盒划出一道弧线,不偏不倚落进转椅的软垫子里。

跳上车,对着内后视镜将乱糟糟的头发扒拉成齐刘海,左右看了看似乎不满意,又扒拉成中分,一通收拾整理,启动越野直奔龙城大学。

沈巍下午两堂大课,从两点开始几乎是一连站了三个小时,从教学楼走出来时不可避免的露出一脸疲累,抱着教案从教学楼出来,站在大厅的雨棚下一时间有些茫然,回家?又嫌太早,去办公室?讲课站的两腿僵硬,实在不想多绕几步路。心里茫茫然升起的空虚,竟让他这个向来平静的人陡然生出了一点点寂寞的感觉。

“沈教授,那个…”一个长相姣好的女孩儿背手站在沈巍旁边,腼腆的红着脸,吞吞吐吐的总挤不出“那个”之后的后半句话。

喜欢沈巍的很多,这种场面他自然也是领教过不少次。沈巍眉宇间显出一丝丝不耐,却还是绅士的隐藏起来,礼貌的笑着尽量笑出一副和蔼可亲的长辈姿态,问她,“什么事?”

“我……”女孩儿低下头,盯着自己脚尖,酝酿了半天,像是终于鼓足了劲,抬起年轻稚嫩的脸望向沈巍,“我喜…”

“宝贝儿~”突如其来的一声,像一把绵软有锋利的软剑,利落的切断了女孩提着一口气险些脱口而出的后半段,赵云澜站在台阶下,高调的朝沈巍喊了一声,众目睽睽下残酷的对女孩来了个公开处刑。

沈巍飞上薄红的脸,女孩像是被兜头泼了一桶冷水,腼腆的笑意僵住,冻成一个狼狈而僵硬笑脸。

“你不是…”沈巍随着赵云澜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来,礼貌敷衍的笑被温柔化开,带着几分惊喜简直有如春风般和煦。

赵云澜故意绕到女孩和沈巍中间,隔开两人,手自然而然的揽住沈巍的腰,带着炫耀又欠揍的神情:“不好意思啊,小巍跟我还有个约会,先走啦。”说完暧昧的朝沈巍挤了挤眼睛,众目睽睽下大大方方的揽着他的腰离开,留下一脸伤心欲绝的女孩暗暗神伤,和身后无数双痛心惋惜的眼睛。

“这样会不会太…太伤人了。”一向温柔的沈巍想起女孩心灰意冷的表情有些不忍。

“我还以为沈教授脸上写着不耐烦,是不喜欢那样儿的,挺身而出帮你解围,哎呀,看来还是我多管闲事了。”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帮沈巍打开车门。

沈巍只是笑了笑,将话题移开,“今天不是说有应酬。”

“应酬哪有接你下班重要。”赵云澜单手撑在车门框上,额头抵着手臂低头看沈巍,“沈教授的手艺真是让人魂牵梦绕,直接就来学校找你了。”

“别胡说。”沈巍低头揉捏站的僵硬的小腿肚子,掩盖红到耳根的脸。

赵云澜注意到沈巍的疲惫,“咱们家附近有个小馆子,做的不错,好长时间没去过了,带你尝尝。”本来想着带沈巍去小区附近的高档西餐厅,正宗法餐13道菜,什么头盘主菜甜点轮番上阵,吃完一道再上一道,没完没了。暧昧昏暗的灯光,柔和高雅的钢琴音乐,最后再来一点点红酒,气氛恰到好处。只是一想到沈巍和自己吃的第一顿饭是火锅,想来也是个彻头彻尾的中国胃,西餐厅肯定是不大愿意去的,就算是凭着喜好改良过的番邦菜也不一定吃的惯,还不如随意一点带去常吃的小店,轻松自在。

“你这变的也太快了。”沈巍努力想将脸上幸福的傻笑藏匿起来,尝试了好几次无果也不再挣扎,总是低着头又不大礼貌,抬头看赵云澜,笑的一脸灿烂,眼角弯弯的都挤出几道笑纹。

赵云澜迎面被沈巍无比明媚的笑容晃花了眼,“怕你辛苦,累坏了沈教授,以后我找谁蹭饭。”说着讨好似的掏出一根棒棒糖递到沈巍手里,手指蹭过他手心,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挤了挤眼睛替沈巍关上车门。

沈巍飞快的移走眼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机械的抬起来又放下去,最后挺直了腰板端坐在那里。赵云澜得意的钻上车,倾身凑近沈巍,慢慢伸长了胳膊将他圈在座位和自己手臂之间。沈巍几乎能听到赵云澜在耳边的呼吸声,全身的肌肉紧绷起来,耳朵红的能滴出血,正襟危坐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转头看赵云澜。

“你…你…”语气因为紧张而带上了微不可查的颤音。

“别动,把安全带系好。”声音轻轻的缓缓的,带着点性感的鼻音,像是在说温柔的情话,让沈巍更加窘迫,一边忍不住在心里恨恨的吐槽他泡妞的把戏用的顺手,一边强忍住心里紧紧压抑了许久的,想要追逐他味道,想要触碰他的渴望,像是被逼的急了,自然流露出属于alpha的攻击性和占有欲。

沈巍不自然的表情和手足无措的窘迫看在眼里,赵云澜调戏得逞,只觉得这样的沈巍实在可爱,夸张的笑了两声,启动汽车拉下手刹调转方向盘,一套动作潇洒帅气,带着沈巍离开学校。

小饭店的老板和赵云澜算得上相熟,按着他平常的习惯,很快端上了四菜一汤。

赵云澜中午吃的晚,不住往沈巍碗里夹菜,“这个,排骨酥烂酱香浓郁色泽金红,我每次来都点,特别好吃。”

“别总是给我夹,你也多吃点。”沈巍看着碗里小山一样的食物,有点无从下手。

赵云澜本就不饿,喝了口汤,舔着嘴唇,想了想:“中午吃的晚,晚上有个饭局,少不了要喝酒,空着肚子去喝多了胃疼。”

“胃不好?”

“遇到了案子不得到处跑,哪还顾得上吃饭。再说,上面随便来个人,吃顿饭喝个酒肯定也是跑不了…”

沈巍眉毛拧起来,“你…一会儿还要去…”

赵云澜眼睛珠子转了两圈,“咋了,不想让我去?”

沈巍看着他,皱着眉意外的坦诚,点点头嗯了一声。

赵云澜盯着碗里漂浮在清汤上的油花坏笑,“行啊,那就不去,应酬算什么,不如和沈教授在这小饭馆里吃顿家常菜。”说着站起身,悄咪咪结了帐。

“别瞎说。”

“我有吗?谁愿意在酒桌上装孙子阿谀逢迎,推杯换盏的耍心眼。”

“……”

“你以为是什么。”赵云澜坏笑着看沈巍。

“离家不远,呆会走回去吧,散散步,消消食。”沈巍清清嗓子,赶紧转移话题。

赵云澜当然不会反对,两人一前一回走出小饭馆,赵云澜手伸进裤兜里摸了一圈,咦了一声,又去掏衣服外套兜。

沈巍将上车时赵云澜塞给他的一只棒棒糖递过去。

“哦不是,我抑…”赵云澜摸着脖子,“那个薄荷糖没带。”露出一副苦恼的表情,四下张望,小饭馆在小巷子里,附近没有药店。赵云澜捂着后颈,表情越来越郁闷。

“哦…那个薄荷糖。”沈巍想起来第一次见赵云澜时,他提过那个薄荷糖的铁盒子,里面是非处方的抑制剂。“今天没吃?”

“对,看来,没机会散步了。”

沈巍没说话,本来就能闻到微弱的属于赵云澜的气味,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他的味道确实变浓了些许,一时间焦急起来,犹豫挣扎了片刻,走近两步扳过赵云澜的脑袋。

赵云澜一脸惊讶的抬手作出无辜的防备姿态,看沈巍坚持,也没多推拒,顺从的偏头,松开后颈。

柔软的唇触碰到后颈的皮肤,轻轻落下一个吻,像是某种仪式,也像是一个轻柔的安慰,腺体上薄薄的皮肤被咬破,属于沈巍的信息素从腺体迅速的注入,冷冽木质香里,那一丝一缕的让人为之疯狂的姜百合,让赵云澜格外着迷,似乎那是他穷其一生追求的宁静中一抹看似虚无的热情,在那一瞬,他愿意拿一切去兑换。

赵云澜松弛下来偏头靠在沈巍肩膀上。然而这一切都没有持续太久,沈巍分寸拿捏的很好,让他沉迷,让他上瘾,却不愿意多给他一点点。

看似温润有礼,实则设彀藏阄。

评论(100)

热度(2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