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6)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昨天真是好险,一大帮子人,还好没真拿他们审讯的本事,不然我还真怕会露馅儿。”赵云澜开着车送沈巍去学校。“沈教授演技不错啊,那表情…哎呀,不去做演员可惜了,演艺圈欠你一座小金人儿啊。”

“表情?”沈巍疑惑的看赵云澜,回想自己是不是在饭局上是不是有某一刻没有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不想还好,细细回想,处处都是藏不住的真情流露,好在还有逢场作戏来做拙劣的借口,不然,一颗还无处安放的真心就那样袒露在赵云澜的面前,沈巍没有把握他会接住它。赵云澜隐藏他的第二性这件事本身,就是对他omega身份的一种排斥,沈巍还不知道他对于alpha,是什么样的看法。

“给我夹菜的时候,你脸上那种表情,我差点以为你真的爱上我。”赵云澜痞里痞气的调侃,一句话出口自己才后知后觉里面多少存了些试探意味,不由心里飘飘然浮上几分期待。

沈巍尴尬的笑了两声,眨了眨眼将眼神移开,“答应的事总得要做好,不然龙城少了个优秀的人民警察,我不就成了罪人。”沈巍答的滴水不漏,语气明显透着几分距离感。

赵云澜也是人精中的人精,惯于察言观色,觉出沈巍语气里的刻意疏远,一时间飘飘然的期待像灌了铅,沉重的坠下去,扬起失落的沙砾,细细碎碎的像随着一阵风,或是击打或是刮过他心里最柔软的部位。赵云澜恍然的感觉到这种落差,随即选择将它屏蔽起来,不愿意深入分析。

两人一路再也没多话,安静下来的赵云澜让沈巍如芒在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那句话说的凉薄,像只是完成冷冰冰的任务,没半点情谊。

越野车停在生物工程学院,沈巍磨磨蹭蹭的将手放在车门把上,“晚…晚上想吃什么,我下班早,正好去买菜。”

“本来还想吃沈教授的爆炒花蛤,可惜有应酬,官场上那一套,又不能不去。”赵云澜露出惋惜的表情笑眯眯的拒绝。

沈巍无法单纯的从赵云澜的表情里分析出他话里真假,也只好作罢,点点头简单应了一声,下了车,目送赵云澜开着他拉风的越野车扬长而去,留下难闻的一串尾气,心里空落落的,自嘲的笑了笑。


祝红自从听到赵云澜和沈巍结了婚心里一直不舒服,每天上班恍恍惚惚总走神,沈巍对于她来说像是一个突然降临的毁灭性灾难,没有任何征兆的一击绝杀,本来和赵云澜插科打诨的混日子让祝红还抱有一丝侥幸,而她没想到赵云澜会一声不响的和一个与他们从没有过交集的人结婚。

踩着高跟鞋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一辆红黑色牧马人从身边驶过,祝红很熟悉那辆车,从前上班会遇到,那辆车总会停下来把她捎上,而今天没有,以后也不会。高跟鞋磨的脚后跟生疼,祝红看着那辆车离开的方向,已经疼的麻木的心脏狠狠的抽动了一下,五感像是从封冻中苏醒了过来,带着没消化完的痛苦反刍,眼眶一红,便再也兜不住,恶狠狠的瞪了眼赵云澜离开的方向,低着头咬紧了后槽牙加快脚步。

龙城最近太平的很,几乎也没给祝红用工作麻痹自己的机会,也许就算有工作,她这个精神状态,也只会拖后腿。烦躁的将某次案件成功告破后他们7个人的合影盖上,那时候她站在赵云澜的旁边,自信的以为她会一直站在那个位置。强压下的情绪随着回忆汹涌起伏,鼻子一酸,便再也抑制不住,裂了口子的堤坝,想要堵住,也只能等里面的水放个干净。

一开始只是无声的掉眼泪,然后变成小声的抽泣,最后像是忍无可忍,“omega有什么好,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

突然的一声咆哮把大家吓了一跳,祝红喜欢赵云澜这是在他们中间基本是公开的秘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这是因为什么失控,摇着头叹着气纷纷围过来安抚祝红。

郭长城递过纸巾:“红姐,这种话可不能说了,现在…性别歧视的话题这么敏感,要写检讨的。”

“我究竟…哪比不上沈巍,我们一起破了那么多案子,有多少次在刀刃上走…”

“呃…我觉得,可能是性别原因…”林静抓了把爆米花递给祝红。

赵云澜一进办公室便觉出里面的诡异气氛来,几个人都围着哭哭啼啼的祝红,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赵云澜清了清嗓子,众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自动让出一个缺口,好让他能看见祝红,了解下情况。这么长时间,除非他赵云澜情商感人,不然不可能不清楚祝红对他的心思。

结合众人的表情,和桌上倒扣的合影,赵云澜仰着头长长叹了口气,一阵头疼,“祝红,来我办公室。”说着迈着大步走进自己独立的小隔间。

祝红擦了把眼泪,稍微调整情绪,跟着进了办公室,将门带上。

“嗯…你看我这个人吧,人贫嘴贱,温柔装不了几天,脾气暴躁还喜欢惹事,连我亲娘都忍不了我,你说你…”

祝红翻了个白眼。

“你一个大美女,蛇蝎美人,不是,温柔善良纯洁漂亮,端庄贤惠外柔内刚,有什么想不开的。”

“你少给我发好人卡。”祝红心不在焉的回他,脸上神色犹犹豫豫,不知道想说什么。

“真的,你别看我在外面人模狗样的,我连袜子都懒得洗,七八双袜子轮着穿,轮完一圈,拿出来按味道深浅排个号,再来一轮…”

祝红似乎并没有听他在说什么,咬着下唇,极为纠结。

赵云澜看她不言语,长叹了口气,“再说了,我和巍巍都结婚了,我现在是个有夫之…”对沈巍的称呼故意用的格外亲昵。

这句话像是刺痛了祝红,她抬起头打断赵云澜的话,“沈巍不爱你。”

“…什么?”赵云澜怀疑自己听错了,实在搞不明白祝红这是要唱哪一出。

“沈巍不爱你。”

“怎么会…他…很爱我。”赵云澜有些心虚,努力回忆着饭局上是不是有什么破绽。

“昨天他给你夹了块芒果。”

“我…昨天吃太撑了,那个…实在吃不下…”赵云澜想起昨天盘子里,唯独被剩下来的芒果冷汗都下来了。

祝红眯起眼睛,带上细长的眼尾,眼神锐利了几分,无情的审视着赵云澜,“有一次出外勤回来,水果摊的老板送了几个芒果,你亲口说过你对芒果过敏,从来不碰,沈巍和你生活了七八个月,不知道你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我们…我们平常不吃水果。”赵云澜一边暗暗吐槽祝红记性太好,一边还想用牵强的理由蒙混过去。

祝红只是依旧用她锐利的眼神看着赵云澜,“几天前你带回去一盘水果拼盘,里面有芒果切块。”

“靠…”赵云澜爆了句粗口,“好吧,祝红,我能信你吗?”

“过敏严重的话会怎么样他不可能不知道,他如果爱你,应该记得。不爱你却和你结婚,只能说有别的目的…”祝红坚持的看着赵云澜。

“不是这个事…”赵云澜摸着后颈,欲言又止。

“老赵…”

“这件事不能和别人说,谁都不能说,知道了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

祝红脸色沉下来,郑重的点点头。

“其实…我是omega。”

祝红瞪大了眼睛,无法消化赵云澜玩笑似的话,“老赵,你开什么玩笑,拿这样的理由来拒绝……”

赵云澜抬起手,散发出一丁点信息素,截住了祝红的话。

祝红很快捕捉到属于omega的气息,愣在原地,已经无法很好的管理脸上的表情,不可置信的看着赵云澜,明明在很多时候比他们alpha还要强硬的赵云澜。

赵云澜只是一脸无所谓的欣赏她脸上五味杂陈的表情,等她慢慢消化。

“那名单上的…”

“没搞错。”

“你和沈巍…”

“形婚。”

“……”

祝红皱了皱眉毛,慢慢接受这个她不能接受的事实,深呼吸几口让自己快速的平复下来,这是遇到突发情况,一个警察应该具备的素质。

接受了赵云澜是omega,祝红在这一刻戏剧化的释怀了,放不下的感情无可奈何的随着这个现实变得脆弱易碎,一个女性alpha和一个男性omega是不可能的,祝红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到,事情的结局真的会像林静所说的——“性别原因”

就好像发现了人和蛇是存在生殖隔离那样,祝红的感情突然变得绝望又可笑,omega的发情不可能一直依赖药物和临时标记,最终只能通过被插入来缓解,这是本能,无法改变,而男人的尊严也不会允许赵云澜和一个女性alpha在一起。

祝红终于明白为什么赵云澜从不回应她的感情,她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个悲剧,而只有赵云澜知道,他不想让她再悲剧下去,只能选择告诉她。

从繁复的情绪里回过神来,祝红问了个赵云澜也十分头疼的问题。“如果哪天你们形婚维持不下去…”

“我也很担心这个问题,到时候婚配系统会继续给我发名单,再有一次,我的第二性会曝光也说不定。”赵云澜躺在椅背里,抬起脚搁在桌子上。“别告诉他们,万一有那一天,也省得你们受牵连。”

祝红思考了片刻,“还有一种办法…”看着赵云澜翻了翻眼睛,“让沈巍爱上你。”

赵云澜看了祝红一眼,对方淡定的回望他,似乎在冲击过后大彻大悟,一切都看淡了。

赵云澜从兜里摸出一根棒棒糖,慢慢拆开锡箔纸像是慢慢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紧皱的眉毛徐徐舒展,嘴角翘起轻笑了一声。

祝红看到赵云澜这幅样子,出卖色相求那啥的事,他相信他死不要脸的领导干的出来,眼睛上翻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妈的…”


ps:关于女A男O,当作一个巨大的bug吧,因为实在是没有想到更好的处理办法。首先红姐不能是O因为O入不了警籍,其次不能是因为小澜孩尊严问题,这样处理同样会封死巍巍的路。所以就写成了女A男O不可以了,啊…脑壳疼,请大家不要带逻辑看这篇

评论(79)

热度(2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