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5)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第二天,周末。沈巍站在衣橱前犹豫不决,毕竟是第一次作为家属见赵云澜的朋友,他是在不知道是应该正式一些,还是轻松一些。挑出一件浅灰色长风衣,和英伦风蓝灰格纹西装三件套,正纠结着厚实的门板传来沉闷的叩击声,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赵云澜过来了,沈巍更加紧张了起来。

赵云澜顶着熊猫眼站在门外,白色衬托上的中国风绳结纽扣十分有特色,外面套了件军绿色风衣,比沈巍那件直筒式风衣要休闲的多。靠在门框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注意到沈巍还穿着一身居家服,恍惚的望向窗外充沛的阳光,诧异道:“沈教授才起床?”

沈巍将赵云澜让近屋里,皱着眉毛反问他,“是不是熬夜了。”

“打游戏啊,越玩越精神,这不一觉睡到现在……沈教授要不要一起玩儿,我带你吃鸡。”

“别总熬夜,对身体不好,吃饭了吗?”

“刚刚吃了碗泡面。”赵云澜随意的答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躺在靠背里仰着头看沈巍。

“油炸的东西对身体也不好,还是少吃一点,想吃什么可以过来,我做给你吃。”顿了顿又补充道:“多个人不过多双筷子,平常……一个人吃饭也挺没意思。”

赵云澜倒是不客气,嬉皮笑脸的剥了颗棒棒糖含在嘴里,腮帮子鼓起来一块,“那我可就不客气啦。”转着糖棍疑惑的看平时都打扮的一丝不苟,现在临出门却还穿着居家服的沈巍,故作夸张的吸了口气:“这长的帅吧果然穿什么都好看,但是就这样出门……还是要点勇气。”

“我……我,稍等我一下,马上就好。”沈巍红着耳朵走近卧室,拎起两套衣服又看了看,还是犹豫不决,大脑里天人交战,谁也说服不了谁,沈巍为了节省时间,还是觉得先脱衣服,解开居家服的两颗扣子,身后传来赵云澜的声音。

“灰色那件好……”赵云澜一只胳膊撑在门框上,把沈巍的纠结全看在眼里,干脆替他拿了主意。

沈巍下了一跳,回转身衣服扣子已经解开好几颗,衣领敞开,露出精致的一字锁骨,白净的胸口,还有一小段腹肌。

赵云澜没想到沈巍这衣服底下藏着这样的好身材,肚子上的肌肉轮廓,一看就知道不是个疏于锻炼的人,不由多看了两眼,抬头尴尬的清了清嗓子,“你……先换。”说着贴心的带上门,然后又打开一条门缝,把脑袋塞进来,“身材不错。”调侃完沈巍,也没给他机会说什么,嘭一声带上了门。

沈巍脸红到耳根,无奈的笑着叹气,换好衣服,白衬衣外搭素色灰马甲,风衣挂在臂弯里,打开门走出卧室,想起什么似的放下外套,找了一对袖箍和一只金色领针。将袖箍往衬袖上绑,单手做事总不会太方便,坐在沙发里叼着糖的赵云澜几步凑近来,自然的接过沈巍手里的袖箍和领针,在他另一只手臂上系好。

“这是什么。”赵云澜捏着领针问沈巍。

“领针,扣在衬衣领口的。”沈巍说着伸手准备去接赵云澜手里的金色小领针,却被躲开。

“我来。”赵云澜从来不带这种小玩意,这时像是怀着极大的兴趣,近一步靠近沈巍,低头将领针从他领子上的小孔穿过去。

赵云澜低着头仔细帮他带着那个小小的装饰,沈巍浑身僵硬,眼神无措的四处乱瞟,手擦着裤线站的笔直,他的味道变得格外清晰,他几乎能隔着衬衣感受到他触碰到自己的温度,像一簇小小的火苗点燃他压在心里的甜蜜渴望,沈巍屏息想要将自己的注意力移开,然而那小小的火苗落在心坎上,迅速的蔓延开,烧成燎原的野火,心包里一片滚烫,气势汹汹,想将他化为灰烬。想要将他拥在怀里,想要咬破他后颈的腺体,让他拥有属于自己的味道,让他顺从本能的依恋自己的味道,但是他不能这样做,他想到的比这多得多,他想要他的心,想要赵云澜完完整整的属于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还不能那样做。

“搞定。”赵云澜拍拍沈巍的肩膀,抬起头看沈巍,才发现他正用一种近乎炽热的眼神看着自己,只不过很快消失在沈巍深邃的眼睛里,像一抹幻觉,看不真切。

“那快走吧,请客吃饭,让别人等总不好。”沈巍将风衣穿好,还是那副温文尔雅谦逊有度的绅士格调,没有一点属于alpha的攻击性。

餐厅是大庆挑的,自然是找价格不菲的地方,盘算着下狠手宰赵云澜。沈巍和赵云澜到的时候,这帮平时自由散漫的家伙意外的都极为准时,拿出了审犯人的架势开始了连环发问。

“沈教授,你是跟老赵怎么认识的啊。”大庆。

“晚上回家的时候遇到两个小混混打劫,赵处……云澜当时从那里路过,就出手帮我赶走了那两个人。”

“大学路那一块的治安一向挺好的,靠近学校还有个警卫站,还会出这样的事?”楚恕之插嘴问道,出于刑警的职业习惯,总会多问两句。

“那个……”赵云澜刚要说话,被沈巍打断。

“那时候临近毕业,准备在外面找房子租,万青桥附近的双子大楼因为出过命案,生意萧条,住宿费比较便宜,就从学校搬了过去。"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吧,赵处,你那么早认识人家,这些年还敢花天酒地的。”林静以看渣男的眼神看赵云澜。

“啊……呵呵……”赵云澜干笑两声,一时语塞,搂住沈巍的肩膀,在他肩头轻轻捏了一把,示意他救场,同时诚恳的说:“老婆,我错了。”

众人被撒了一把狗粮直翻白眼,沈巍身子一僵,脸跟着就红了,落在众人眼里,十足十的娇羞人妻样儿。

“那时候只是一面之缘,后来我搬到地海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不是和赵处长一个小区,还真是有缘。”汪徵及时制止了桑赞往她已经堆成小山的餐盘里再添一筷子的意图,惊叹道。

“何止是一个小区,他就住我家对门。”赵云澜顺坡滚驴倒是说了唯一一句实话。“也就是……”赵云澜思索着和上一个小情人分手的时间,“也就是六七个月前才再次碰见小巍。”

“六七个月前?沈教授不是说在地海住了很长时间?”楚恕之再次抓重点。

“这有什么奇怪的,在这个世上,两个人可能离的很近,却一直没有见过对方,但是说不定从哪天开始啊,两个人就天天碰面,命运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不可言说的。”

“没看出来啊死胖子,还有点文化。”赵云澜没想到大庆这句有感而发,倒帮他解了围。

“那后来呢?”林静觉得八卦的不够过瘾,总想再挖点什么猛料。

“嗯……后来……”沈巍还沉浸在赵云澜亲切的称呼里,没有考虑后面该怎么说,总也不能厚着脸皮说赵云澜死缠烂打围追堵截,沈巍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情侣间的相处都会做些什么,在脑袋里打了好几个腹稿,编的心力交瘁。

赵云澜给沈巍夹了一大筷清蒸鲈鱼,专挑脊背上,最鲜嫩的部分,接过沈巍的话说:“吃饭约会打游戏睡觉,最后觉得差不多这辈子就这么个人了,没多矫情,结婚。”

“就这样?”大庆显然有些失望。

“沈教授也打游戏?”林静作为一个标准技术宅,游戏一类永远是关注重点。

“平常不打,云澜喜欢玩儿,我偶尔陪他,凑个数。”沈巍舀了勺水果沙拉,专门从里面挑最时令的新鲜水果,最后捡了块切成花刀的大块芒果,装进一直干净的盘子里推到赵云澜面前,脸上写满了宠溺,看的赵云澜本人都是心里一惊。众人觉得自己是被闪瞎了眼,只有汪徵和桑赞自带免疫功能。

“我以为会是个很狗血,不是,很精彩的故事。”林静也颇为失望。

“赵处长和沈教授真的很有缘分,龙城这么大还能做邻居,已经很不容易了……我觉得这样也挺美好的,老人家都说禁得起平凡生活考验的感情才长久……”郭长城磕磕巴巴的发表观后感,随着大家安静下来,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楚恕之抹了把郭长城后脑勺,“行啊小子……”

整场饭局祝红没说一句话,脸色越来越阴沉,直到最后郭长城的一番话,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将她击败。眼眶微红,露出颓然伤感的表情,咬着牙强迫自己整理好情绪,抬头看沈巍和赵云澜,想至少保持风度,对他们说句祝福的话,看到赵云澜脸上不经意露出的温柔表情,心里像是横了一根刺,每跳动一下都会牵扯出一阵剧痛,眼神从他脸上挪开,落在他面前盘子里那块孤零零被剩下的橙黄靓丽的芒果上,嘴边的话被生生咽了回去,那块水果扎眼的水果像是催化剂,颓然和伤心被那根刺搅在一起一瞬间全化成为,对沈巍的敌意。

评论(70)

热度(2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