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4)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结了婚的两个人却没住在一起,省厅那么多双眼睛,万一哪天被发现了又不好解释,他赵云澜年纪轻轻摸爬滚打爬到这个位置本来就不容易,多少人不服气等着抓他小辫子踩着肩膀上位,只要是关于他第二性的,万事都得留个心眼儿。如果沈巍能住进自家对门,每天同进同出自然是最好不过的。赵云澜打的一手好算盘,第二天就通过贴在门上的号码联系上了房租中介。

房子和他家的格局差不多,干净整齐,家具齐全,在龙城这种大都会,价格也算得上良心,细心检查了水电暖气,确认没问题后拨通沈巍办公室的电话。

“沈教授,我隔壁有套房子,依山傍水环境优美,南北通透风水极佳,过去看过,硬软件条件都不错,收拾收拾就能住,我已经帮你砍过价了,童叟无欺,搬过来每天早上正好搭我的顺风车去学校,绝对是沈教授的不二之选。”

“赵处长费心了,那我一会儿上完课过去看看,没什么问题就直接搬过去。”

“好,我去接你。”

“不…不用…喂?”沈巍一阵头疼,本来只用收拾好东西搬过去,和中介签个合同,现在赵云澜插一脚进来,多跑一趟不说,还得担心中介说漏了嘴。

赵云澜从自己狗窝里爬起来,梳洗打扮了一番,将刘海放下来遮住额头,找了件棒球夹克套上,牛仔裤配浅棕色马丁靴,除了嘴上的两撇胡子和下巴上的一撮胡茬,看上去还真的有那么点大学生的感觉,只是胡子他满意的很,好不容易蓄起来,轻易不舍得剃掉。

开着自己改装过的红黑色牧马人越野杀到龙城大学,跳下车拉个几个路人稍作打听,直奔沈巍上课的阶梯大教室,像个迟到的学生一样从后门矮着身子钻进去,和聚集在后排摸鱼打瞌睡的学生坐在一起。

站在讲台上纵观全局的沈巍自然是看见了混进他课堂的赵云澜,顿时僵在原地,磕磕巴巴的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讲,一句话重复了好几遍,眼睛不住往赵云澜的方向撇,前排爱学习的好孩子们觉出他们可爱的沈教授不大对劲,关切的问他:“沈教授?”

“啊?哦!”沈巍将目光从赵云澜身上收回来,接下来的半节课都如坐针毡,板书都写错好几次。

赵云澜对沈巍的课一点兴趣也没有,几根棒棒糖收买了后排的一群年轻人,把沈巍的情况问了个底掉。

“你是来蹭课的吧,我们龙大生物工程界的金字招牌都不知道。”

“对啊欧阳老教授请他做课题,请了好几次才请动。”

“这么厉害,除了上课,还做课题呢?”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偶尔捧两句。

“沈教授何止是金字招牌啊,那是我们龙大男神,别看坐前排的那么多人看上去一副对知识充满渴望的样子…哎你打听这么多,是看上沈教授了?”

“啊…呵呵…”赵云澜干笑两声。

“可别做梦啦,向沈教授示好的男男女女一大把ABO都有,从没见有人成功过。”

半堂课赵云澜收获了沈巍的课表,课题周期,以及如他本人所说的,比纸还白的感情经历。稍稍放心,感觉像沈巍这样的禁欲系,这段伪装的婚姻关系多少能维持一段时间,同时又从心底升腾起一种异样的自豪感——“你们龙大男神,攻略难度系数无数颗星的沈教授,现在是我老婆。”

下课铃声掐断了嘴里的半句话,沈巍长舒一口气,朝后排看,正好对上赵云澜的眼神,赵云澜朝他挥挥手,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沈巍无奈的回了个笑脸,宣布下课。

“别笑啦,没结果的…”旁边的人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架势。

前排怀着小心思的学生们拿着讲义围了上去,沈巍仍旧是挂着那面具一般礼貌的笑,一一回答他们的问题。

赵云澜意味深长的看了旁边的人一眼,怀揣着巨大的优越感,朝讲台上走过去,“沈教授今天还有点私事要处理,要不大家先散了?”“私事”两个字咬的重,说着挤到沈巍身边,故作亲密的将手搭在他肩膀上。

沈巍清着嗓子,垂头扶了下眼镜,嘴角上推,像是在带着微笑面具的那张精致脸蛋上,额外荡开的一抹笑,“那…那有这么问题,下节课一起问吧。”

赵云澜在一众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里带走了沈巍,留下一个潇洒得瑟的背影给这群无知的孩子们。

“我靠…这人…谁啊。”

“哎呀呀,那个小胡子哥哥好帅呀。”

“你的立场呢?”

“哦对不起…还我沈男神!”


赵云澜改装过的越野本来就扎眼,现在又多出来个沈巍,引来不少路人关注,赵云澜心情说不出的舒爽,不忘调侃沈巍。

“那帮学生要是知道他们龙大男神竟然跟我这种认识了才几个小时的人结了婚,不得把我弄死。”赵云澜用眼角瞥了沈巍一眼,“沈教授这么久都没谈过恋爱,眼光肯定很高吧。”

沈巍扭头看赵云澜,也不知道觉没觉出他话里的意味,“结婚是两个人你情我愿的事,管别人做什么。”

赵云澜只是想探探沈巍的底,好估摸一下他们这段形婚能处多久,万万没想到沈巍会这么答,一时间判断不出他话里是几分讽刺或是几分暧昧。

停好车,赵云澜带着沈巍去看房子,中介带好了合同在屋子里等他们。

“从卧室的窗户看出去,就是本市最大的资料储藏档案馆,那地儿,你肯定喜欢。”

“好啊,有机会我一定去看看。”沈巍说完转身走出卧室。

“你看住在这儿,一来咱俩实现了战略同居,二来我每天早上正好送你上班,只要你一声招呼,我随时待命。互利互惠,多好。”赵云澜在沈巍屁股后面,走哪儿跟哪儿。

“同…同居?”

赵云澜用下巴指着门口的方向,“我就住对面。”

沈巍轻笑了一声,“房子确实不错,我先去签合同。”

缴了房租签了合同,中介把钥匙交到沈巍手里,“沈教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之后于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辛苦了。”

赵云澜含着糖没骨头似的靠在墙上,沉吟了片刻,“他怎么知道你是教授。”

“也…也许是听见你这么叫,这次谢谢赵处长了,等搬完家我下厨,请你吃饭。”

沈巍低着头,赵云澜看不清他的表情,也没多想,注意力全在下厨请吃饭上:“你竟然会做饭?!沈教授简直是座宝藏啊。”

“呵…会一点点。”

“那赶紧吧,天天外卖食堂,吃的我实在是…”赵云澜边说,拽着沈巍往外走。

沈巍的东西不多,赵云澜一车拉了回来,帮着打扫房间。自己的狗窝乌烟瘴气乱七八糟,帮沈巍收拾起来倒勤快的很,忙进忙出最后还很着一块儿去了趟超市买回些新鲜的食材。

两大兜东西拎在沈巍手上像是没什么重量,赵云澜这才觉出来他还是有那么点像alpha,干脆也没腾手去帮忙,揣着口袋懒懒散散的跟着沈巍回家,倒在沙发里就起不来,累了一下午,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毛病再也没法儿藏,此刻都现了原形。

沈巍只是摇头轻笑,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赵云澜斜躺在沙发里,梗着脖子看沈巍鼓捣出半屋子的烟火气,这才头一次有机会细细的观察他,肩膀不算太宽,膀腰线收进衣服里,不管干什么都笔直修长,像个衣服架子。而此刻的赵云澜好像并想去不关心他是不是肩宽臀窄屁股翘。被刚出锅热腾腾的饭菜香勾起食欲,惯于出门赶应酬串场子,眼前平平板板的柴米油盐的平凡生活倒格外迷人了些。赵云澜愣愣的看着沈巍出神,竟然有种想放弃花天酒地,住狗窝开豪车的放荡不羁,被困在这平实温柔又普通刻板生活里一辈子的荒唐幻想。

直到沈巍将四个菜端到桌上,赵云澜才夸张的做了几个评价,让空空如也的胃袋代替他消化荒唐幻想,沉甸甸的压下去,直到吃饱了才冒出一丝丝淡淡的微不可查的渴望,像打了个饱嗝,没人会闲的蛋疼的追查它是因为宿食不化还是脾胃不和。

吃饱的赵云澜趴在桌子上活像只眯着眼睛打呼噜的猫咪,沈巍忍不住想去揉一揉他毛茸茸的脑袋。

“沈教授,念在我今天劳苦功高,明天可千万别说漏了把我往火坑里推啊。”赵云澜突然抬起头,想起这件重要的事。

沈巍抬起的手别扭的在空中转了个方向,划了个圆弧托起镜片,想要掩饰什么似的低下头,顺势推了下眼镜,轻快的嗯了一声。

评论(51)

热度(2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