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3)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沈巍,龙城东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今年32岁,大学研究生还有博士生都是龙城大学毕业的……”林静从系统里翻出沈巍的档案,以满足众人的好奇心。


“这样一个高知怎么看得上赵处。”楚恕之从股市K线中抬头,朝林静的电脑上看了一眼,若有所思:“我是不是应该也去翻一下婚配档案。”


“赵处长的分配名单上只有这一个人。”汪徵抱着一堆档案,从外面进来,正好听见他们聊起婚配系统。


“得了吧,现在谁还在乎什么婚配系统,他不就是看人家长得对胃口,借着配对名单的由头下手,他赵云澜什么干不出来,撩起妹来没节操没下限,男性omega这种超稀有物种,他怎么可能放过。”大庆没好气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林静放肆的笑起来:“哈哈哈哈,对啊,他什么干不出来,他家猫也叫大庆。”


“那个……”郭长城望着办公室入口的方向小声的刷了个存在感。


“嘁…omega有什么好。”祝红一翻眼睛冷冷道。


“那个…赵处长来了。”郭长城再次小声提醒。

众人终于是听到了郭长城的话,齐刷刷的朝靠在门口叼着棒棒糖的赵云澜行注目礼。


赵云澜笑眯眯的拿着糖棍嘬了一口,笑得众人背后发凉,“汪徵,你记一下,大庆这月奖金不用发了,还有林静。”说着走到祝红旁边,轻拍她肩膀:“祝红同志,今年咱们部门的党课名额就归你了,怎么能有性别歧视呢,你这得好好提高一下思想觉悟。”两步跨到大会议桌上蹲下,抓了把兜里的棒棒糖,“喜糖。”


“我靠!”意外统一的一声粗口。

“你结婚了?”祝红抬头瞪大了一双漂亮的杏眼看赵云澜,不可置信的问他,“你们才认识多久……”

“嗯…”赵云澜思考了片刻,“时间不是问题,关键是感觉。”将棒棒糖塞进嘴里,含含混混的答她,毕竟和才见一面人登记结婚,再怎么看对眼,也有些说不过去。

“这……这也太巧了吧,分配名单上的恰好是喜欢的人,而且是唯一一个。”郭长城想着,嘴上还是乖巧的说:“恭喜赵处长。”

“赵处长都能结婚,我又相信爱情了。”林静小声吐槽。

楚恕之已经彻底放弃股票K线,“赵处长,几颗糖就把我们打发了?。”

“唉,正巧,我们这周末都不用值班,赵云澜,请我们吃饭,把你小娇妻带上,老实交待你们恋爱史。”大庆看着排班表,眼里直放光。

“周末,我可以啊。”

“没问题。”

“我……我也可以。”

“把桑赞带上,你们不介意吧。”

祝红愣愣的看着电脑屏保,郭长城看她没开口,小声的叫她:“祝红姐……”

“啊…哦。”祝红回神,稀里糊涂的答应。

五双眼睛齐齐望向赵云澜。

“咔”一声棒棒糖在嘴里碎成两半,赵云澜微一皱眉,:“可以……………………吧。”

一个谎要用一千个谎来圆,赵云澜双脚交叠翘在办公桌上,想了一个又一个他和沈巍可能的相遇方案,一个警察,一个大学教授,光明路和大学路隔说不上远,但也不怎么近,怎么也扯不到一块。想了又想,最后选了最俗套的偶遇方案——英雄救美,剧本好了总要串词吧。赵云澜脚抵着桌子一推,坐在转椅上往后滑出去。


沈巍拿起办公桌上的棒棒糖,看上面的巧克力色纹路,凑到鼻尖深嗅了一口,好像在猜测金色锡箔纸下包裹的糖是什么味道,低垂的睫毛在鼻梁上投下阴影,随着突然的轻笑微微一颤。小心的将棒棒糖收进抽屉,好像怕它呆在里面会融化似的再拿出来,转着糖棍思索了片刻拎起桌上的座机电话。

“喂,哦,我是沈巍,上次看好的那套房子,我想租下来。”沈巍转着棒棒糖,嘴角上扬,细金丝框眼镜透明的镜片压不住眼里的柔情,沈巍也没想藏,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还麻烦你能帮个忙……”

“沈教授。”赵云澜风风火火的闯进沈巍办公室,熟的像进自家家门。

沈巍没想到赵云澜会来,慌张之下撂下电话忙抬眼看赵云澜,眼里透着几分惊吓和几分来不及掩盖的绵密情意,望的赵云澜心尖上一颤。

“你……你,赵处长怎么来了。”沈巍一推眼镜调整好情绪。

“我…请沈教授吃饭啊,为了表示诚意,我得亲自登门啊,沈教授…有事?”

沈巍不着痕迹的将棒棒糖塞进口袋,“没有,哦…最近想搬出去找个干净的一居室,刚刚在咨询租房中介。”

赵云澜现在是有求于沈巍,沈巍说要租房他便把这事记下了,留意着,能帮他找个不错的房子,也算正好卖个人情。

“那…赏脸一起吃个饭?”

沈巍轻轻笑道:“赵处长都亲自来了,再拒绝的话,就是我不识抬举了。”

外面太阳还没落山,阳光透过路边的一排樟树将光斑洒在水泥地面上,随着风轻快的摇曳。两人踩着光斑,甜而稳妥的樟树香里,赵云澜清晰的分辨出沈巍信息素的味道,想起昨晚尴尬的梦境,抬头望天,用眼角的余光观察沈巍。

今天的沈巍穿的不那么严肃,窗式格纹的灰色西装马甲下搭白衬衫,深蓝色波点袖箍扣住衬袖防止,相比较之下昨天的沈巍倒像是要出席什么盛大的约会,庄重的过头。不过一派绅士格调的沈教授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不分场合的释放信息素的人。

赵云澜动了动嘴,刚想开口,沈巍便先一步压低了声音,用两个人都听得到的音量问赵云澜:“赵处长不是很在意别人会…会发现你的omega身份么,为什么还……”

“你真的闻的到,我也闻得到你的,很冷的味道,木质香,也闻得到一点儿……”

“姜百合?”

“好像是。”

“这…太奇怪了。”

“好在这种程度,闻见了也没什么影响。”赵云澜摸着鼻子,略微有那么点心虚,“不过咱俩显然都没有放信息素,是太奇怪了。”

“可能我们……”沈巍低下头回转身看赵云澜却没有把这句话说完,黄昏最后一抹暖黄色的光将他的线条勾勒的格外温柔,“快走吧。”

在沈巍的建议下两人找到了一家口碑颇为不错的火锅店。

将火锅辣油滤出来,浇在一碗配好的干碟里,最后淋上一点醋,赵云澜看着沈巍忙活着调出一碗红艳艳的蘸料,干笑道:“没想到沈教授…喜欢吃火锅。”

沈巍指着一锅翻滚沸腾的红油,火红的朝天椒在沸腾汤锅里上蹿下跳,“嗯,热闹,也感觉更亲切些。”升腾起的热气在镜片上积起一层白雾,沈巍摘下眼镜,笑着看赵云澜,没了那薄薄的透明镜片压在鼻梁上,沈巍年轻了好几岁,倒平添了些少年感,眼睛里蕴着笑意,额外拿了双没使用过的筷子,夹起一片雪花牛肉,肉片在沸腾的红油里沉浮,很快泛白,夹起来递进赵云澜碗里,“赵处长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吧。”

“嘿嘿……”赵云澜殷勤的接过沈巍手里的公筷,不停从火锅里捞起烫好的食材,塞进沈巍碗里,“周末和几个兄弟吃个饭…”

“是要和我交代一下,怎么认识的,怎么…在一起的,对么。”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劲。”

沈巍笑了笑:“那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某天晚上,你下课回家,遇到两个混混打劫,我碰巧路过……”

沈巍惊讶的看赵云澜,夹起藕片手的悬在半空。

赵云澜只顾着说,没留神将公筷塞进嘴里抿了一口,“怎么样…再之后你就说我死缠烂打围追堵截,最终捕获了你的芳心。”说着用手里的公筷夹起一片牛上脑涮到泛白,放进沈巍碗里。

沈巍似乎终于从愣怔中回神,“你的这个假设……挺好的。”低下头夹起碗里的明显烫过头的牛肉,意外的没过蘸料送进嘴里,被火锅的热气熏得脸红。

两人边吃边聊,一顿饭吃了几个小时,两个人也少了些生疏,赵云澜感慨着火锅店那种地方,吵吵嚷嚷的还真是增进交流的好方式。慢慢散着步将沈巍送回学校,倒真有几分约会完送小情人回家的意味,只不过这次的小情人变成了男性alpha,赵云澜藏着身份万花丛中过男男女女beta omega生冷不忌,凭着自己属于对信息素不敏感的体制,连女性alpha都敢撩两句。只不过沈巍这种是他绝对不敢惹的,信息素好像格外戳他心窝子,这让他感到蛋疼。

跨着帅气的杜卡迪大魔鬼潇洒的回狗窝,走在楼道里远远看见自家对门贴着4张A4纸,怕人看不见似的印着4个黑体加粗硕大无比的字——此 房 出 租

评论(55)

热度(2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