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abo】形婚(1)

ABO设定,普通人,命运之番梗
先婚后爱?并不是
套路与反套路 大纲已码完,不会坑……大概
沈巍A:腹黑人美套路深
赵云澜O:机智作死易推倒

请原谅我又开新坑了,但是我真的忍不住ಠ_ಠ,为什么又是abo当然是为了开车(⊙ω⊙)

赵云澜咬着棒棒糖棍,似乎想把可怜的胶棍一端残留的香甜牛奶味咀嚼个透彻。大剌剌的坐在人家的办公桌上,手指轻敲着木制桌面发出一串串闷响诉说着他的急躁,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个,系统分配给他的唯一的alpha。

“沈巍…生物工程教授…”赵云澜轻轻念着,将糖棍扔进桌边的垃圾桶。

沈巍抱着教案站在办公室门口,深吸一口气,额前的碎发在头顶抚平,拉着衣角将深蓝色条纹西装扯的板正,指尖蹭了把手心里的薄汗,掩藏好紧张的情绪,推开他自己办公室的门。

“赵处长,刚刚上完课,抱歉久等了。”

赵云澜恍惚了片刻,眼前的男人抿唇微笑,平眉下一双深窝眼,黑羽般纤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弯弯的眼角恰到好处的透着克制又礼貌的笑意。眉目入画,藏在细金丝框眼镜下看上去倒是敛去了七分深邃味道,乍一看却不怎么打眼了。只不过这一眼,像是在赵云澜心口上轻撞了一下,难得的心悸了那么一两秒钟。金色的领扣装饰起西装翻领上的美人肯,这一小小的细节,赵云澜便知道这人与自己不同,是个挑剔讲究的精致男人,只是穿的这么正式来上课,显得过于严肃正经了。相比较而言,这个沈巍,倒更像个omega,赵云澜多少有些欣喜却平添了些担忧。

“沈教授,嗯…应该也收到婚配系统的消息了吧。”

“我收到一份档案,可能是他们搞错了,和我基因最契合的只有赵处长你一个人,但你…不可能是omega吧。”沈巍无奈的笑了笑,不着痕迹的偷眼看赵云澜。

“哎…你也知道,别的行业倒还好,但是omega的身份入警籍…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这身份吧…是伪造的。”赵云澜开门见山,也没准备和沈巍兜圈子。

“哦…”沈巍抬眼看他,倒没太惊讶,只语气多少有些尴尬。

这让赵云澜忐忑起来,婚配系统说到底不过是个国家鼓励生育而基于基因角度给大龄适婚人士的科学建议,但也从没有过硬性规定,大部分人的基因适配者名单都很长,不会只有一个选择,即便如此,很多人还是会选择无视这个所谓的科学建议,选择自由恋爱。

基因是伪造不了的,本来赵云澜根本没必要去理会什么分配结果档案,只不过那个杀千刀的暴力快递员将他的档案袋送到时拉破了个口子,里面薄薄的一张名单就正面朝上躺在了刑侦处收发室的门口,一天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人的眼,刑侦处里几乎传开了他们赵大处长是个omega,即便他赵云澜再手眼通天,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也堵不住这么多人的嘴。赵云澜没办法,必须赶在婚配系统发出第二次、第三次以及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无数次适配名单之前找到沈巍,他一个隐藏身份的omega,怎么架得住系统三天五天的催婚,第二性一旦曝光,在省厅里可不是小事,自己丢饭碗不说,保不齐还要牵连一大片人。

“哎呀,沈教授青年才俊,肯定有女朋友了吧。”赵云澜换上一张谄媚嘴脸,拉开转椅,示意他坐下。

沈巍眼神微动,猜不透赵云澜的这一番试探存的是什么心,没搭话只疑惑的看他。

赵云澜见沈巍不语,反倒不好开口了,磨磨蹭蹭的犹豫着。

“赵处长有什么话,不如直说。”沈巍见赵云澜欲言又止的样子,想想他的身份,倒也不难猜出来他想说什么。

“哎…”赵云澜一拍大腿,“我这个身份怎么进局子的沈教授应该也猜得到,能不能麻烦您帮我个忙?”

“怎么帮?”

“跟我结婚,以omega的身份,当然,是形式上的,过了这一阵,您想离就离,我绝不拦着…沈教授,我相信,您作为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也不想看着一个优秀的人民警察因为第二性的原因永远离开他热爱的工作岗位吧。”赵云澜蹲在沈巍腿边,一脸真诚的抬头看着沈巍,行贿似的掏出一根棒棒糖递到他手里。

“你是说,形婚?”沈巍微微蹙眉,将手心里的棒棒糖放在办公桌上。

“哎…我知道这请求比较过分……“赵云澜把沈巍的态度看在眼里,轻叹了口气,接着看似很豪迈的说:“沈教授要是不答应就算了。”慢慢的站起来,绕到办公桌对面,低垂着头苦笑道:”我还是回去先把辞职信写好,责任一个人揽了……也不知道以前一起执行任务,出过纰漏的同时们会不会受牵连,哎呀……案子……还得交接一下……”赵云澜说着,扶着座椅靠背,一副颓然的样子。

沈巍轻轻笑了一声,“赵处长这招以退为进倒是用的好,我要是不答应,好像还成了罪人,连累不少人。”

“沈教授,我不是这个意思。”赵云澜慢幽幽的坐下来,可怜兮兮的望着沈巍,“结不结还不是您说了算吗。”

“嗯…就算我同意,赵处长要怎么处理系统分配上的第二性。”沈巍沉吟了片刻,似乎还在寻找退路。

“这您不用担心,婚配系统这玩意儿本来就没几个人当回事儿,到时候劳驾您跟我一起跑几趟,大家一看不就明白了。”赵云澜脸上写满了期盼,沈巍几乎看见了他身后不停左右摇摆的大尾巴。

“你咳…你觉得我像omega”沈巍明白赵云澜的意思。

赵云澜又仔细看了沈巍几眼,唇红齿白的怎么看怎么顺眼,摸着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实话实说:“像啊,比我像多了。”

“好…好吧。”沈巍一推眼睛,镜面反射出白光,掩盖了他的表情,只有声音听上去带着些勉强的情绪。

“沈教授人美心善,太仗义了…那我们…什么时候登记?”赵云澜挪动屁股往前撑在办公桌上,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都可以。”沈巍挂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整理手里的教案。

“那走吧沈教授。”赵云澜害怕夜长梦多,也不看看老黄历当天是不是宜嫁娶,能尽快摆平这件事绝不拖延,万一沈巍深思熟虑之后返悔,自己可就凉凉了。

沈巍惊讶的抬眼看他,指尖按着书角,将一页页三角的边缘卷起来,耳朵尖红红的,“这…这么快。”

“沈教授,早点完事您早点歇着,也省得我天天烦您,对吧。”赵云澜腆着脸继续撺掇,沈巍的小动作他不是没看见,只道是这个不像A的A对他这个不像O的O似乎多少是有些兴趣的,O对A天生的吸引力吧。

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成功的将沈巍哄去登记结婚,信息录入后赵云澜结结实实松了一口气,开车带着沈巍故意从省厅门口兜了一圈,正值下班,不少人看见他们的赵大处长带着个男人,逢人就说这是我媳妇儿,系统唯一给我分配的那个,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听说赵处的分配名单上只有一个人。”

“就是那个omega吧,我还以为赵处会找一个女性alpha结婚强强联合什么的。”

“只有一个?真的假的,哎…难道是那个都市传说,什么命运之番。”

“肯定是婚配系统出了什么问题,连赵处的第二性都写错了,指给他一个温良淑德的O,让他阴差阳错捡了个大便宜。

“那个omega斯斯文文的很耐看啊,难怪赵处得瑟的像中了头彩。”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八卦的热闹,沈巍只是配合的挂着礼貌的微笑,不同于赵云澜第一次看到他时的那种笑意,这种笑像是贴在沈巍漂亮脸蛋上的面具,透着刻意的疏远和不耐。

赵云澜也有分寸,秀的差不多了,觉出沈巍情绪上的变化,赶紧驱车送他回学校,麻烦解决了Alpha的身份也坐实了,一路上心情是好到了极点,不忘变着法的试探沈巍。

“沈教授辛苦了,这段时间委屈你跟我打个配合,“偷偷瞥了眼沈巍,轻飘飘的接了句”不过……私底下你该怎么玩还怎么玩,不用顾及我们有名无实的婚姻关系。”

赵云澜明显忌惮沈巍私底下会暴露了alpha的身份,却还故意这么说,拐弯抹角的存了好几个心眼,沈巍人也不傻,听出他话里的意味,语气僵硬的答他:“除了你们这些特殊机构,学校不会过问我们的第二性,没人知道我是alpha……还有,我不是随便的人。“顿了顿转过头严肃的看着赵云澜补充道:”也没有女朋友,目前为止你是我第一个omega。“声音越来越小,底气不足似的。

赵云澜尴尬的笑了一声,转头看了沈巍一眼快速的将视线转回前方,”不管怎么说,这事我得谢谢你,赏脸一起吃个晚饭?“

沈巍急眨几下眼睛,收回视线,犹豫了片刻婉拒:“今天……今天还有点事要处理。”

“哦……好!”赵云澜腾出手摸出一只装薄荷糖的小铁盒子,抖出一颗就着口水咽了下去,拿着小铁盒晃了晃,“这个就不请你吃了,抑制剂。”说着又扔给沈巍一根棒棒糖。

“怎么喜欢吃小孩儿的零食。”沈巍皱眉看着手里金色锡箔纸包裹的圆球形糖果,转动糖棍,上面的巧克力色螺旋纹理跟着旋转起来。

“跟沈教授这样的知识分子打交道,大脑处于高速运转状态,需要不断补充能量。”

“……”

车开进龙城大学,停在生物科学学院的教学楼下,赵云澜舌头卷着糖果塞进左腮帮子,倾身没正经的拍拍后颈,朝回身正关车门的沈巍说:“沈教授,味道不错啊。”

沈巍脸登时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耳朵根,低头确认身上没有释放出任何信息素的味道后不悦的回敬赵云澜:“赵处长的玫瑰檀香木也不错。”说着关上车门。

赵云澜尽量扭头往肩膀后面嗅了一口,“靠,没味啊,他怎么闻得到。”扯着领口又仔细闻了闻,“瞎猜的吧。”

评论(81)

热度(4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