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FIN)

没想到第一个写完的是误会,可以开我韩叶新坑了啊哈哈哈哈哈…(喂…说好的大尺度番外呢,绝望ing)


成功穿越风暴安全的到达阿克雷里的两个人几乎要给不以为然的剽悍飞行员拍手鼓掌了。摆脱了麻烦的弟弟,叶修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终于有了兴致去看一看这个欧洲最西边的岛国。

来到冰岛的第四天,天气有了好转的意思,在厚厚的阴云里露出一点点蓝。一号公路环线边的瀑布从远处看过去落差不是很大,银白的积雪里露出一汪浅蓝,远处的山丘裸露的黑色岩石上点缀着白色的冰川。两人牵着手在松软的雪地里留下一串带冰爪的脚印,刺透云隙的阳光在巨大弧形瀑布如烟尘的水幕里形成耶稣之光,寒冷将一部分瀑布凝固成岩石上白色的冰锥,黑白色调的众神瀑布庄严又神秘,埋葬着因为宗教冲突而被遗弃的北欧神祇。

韩文清摆弄手柄升起无人机,探究似的看着它四个轴同时转动,缓缓飞到高处,韩文清指着手机里的画面,“看,我们。”

道路尽头的一对在寒风里瑟瑟发抖的新人,站在摄影师的长筒大炮前,新娘单薄的白色婚纱在寒风里胡乱的飘舞着。叶修站在远处看他们,啧了一声,“何必呢?”收回眼神。

“老韩,明天结婚,我们是不是排练一下。”

韩文清没由来的紧张起来,将手柄放在雪地上,搂住叶修的腰,“怎么做。”

叶修故作严肃的收起烟弹加热器,清了清嗓子,“韩文清同志,无论我有钱没钱…嗯…帅不帅,有病没病,会不会做家务,都爱我,让我抽烟,给我做饭,为我捏腰捶腿,你愿意吗?”

“我…”韩文清皱着眉毛有点答不上来。

“怎么,不愿意?小心着点答啊,这瀑布里埋的可都是北欧众神。

“叶修,无论我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顺境还是逆境,都爱我,为我戒烟,帮我洗碗,替我暖床,你愿意吗?”

对于前半段的看似正经,叶修其实挺紧张的,直到听完整段…“看来我们的感情破裂了。”扭头避开韩文清满是笑意的眼睛。

无人机悬停在半空,遥控手柄上的画面里,冰川中的瀑布前,两个裹的的和熊没什么差别的人,侧着头甜蜜的拥吻,云霭里的光柱逐渐扩大,在瀑布上空露出空灵的蓝,阳光在众神沉睡的水幕里搭起一拱180度的彩虹桥,转瞬即逝。

“我们感情好得很。”韩文清松开叶修,操纵手柄,无人机缓缓降下来,“我只能答应一条。”

“这么巧,我也是。”

无人机在瀑布奔腾而下的巨大声响里,近距离的记录了两人异口同声的告白:

“爱你…”

从阿克雷里飞回雷克雅未克机场,害怕叶秋在市区的公证处蹲守,也不敢回市区,两人苦逼的一路徒搭到了维克镇,取回租来的那辆四驱越野,开回黄金圈附近,在雪原上的独立小屋落脚。

两人在忐忑不安中等待距离正式注册的最后一天。小屋后的小山丘为他们遮挡了寒风,偎依门廊,看夜幕里晴朗的天空,纯净的可以看见银河。

叶修举起手机对着星空拍了张照,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拍不下来,“可惜了,用眼睛看明明很好看,老韩,你这手机是不是有问题。”

韩文清用下巴蹭他柔软的黑发,冰原上唯一的小木屋里,天上的星海和脚下冰封的土地上,只有他们两人。享受难得的宁静,搂着怀里的人温存,一句话也不想说,幸福的涓涓细流在心上淌过,他想象着两人年近百年,拉着手偎依在一起,一起回忆这一生,一起感慨荒唐的相遇。

叶修仰起头看他,“我们领了结婚证明,去哪里办婚礼。”

“要不就在这。”

“这里不好找证婚人啊。”

“那去间歇泉或者黄金瀑布,找个游客或者当地人,替我们做个见证。”

“嗯…还得先过叶秋那一关。”

叶修摆弄着手机想起什么似的翻出无人机,连接操纵杆升起来,视角往上转动,在手机屏幕上看见了千万星辰的天空,“老韩,你这大疆还是挺有用的。”

叶秋算着哥哥注册的日期,一大早在雷克雅未克市政厅蹲守,一蹲几个小时,执著的好像连午餐都不打算吃。街对面的便利店里,两双眼睛正紧紧盯着他,“已经一个上午了,都没有机会,要不你蒙住他眼睛,我把他打晕,放进后备箱。”

“打住,在你放进后备箱之前,警察就来了。”

“那怎么办。”

“……”叶修摘下帽子墨镜,仔细看叶秋,打理好头发,“像不像。”

“……特别像。”

“我们需要一些…”说着举起手机和韩文清凑在一起来了张亲密的自拍。

叶秋一脸困顿的倚在市政厅门外的墙边,百无聊奈的打了个哈欠,一个小女孩提着小花篮,笑的像可爱的天使,小跑着来到他面前。

叶秋:???

小女孩踮起脚扬起可爱的小脸将手里的小花篮递到叶秋面前,“祝你幸福!”

叶秋不明所以的蹲下身子接过小孩手里的花篮,又懵逼的说了谢谢,小女孩开心的跑开,叶秋的目光随着小女孩的背影移向马路对面,乖乖,将近百十来号人,粗略一看,各种国籍都有,人们拿着玫瑰,或者五彩的气球,浩浩荡荡直奔市政厅。

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群,叶秋下意识的后退,紧紧贴在墙壁上,“什么情况,怎么都朝我来了。”

人们不由分说的一个接一个将手里的玫瑰、气球递给他,并送上祝福。

“原谅他。”

“祝你幸福。”

“新婚快乐。”

甚至有一对中年亚裔夫妇拍着他肩膀,用带口音的英语对他说,“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错过了对的人。”

叶秋捧着满怀的玫瑰,捏着满手的气球,不住的说,“抱歉…那个…”直到人群散尽也没完整的说出一句话。

站在市政厅门口呆愣的看着迅速离去的人群,猛然醒悟过来,一扭头正好对上从公证处里蹑手蹑脚走出来的叶修和韩文清,四目相对,叶秋没好气的瞪着哥哥刚往前跨了一步。叶修拉着韩文清喊了一声“跑!”两人飞奔向停在不远处的白色四驱越野。

“哥!哥!我不是…你…误会啊!!!”叶秋抱着一大堆玫瑰和气球,急的不行,赶紧回头将玫瑰气球一股脑塞进汽车后排,钻进副驾驶,指着哥哥的车示意司机赶紧跟上。

“叶秋刚刚说什么?”韩文清以最快速度启动汽车。

“谁知道,快跑,追上来了,”叶修边说,边把政府颁布的印着七国语言的那张婚姻证书拿出来,用韩文清的手机拍了张照,双手微微颤抖,连拍了好几张都晃的模糊不清,无奈的笑道:“怎么比刚刚在婚姻法律上签字还要紧张。

“做梦一样…”

叶修抖着小手上传照片,荣耀游戏制作人账号,由叶修亲自发出的第一条内容,就这样贡献了出去,一张图片,文字都来不及配。

两辆四驱越野一路追逐,开进斯奈山半岛,暴风雪从西往东吹,而他们正好西行,能见度变得很低,韩文清打开前后雾灯一路开的小心。叶秋在一片混沌里已经无法辨别方向,很不幸的又一次跟丢了亲哥哥的车。

这对亡命鸳鸯似乎总是能得到老天的眷顾,与暴风雪擦肩而过,天气越来越晴朗,道路尽头可以看得到层层叠叠的冰山和一侧蜿蜒的海岸线,天气晴朗西垂的太阳给渐渐进入视野的草帽山镀上金顶。

“老韩,已经看不见叶秋的车了。”叶修望后视镜里望,靠在椅背里舒了一大口气。

车停在路边,瀑布前面还有不少人驾着三脚架,等待日落。韩文清的紧绷的神经总算舒缓下来,和叶修对望了一眼,心脏砰砰的狂跳起来,“你觉得这怎么样。”

“很漂亮。”叶修望地平线上的粉边,和云里微弱诡异的光晕,收回目光看韩文清。

韩文清紧张的将戒指盒从背包里掏出来,“我去拿西装。”

穿着白西装的叶修,紧张的由韩文清牵着,往瀑布边上走,远处草帽山上金顶已经消失,天色暗下来,荧光似的绿色光晕渐渐在天空中显形。叶修怀揣着巨大的幸福感踩在瀑布边柔软的雪地上,一切都如梦似幻。

两人找了离他们最近的游客做他们的证婚人,韩文清升起无人机悬停在空中,让他俩连同证婚人出现在画面里,连同草帽山上空,巨大的绿色圆弧极光带。

所有拍摄极光的游客们将目光转向这对特别的新人,证婚人郑重的偏头看紧张的满头大汗的韩文清,“Mr.韩…”

“等一下!”捧着一束玫瑰,捏了一大把气球,的不速之客大声喊着,气喘吁吁的往哥哥的方向跑。

“……”两人一阵无语,叶修眼看着婚礼要被自己亲弟弟搅黄了,紧紧拉着韩文清的手刚要规划逃跑路线,叶秋站在下面喊起来,“混账哥哥,爸说了,结婚…呼…不能连一个亲人都不在场…”

叶修和韩文清无比惊讶的看越走越近的叶秋,“什么?”

“……没人要抓你,你跑什么!你知道我多累多担心吗?”叶秋数落完哥哥一脸不忿的扭头看韩文清,接着礼貌的和不重要的还没来得及证婚的证婚人打了声招呼,接过他手里的戒指盒。

“捧花都没有,结什么婚…”说着将自己手里的玫瑰和一串气球递给叶修。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来拍照的所有游客都聚过来,将手里的照明设备为他们打开,参加这场极光下的特别婚礼。

叶秋郑重的看着韩文清:“韩文清,您是否愿意接纳叶修作为你的…妻…咳…伴侣?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爱他,对他忠诚,不背叛,给他自由,尊重他做的一切选择,事事都顺着他,宠他,不让他受一点苦。”

“我愿意。”韩文清手心里捏着一把汗,毫不犹豫的回答。

叶秋转向叶修:“哥…叶修,您是否愿意接纳韩文清作为你的丈夫?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爱他。”

叶修还在等弟弟类似刚刚的一大串下文,叶秋看着哥哥一脸傻气的沉浸在梦幻般的幸福里,以为他没反应过来,拿手捅了他一下。

“哦,我愿意。”

韩文清有些无奈,这区别待遇……

两人取出叶秋手里的两枚戒指,揣着颗砰砰乱跳的心,抖着手将戒指套在对方无名指上,两手十指相扣,深情的对望。

叶秋本着良好的教养只小幅度的翻了翻眼睛,“你们可以接吻了。”

叶修松开手里的气球,扬手抛出手里的玫瑰,在一片掌声中带着狂喜抱住韩文清的脖子,韩文清搂住他的腰,侧头忘情的和他接吻。

“咳…咳…”叶秋轻轻咳嗽了两声,将沉浸在无边幸福里的两个人拉回来。

叶修搭在韩文清肩头,“说说,怎么回事。”

叶秋摸索着掏出一大串钥匙,扔给哥哥,“爸给你的结婚礼物。”

叶修眼尖的看见一串钥匙里他极为熟悉的那一枚,“这是…老韩的房子?”

“嗯!爸给你花起钱来一点没含糊…”

叶修拿着一串钥匙,嘚瑟的看韩文清,“老韩,吃软饭…”

韩文清没好气的拧了下他的腰。

“嗯…你回去那几天没个人样,老爸就松动了…”

“爸他…”

“爸现在忙得很…我走那天他还在教训微博上骂你们的人,一生气花了笔钱,把他们号全封了。”叶秋无奈的说着,然后捏起一副长辈的架势,“妈说让你们有空了经常回家吃个饭,别老在外面野的家都不回…”

“嗯。”叶修低着头笑,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韩文清搂住他的肩膀,紧握了握他的手。

叶修抬起头轻拍叶秋肩膀,“那你快点回去吧,这没你事了,我跟你嫂子还要度蜜月呢。”

“……”

“……”

兄弟两人还在一边互怼,韩文清收起无人机,卸下操纵杆上的手机,自己也没来得及看录下来的结婚视频,直接上传了视频网站做成链接,补充说明似的发到微博上,配上两个字——婚礼。

继婚姻证明后的又一枚重磅炸弹…

“什么情况,兴欣和霸图改拍电影了吗?”

“结婚结出了大片即视感…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段飙车戏码???”

“这…是婚礼?这是电影预告片吧!”

“我闻到了兴欣和霸图联合搞事的味道…”

“???电影名字叫《韩尔康和叶紫薇爱的大逃亡》什么时候上映。”

“莫名期待正片…”

视频里,一段激情飙车后越野车在白雪覆盖的公路上渐渐驶向远方,接着韩文清和叶修神情疲惫的偎依在山洞里,镜头拉远,画面变成一片浅灰色天空下的大海,汹涌的海浪拍打纯黑色的沙滩,气氛压抑又绝望,突然的黑屏后映出韩文清一张脸,带着意义不明的深邃眼神看着镜头,这张脸渐渐缩小,露出身后磅礴的弧形瀑布,画面里两人拥抱接吻,云翳散去,阳光从空灵的蓝天撒下来,在瀑布的水幕里形成一条清晰的彩虹,只是短短的一瞬,画面拉近,两人同时说“爱你”。切换到雪原上的小木屋下相拥取暖的两人,视角上扬记录下满天的星河。最后,极光下以别开生面的婚礼收尾。

夜空中的极光从弧形光晕变成缥缈的帷幔,再变成四散的光带,享受新婚之夜的叶修和韩文清并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欣赏等了5天才出现的奇景,忙着用负距离亲密接触表达爱意的两人自然更没有时间去解释那段有趣的视频,留下这个美丽又搞事的误会,留给除了叶秋以外的所有想象力丰富的吃瓜群众。

评论(21)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