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35)

我飚了段车,是真的飙车,最高时速180迈那种(⊙ω⊙)

“叶修,起床…叶修…”韩文清晃了晃被子里还没倒过时差的某人。

“嗯…”叶修嗯了一声,翻了个身一点也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拉住叶修两条胳膊将他拽起来,这货顶着蓬乱的头发眼睛睁开一条缝,又向后倒进柔软的床垫的怀抱。

一只手从被子里探进去,在他小腹上摩挲,“不起来的话,我保证你今天不会有机会起床。”

嘴唇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覆盖,牙关轻易的被启开,湿软温热的东西滑进口腔,温柔的舔舐着牙关和舌头,“唔…”叶修睁开眼睛,韩文清两片唇覆在他唇上,气息交织在一起,手在肚子上划圈,手指偶尔划过肚脐,伸进去都逗弄两下。叶修享受着韩文清的叫醒服务,一阵甜蜜幸福涌上心头,随着韩文清越来越炽热的吐息,脑袋里只剩下两个字“危险”,又舍不得他难得的温柔早安吻,轻轻咬了下他的舌尖。

“醒了?”

“嗯。”叶修抱住韩文清的脖子,“腰疼,抱我。”

韩文清将叶修抱起来,“是不是还要我伺候你穿衣服。”

“不用了退下吧。”叶修说着胳膊却还搂着韩文清不放。韩文清给他套上衬衣,一颗一颗慢慢的扣上扣子,指间扫过他白净皮肤上的吻痕,叶修枕在他肩膀上,乖巧的随他摆弄,一件衬衣恨不得穿了半小时。穿好衣服,解决了早餐,两人收拾好行李这才出门。

酒店一层大厅才出电梯,韩文清被叶修一把拉住,拐进一排书架后面,矮身看和自己长的一摸一样那个人和前台一脸惊讶的妹子说着什么。

“怎么办?”叶修小声问。

韩文清将帽子带好,羽绒大衣的拉链拉到下巴,“正大光明的走出去。”

叶秋凭着这张脸很快的在前台确定了哥哥和韩文清就住在这里,而且还没退房,高兴的和前台的漂亮妹子道了谢,回转身就看见两个裹着羽绒大衣的男人的背影,其中一个越看越熟悉,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哥?”

叶修当然不知道叶秋还没认出他,心里一惊慌张的拉起韩文清就往外跑,这一跑,算是彻底暴露了,叶秋跟着跑出去,一边跑一边朝雇佣的司机喊“拦住他们。”一着急喊起母语。

司机只看到他的雇主一边跑一边吐出几句字正腔圆的中国话,一脸懵逼的看他,等到叶秋跑到他面前反应过来他并不能听懂时,叶修和韩文清已经钻进了车里,留下一串难闻的尾气扬长而去。

叶秋气的跳脚,招呼了懵逼模式还没转换过来的司机,开足马力全速追了上去。

车里的两人神经都紧绷起来,叶修不住的往后视镜看,奈何视角有限,一着急爬到后排,打开行李箱取出无人机,从韩文清衣服口袋里摸出手机,链接操纵杆,打开天窗将无人升了上去。

一号公路上,两辆狂奔的四驱越野引来了不少路人注目,叶修灵活的操纵无人机转动视角一边查看路况一边看紧追不舍的叶秋离他们的距离。

路过的几辆车好奇的以为这两辆车是在进行什么比赛,一时间玩心大起,提了速,跟在叶秋后面伺机超车。

韩文清车开的快,脚点刹车急转方向盘,一个飘移绕过弯路,叶修被甩的歪在一边,赶紧捡起操纵杆,视角后转,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叶秋身后的一辆越野乘机赶超了上来,另一辆从叶秋另一侧按着喇叭挑衅似的超车,几个司机似乎是燃起了斗志,谁也不让谁一起提了速。叶修从传回的画面看到的效果就成了三辆车从身后包抄过来,越逼越近,直接断了所有后路。

“老韩…”叶修焦急的喊了一声。四辆车疯狂的追逐着,竟还有好奇的过路车辆加入他们的行列,距离越缩越短。

叶修焦急的盯着紧咬着不放的越野车大队,“叶秋到底带了多少人!”

车队驶上一长段几乎没有弯道的公路,韩文清再次提速,表盘已经接近180迈,拉开一段距离,转动方向盘擦着最右侧,迎面而来的大箱货带着劲风呼啸而过。后面的车队急急往右侧车道避让。韩文清一脚刹车踩下去,急转方向盘,车子原地转了半圈,调转车头停在左侧车道。

叶秋那辆车跟着减速停车,后面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纷纷减速,盯着那辆突然转变了方向的那辆车,汽车马达轰鸣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韩文清轰起空油门的气势吓得叶修捏了一把冷汗,看着围了半圈的车队,“老韩,小心点。”

引擎已经达到最大输出扭矩,韩文清皱着眉精神高度集中,嗯了一声抬起刹车,汽车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停在左侧车道的零星几个车主大惊失色,尽全力后退,潮水一般退去,让出一条狭窄的通道,越野车冲突出重围,带起的风浪让近处的车都晃了两晃,两人向亡命徒一样疯狂的驶回雷克雅未克的方向,身后传来一片鸣笛声,叶修转动无人机视角,看到身后那一片车队,不少人从车窗里冒出头,对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兴奋的欢呼,当然也有竖中指的。

“什么情况。”叶修也懒得多想,只道是叶秋带了不少人,跟抓通缉犯似的。两人不敢再回雷克雅未克,驶向了蓝湖。叶秋气的要吐血,他没想到哥哥和哥…夫?玩这么大,也不敢逼着追,最后竟然跟丢了,也不知道是望更南边的维克去了还是在首都,只能凭运气瞎找。

叶修和韩文清一路飙车亢奋的不行,到了蓝湖奢侈的挑了逼格最高的温泉酒店,叶修和前台再三交代了如果有和自己长的一样的人来打听,一定不能告诉他自己在这,后来还是不放心,在酒店前升起无人机在空中转了一圈,出了晴朗蓝天下漂亮的蓝湖,什么都看不见。

当天,叶秋在雷克雅未克凛冬的寒风里,焦急的搜寻叶修和韩文清,而两个当事人在酒店的私人温泉,泡着汤喝着冰啤酒,兴致来了再做点爱做的事。

晚上韩文清看着阴霾的天空,有些忧虑,“天气不好,可能会有风暴。”

叶修窝在他怀里,“结个婚怎么这么艰难……封路的话,叶秋说不定会找到我们。”

韩文清将叶修搂的更紧,“找到了,会怎么样。”

“谁知道,关起来,塞一个他们知根知底的姑娘强行让我结婚…苦情戏里不都这么演。”

“你还看苦情戏?”

“……老韩,你注意的重点好像有点飘啊。”

韩文清抬起叶修的下巴,一脸认真的望进叶修眼睛里,“拼了这条命,也不会把你交出去。”

叶修偏过头笑起来,“真像苦情戏。”

第二天,两人害怕遇见暴雪封路,一早离开了酒店,辛格韦德利地区覆满冰雪,白茫茫的一片,叶修照旧升起无人机一路视察了一圈情况,视频里他们的车在白雪覆盖的公路孤独的前进,留下两条车辙的痕迹。

“怎么想着选冰岛,这冰天雪地的。”叶修收回无人机,不满的念叨。

“人少,星空好看,有极光。”韩文清简洁的回答他。

叶修想了想这两晚,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又望向并不明媚的天气,极光只怕又是个美好的幻想。

驱车赶到维克镇时,天气已经黑的像是在傍晚,两人不敢再在这种随时会遇见暴风雪的天气里开车,只能停下来,在黑沙滩闲逛了两圈,阴云压下来,的玄武岩石柱像是要攀爬上云端,两人躲在山洞里躲避冷的刺骨的海风,叶修再次将无人机升起来,在空中盘桓了一圈算是打了卡。也没有太多心情欣赏,忧心忡忡的回镇上找了个小酒馆取暖。热情的冰岛当地人自然的围上来和他们闲聊。

得知他们因为天气的原因不得不停在这里时,一个长的像雷神索尔似的冰岛人刚喝完一大杯啤酒,指了指外面路边的直升机,带着满身的酒气:“嘿,我要去北边的阿克雷里运送物资,马上走,可以带你们一程,那里有众神瀑布…”说着晕晕乎乎的站起身。

叶修和韩文清诧异的看东倒西歪的直升机飞行员,想了想越来越阴沉的天气,对望了一眼,这不是结婚,这是在玩儿命。

也许是双胞胎的心有灵犀吧,叶秋赶到维克镇,在越刮越大的寒风里推开了同一家小酒馆的门时,迎接他的是几双无比惊讶的眼睛。

“你们难道没有和那个醉鬼一起飞往阿克雷里?”小酒馆的胖老板好奇的问他。

叶秋猛的推开门,螺旋桨带起的狂风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睛,他勉力抬起头,直升机里韩文清正在给叶修扣好安全带,顺便在他脸上印了个吻,可怜的叶弟弟被撒了一把狗粮的同时,死也想不到他俩就这样,又一次成功的逃走。

叶修注意到地面上越来越远的弟弟仰着头对他喊着什么,苦闷的想着这也算是蜜月旅行吧,可怎么就这么别致。

评论(21)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