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all叶】治愈(33)

回家的第一天叶修被带着去了医院,完成了打开生殖腔通道的小手术,人类终于依靠医学让omega摆脱了依附在alpha之下沦为解决欲望和繁殖工具的命运,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性别平等,给予omega基本的人权。

叶爸爸就动用关系弄来了叶修十个未婚夫的全部资料,家庭背景、人生经历,包括感情经历都有记录,叶妈妈翻完十个准儿婿的信息后满意的不得了,每天都要把结婚的事挂在嘴边,还顺便拿来教训叶秋。

“小秋啊,你看看你哥,都有十个男朋友了,你一个alpha怎么就没有omega要呢?”

叶修在妈妈催婚模式下过了难熬的几天后,终于在苏沐橙成功的伪装下解脱了。

飞机降落在萧山机场时天气并不算好,南方夏季的湿热铺面而来,阴云笼罩下来,像是在酝酿一场暴雨。不过这一切丝毫没有影响叶修刑满释放般的好心情。

苏沐橙在机场等他,笑眯眯的看着穿着相当严肃整齐的叶修,“这么正经,都快认不出来了。”

“嗯…去南山公墓。”叶修伸手拦下一辆出租,帮苏沐橙开门。

“怎么想着现在去看哥哥。”苏沐橙卸下伪装,不解的问叶修。

“拿了冠军,不得跟他炫耀炫耀。”叶修说着拿出内圈刻了自己名字的冠军戒指。

苏沐橙撇了撇嘴,没搭理他低头玩手机,玩了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跟叶修说:“叶修,韩…”来不及说完,出租车已经到了南山公墓。

叶修先一步下车,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倒是多少给闷热的天气添了丝清凉,“买束花去。”

苏沐橙跟着下车,考虑起买花的事情,全忘了要和叶修说什么。

这个时间来扫墓的人很少,花店里格外冷清,苏沐橙挑了一束递给叶修,叶修伸手摸了摸柔软的白色纤维组成的花瓣,“这不是棉花吗?”

“棉花不是花吗?”苏沐橙反问。

叶修捧着一大束棉花花束,和苏沐橙顺着台阶往熟悉的那片墓园走,两人一路无话,走到苏沐秋的那一小方墓园,清理干净枯枝败叶,将手里的花束放在墓碑前,轻拂碑顶圆润的拱形。

“我拿了世界冠军,厉不厉害。”叶修说着将兜里的戒指掏出来,“上面还有我的名字。”叶修转着看了一圈戒指,放在花束旁,“沐秋,收好了啊,仅此一个。”

“哥哥,除了这个,叶修还有十个。”苏沐橙吐了吐舌头俏皮的接话。

“嗯,刻了我名字的就这一个。”叶修补充道。

雨越下越大,两人在雨幕里又站了一会,头发衣服都淋了个透,“走吧。”苏沐橙拽了拽叶修衣角,叶修回转身,看见台阶下不远处,举着一把彩色大伞的男人,一看就是在路边买的,每个伞骨间一种颜色的那种大伞。伞下的人抬头正隔着段距离看叶修,叶修和他对望了一眼,转头问苏沐橙,“沐橙,我会不会太贪心了。”

苏沐橙笑着摇了摇头,“你说呢?”说着推了叶修一把,叶修身型不稳向前扑倒,男人疾走两步将他接进怀里,脱手的大伞欢快的从台阶上滚了下去,五彩斑斓的亮眼极了。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一场雨畅快的降了温见好就收,吝啬的躲进乌云里,慢慢悠悠的往其他需要它们的地方散步。毒辣的烈日乘机驱散了它们较劲似的将炙热的光线洒向雨后的大地,想拉回属于夏季的热情。

叶修扑在那人怀里,挣扎着起来,被紧紧箍住腰,“老韩,你怎么来了。”

韩文清拧着眉毛脸上写满了不爽,“跟我走。”

“上哪去啊?”

“婚姻登记中心。”韩文清说着蹲下身抱住叶修两条腿将他扛了起来。

“什…什么?”叶修趴在韩文清肩膀上不停挣扎,惊慌的拍打他的后背。

“领证!”韩文清朝苏沐橙点了点头,扛着叶修往下走。

“不…不行……老韩,你干什么…”叶修不停的扑腾挣扎。

“那去酒店,有件事,你要跟我解释清楚。”

苏沐橙蹲在苏沐秋的墓碑旁,轻轻笑出了声,“哥哥,叶修走出来啦,不用担心他,他…马上就要嫁人啦…”

韩文清扛着叶修一路不带喘的小跑出公墓,伸手拦了辆车把叶修塞进去,报了个酒店的名字。

不玩荣耀的出租车司机不认识韩文清,看着一脸凶恶的健壮alpha瑟瑟发抖,心想着光天化日的强抢良家民O真的合法吗?平权运动的大风刮过去没几年,怎么又出现这样的事,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一边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一边本着少管闲事的心态火速驶向目的地。

“老韩你干什么。”

韩文清黑着一张脸看叶修,“一个月不到,他们究竟干了什么?”

“啊?”叶修有些不解,想着是不是张新杰和张佳乐在韩文清面前炫耀了什么,又觉得这么大的人了没这么幼稚。

“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

“啊?”叶修还在分析局势,没太在意韩文清说了什么。

“我说结婚。”

“等他们退役了才会结,怎么,着急给礼钱?”

韩文清气的咬牙,“给礼钱?”磨着牙似乎想把这几个字碾碎。忿忿的掏出手机,将十条朋友圈调出来扔给叶修,“那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从上到下翻了一遍十张及其暧昧,摆明了秀恩爱的照片…嗯…除了孙翔那张剪刀手,手快把他脸都挡完了,“没想到他们集体都幼稚。”叶修暗暗在心里吐槽,没有说话。

“我要跟你结婚。”韩文清看着叶修黑着脸一副不容拒绝的架势。

叶修倒也不怕他,“老韩…你这是,求婚?”说着掏出十枚栓在一条绳上的冠军戒指,“他们死缠烂打磨了好久我才同意等他们退役后结婚,你这一上来…也不意思一下?”

韩文清看着叶修手里的一堆戒指,硬梆梆的说了句,“叶修,嫁给我。”

“……”

韩文清见叶修没说话,只当他是默许,对司机说,“去婚姻登记中心。”

叶修大惊,“别,师傅,去酒店,别听他的…不,去兴…唔。”刚想说去兴欣,被韩文清捂住嘴巴,“去酒店。”

司机一阵头疼,一脚油门踩到底,害怕他们再变卦,用最快的速度在指定的酒店门口停了车,放下两人一溜烟儿跑了。

韩文清再次将叶修扛起来,酒店距离兴欣不远,叶修怕被人认出来,也不敢太大动作挣扎,被韩文清顺利的抗回了房间,反锁了门放在沙发上,抱着臂问他,“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你会这么大改变。”

叶修想起在苏黎世,夜夜笙歌的那二十几天,不禁老脸一红,摸着鼻子吞吞吐吐的说,“不为什么…一把年纪了,准备结婚很正常嘛。”

韩文清看着叶修一副扭扭捏捏不自然的样子,嫉妒的直冒泡泡,“你们做过了?”

叶修脸更红了,偏头不去看韩文清“何止是做过了…团战都玩过了…”心里想着嘴上只简单的答了个“嗯。”韩文清不止一次的跟叶修表过白,叶修早就知道他的心思,从来都是坚决的拒绝他,伤了他多少次,现在突然出这么大变故,叶修也想得到韩文清会有多受伤多生气,做好了心理准备给这只野兽顺毛。

“怎么开始的。”韩文清听到叶修承认,脸色更加阴沉,嫉妒和愤怒都写在脸上,情绪激动,信息素瞬间飙了上去,琥珀之中夹杂着些白松香,甘苦中碰撞出烟熏火燎的霸道剥夺着叶修的呼吸,一大口信息素吸进肺腹,承受不住似的急急喘息,属于alpha的巨大压迫感扑面而来,无形的禁锢将叶修锁死在原地。

头一次直面来自alpha的强大侵略性,叶修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并不是害怕他,韩文清就是看起来可怕了点,又不会吃了他。只是出于第二性O的本能,和因为性别差异而导致的悬殊的力量对比下的不自主的屈从,“老韩…结婚…结婚算你一个…你…别激动。”叶修牙齿都在打颤。

虽然能和叶修结婚很开心,但韩文清还是很在意在苏黎世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谁拆了叶修的围城,短短二十几天轻易的做了自己几年都没有做到的事。一步步靠近,稍稍收敛信息素,又怀着私心不愿意收干净,“都碰过叶修了…都碰过了…追了他几年,连根头发丝都没敢动过,这帮小子…”韩文清心里极度不平衡,不住的想着心事,直泛酸水。

成熟的omega只有在发情和被alpha插入时才会打开生殖腔的通道,而才被强行完全打开通道的叶修虽然定时服用了医院的中和剂,但还是在韩文清大量的信息素里被勾起了反应,虽然能永久的摆脱完全标记,但无法摆脱对alpha产生的本能依恋。

铃兰的甜味掺杂着薄荷叶的清爽融进韩文清的信息素里,中和了剑拔弩张的霸道,随着韩文清一步步向前带起的气流更加密切的融合着,调出暧昧的味道。叶修紧紧夹着双腿摩挲,紧张的看着韩文清一步步走近,蹲在他身前又问了他一遍。

“说,怎么开始的。”

评论(1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