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all叶】治愈(32)

“前辈,走得了吗。”喻文州叫醒剧烈运动后补眠充电的叶修,张佳乐跪在床上将他扶起来靠在怀里,慢慢悠悠的给他穿衣服。叶修眼皮都懒得抬,头一歪将额头贴在张佳乐的脖颈上,含含混混的说:“懒得动。”

“你要是实在走不动,我…我可以背你一小会儿。”孙翔脸偏在一边别扭的说。

叶修看也没看孙翔,睁开眼扫了一圈,目光停在周泽楷身上,“小周。”

周泽楷正苦恼的把队服外套系在腰上,遮挡裤子上的水渍,听到叶修叫他,脸上的表情立马多云转晴,幸福的直冒傻气。迈着长腿跨到床边,蹲下身两手搭在床沿上,一脸期待的看叶修,像只摇着尾巴的大型犬。

就算叶修不是什么外貌协会,也被他这幅乖巧的样子萌了一把,没忍住,顺毛似的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哎…小周看起来最老实,背我吧。”

周泽楷在一众嫉妒的要杀死人的目光中背起叶修,背回他们的大本营。

世邀赛过后离回国的两天时间里,苏沐橙和楚云秀两个妹子相约逛街购物,李轩不愿意留在酒店看剩下的人围着叶修冒粉红色泡泡,干脆去近郊的玉特利山轻装徒步去了。

叶修两天里不间断有人照顾,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无聊拎几个酣畅淋漓的打两把竞技场,或是全拎出来打团队赛,宅在酒店里完完全全的浪费掉了两天明媚的好时光。众A上次放肆的狠了,虽然围在叶修身边豆腐没少吃,但都乖乖的没做太越轨的事,一个个沉浸在喜悦里,初来苏黎世时叶修还是块硬邦邦的石头,现在偶尔求个抱抱,牵牵小手都幸福的感觉不真实,不止一个人不止一次的和叶修确认,“我们现在是在谈恋爱吧。”,“我们退役后会结婚的吧。”,“叶修/前辈/老叶你不会骗我吧。”

在团宠里感觉十分不错的混了两天日子,临回国叶修竟失落了起来,9月份荣耀第十一赛季就开始了,大家差不多也该回各自战队做准备,自己退役回家,总得要一段时间见不上面……又想到现在身上带着十个A的信息素味道,会不会把老爷子吓出心脏病,叶修一阵头疼,涌起一股寒意,“爸会不会觉得我被他们…轮了…”,“爸会不会打断他们,或者我的腿。”揉着额角看着飞机上闹成一片抢夺自己身边座位的众A,强拉上苏沐橙坐在自己身边。

“同时拥有十个未婚夫的感觉怎么样?”苏沐橙捂着嘴偷笑,尽量严肃的问叶修。

“……很吵,像突然养了十个熊孩子。”叶修闭着眼睛,一脸无奈,嘴角勾起的浅笑将他出卖的干净。

“你觉得谁会最先退役和你结婚?”苏沐橙伸出手指按住叶修嘴角,迫使它上扬起来。

叶修睁开眼睛,望向舷窗外干净的蓝天,云层讲画面分成蓝白两个色块,界限分明,阳光照进窗里,刺的他眯起眼睛,“指不定等他们熬到退役,早就忘了这回事。”

“会吗?那你…”苏沐橙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压低声音,脸色沉下去,“叶修,你只是想先缓一缓吗?从头到尾都没有要结婚的意思。”

叶修回头看苏沐橙绷着一张脸,揉了揉她的头顶,“怎么会,占过我便宜的,一个都别想跑……沐橙,得麻烦你陪我做件事。”

“去医院?可是你的第二性不是还没录入系统。”

“没录入只是骗他们的,一开始我确实不想结婚…回家那几天就我妈已经第一时间录入,害怕我吃了这么多年抑制剂身体出什么问题,从里到外做了个全面检查。”

“那怎么后来又同意了?”

“不要他们几个,以后他们嫁不出去怎么办,我这可是在做慈善…”叶修没脸没皮的开着玩笑。

苏沐橙看着叶修无意识的流露出满是柔情的脸,开心的笑起来,“去医院怎么没顺便把生殖腔的通道完全打开。”

叶修想起这事到现在都抽嘴角,从退役回家到被叫去世邀赛也就那么几天的事,他都没来得及搞清楚什么第二性平权运动什么手术,就被催命似的赶出了家门,自家老爸看着亲生儿子准备叮嘱两句,又觉得他作为一个omega在外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竟然没被什么野男人标记,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把年纪估计是嫁不掉了,在家啃老吧,没办法,挥了挥手也没多矫情,走的时候说的唯一一句话竟然是“队员里alpha比较多,你注意点……这可是国际比赛,别影响人家发挥。”

苏沐橙一脸黑线,“你真的是亲生的吗?”

叶修摸着自己的脸,“要不是跟叶秋长大一摸一样,我也真的怀疑…”

“让我帮忙,想做什么?”

“想回一趟h市啊,帮我订张机票,往我家打个电话,就说…就说国家队需要我,暂时让我去为下一批预备队员做指导。”

“能行吗?”

“装的像一点,没问题…我累了快让我睡会儿。”叶修说着调平座椅靠背,拉下遮光板。

苏沐橙也就去了趟洗手间的功夫,睡着的叶修几乎变成了专机上的必拍“景点”,众A纷纷轮流趴在他身边留影。

“老叶嘴巴微张着呀,嘴唇好薄,好想亲一口,他是不是在笑啊…好像在笑啊,一定是梦见本剑圣了…”黄少天侧过脸,嘟着嘴做了个亲亲的姿势,捏着手机的胳膊伸的老长,从前置摄像头里调整好位置,闭上眼睛假装亲吻叶修,咔嚓拍了张照片。

“少天,别把前辈吵醒了。”喻文州一边拉黄少天一边往叶修身边挤,坐在叶修旁边,帮他拉好毛毯,一直盖到脖子,侧头靠近叶修的脑袋,举起手机也来了张自拍。照片里叶修像是裹在薄毯里,躺在喻文州身侧。王杰希更是过分,借位从侧面拍了一张,看上去像极了闭着眼睛接吻…

众A一个挨一个的拍照留念,都小心翼翼的没有吵醒叶修,想着法儿的摆出最浪漫最暧昧的姿势,除了孙翔,蹲下身在靠在叶修旁边想了半天摆了个剪刀手,标准游客照。大家拍完照安分的回到自己的座位,直到叶修一觉睡醒,苏沐橙还是坐在他旁边,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飞机平稳的降落在首都机场,十个和机上“景点”拍了照的男人无一例外在手机接收到信号的第一时间,将照片分享到朋友圈,配上的文字表达的意思大致都是—“叶修,我老婆。”

荣耀职业圈炸开了,纷纷送上祝福,冯主席摸了把头上的冷汗,感慨叶修退役了也不消停,还要搞一番大事,却也只能挨个点赞。只有一个人,上下滑动仔细的来回看了一遍十条刷屏似的内容高度一致的朋友圈,怒气越来越盛,几乎想将这块无辜的通讯电子设备在手里捏的粉碎,磨着牙在家里翻找起证件。

这天,叶爸爸和叶妈妈提前半个小时到了机场,站在国际到达口看到叶修时,叶修被十个带着口罩墨镜压低帽沿的人围起来往外走,根本没有注意到也没想到自己的爸妈会亲自来接他。于是二老看着这群不知天高地厚,装扮怪异的小混蛋对他们的儿子又搂又抱,有的还乘机亲两口,叶修左躲右闪推了这个那个又凑上来,架不住他们人海战术,防不慎防,最后干脆由他们去了。

叶爸爸愤怒的走上前去拉开搂住叶修正嘟着嘴往他脸上凑的方锐,又几掌推开看似更有攻击性的小年轻,回身将叶修从群A中拉出来护在身后。

孙翔被推的踉跄了两步,刚要发作,就看见叶修站在年过半百的威严男人身后,声音颤抖的喊了声“爸!”

苏沐橙、楚云秀、李轩迅速撤离战场,十人一脸懵逼的看看叶爸爸再看看叶修,还是一向淡定的张新杰第一个反应过来,推了推眼镜走上前鞠了个躬,“伯父您好,我是张新杰,叶修的…”

张新杰话还没说完,几乎是全到达层的警卫人员全数紧张的围过来,抡着警棍气势汹汹的将十人团团围起来,这时也不知是谁家粉丝来接机,认出了伪装的某人,高喊着他的名字,这尖锐又激动的一嗓子喊出来,接机的粉丝们全涌了上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把警卫人员围了个结实,场面一度混乱。

叶修少有的焦急起来,拉住父亲的袖子,“爸他们是您的儿媳妇儿,不是,女婿,不是……他们,他们是我男朋友…”然后从兜里掏出十枚冠军戒指,“刚求的婚……”

叶爸爸震惊的看着叶修和他手里的一把戒指,眉间拧成个“川”字,这才留意到叶修身上散发出的微弱信息素味道,确实不止是一个A的,“几个?”

叶修牙齿都在打颤,低着头做错事似的,“十…十个,他们都是。”

叶爸爸随手把领头的安保人员召过来交代了两句,瞥了眼人群中心的十个人,走到叶修跟前,“回家!”拽着叶修去找叶妈妈。

叶妈妈吓的眼泪都要流出来,紧张的围着叶修看了又看,“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这群混蛋。”

“那都是他的A。”叶爸爸面无表情的望向忙着疏散人群的警卫人员,将一个个不住回头看叶修的alpha撤离机场。

“啊?”叶妈妈忙顺着叶爸爸的目光看了一眼。“……这…这么多,我以为小修没人要呢,一点也没有omega的样子。”

“……妈。”叶修觉得母亲此时的目光突然变得无比柔和。

“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连求婚的戒指都一个样。”叶爸爸有些嫌弃的说着往机场外走,叶妈妈和叶修跟在后面。

“爸,那是世邀赛的冠军戒指。”叶修有些头大。

“国家队的孩子们啊,我在电视上见过,不过岁数好像都比我们家小修小,有几个小不少岁呢,不稳重吧。那个叫什么糖膏…周翔…孙什么的,那几个年纪好像特别小…”叶妈妈像是打开了话匣子,

“妈,等他们退役我才会跟他们结婚。”叶修抽着嘴角笑的极为僵硬。

“那怎么行,等到人家退役再结婚,你这个年纪还要不要孩子了…”

“妈我…有几个就快退役了…”叶修嘴角抽的更厉害了,他有预感,再聊下去母亲要开启查户口逼婚催孩子模式了,赶紧转移话题,“妈您看了比赛直播?”

“你爸非要看,看也看不懂,只知道是赢了,下午看完,晚上就坐不住了,回军队大院串门儿,见人就说他儿子拿了世界冠军。”

叶修望向前排副驾驶的叶爸爸,太久没有过骨肉至亲那种家人的概念,从小和叶秋最怕的就是父亲,犯了错管教他们向来不手软一下,从来都是不怒自威高高在上的肃杀神情,没想到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咳…说叶修的婚事,找个时间带回来,我挨个儿看看。”叶爸爸不满的将话题拉回来。

叶修赶紧再次岔开话题,“叶秋呢?”

“相亲。”

叶修瞬间有些同情弟弟。

评论(10)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