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33)

“我所有资产,都拿去换了兴欣的股权。”韩文清一边四下张望着寻找ATM机,轻描淡写的像是在说什么十分不值得一提的事。

叶修翻着钱包震惊的抬头看他,“35%?你全拿下了?”

“嗯…等回去了走完流程,再转赠给你,兴欣和《荣耀》还是你的,落不进别人手里………那边有提款机,用你的卡试试,取点冰岛克朗。”韩文清说着,拉着叶修的手往提款机的方向走。

叶修站在原地看韩文清,他没有想到韩文清会做到这个地步,公开恋情、收购股权,他独自承受一切,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保护的周全。用力将他拽住,韩文清回头疑惑的看他,叶修一头栽进他怀里,撒娇似的蹭他侧脸。汹涌澎湃的幸福感将他淹没,叶修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情,说出口的话却全没了内心的感动意味:“老韩……没想到……哎,没想到你这么有钱。”

韩文清本来抬起准备抱住叶修的手又垂下去,没好气的说:“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哎…你的所有资产…房子?卖了?”叶修像突然想起来什么,“那回去了住哪?”

“嗯,所有房产都脱手了,包括我们住的那套,遇到个阔绰的买家,………股权是你了,拿去换股权的钱也是你的,你就不能再买一套?”韩文清拉着叶修的手快步往提款机走。

“老韩,你这是打定主意吃软饭?”叶修跟在韩文清身后。

“……”韩文清停下脚步,叶修来不及刹车,一下撞在他背上,韩文清回转身,抱着臂皱眉看叶修,“几天不见,又欠收拾了?”说着走近了两步,箍住裹的像熊一样的叶修的腰,收紧手臂。

叶修看着韩文清额头上因为皱眉扭曲起来的“王”字,强忍着笑,暧昧的看他,“嗯。”

韩文清对与叶修的这个意味不明的“嗯”颇为意外,凑到叶修耳边压低了声音,“等找到了住处,好好收拾你。”

“好好”两个字咬的极重,叶修单是听着他的极具威胁意味的声音,身体就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感觉像是被他狠狠的扒光了并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推开韩文清清了清嗓子,“咱们是不是得先去递交原材料啊,再等一会,我爸的人追来了。”

韩文清眉毛皱的死紧,拿出手机翻看航班信息,“最快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到雷克雅未克,只要递交了材料,躲过这五天,拿到结婚证件向外界公开…”

“然后,即使我在国内的婚姻状况仍是未婚,但只要我俩的婚姻关系暴露在公众视野里,我爸也别想再让我和其他人结婚,对吗?老韩……没看出来,你心也挺脏啊,是不是跟张新杰在一起呆久了,属性发生了变化。”

“怎么不说是跟你…”

“我?”叶修勾住韩文清肩膀继续往前走,“我那叫策略,怎么能是心脏呢,对吧老韩。”

“……要点脸。”

叶修愣了愣,“不对啊…老韩,你怎么知道我被我爸抓了回去。”

“是叶秋,你弟弟。”

“叶秋?既然都做了反贼了,昨天还追到机场干什么。”叶修有些疑惑。

“我认为他的立场比较中立,他说有如果有办法,就把你从家里带走,如果没有,让你长痛不如短痛…”

“长痛不如短痛…这小子…十几年白疼他了…不管了,真追来躲开就行了。”

叶修顺利的从atm机里取出些冰岛克朗,将一小叠5000面值的纸钞,炫富似的在韩文清眼前晃了晃,“走,老韩,包养你。”

“……”

取完钱叶修揣着十万底气十足的往车行柜台走,扫价目表上的数字,悻悻的埋下头翻出钱包递过去一张信用卡,回头用口型对韩文清说“怎么这么贵…”

韩文清面无表情,调出汇率比例扔给叶修,“十万克朗,好意思说包养我?”

叶修扫了一眼手机,一抬眉毛,“好…好,养不起,你可以找个好心人稍你进城。”

韩文清拉起叶修的手去提车,用下巴指了指驾驶位,“好心人,我觉得你需要司机。”

叶修只是笑,“去,放行李,车技行不行啊?”

“你指哪方面?”

“……老韩,能不能不这么污…”

“是你想多了。”韩文清说着打副驾的开门,用手挡住门框顶端,极为绅士的示意叶修上车,刻意显示自己良好的教养。

叶修翻了翻眼睛,“……装的挺像啊。”

两人问清楚路线,驱车直接奔向国家登记处,路上难得遇上一辆车,韩文清开车开的野起来,车窗外层层叠叠的阴云笼罩在下来,离远处的冰原似乎很近很近,阳光从云层缝隙里透出来,根根金色的光柱落在地上,给压抑的风景添了抹亮色,一切都活了起来。叶修看着远处的风景出神,长途飞行后的困倦浮上来,“老韩…”

“嗯…”

“你说怎么这么奇怪,明明也就过了六七天,我怎么就…挺想你呢。”叶修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转眼已经变成了花花绿绿的可爱小房子。

韩文清腾出手摸了把叶修的后脑勺,指着路口爱心形的红色信号灯,“看。”

“哟!没想到冰岛人民还挺浪漫。”叶修说着,被韩文清推着后脑凑到跟前,吻了上去,舌尖温柔的描绘他的唇线,叶修伸出舌头和他相互舔舐,回应他柔情的吻。

“我也想你。”韩文清开着车半晌没由来的蹦出一句。

“啊?老韩,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叶修也不知是不是真没听清,不住追问。

“……”

公证处,认识个把中文汉字的工作人员看着韩文清脑门上的“王”,又看看站在韩文清身后挤眉弄眼做噤声手势的叶修,绷着唇强忍着笑接过韩文清手里的材料,用英文对他说:“好的王先生,我核对一遍你们的信息…”工作人员说着朝叶修挤了下眼睛。

两人签完字离开,韩文清阴沉着脸皱眉看叶修,“他为什么对你挤眼睛。”

“因为…因为东方面孔比较少见?”

韩文清摸着下巴,“那他为什么叫我Mr.王?”

“Mr.王,Mr.韩…外国友人,会两句中文不错了,发音不标准很正常…”

韩文清怀疑的看了眼叶修没再说什么,直到他在酒店前台,经历了极为相似的一幕。

“她为什么也对你挤眼睛。”

“可能…是因为我好看吧…”

韩文清怀疑的皱眉仔细看了叶修一会儿,灰头土脸的,头发蓬乱,黑眼圈浓重,长途飞行过后一脸油光,“确实……很可爱,怎么看怎么可爱,想…现在不能想…”韩文清理叶修翘起来的头发脸上写满了不悦,“少跟别人眉来眼去的。”

房间的大落地窗外可以看见海,室内暖气很足,叶修将厚重的羽绒服随手扔到客厅的沙发上,跑去摆弄落地窗前架设的望远镜。

“叶!修!”浴室里传来韩文清裹着几分怒气的声音。叶修隔着透明的玻璃墙看见韩文清指着脑门上大大的“王”字问他,“这是什么!”

叶修笑起来,越笑越大声,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的几乎要岔气,“哈哈哈…Mr.…哈…Mr.王……”好容易缓过来,抬头对上站着面前的韩文清,黑着脸居高临下的看他,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嘴巴嘟起来。

“老韩…唔啜了(我错了)…”叶修含含混混的说着。

韩文清将叶修拉起来,按在落地玻璃窗上,开始扒他衣服。

“老韩…老韩…我错了,下面有人,天还没黑透啊,会看见…”叶修大惊。

韩文清停下动作,叶修刚松口气,“这儿没人认识你。”说着将叶修的两只胳膊反擒在身后,继续扒他衣服,单手挑开腰带搭扣,熟练的将扣子解开拉下拉链,叶修叉开腿想阻止裤子下滑的趋势,韩文清不由分说的一脚将挂在腿弯的裤子踩下来,手从他内裤边缘伸进去。

“不!”叶修吓得双腿打颤,“老韩我帮你洗掉…”

感觉到抵在自己身后那个熟悉柱状物体的热度,叶修更加慌乱起来,“老韩…去床上…”

韩文清没理他,开始解他上衣扣子,一颗一颗解的缓慢,好像故意想让他煎熬。

“老韩…要不浴室,大浴缸…大浴缸,不用多可惜…”

韩文清还是没理他,自顾自的解扣子。

楼下有几个行人路过,暴露在人前的紧张感和兴奋让叶修羞的满脸通红。

“老韩…老韩…”叶修扭动挣扎,又怎么可能拧得过韩文清,“老韩我爱你…”

韩文清顿了顿,凑到叶修耳边吹了口气“我也是。”顺着耳廓舔了一口,湿热的触感从耳垂爬到上耳轮,激的叶修轻叫了一声,脸越发红起来。衬衣被完全敞开,韩文清手往下滑轻轻勾了下他内裤,被撩拨的隆起的顶端几乎从内裤边缘冒出头。楼下不时走过的行人,似乎有那么一两个抬头朝他们的方向看,叶修浑身肌肉都紧绷起来,硬着头皮喊他,“老韩……老公……”声音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掺杂着些羞愤。

“再叫一声。”韩文清没有停下动作,勾住内裤边缘往下扯。

“老公老公老公…”叶修急的赶紧又叫了几声。

韩文清满意的将叶修抱起来,“以后都这样叫。”快步往浴室走。

“老韩我很困……”飞了十个小时,叶修本就没怎么睡,刚刚又折腾了一会,已经全没了力气,枕在韩文清肩膀上有气无力的说,实在懒得再跟他闹。

“大浴缸,不用多可惜,给你洗个澡。”韩文清将叶修放在洗脸台上,回身给大浴缸灌水。

叶修信他只是洗个澡就出了鬼了,“……吃我的住我的还要睡我,凭什么。”

韩文清扶着叶修的腰,站在他面前抬头吻他下巴,拉住叶修的手往下探去,“凭什么,器大活好够不够。”

叶修笑着收回手,搓了下韩文清脑门上的“王”,“帮你洗干净。”随手拿了块毛巾,浸湿,擦他额头上的笔迹。韩文清自顾自的脱衣服,上衣,裤子随着身上的布料一件件减少,叶修眼神不住往韩文清完美的腹肌线条和往下的人鱼线上撇,最后在他隆起的部位被烫到似的收回眼神。喉咙上下滚动,身体诚实的燥热起来,移开毛巾,额头上还残留着浅浅的痕迹,“洗不掉了,怎么办。”

韩文清皱起眉毛思索了一会,“那给你也画一个。”说着做势要出去找笔,叶修忙伸腿盘住他的腰,“老韩,你三岁吗,怎么这么幼稚。”

韩文清指着脑门上浅浅的痕迹,“谁幼稚!”

“……”叶修在韩文清的小腹来回抚摸,慢慢的往下移走,进入茂密的草丛,“我们就不能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

韩文清扶在叶修腰上的手下移,脱掉叶修身上最后一块布料,“那在这写!”

评论(23)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