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32)

我马上要登机了…写的仓促…哎呀先将就看吧(;´༎ຶД༎ຶ`)

叶修努力回忆着小时候父亲教过他的卸力方式,毫不犹豫的从阳台上一跃而下,落在楼下新翻过的柔软草地上向前翻滚受身,站起身来不急拍掉粘在衣服上的泥土,疯狂的往外跑。

“咱…咱儿子,怎么出去的。”叶妈妈惊讶的看着窗外叶修奔跑的身影。

叶爸爸顺着叶妈妈的目光往外望,叹了口气,“哎…让叶秋去…”

戒烟大作战时每天早上的被迫晨练,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叶修一路狂奔出别墅区,一边跑一边伸手拦车,出租车还没停平稳,叶修迫不及待的拉开门钻了进去。

“机场T3,师傅,麻烦您快点。”

叶修头发蓬乱,胡子也不知道几天没刮过,衣服上沾满了新鲜的泥巴,邋里邋遢也没件行李,从富人区出来看着却像逃难,司机不免好奇,打趣道:“您这是…刚拯救完全世界?”

叶修往后望了一眼,“…这不正打算去救嘛…”

直到计价器上红色的数字跳动了一下,叶修才意识到自己没钱没手机什么都没有,全身上下只有兜里揣着的一包烟还算值点钱。不过他现在更担心的是,父亲会不会叫了什么人抓他回去,不住往后视镜看,不看还好,一看总觉得每辆车都行踪诡异,穷追不舍,像是来抓他的。

“那个,师傅,我赶飞机,14:50的,有人要阻止我拯救世界,麻烦您快点。”

司机瞥了眼导航固定架上的手机,已经过了13:30,“哟,那还真不早了,那您可得坐好了。”说着一脚油门提了速,在车流中穿梭,叶修只觉得后背一股强大的推力,出租车像是弹了出去,左冲右突,夹塞儿超车,全程都没减过速,赶到机场时还是到了14点。叶修摸出口袋里的一包烟,“抱歉我没有带钱。”说着往座位上一扔,推开车门没命的往出发大厅跑,留下出租车司机一脸错愕,然后愤怒无比。

叶修一脚跨进自动门就看见不远处的叶秋,身后似乎还跟着几个,此时的叶修比任何时候都要讨厌和害怕看到同自己那张一毛一样的脸。焦急的往轮播航班信息的电子大屏上看了一眼,14:05离值机柜台关闭只有5分钟,心一横朝最近的一辆安保巡逻车奔了过去。

“14:50飞冰岛,麻烦带我过去值机,我是叶修。”叶修的声音因为激动和紧张有些尖锐扭曲。

车上的小伙子警惕的看着这个左顾右盼紧张兮兮,看起来像个神经病的人,犹豫了一会还是善良的选择了相信,兴奋的两眼放光,毕竟送去了值机柜台,就能知道是不是本人,万一是呢,那不是赚大发了,叶神本尊,讨个合照够吹一辈子了。

“叶神快上来……难怪韩文清总说别忘了时间,您真的会迟到。”

叶修尴尬的嗯了一声,矮身躲避擦肩而过的叶秋的视线,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望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舒了口气。出发大厅人流量很大,巡逻车跑不了多快,叶修坐在车里腹热心煎。

“叶神您怎么这幅样子就出门了呀。”

“叶神您为什么离开兴欣啊…”

“叶神我呆会能跟您合个影么…”

“叶神…”

小伙子激动的问了好几个问题,而得到的答案无一都是“几点了…快到了吗?”

“后面那一排就是。”

“老韩!”叶修喊起来,好像害怕他不在那里似的。现在,他还不知道绕过这最后一排值机柜台,他是不是还在等他。

韩文清站在值机柜台前面,垂着头看手机上的时间,分针从7跳到8,正一丝不苟的向9迈近。柜台后的工作人员看他的眼神早已从好奇变成了彻底的同情,不时的过来问他一句,要不要办理登机牌,韩文清只是摇头,继续面无表情的看着流逝的时间,好像在强撑着等待它走完停止办理的最后一分钟。

分针从8变成9的那一刻,他仿佛听到了叶修的声音,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抬头扫视了一圈,值机柜台前已经没有任何乘客,空空当当的除了他自己。韩文清低头看着手里的两本护照,眉头几乎块拧到一起,眼神里的麻木渐渐变成了无奈和绝望。

巡逻车终于通过了阻碍他们视线的最后一排柜台,叶修看到了韩文清,他看到他神情麻木的垂头呆在那里,像是被谁牵走了魂魄。“韩文清!”叶修跳下车,又大声的叫了一声。

韩文清猛然转头,望向声音的源头,眼神里的苦涩一瞬间被驱散,突然有了光彩,在最后一分钟里终于等到了他,叶修向他的方向跑过来,他疾走几步,他很想张开双臂去迎接他,但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跨向值机柜台,指了指叶修的方向,柜姐张望了一眼,也没在意是不是乘客本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她能做到的最快的速度,麻利的将两张登机牌递给他。

“哥!等一下。”叶修没跑两步,便听见身后不远处叶秋的声音,随后他看见那一路飙车将他送到机场,此刻带着怒气的出租车司机,疑惑的看了叶秋一眼,然后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双胞胎就是好。”叶修在内心感慨着,欢天喜地的奔向韩文清。

叶修几乎没有减速,一把拉住韩文清的手,回头又望了眼被出租车司机缠住的叶秋,“快跑!”

两人牵着手逃命似的往登机口跑,机场工作人员给时间不多的两人开了绿色通道,一路跑到登机口才停下来大口喘息。韩文清将叶修拽进怀里,叶修气都还没喘匀,搂着韩文清的脖子侧头吻上他嘴唇。两人闭着眼睛忘情的接吻,所有的话和想念都变成了唇齿间的纠缠。

“嗯…那个…登机吗?”直到一旁的空姐尴尬的调高了声音问了第二遍,两人才回过神来,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将登机牌递给空姐。

空姐抿着嘴偷笑,“新婚快乐!”说着,将副联递还给他们。

飞机还没起飞,两人的心情却已经飞上了万里高空,十指相扣一秒也不想分开。空姐过来送毛毯时两人又没羞没臊的吻到了一块儿,只是拿机上安全提示卡虚挡了一下,挡没挡也没多大区别,头等舱又不大,谁都知道这两人在干啥,两人情难自禁的吻了一会,总算舍得分开,韩文清眼里满是柔情,顺了顺叶修蓬乱的头发,从脸颊抚摸到下巴。

“几天没刮了。”

叶修舔了下发红的嘴唇,“忙啊…”

“好可爱,想……”韩文清想着心思,随口问他:“忙什么?”

“忙着想你啊。”叶修看着韩文清的眼睛,才发现他眼里爬满了血丝,看起来憔悴不堪。拉起韩文清的手心疼的吻了一下。

韩文清心脏漏跳了半拍,一阵阵暖意从内心一层层荡开,欢快的跳跃着传遍四肢百骸,在疲惫痛苦的精神里下了一场润物无声的春雨,所有枯萎的神经都得到了拯救,看叶修的眼神变得更加柔软。

“老韩,你知道我怎么出来的吗,我家二楼阳台,4米多高啊,我为了见你,眼都没眨一下,直接往下跳…。”叶修拉着韩文清的手,小声的说。

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困倦一下全迫不及待的爬上来,熬了几天的韩文清,听着叶修的话难以自持的闭上了眼,只是拉着叶修的手撺的紧紧的,好像害怕一觉醒来,一切都是一个美梦。

叶修帮韩文清放平座椅,盖好毛毯,撑在扶手上看他,一只手握在一起行动总不方便,想抽回手,韩文清的眉毛皱起来,手撺的更紧,叶修无奈的看了看这个甜蜜的枷锁,又看了看韩文清紧皱的眉毛,也只好由他去了。

十个小时的长途飞行,韩文清基本没醒过,叶修填完入境卡,看着睡的死沉的韩文清,突发奇想在他额头上画了个大大的王。

于是,冰岛给韩文清的第一感觉是十分怪异的,所有人,包括空姐对他都是笑脸相迎,是那种强忍着的笑。韩文清摸着自己的脸疑惑的看叶修,叶修真诚又乖巧的回望他。

韩文清也没多想顶着额头上的王,拉着叶修大方的接受一路上所有人的注目礼,大踏步的出了机场,在money exchange前经历了不同于冰岛冬季本身的,另一种意义上的严寒。

叶修和韩文清两人站在换钱所前面大眼瞪小眼。

“看我干嘛,我没钱,我去机场的出租车钱都没付。”叶修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拉链拉到下巴,带着帽子只露出一对眼睛,双手伸进口袋里将口袋内衬都掏了出来。

“……我也没钱…”韩文清愣了半晌,卸下背包开始在里面翻找。

“老韩你…你不是挺有钱吗…你钱呢?”叶修说着蹲下身和韩文清一起翻找。

“……我的钱…”韩文清话还没说完,被叶修打断。

“哎要不把戒指买了吧,五六万块钱呢。”叶修掏出戒指盒,在手里晃了晃。

“不行!”一把夺过戒指盒塞进包里,将叶修的旧钱包扔给他。“钱包,银行卡、信用卡,都试试。”

“……啧啧啧,老韩,吃软饭吃这么顺手……不知道我爸都给我冻了没……不是,你钱呢?”

评论(20)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