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31)

关键的dps竟然进行了战略性绕背,而意料之外的敌方辅助却反水搓了个地图炮,红血的MT终于脱离了boss掌控…我…我在说什么……

韩文清的那条微博乘着最近叶修名字的热度,一路飙升到了热搜榜榜首,掀起了又一场巨大的风暴。内容是一张照片,一段文字,照片上是他俩的一对婚戒,放在冰岛注册结婚的纸质文件上,重要信息已被遮盖,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两人的名字,文字有些奇怪,是“可惜要推迟,赶在牧师前一天出发,时间你记得的。”

韩文清在全国人民面前出了个大型柜,连带着近日风暴中心的叶修一起,微博上再次因为叶修炸开了锅。吃瓜群众纷纷表示,荣耀游戏制作人,变身霸道总裁小娇妻?还我叶神还我荣耀还我君莫笑!这种热闹又怎么少得了键盘侠和无脑喷,甚至有些阴谋论者指出霸图正在下一盘大棋,游戏圈格局将被就此改写,还有些另类的声音指出—“结婚自带牧师?张新杰吗?”多数的声音还是对韩文清的勇敢表示鼓励,以及对两人的祝福,这多少让韩文清好受一点。只不过他相信,第二天的专访会或多或少为此多出些问题,或许尖锐或许温和,不过都不重要,这正是他想要的。

嘉世上上下下一副我就知道的愤懑表情,方锐魏琛等人又是感慨连连,种了好多年的小树苗,眼看着枝繁叶茂,霸图说挖走…这次是真的挖走了。

陈果第一时间和韩文清取得了联系,韩文清毫无保留的把所有的事实真相告诉了她,陈果总算明白了韩文清这条微博的意图,红着眼眶抽着鼻子嫁闺女一样用兴欣的官方账号转发韩文清的微博,附上一句“祝你们幸福,一定一定一定不要错过航班。”

霸图腐女组们一夜间嗨上了天,第二天上班带了无数彩虹条纹的小彩旗,插在工位的隔板上面,走廊的盆栽,贴在墙上,玻璃窗上,以表示他们坚定的支持立场。意淫里的cp成了真,还真是有那么些梦想成真的意味。韩文清走进霸图的写字楼时,有不少平常连招呼都不敢打的妹子,一脸姨妈笑既兴奋又热情的对他说祝你幸福。这让韩文清有些意外,善意的祝福多少给了他一些力量,并没有想象中像全世界宣战的悲壮感,孤独的面对这一切时身后还站着很多怀揣善意和温暖的人。

不出所料,在针对《荣耀》和霸图市场最新动向的电视访问结束后,媒体果然应广大吃瓜群众要求问了韩文清几个关于他和叶修的问题,叶修离开兴欣是否与结婚有关,兴欣和霸图对合作是否基于两人对恋爱关系,韩文清避重就轻的回应,毕竟不是关于他的个人专访,作为霸图长期合作的媒体,知道韩文清态度会是如此也并不深究,剩下的就交给八卦媒体吧,他们还是着重于做好本职工作。记者在祝福过后不能免俗的问了韩文清最后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有没有想在镜头前面对叶修说的话。

韩文清转向正在录制的机位,眼里流露出温柔,却还是命令式的语气,“要比牧师早一天出发,原来的时间,别忘了。”然后顿了顿,声音变得柔软微微哽咽,“你不是想让大家都知道,我是谁家养的大狼狗吗?”

记者只以为韩文清是提醒自己没什么时间观念的恋人出发的时间,并没有多问,只是那最后一句满满的散发着爱情酸臭味的话,从韩文清这样的男人嘴里说出来,还是…蛮有味道的。于是这句话再一次让不光是霸图腐女乃至全国腐女狠狠的燃了一把。连同那句严肃的告诫自家恋人准时的话一起,被无数次转播。

短短数天时间,韩文清没日没夜的处理完所有的事情,终于到了决定性的那一天,12月31日。韩文清带上了那只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背起背包独自打车去了机场,他去的很早,坐在值机柜台前的长凳上,仰头看机场巨大的顶棚。

这一天天气很好,阳光透过天花板上的玻璃洒下来,将这个喧嚣的世界照的通透起来,一切好像有了色彩一般。韩文清不敢往那一排人潮如织,繁忙的自动门入口处看,他害怕他看不到叶修,他害怕他会在飞机起飞后,独自从那里的其中一个出口离开,现在他能做的只有等待,他知道他抗争的方式很无能,很可笑,可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绕过叶爸爸这座大山,他知道很自私,但他没办法不自私。只希望叶爸爸听不懂他拙劣的时间暗示,书面注册材料要在正式结婚前至少5天提交,叶爸爸带走叶修那天正好是原定的出发时间,稍一推算很容易知道他们打算在1月1日结婚,所谓的提前一天,不难想到12月31日。韩文清只能赌,只能幻想着将叶爸爸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个无辜的“牧师”身上。韩文清丝毫不怀疑叶修是不是能看得懂他费尽心思不断曝光的那几话,只怕他看不见。

韩文清一个人带着两人共同的行李枯坐着,这种等待漫长无期,唯有煎熬和惶恐不安。他就这样在似乎是无尽的折磨里,从早上,等到中午,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幻想了无数次叶修向他奔过来,然而那都是幻想。


叶修已经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他恍惚的记得哪一天好像下过一场大雪,回想时只看得见铅灰色的沉重色块,好像那是很久远的事。他不知道他离开兴欣后会怎么样,不想去想也懒得去想,总之从此之后已经和他再没有关系了。他被困在家里,得不到外界的一切信息,最近,好像是害怕他从叶秋那里知道什么似的,父亲甚至暂时的支开了他弟弟。

叶修站在阳台上一只接一只抽烟,好在叶爸爸没有限制他的烟瘾,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消磨这令人绝望的不由他掌控的时间。这一天天气极好,灰蒙蒙的冬天不太容易看见这样清透的蓝天,临近中午,太阳升到最高点,阳光温柔的照在他身上,好像刻意的想要给这个痛苦的灵魂一点点救赎。叶修碾灭最后一只烟,下楼想再取一包,父亲的烟被收在橱柜,他在家里唯一一点额外的自由和权利,就只有支配这个橱柜里各式各样的烟,去厨房并不会经过客厅,省去了和父亲打照面的麻烦。

“哎…你看你把孩子折磨成什么样了。”

“哼!就知道胡闹。”

“你儿子,可比你年轻的时候厉害多了。”

“小打小闹,成得了什么事。”

叶修在橱柜里翻了一包烟,父母在客厅里的对话传进耳朵里,还有电视嘈杂的背景音,他没有太多的兴趣听他们在说什么,也不想打扰他们,转到餐厅轻手轻脚的倒了杯水。父母对话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

“我当年成分不好,那个年代多敏感啊,家里不同意我们的事,你倒好,仕途也不要了,带着我就跑啊,也不问我愿不愿意跟你这个离了家丢了饭碗的穷小子。哎…后来革命不闹了,我家也平反了,你也小有了点成就,跟你爸的关系才缓和,咱们带着两个孩子第一次回去时我就在想,你爸这样的铁血军人,我看着都害怕,你是怎么敢的。”叶妈妈看着电视,慢声细语的回忆着以前的事。

叶爸爸没说什么,握着遥控器换台,调到关于霸图专访的重播,皱着眉正准备换走,被叶妈妈夺走了遥控器,“让我看看这孩子。”说着将音量调大。

叶修站在餐厅举着水杯喝了一口,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那个声音他太熟悉,竖起耳朵往客厅的方向走了两步。

“要比牧师早一天出发,原来的时间,别忘了…你不是想让大家都知道,我是谁家养的大狼狗吗?”

叶修握着水杯的手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紧紧撺着手里的一包烟,“牧师?”

“不要牧师,又不是基督徒,找快空地儿,找个证婚人,随意一点…”叶修回想着自己说过的话。

“是指结婚?…1月1日,早一天…12月31,原来的时间…原定下午14:50的航班么…老韩…”叶修看了一眼墙上的电子挂钟12月31号13:10,又望了眼客厅的方向,脸上突然有了生气,轻手轻脚的将水杯放在桌子上,揣着激动和狂喜小心的上楼,翻过阳台上并不算高的栏杆,背身双手抓着扶手蹲下身子。他再也等不及和父亲遥遥无期的谈判,心脏砰砰的跳动,血液仿佛燃烧起来,在他身体里躁动不安,让他陷入了兴奋和疯狂,松开手,从将近四米的二楼纵身一跃。

评论(23)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