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30)

明天下午要去color run( ・᷄ὢ・᷅ )我估计没有时间更新了,紧接着晚上飞日本14号才回国…我…我尽量写吧。


韩文清离开公司时,顺手在附近的餐厅打包了些吃食,耽搁了一会儿,立马回家接叶修一起去机场。

站在门口的玄关,疑惑的看着两双静静躺在一块儿的拖鞋,“叶修…”韩文清喊了一声,没有得到任何回音,跨进客厅,首先看到的是熟悉的牛皮纸袋被撕的粉碎的尸体,韩文清睁大了眼睛盯着一地的碎屑,不可置信的跪在地上,在里面胡乱拨了拨。他甚至能将几块碎片完整的拼凑起来,内容是叶修的护照首页复印件,上面那张熟悉的嘲讽脸正冲着他笑。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无法相信这一切不是叶修临出发前的什么恶作剧,他看着叶修破碎的脸,一股寒意爬上脊背,迅速的拢罩在他身上,似乎也想将他同那些脆弱的纸片一样撕碎。

“叶修…”韩文清朝卧室的方向,又喊了一声,也许是因为痛苦或是巨大的困惑,声音有些怪异。

抓起手机拨通叶修的号码,手机关机,韩文清无措的四下望了望,桌子上放着尚有余温的半杯茶,婚戒,在背包里找到了叶修的钱包,护照。“只是出门买点东西吧。”将婚戒收进包里,“先收好,一会回来了赶紧出发…材料还有备份,不要紧…”韩文清想着,强行将那些张牙舞爪的可怖情绪压下去。整理好背包,合上行李箱推到门口,坐在沙发上死死盯着玄关的位置,两手交叉撑着下巴,一动不动似乎凝成了一座雕像。

“叶修…叶修别闹…再晚要误机了…”客厅里只听得见韩文清一个人的声音,安静的可怕。他再也无法忍受这种诡异的气氛,起身一边疾步往外走,一边打电话,所有叶修认识的人他统统找了一遍,没有人知道他在哪,绝大多数的回答是“他难道不是在家?”

附近的便利店、超市、兴欣、霸图甚至他们遇到的那间酒吧,能去的地方韩文清一一去了一遍,哪里都找不到他,韩文清开始痛恨这座城市,怎么会这么大,无力的回到原点,飞往雷克雅未克的航班早已起飞,他站在家门口,双手无法抑制的颤抖,怎么都没有办法将钥匙准确的插进锁孔,无法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打包收拾好的行李,和那一地的碎屑。

一拳挥在墙上,闭了闭眼想从这个过于真实的噩梦里醒来,事情变化的太快让他无法接受,慢慢的睁开眼,他揣着希望打开门,叶修会拿着背包在家里等他,将手里的包扔给他,对他说“老韩你怎么才回来,飞机都飞走了,怎么着想悔婚啊?”而当他真的推开门,一切都是他离开时的样子。

拖着沉重的步伐瘫坐在沙发上,望着桌子上的那杯凉透了的茶出神,“他早就知道要走。”韩文清的思考拐进了最最坏的方向,连续几天的异常,也许只是他说不出口的道别,“这算什么。”韩文清怒吼着将身旁的背包掷了出去,摔在地上,带起一阵劲风,将地上的碎屑吹起,然后轻柔缓慢的落到地上。他难以想象,叶修这样的人,自信、强大、曾经为了梦想付出一切,有什么东西会让他害怕,会让他突然改变。

视线顺着纷纷落地的碎屑下移,最后被桌子上盛了半杯茶水的水杯挡住,舒展开的叶片静静的躺在杯底,韩文清猛的捞起茶杯,“茶?叶修从不喝这个…有什么人来过。”低下头梳理思绪,将可能的人一一在脑袋里过了一遍,韩文清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有迫使叶修改变主意的能力。叶修从没和他提起过家里人,只是说离家出走了十几年,早就和家里断了联系,唯一有联系的弟弟也是鲜少来往。韩文清对于他家的事,知道的不会比寻常路人更多,没有这方面的考虑,思维再次走进死胡同。

韩文清站起身在屋里焦距的来回踱步,坐立不安,直到深夜。叶修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好像只是随意的出趟门,韩文清侧躺在床上,甚至能闻到枕边他熟悉的气味,看着本应该是叶修躺着的位置,伸手虚抓了一把,无力的放松胳膊坠进柔软的被子里,“看样子是遇到了急事,明天就回来了…”韩文清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却是一夜无眠,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一地碎屑,究竟是因为什么。

然而第二天,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想象—叶修他,离开了兴欣,消息一传出来,不管是荣耀大陆还是整个游戏圈都炸开了锅,通过之前的“叶修你什么时候回家”引发的起名事件,到后来君莫笑的刷碗梗,再加上游戏本身不断的给玩家带来惊喜,叶修作为接地气的《荣耀》制作人成功的被公众记住了,从不接受露脸的采访这一特征,让他总是披着神秘的色彩,就此被推上神坛。叶修之于荣耀,就好像乔布斯之于苹果,是一种现象级的标志。玩家们早已习惯将叶修的名字和荣耀等同起来,如今他说要离开荣耀走下神坛,不仅是玩家不接受,连同一些投资方都开始有动作,外界谣言四起,兴欣更是被推到了悬崖边上。大多数人认为,没有了叶修的荣耀,再难辉煌。

当韩文清赶到时,兴欣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慌乱,大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工作,公关努力将玩家的注意力转移到新版本本身,削弱叶修个人对这个庞大世界的影响力。韩文清有一种错觉,他仿佛看到叶修在兴欣的每一个角落,而他的眼神落在每一个人的身影上时才发现,他们都不是他。

韩文清心绪纷乱,见到红着眼眶的陈果时第一句话便是问叶修在哪,连一句多余的客套都来不及说。

“不知道,所有的事都是以他的名义委托别人在处理,我们都没有见到过他。”陈果咬了咬牙,鼻子发算,“我不信他会走。”

韩文清盯着明亮的落地窗外的阴霾天空,那天飘着大雪,鹅毛般的雪花随着寒风没有规则可循的胡乱飞舞着,渐渐封动他的一切情绪。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终于意识到在叶修身上也许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强打起精神。兴欣决策层基本是铁板一块,外面的人根本插不进手,股权转让怕是他们得不到叶修合理的解释,一个都不会同意,决策层揉不进沙子,就算叶修被什么胁迫暂时离开,兴欣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站在他这一边。理清了这些,韩文清稍稍松了口气,只是他始终想不明白,是什么能让叶修连兴欣和荣耀都抛弃,他仿佛能看见支撑叶修的那柄剑被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生生折断,他仿佛能感受到他的痛苦和无助,韩文清甩了甩脑袋,不管那种胁迫是什么,只要是叶修的,他都要守住。

叶修的离开牵一发而动全身,霸图的联运显然也受到了影响,韩文清整天埋进工作里,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好像忙起来就可以麻痹痛苦,他费心费神的坚守叶修的荣耀,一连几天,熬的疲惫不堪。

躺在办公室的转椅里,闭目舒缓神经,距离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他却丝毫没有回家的心情,那个他们共同生活过的地方,留下了太多叶修的痕迹,让他焦躁痛苦,同时又无比担心。

手机在桌面上震动了几下,韩文清缓缓睁开眼睛瞥了眼上面陌生号码的讯息,点开,短短的几行字让他经历了彻底的绝望。

“我是叶秋,叶修的弟弟,爸知道了您和我哥的关系,他现在被关在家里,情况很不好。如果有办法,请把他从家里带走,如果没有,请让他长痛不如短痛。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不过韩文清还是很庆幸出于工作习惯而互留了名片。这让他终于知道了叶修在哪,同时又悲催的意识到他离他从未有过的遥远。和一手建立起叶家庞大业绩的那个人扳手腕,他知道他哪怕只动一根小指头,自己没有万分之一的胜算。他该以什么身份去和叶爸爸谈,又以什么说辞带走叶修,靠口说无凭的爱吗?就算有什么可以证明他们的爱,叶爸爸会在乎吗?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韩文清恼怒的握紧了拳头,紧紧咬着牙关,指甲几乎要嵌进肉里,他的愤怒起因于自己的无能,和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无力。

起身来回踱了几步,停在落地窗前,看雪夜里城市的霓虹,照在惨白的积雪上,映出些浅淡的光彩和虚无的生机,光影在他眼里汇聚成一个亮点,像一颗小火苗,逐渐扩大,熊熊燃烧起来。

人得自己成全自己,韩文清全身的血液随之沸腾起来,那一晚,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做了他人生中最重要也最疯狂的三件事:
用加V的霸图CMO账号发出了一条微博
统计所有的个人资产
用叶修和自己的护照,重新预定了两张,这一年最后一天,飞往冰岛的机票

评论(2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