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28)

昨天没发,今天补上,大尺度play等我肝完了,放番外~


最近几天叶修仿佛是开了窍,在床上格外主动,每天缠着韩文清不知餍足的要到后半夜,露骨又色情的不停撩拨,只要两人呆在家里,叶修就间歇性发情。本来韩文清怜惜他承受不住,结果每次都被他撩得兽性大发,大尺度羞耻play轮番来上一遍,什么捆绑、道具、放置、镜面、女装,叶修都毫不含糊乖巧的答应。韩文清清楚他的极限在哪,很有度的满足他的需求,结果每次完事后,叶修还是会瘫在床上昏睡到第二天中午。

韩文清觉得叶修十分不正常,他能感觉到他强烈的不安,而做爱好像是他焦虑的出口,每每陷入疯狂里,他都能感觉到叶修的震颤,和平常经历高潮时一样,可是,又好像不一样。他不知道叶修在害怕什么,他恐惧的那个东西好像离他很近,很具体,也很迫切。好似悬在头顶,被一根极细的丝线牵引的铡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落下来。他问过他,叶修总是以热情又激烈的方式去回应他的问题,好像这样,他才能感受到彼此存在似的,炽热的拥抱,喘息,相互拥有,怎样都不够,填不满,抚不平他内心里的暗流涌动。韩文清在同样的不安中和焦虑中沉浸在幸福&性福里。

叶修不说韩文清也不逼问,只是格外体贴他,每次做完,不管多晚都会取一点冰块,抚慰昏睡过去的叶修被磨的红肿的地方,将他紧紧搂进怀里。好在每过一天,叶修的不平静总好像减少了一份,松了一口气似的,掰着指头数去冰岛剩余的那寥寥无几的天数。

叶修不讲道理的整天把韩文清拴在身边,韩文清要上班,叶修藏他鞋,意识到藏了一只可以换一双时,没辙了,趴在他背上装病,一会儿胃疼一会儿头疼一会儿屁股疼,韩文清无奈,只能乖乖请假;韩文清做饭,叶修坐在料理台上,吃他切好的一切能吃的食材,总会被发现,然后讪笑着喂韩文清一个,这就算是上了一条贼船了;韩文清早上习惯早起,叶修睡的迷迷糊糊的去抱他脖子,双腿往他身上缠,缠的韩文清动弹不得;韩文清下楼扔垃圾,叶修也会破天荒的拉着他衣角跟着他一起,再由他牵着手回家。叶修像个怕生又粘人的孩子,一步也不想离开他,韩文清有一种养儿子的错觉,不安的同时又甜到心坎里,也不知道是喜是忧。

两人一起逛街挑选婚戒,韩文清指着玻璃柜台里一颗中心镶嵌着大鸽子蛋,周围环绕着一圈碎钻的戒指,“你不是要钻石吗?给你买。”

叶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扫了眼隔壁戳了戳韩文清的胳膊,指着一只造型浮夸,嵌满宝石,祖母绿做眼睛的蛇头戒指,“唉,这个适合你,来来来,我给你买……10万不便宜呢,老韩你可得好好戴着啊。”

韩文清剜了叶修一眼,“如果你想戴那种戒指结婚……并且戴一辈子……”

“要不我们各自买吧,结婚那天交换……是不是很惊喜,很意外。”叶修盯着远处柜台里金光闪闪的大扳指眼里直放光。

韩文清顺着叶修的视线望过去,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不行。”最后强迫他在一排六边形拼成戒面的Bee My Love系列前面点了头。

出发前总得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婚戒、婚礼上的正装,注册前需要递交的纸质材料,还有韩文清执意要带的大疆,说要航拍记录他们最美好的旅行,叶修嘲笑他矫情,还是顺手将他体积不小的无人机和装结婚材料的牛皮纸袋放在了一起。

临近出发,为结婚定制的两套西装已经做好最后的剪裁送到家里时,叶修紧绷的神经总算松弛下来,劫后余生似的大喘了一口气,欢天喜地的翻出行李箱往里添东西。韩文清看着叶修脸上不设防的轻松表情,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被肆意翘班的叶修缠着在家糜烂了4天,出发前总得去公司把工作安排妥当了。叶修挥了挥手满不在乎的准了韩文清的假,自顾自的收拾两人的行李,羊毛衣、羽绒大衣、防风衣、手套、帽子,还有韩文清的大疆,乱七八糟的塞进箱子里,又翻出早就打印好结婚注册的纸质材料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慎重的放在一堆衣服上面,最后取来装在防尘罩里的两套西装,小心翼翼的平整的放在行李箱里。

收拾完行李的叶修十分愉悦,扫了眼桌子上要装进背包里的钱包,两本护照和结婚戒指,想起什么似的跑进卧室拉开抽屉,又取了两瓶润滑剂和几盒套套,站在乱糟糟的行李箱前面揉了揉屁股,犹豫了又犹豫还是决定让他们静静的躺在家中的抽屉里。

“护照、钱包、全币种信用卡…婚戒…其他的不重要。”叶修本着能买到绝不多带的原则一一清点了一遍,装进背包。一切准备就绪,正打算将草率的可怜的行李箱合起来时,隐隐约约听见几声敲门声,叶修停下来仔细去听,却什么都没有听到,甩了甩脑袋,低头继续折腾行李箱,又是一阵敲门声。叶修只以为是韩文清回来了,蹦哒着跑去开门。

“老韩你怎么不带钥…”手按在门把手上,拉开门,叶修一阵恍惚。“匙…”最后一个字极浅极淡,随着他冻在脸上的笑容,像是冰封在了喉咙里。

年逾半百的男人背手笔挺的站在门外,两鬓斑白,岁月在他脸上留下刻痕,让他变得似乎不那么熟悉,只是那一双眼睛还是和十几年前一样,严肃、尖锐、洞察一切,像一把带着寒芒的冰椎,戳进叶修心里。压迫,惶恐,衍生出无法挣脱的无力感,牢牢擒住他,他知道他跑不掉了,大脑飞速的旋转,罗列出一系列应对措施,和从前年少,犯错的时候一样。在与父亲的较量里,还没有胜算。

评论(1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