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29)

好,补上了…

“爸,…您来了…”叶修手里捏着一把冷汗,尽量保持平静,将父亲让进屋里。

“嗯!”叶爸爸应了一声,瞥了一眼玄关边上的鞋架,没做停留进了屋。

“你的房子?”叶爸爸在屋里扫视了一圈。

“不是,朋友的,租给我住一阵。”叶修答的小心,他知道,他爸不可能不清楚自己的儿子有多少资产。

“一个人住?”叶爸爸看着叶修的眼睛,强迫他正视他。

“嗨,和一个公司的朋友…早就想搬出去自己住,一直忙,没时间…那个,我给您泡杯茶。”叶修故作轻松的说着,看似随意的拿起行李箱里的牛皮纸袋。

叶爸爸看在眼里,没有说什么,“公司做的不错。”这次是肯定句,叶修极少从严苛的父亲那里听到这种肯定,让他多少有些意外。

“嗯,还不错…”叶修将一杯茶递给父亲,稍稍松弛。

“准备出远门?”

叶修朝行李箱忘了一眼,只犹豫了一秒,淡定的嗯了一声。

叶爸爸喝了口茶,“老韩是谁。”

“哦…韩文清…”叶修不敢说谎。

“你们关系很好。”

又是肯定句,叶修出了一身冷汗,神经再次绷起来,“还算可以。”

“好到一起出国旅游,去哪里?北边?”叶爸爸吹了口浮在水面上的茶末,并没有看叶修。

叶修回想了一遍行李箱里面的东西,一堆衣服、无人机、两套西装,很普通,应该没有什么破绽。“不是,寻常的出差而已。”

“看样子材料都准备好了,难道趁着出差正好把事儿办了?”叶爸爸说着,将水杯放回茶几上,故意碰撞发出一声脆响。

叶修惊出一身冷汗,现在他确定他父亲知道些什么,但不是全部,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只要不让他看见,背包里的东西,“您别信那些,也不知道是谁传……。”

“你小的时候我就说过,撒谎的技术很拙劣。”叶爸爸打断叶修的话严肃的看着他,那种熟悉的压迫感几乎让他崩溃。

“…真的不是…”叶修脸色惨白,强撑着否认。

“鞋架上除了主人的一双拖鞋,还有一双在你脚上,一双多余的都没有,从使用程度上看,你至少在这个不好客的主人家里住了半年,而他甚至会帮你擦鞋,买衣服,或许还给你做饭。”叶爸爸又喝了一口茶。

“爸…您,您真的想多了。”叶修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叶爸爸没理会,站起来,在客厅里踱了几步,“你住那间卧室?”

叶修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因为角度的原因,无法看见卧室里面的情景,不过他想象得到,被子乱糟糟的团在床上,上面铺了些因为整理行李而翻出来的衣物。叶爸爸看着他,叶修迟疑的张了张嘴,准备说点什么,又一次被父亲打断,这次叶爸爸的眼底翻涌起极易察觉的愤怒情绪,“看来是那一间,你们不仅住在一起,还睡在一起,嗯?”

“…不是…”叶修脸色惨白。

“不是?在回忆里面放了些什么?有没有破绽?在想是不是要一口咬定那是你的卧室?”叶爸爸这次是真的愤怒到了极点,一起生活,同样的衣服鞋袜,水槽里没来得及洗的碗筷,除了能看出来他们关系很好,共同生活以外并不能指向什么,叶爸爸很不愿意去相信,来回试探,虚虚实实,叶修的态度实在太明显,已经彻彻底底的让叶爸爸确定了,他们真的不仅仅是住在一起,而是睡在一起的关系。

“不是…爸…您真的想多了…”叶修抓着沙发,指尖泛白,嘴唇颤抖,声音越来越小,已经没了底气。

“牛皮纸袋里装的是什么?”

“出境…需要的一些材料。”叶修知道父亲懂的英文不多,并不是太担心材料被他看见。

“拿给我看看。”

叶修下意识的往最重要的背包望了一眼,站起来,腿有些发软,去厨房的料理台上拿回牛皮纸袋,回头便看见父亲手里香槟色的戒指盒,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抽干了力气似的瘫坐在地上。

叶爸爸看到叶修的反应,已经什么都明白了,他没有打开,将精致的小盒子放在桌子上,一步步走到叶修面前,“瞒着家里,是要跟谁结婚,韩文清?”叶修能听见父亲愤怒的咬牙声,似乎想把这句话在嘴里嚼的尸骨无存。“给我。”

叶修紧紧撺着纸袋,大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应对能力,颤抖着将纸袋捏在手里,丝毫没有交出来的意思。

叶爸爸弯下腰不由分说的大力夺过纸袋,愤怒的将他们撕了个粉碎,“跟我回家。”

“…不…”叶修动了动发白的嘴唇,倔强的吐出一个字。

叶爸爸背着手,居高临下的看他,强压下怒火,“你妈妈很想你,不要让她担心。”这句话说的很平静,甚至带着一位长辈对晚辈无奈的恳求意味,叶爸爸知道怎么击溃他,这太容易了。

叶修动了动,垂下头,一片片拨开身上的碎纸屑,好像那是一块块锋利的玻璃碴,划在他身上,疼的刺骨锥心,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也不知道怎么上的车,心脏像是被切割成了碎片,疼的麻木了。如同宿命一般的无力感压在他肩上。

汽车开进他熟悉的宽阔庭院,他站在两层别墅楼下,再一次回到囚笼。站在门口看见妈妈明显苍老的身影时,叶修才稍微有了点反应。

“妈…”他站在门口,声音沙哑的叫了一声。

叶妈妈踮起脚抱住叶修,喜悦的责怪他,“还知道回来,饿了吧?”

团聚后的第一顿饭局,沉闷压抑,叶修麻木的扒着碗里的白饭,对着不断向他碗里夹菜的母亲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妈,太多了,吃不下。”

叶爸爸瞥了叶修一眼,“吃完饭来书房。”

叶修深呼了一口气,撺了撺拳头平静的嗯了一声,叶秋心疼的看了哥哥一眼,低下头默默吃饭,大气都不敢出。只有小点闹腾的围着叶修转,不明情况的兀自活跃着气氛。

叶修将自己的碗筷收进厨房,叶妈妈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惹你爸生气,跟他好好说,啊…”

叶修有些意外的看着妈妈,然后垂下头,“妈,我没打算妥协。”

叶妈妈温柔的笑了笑,握着他的手好像想给他点力量,“去吧。”

叶修点点头,朝书房的方向走过去,手扶在门把上,深吸一口气按下去,转身关好门,笔直的站在父亲面前。

叶爸爸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看手里的报纸,“明天跟叶秋去公司…”

“爸。”叶修打断父亲的话,紧握着拳头,“我想跟你正式介绍一下,我的…我的男朋友,韩文清。”叶修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称呼韩文清,说话有些打结。

叶爸爸惊讶的看着叶修,叶修镇定的回望他,他看到他父亲缓慢的摘下老花眼镜,眼底的怒气浮上来,皱着眉看他,一掌拍在桌子上,胸口起伏,然后紧紧捏着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平复心情,怒极反笑道:“你们可以在一起,离开你的兴欣,以后也别再别做什么游戏,跟你弟弟,把家里的事打理好。”

叶爸爸先是在官场后是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制衡这一套用的太顺手,每个人心里总会那么一个支撑着他的标杆,这么多年支撑着叶修的就是他一手创建的《荣耀》,吃了多少苦,耗费了多少心血,才成就了的那个梦,如今要让他自行折断支撑他的脊梁骨,无异于残忍的让他杀死亲手抚养大的孩子。叶爸爸深深知道这一点,不信他会因为可笑又荒诞的一段感情,丢弃他打造的整个世界。

叶修无力的靠在身后的门板上,勉强支撑着身体,几乎没有犹豫,“好。”

叶爸爸震惊的看着叶修,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这两天不许出门,让叶秋去帮你办离职手续,股权转让…等你能把公司的事做好了,再跟我提要求。”

叶修闭了闭眼,“好。”

“无药可救。”叶爸爸甩上门离开,留下叶修一个人,松弛下来,靠在门板上瑟瑟发抖。

接下来的几天里,叶修被没收了手机,禁止上网,同时禁了足,几乎切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他能想象到兴欣和外界的质疑,不过他相信,叶秋会处理好一切。

整天在家里丢了魂魄一样,发呆、闲晃,脸上看不出一点人气,叶秋和他说话也像是没听见,偶尔会流露出痛苦的表情,像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病人,憔悴不堪。怎么说也是亲哥哥,叶秋又怎么会不心疼,心一软咬了咬牙背着所有人发出了一条对于叶修来说,十分重要的信息。

评论(21)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