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26)

紧盯着自家哥哥的叶秋最近听说了一些很不靠谱的传闻——叶修和韩文清在一块儿了,一开始他没怎么在意。当初叶修替他去相亲的时候就用了“喜欢男人”这招,指不定这次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叶秋想着,决定给哥哥打个电话,进行些人道主义关怀,顺便催他回家解救劳苦的自己。

“喂。”叶修破天荒的很快接起了倒霉弟弟的电话,声音听起来还算愉悦。

“哥,听人说你跟霸图的那个韩文清在一起了。”叶秋说的随意,丝毫不觉得这个连绯闻都算不上的小玩笑会是什么大事。

“……嗯。”叶修答的随意,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叶秋张大了嘴,下巴要掉到桌子上。对于这个完全出乎意料的答案,除了在沉默中震惊,想不出其他应对的表情。

“喂?”

“哥你…你真的啊…他,他是个男人啊…你们…爸不会同意的。”

“我也没想让他同意,我离家出走,他同意了吗?”

“这不一样,爸要是知道你跟个男人在一起,你就完了,他会把你的腿打断的。这么多年你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混,真以为爸找不到你吗?”

“……”

“完了,我都知道了,爸知道也是迟早的事。”叶秋脸都变了色。

“……爸他…早就不管我了…”叶修的声音难得的犹豫起来。

“不管你?你这些年在哪,干了什么…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过得好,过得不好,他甚至比我还清楚。”

“……”叶修举着电话的手开始颤抖,本来天真的以为,他是侥幸脱离牢笼的鸟雀,十几年都没被抓住,渐渐变得胆子大起来。做自己喜欢的事,逃避长子的义务,虽然对家里有愧,但不是还有个能干的弟弟么。

打从一生下来,叶爸爸在家就代表着无上的权力,叶修和弟弟的人生被设置的看似很完美,只要有一点偏离既定的轨道的意思,便会被严厉制止,一点不留情面,叛逆的小火苗被无数次强硬的掐死在摇篮中。严格的家教,最好的教育,在这种一眼几乎望得到终点的人生轨迹里,叶修选择了套路他弟弟然后脱轨,很不厚道,但是他获得了自由,一脱就是十几年,细细想来,爸爸如果真的想要抓他回家,基本是勾勾手指头的事。

叶修挂了电话,恐惧像是一张严密的大网,悬在头顶,将他锁死在里面,从四面八方渐渐收拢。逃了这么久,还是站在爸爸的手掌心里,那个他从出生起,就没有勇气去挑战和迕逆的存在。叶修脸色惨白,站起身时踉跄了两步,扶着桌子稳住身形,慢慢往外走,加快脚步,最后飞奔了出去,留下兴欣众人一脸懵逼。

叶修朝着霸图大楼的方向一路狂奔,冬天的风吹在身上像夹着冰渣的刀子,狠狠的在皮肤上擦过,不见血的疼,从嘉世逃命似的跑出来,什么都没带,连同那件厚实的羽绒外套都来不及穿上。立在霸图顶楼的红色立体字在逐渐笼罩下来的黑暗里越发鲜明刺目,清晰却遥远。

金色的落日被一股无形而巨大的力量拉扯,燃尽最后一丝光明被吸进黑暗里,粉色旖旎的天空被一只巨掌撕的粉碎,留下天边一丝丝幸存下来的红色云霞。不可抗拒的无力感,沉重的压下来,一路追赶。

叶修双手撑到膝盖上,痛苦的大口喘气,冰冷的空气吸入肺腹,透心的凉,气管肺叶却火烧一样疼。他站在霸图楼下,抬头往那几级台阶上明亮的大厅望,韩文清从刺眼的白色灯光里走出来,看到叶修时愣在了原地。叶修站直了身体,恐怖的云翳慢慢消散,被剥夺的勇气随着剧烈运动后身体的回暖,一点点回到身上。喘着粗气笑起来,笑的像往常一样,韩文清惊愕的脸上盛满怒气,绷着脸几步跨到他面前。

“穿的这么少,想死吗!”也许因为生气,韩文清的声调提高了几度,他脱下厚实的外套把叶修裹起来,拉着他胳膊往停车场走,一把将他推进车里,启动汽车,暖气开到最大。抱着手臂凶巴巴的问他,“怎么了?。”

“没怎么,想你了。”叶修在裤兜里摸索,才发现走的急连烟都忘了带。

“……”韩文清吐了口气,将手抚在他后颈,“下了班去接你,不就见到了…”


后半段戳链接吧…emmmmm……

评论(1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