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25)

两人敲定了结婚的日期,在新年的第一天。韩文清怕叶修反悔似的第一时间向冰岛国家登记官网递交了准备材料——婚姻申请表格,护照扫描件和结婚双方婚姻状态证明,支付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7700冰岛克朗。一切顺利的像是在做梦,在全英文的网站上核对了一遍又一遍,重复的机械性阅读将内心的激动消磨了个干净,点击提交的时候心里还是小小的翻起一朵浪花。

距离旅行结婚还有一段时间,曾经两人一回家就变身网瘾少年大战三百回合,现在游戏本手柄统统靠边站,韩文清非拉着叶修挑酒店,研究注册和预约教堂的流程,全英文的网站琢磨起来很耗神,没多久叶修就失了兴趣,全推给韩文清。

“不要牧师。”叶修窝在沙发上把冰凉的脚揣进韩文清怀里,两手捧着手机打游戏,瞥了一眼他手里的平板。

“什么?”韩文清把他的脚往怀里捂。

“不要牧师,又不是基督徒,找快空地儿,找个证婚人,随意一点。”

韩文清想了想,握住叶修脚踝,“那…那把酒店订了。”

“噗…老韩,我怎么觉得,你很焦虑。”叶修放下手机,一边去够韩文清手里的平板,一边揶揄他。

“……第一次结婚,有点紧张。”

叶修搂住韩文清的肩膀,轻佻的勾了下他的下巴,“怎么,还想结第二次啊,老韩,看不出来啊,野心挺大。”

韩文清的手顺着叶修脚踝伸进他裤管里,肆意的抚摸他的小腿肚子,“这辈子,就结这一次,跟你,满意了吗?”

“哎,满意,满意。”叶修说着,像摸自家宠物一样顺韩文清的头发。

“别看了,到时候就租辆车,走到哪是哪…我们都多久没pk了,来一把,来啊…”叶修说着,十分积极的趴在韩文清怀里去够地上的游戏本。

“嗯…那我看看那个季节的天气,适不适合自驾…”韩文清将叶修从怀里掀开,掰开他的手指从他手里夺回平板。

“………你是道系我是佛系,咱俩信仰不同,不能在一起。”叶修无力的趴在韩文清旁边的沙发靠背上。

“……”韩文清放下手里的平板,把叶修拽下来,“输的怎么办。”

“输了…输了承包家务呗。”

韩文清想了想那件压箱底的粉色围裙,又一次超水平发挥。

君莫笑在大漠孤烟强势抢攻下,眼看着就要败下阵来,叶修认为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术了。

“老韩…”

“…大漠孤烟直?”

“…不是…我发现我特喜欢你。”

韩文清愣住了,这次是真的愣住了,两人处了这么久,还从来没从叶修嘴里听见过“喜欢”这两个字,猝不及防的一击直球,正中红心。

君莫笑轻易的将傻愣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大漠孤烟挑上了天,接着一通伪连,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逆转了战局。

“怎么样,在我的强势威胁下,服不服…。”叶修得意拍韩文清的肩膀。

“再说一遍。”韩文清扳过叶修的脑袋。

“…强势威胁…”

“前面那句。”

“承包家务。”叶修笑的促狭。

“不是家务…”韩文清眉毛拧了起来。

叶修将手指抵在他眉心,往上推,将眉宇间的川字抚平。“特喜欢你。”

韩文清有些激动的抓住叶修手腕,像个要糖吃的孩子似的不依不饶道:“再说一遍。”

叶修凑到韩文清耳边,“老韩,我喜欢你,喜欢到想把你拴在身边,让大家都知道你是谁家养的…大狼狗。”

“……”韩文清在叶修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将人扛在肩上往卧室走,“不要后面那句。”

“哎,老韩放我下来,怎么还龇起牙来了…救命啊。”叶修挂在韩文清肩膀上不停蹬腿。

“老韩你…你别弄…我没洗澡。”

“那去浴室。”

“不!”

“一起洗。”

“不!”

“闭嘴。”

“啊~……”



兴欣的叶大制作人总算舍得从霸图回来了,每天都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这让大家很心疼,决定有空就抢野图boss,帮他攒稀有材料。只是叶修对此好像失去了热情,最近一直在鼓捣什么别的攻略,每天从他工位过来过去都伸长了脖子看两眼,才发现是冰岛。单纯的众人们以为荣耀要添新的地图模块了,冰与火之歌里面北境那样的,一定很带感,沉浸在莫名的期待里,美术那边甚至做好了准备,资源都找了好几套,大家认真积极热情高涨。直到有一天,某人在叶修的手机上那惊鸿一瞥,所有的事情都崩了盘。

叶修揉着屁股,披着忧郁小猫猫的马甲在手机上输入了一个他认为十分迫切的问题:伴侣欲望太强怎么办,急在线等。”在一众污出了天际线的答案里,叶修看到了最令人绝望的一条——“白羊座?无解。”

叶修没有注意到身后人石化的脸,也不明白为什么在那一天大家突然都不再帮他抢野图boss,不再关心他疲惫的黑眼圈,叶修觉得他在兴欣失了宠,所以当他接到叶秋的电话时,还是打心底里高兴的。只是那时他不知道,这个电话,会将他从云端,拉进了谷底。


ಠ_ಠ做为一个经常被黑的白羊座,我要自黑一把

评论(8)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