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24)

最近兴欣上上下下感觉到越来越难见到他们的叶大制作人了,平常时不时的在上班时间,强迫大家放下手里的工作帮他一起抢一把野图boss,或是喊上新人一起开个小会,闲聊两句。随着《荣耀》的多语言版本逐渐趋于稳定和兴欣公司结构的成熟,叶修的工作也越来越清闲,每个星期的例会当然是跑不了,新版本虽然依旧是他主导,但基本上拉着策划和程序运营一起对完案子就甩手不管了,临上线盯两天。其他时间要么呆在家里,要么跟着韩文清去霸图,恨不得出差都跟上。

方锐、魏琛兴欣高层等人纷纷感慨,种了好几年的小树苗,眼看着他枝繁叶茂,霸图说挖走就挖走了。

两个人整天粘在一起也不嫌腻,早上叶修跟着韩文清去霸图,下了车搂着韩文清宽阔的肩膀,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睡眼惺忪的直打哈欠,一副操劳过度睡眠不足的样子,韩文清手扶在他腰上,拖着他走。

霸图的两个小姑娘从两人身边走过,实在不忍破坏这一美好的画面,溜进大门,腐女之魂熊熊燃烧。

“叶神好像是从韩老大车上下来的!!!”

“哎…我一直以为他和新杰大大是一对来着,但是,我刚刚看看了叶神脖子上若隐若现的吻痕~而且你看他黑眼圈重的,一定是~”妹子激动道。

“啊~~韩叶cp我站定了,你想想两人一路相爱相杀,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太戳萌点了,你绕我的的剑柄,我转你的裙裾~”

“我爱谁,跨不过,从来也不觉得错~”

“啊啊啊啊啊~激动…”

为此,霸图内部胆肥的腐女组织竟然开了盘口,赌韩文清是不是和叶修在一起,各路靠谱的不靠谱的分析轮番上阵,从此以后,妹子们看两人的眼神都的无比热情,沉迷在自己意淫的世界里浮想连篇,交缠的双腿,迷离的眼神…好好工作啊喂。

公司里暗流涌动,丝毫不影响两人眉来眼去,肆无忌惮的发糖,这让腐女组织们很满足。

韩文清其实对这些也不是一点点都不知情,只是热恋时幸福的忘了形,她们小打小闹的拿自己和叶修消遣也懒得去管。谁知道一不小心,两人的关系竟以讹传讹的传开了,好死不死还正好是事实,两人的交往关系一时间在霸图里成了公开的秘密。

韩文清不是怕公开出柜,只是怕给叶修添麻烦,这个社会自以为宽容大度的接受了同性恋,但是这并不是说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大太阳底下谈恋爱。不说那些极端的反同者,即使是善意的多一份关注,也会让他们这个敏感的群体感受到异样的带着有色眼镜的注视。他们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是希望能和普通人一样爱自己爱的人罢了。韩文清不怕自己被戳脊梁骨,但是他怕叶修被人戳脊梁骨。

“想什么呢。”叶修抽着烟,侧过身撑着脑袋腾出手拍韩文清的脸。

韩文清抓住叶修的手,轻吻了一下,搂住他的腰将他往怀里带,“我们的关系,在霸图里传开了。”

叶修抽了口烟眼睛弯弯的像是在笑,“那老韩同志,看来以后得收敛点,不能护送你去上班了…”

“嗯。”韩文清将头埋进叶修颈窝,像没睡醒似的,懒懒的应了一声。“元旦请几天个假,去冰岛。”

叶修将他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不去,我要在家打游戏。”

“如果你想在家连续三天连衣服都穿不上的话,我没有意见。”韩文清埋在他胸口,舔吻他的锁骨,声音有些含糊。

叶修明显的顿住了,揪了韩文清一把头发攒在手里,强忍着一使劲扯下来的冲动,决定先服个软,“老韩,你喜欢荣耀吗?”

“喜欢。”韩文清想也没想的给出了答案。

“那你喜欢我吗?”叶修又问。

韩文清埋着头半天没说话,叶修低头去看他,才发现他耳朵都红了。

“嗯。”

“嗯是什么意思。”叶修饶有兴致的追问。

“喜欢。”韩文清瓮声瓮气地答他。

“那不就行了,家里有我,又有荣耀,还跑那么老远干嘛。”叶修翻了翻眼睛,拿起加热杆,重新塞进去一支烟弹,深吸了一口。

韩文清叹了口气,摸索着起床,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方盒子,叶修没由来的紧张起来,看着韩文清拆开盒子上的丝绒缎带,打开红色的饰品盒,拿出一枚银色的戒指,戒面上镶嵌着三颗小小的钻石,窄版的love系列,看起来很低调。韩文清拿着戒指挠了挠头,站在床边有点不知所措。

叶修紧张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头发蓬乱捏着枚小小的戒指站在床边的韩文清,“老韩你……”

韩文清突然单膝跪在床边去抓叶修的手,叶修被这一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挪,韩文清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叶修手腕,不由分说地把戒指往他手指上一套,叶修的心脏砰嗵砰嗵的直跳,无措的往回缩手,被韩文清紧紧拉住。

“不是,老……老韩,你这也太别扭了。”叶修声音颤抖的厉害。

“叶修……跟我结婚……”韩文清的声音也同样颤抖,却还是一如既往强硬的命令式口吻。

叶修看看韩文清,又看了看手里的戒指,大脑处在懵逼模式来不及反应。

韩文清皱着眉,“不愿意?”

叶修拍了拍胸口让自己镇定下来,“不是……我们俩大男人,怎么结?”

“冰岛可以,流程我已经研究过,不会很麻烦,这个季节去,那边很漂亮,即使那张证明在国内无效,至少我们能有个难忘的婚礼……”

叶修看着韩文清,觉得他的声音飘的很远,却又无比清晰,心里似乎有一股具体可感的暖流涌出来,温柔的将他浸润包裹。别过头啧了一声,“这么形式主义。”

韩文清正自顾自说着,被叶修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全噎了回去,起身爬到床上,凑到叶修跟前,扳过他的头严肃的和他对视,“结不结。”

叶修扬起手,对着透过窗框的阳光,眯起眼睛看手上的戒指,眼底里满是笑意,啧了一声,“这钻也太小了。”

韩文清知道叶修这是故意吊他,可是不得到叶修的答案,他悬着的一颗心怎么可能放的下来,故作凶狠的又问了一句“结不结!”

“唉……”叶修对上韩文清的视线,他感觉到叶修的眼神严肃起来,不由得更加紧张,“韩文清同志……”叶修很少直呼他的名字,韩文清嘴唇已经绷成一条线,手心里沁满汗珠。“帮我拿一下烟。”

“叶修!”韩文清额头上暴起青筋,抓住叶修的肩膀一把按在床上,色厉内荏道:“我再问一遍,愿意不愿意。”

叶修仰躺在床上,阳光印在他脸上,照进他纯黑的眼眸里,韩文清眯起眼睛看他,看见他眼睛里流转过的无数光彩,看到他勾起嘴角,却不同于以往的那种嘲讽笑。在那一眼里好像看到了穷尽一生所要追求的东西,兜兜转转不过一个你,随后他在叶修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清晰的倒影,他觉得他知道了答案,翻腾起的心绪像是一片片羽毛,轻柔的落了地,随之而来的幸福感在体内剧烈的冲撞着他的胸腔,猝不及防的冲上头顶,溺水一般呛得他鼻子发酸。

叶修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将他拉进,和他耳鬓厮磨,被他熟悉的味道包围,撒娇似的蹭他的头发。“愿意原意愿意当然愿意,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你的,怎么会比荣耀上线还要高兴,我是不是疯了,”叶修高兴的差点把心底里的声音说出来。阳光温柔的融化了周围的一切固体,黏黏腻腻的像一块巨大的黄油,散发出甜蜜的味道,两颗狂跳不止的心紧紧贴在一起,渐渐的统一了频率。

叶修揉着韩文清的脑袋,心里的喜悦说出来时打了大半的折扣,“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愿意……求婚求的这么不走心。”

韩文清一挑眉毛:“你要抱到什么时候,起床,去上班。”

“你刚刚是不是乘机亲我了。”叶修捧着韩文清的脸质问他。

“……看什么,没有!”(╬ ̄皿 ̄)

“那亲一个。”(~ ̄³ ̄)~

评论(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