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23)

ps:剧情需要,微量双花、喻黄。闹腾的一篇更新( ・᷄ὢ・᷅ )


最近霸图上上下下气氛欢快的像是在过年,原因特别简单,他们的CMO最近脾气好的不是一点点,不少员工乘着领导高兴成功的请了年假,暂时摆脱眼前的苟且去寻找远方的苟且。这都不算什么,更可怕的是自家CMO对待一向不对付的叶修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只要是两人的会,韩文清看着投影的眼睛时不时得都会瞥到叶修身上,然后叶修默契的转头看他,两人交换一个眼神。运营和研发提需求,叶修质疑或明确的告诉他们不可行时,自家老大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只对叶修说了两个字:“你定。”霸气的好像站在奢侈品店把信用卡扔给小情人同时附上一句“随便刷!”

众人内心os:韩老大,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我们提的需求真的很迫切啊!!

原本在颤栗中等待大戏的心情完全泯灭,韩文清的战斗力好像一夜间变为了负值,直到实在看不下去的张新杰出言提醒,韩文清才哄两句讨价还价,叶修竟然也一口答应。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觉得这两人的形象崩塌了,崩的特别彻底。

张佳乐对此十分不解,找黄少天分析局势,张佳乐一口咬定两人绝对在热恋期,黄少天不屑的表示叶修是直男,直了快30年,哪是说弯就弯的。最后还是喻文州帮两人解决了问题,“直接去问一下他们不就好了”,还在唇枪舌战中的两人一拍即合,决定把他们叫出来,并打了个赌,谁输谁穿女装,洋装那种,拍照发朋友圈,这辈子都不能删。黄少天凭着自己对叶修的了解,十分自信的为张佳乐挑了件粉色洛莉塔式蕾丝缎带蓬蓬裙,不是一般的少女。

张佳乐和黄少天想的都是当面看着对方啪啪打脸,决定把叶修和韩文清约到一块聊个清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喻文州和孙哲平打着为自家情人助阵的旗号跟了去,毕竟张佳乐和黄少天谁穿女装他俩都不亏。


“晚上张佳乐的饭局,几个熟悉的朋友,离家不远,在远洋,一起去?”韩文清抱住正倒腾沙盘的叶修。

叶修将手里的模型放进沙盘:“少天也约了那儿,看来约咱俩的是同一拨人……说不定今晚我会给他一些惊喜。”

韩文清牵起叶修的手,把玩他修长的手指,“你确定不是惊吓?”

“谁知道呢。”叶修笑起来。

晚上,韩文清去停车,叶修先一步钻进了黄少天订好的包间,随意的和已经到齐的四个人打了招呼。

“老叶老叶,你自己告诉张佳乐,你是不是直男,一定要看着他亲口说。”黄少天自信满满的提出要求。

叶修扭头看着张佳乐,强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没错,我是。”

张佳乐的表情有些僵硬,用手指捅叶修的胳膊,“你不是在和老韩谈恋爱吗!天天眉来眼去的撒狗粮,我又不瞎”

叶修笑了笑,转头又望向黄少天,“没错,是在谈恋爱。”

黄少天得意的笑容在脸上逐渐消失,“靠,老叶你不是说他有恋人吗,是你被洗脑了还是我被洗脑了,跟上次说的不一样,你快给我说清楚,快快……我刚刚一定是幻听了,文州,老叶刚刚说的是否定句,对吗,对吗?”

“少天,前辈说的是……肯定句。”喻文州温柔的击碎了黄少天最后一点幻想。

“你到底怎么回事,一会说自己是直男,一会又说自己和韩文清谈恋爱,你赶紧交代清楚,想好了再说,不然我不保证今天的晚饭是不是有你的份。”黄少天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要紧,放心说,这顿饭我……大孙请。”张佳乐豪迈的一挥手拍叶修肩膀

“我请可以,晚上回去把上次给你买的丁字裤穿上。”孙哲平凑到张佳乐耳边,悄悄咬耳朵。

“靠……”张佳乐脸红到耳根。

叶修掏了掏耳朵,不紧不慢的说:“我是直的没错,但老韩不一样啊。”

众人感觉被莫名其妙的撒了把狗粮。

“夏天的时候,路过gay吧,被老韩看上了,追的紧啊,哭着喊着,抱着我大腿要给我平台推广游戏,霸图都要送给我了,后来我房子到期,又抱着我大腿求我去他家住,追的我没办法……”叶修把玩着烟弹不大的盒子,肆无忌惮的满嘴跑火车。

随着身后韩文清越来越黑的脸,喻文州好心的想提醒一句,还没来的及,就听见韩文清捏住叶修后颈,咬牙切齿的说:“皮又痒了?”

叶修讪笑着抬头看他,“怎么这么久。”

“给你买一杯热牛奶,火锅太辣,怕伤胃。”将手里的热饮递给叶修。

叶修笑着接过牛奶,好像韩文清的细心宠溺恰好做实了他刚刚的话似的,“看,我说吧。”

“……”

“………………”

“……我觉得叶修明天没有办法去上班了。”张佳乐背手拢在嘴边小声的和孙哲平说

“怎么。”孙哲平十分配合的压低声音。

“游戏展的时候,他俩住一块……搞了一次,老叶三天没能下床。”

“什么什么什么……老叶怎么了三天怎么了……”黄少天支起耳朵半个身子都快趴在桌子上,被喻文州拽了回来。

韩文清朝张佳乐递过去一个“小心说话”的眼神,张佳乐神色一拧,赶紧转移话题,“黄少天,愿赌服输,把你自己带来的衣服穿上。”

“那个……你们先吃,我去一趟厕所,很快的,啊,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一看形势不对就想尿遁,被喻文州抓了回来,笑眯眯的说:“少天,包间里有厕所,把衣服带上,正好在里面换好。”

“……我不想和你说话,我这星期都不想和你说话,我这个月都不想和你说话,我这辈子都不想和你说话。”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一脸哀怨。

喻文州长舒一口气,“那太好了,快去吧,乖。”

叶修和自己这么多年的交情,谈了恋爱找了男朋友也不跟自己支会一声,黄少天在厕所里换着裙子,越想越气,决定死也要拉上个垫背的。

黄少天穿着小洋装拉开门插着腰从厕所里出来时,正好对上开门进来的服务员诧异的视线,服务员妹子好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放下手里的盘子颤抖的说了句“请慢用”逃也似的飞奔出包间,张佳乐一口水全喷在孙哲平脸上,笑得快岔了气,还不忘拿起手机一顿狂拍,

喻文州忍着笑将头饰在黄少天头上戴好,固定好缎带绕过耳后,然后再下巴上系了个蝴蝶结,对着他阴沉的小脸咔嚓拍了张照。

叶修滚在韩文清怀里,笑得一抽一抽的手里拿着手机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最后还是在韩文清的帮助下成功的拍下了一张较为清晰的照片。

黄少天忍无可忍了,扯下头上的发饰扔在地上愤怒的踩了两脚,“老韩我跟你说,叶修前一段时间去gay吧找我玩来着,看他玩的挺奔放的,一会…这样…一会…那样…舞池里……啧啧啧。”黄少天用极为搞事的语气在韩文清面前告了一状。

喻文州:“???这一段怎么这么熟悉。”

很好,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叶修当初在喻文州那告了黄少天一状现在原封不动的还给了自己,连个标点符号都没变过。

韩文清想起那个雨夜,叶修回来时头发凌乱,领口微敞。压低了嗓音质问叶修“你那天干什么了?”脸上的表情如果有温度,此刻一定降到了冰点以下。

“我不是……我没有……老韩你要相信我。”叶修颤抖着连连摆手。

“我觉得他后天也上不了班……”张佳乐继续跟孙哲平咬耳朵。

一顿晚饭在欢快祥和的气氛中进行的惬意又美好。

韩文清在热闹的火锅里给叶修捞雪花牛肉时注意到张佳乐和孙哲平无名指上的一对戒指。

“你们在哪结的婚。”韩文清乘乱悄声问张佳乐。

“荷兰……唉,国内又不承认那张纸,只能放在家自己看看……”

“嗯。”韩文清若有所思的用手指轻敲了几下桌子,随后夹起烫好的牛肉放进叶修碗里。“多吃点,吃饱才有力气做运动。”

“…………”叶修本来吃的很开心,戳着碗里的牛肉瞬间失去了食欲。

评论(8)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