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18)

ps:剧情需要,微量双花、喻黄,很少很少很少



本来一切都很好,最后叶修却溜了,韩文清反应过来,快步跟出去时,叶修已经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韩文清记下车牌,决定再一次跟上去看看。

出租在路边停下,叶修张望了一下,锁定“目的地”的霓虹招牌后,径直奔了过去,急的好像要去赴一个不容错过的约会。

韩文清坐在车里透过挡风玻璃清楚的看见叶修进了一间酒吧,正是最初遇到他时的那个gay吧。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带着怒气拔下车钥匙,好像抽出一支插进仇人心脏里的匕首,猛的推开车门站起来,突然的眩晕,怒不可遏的甩上车门,连带着城市越野体积并不算小的车身都跟着震颤。快步的向酒吧走,他想看看,这么晚了所说的有点事,究竟是什么事。

自己的一颗心全放在叶修那了,他好像只是玩玩似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在外面吃饱了,回家对自己怎么可能不冷淡,韩文清浑身裹着怒气站在酒吧门口,三三两两聚集着些抽烟的年轻人,看见怒气值max的韩文清吓的四散奔逃。韩文清挥出一拳狠狠的捶在墙上,拳头上传来尖锐的疼,稍稍将他的理智拉了回来,细细回想,想捕捉一些可疑的蛛丝马迹,可叶修和自己生活以来,作息一直很规律,不说夜不归宿,甚至连晚归都没有过,出差给他打电话,无一例外都是在打游戏,十分乖巧。韩文清深呼一口气,突然的觉得浑身被抽干了力气,酒吧黑洞洞的大门好似深渊,他害怕在那里面看见真相,他害怕在这里看见想象中的画面,叶修会永远的离开他。

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先回家,冷静下来,把整个事情捋清楚,再盘问叶修到底想干什么,这样吊着自己,究竟是什么意思。



昏暗嘈杂的酒吧里,叶修烦躁的扯开领带,在吧台前面找到了黄少天和喻文州,随意的打了声招呼,扫了眼水单,要了杯名字看似温和的长岛冰茶。

“前辈…不是不能喝酒。”喻文州提醒叶修。

“这不是茶吗…”叶修接过加了冰块还冒着凉气的酒杯,吸了一口,酒精微微的苦味让他很不适应,皱起眉毛,将酒杯推到一边。

喻文州看得出叶修心情不是太好,也没有再说什么。

“哎…这不重要,老叶老叶,我听说你跟韩文清同居啦,你们俩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被他掰弯啦?”黄少天提高了音量,抓住叶修的胳膊急切的问他。


“什么同居,我那时候房租到期又生着病,他正好知道了就收留了我一阵。”


“哦…”黄少天显然有些失望,“那你们就没发生点什么,韩文清不是个gay吗,他可是喜欢男人的。”


叶修又尝试性的喝了一小口酒,再次皱起眉毛,淡淡的说,“能发生什么,他有恋人。”心里一阵绞痛,烦躁的又吸了一大口。


“那你还住他那里,要是文州收留一个朋友这么久,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指不定哪天就会擦枪走火,就算对方是直男,我也会介意的,很介意,非常介意。”黄少天拿起叶修的酒杯,放到他够不到的位置。


“我忙啊…租房,买房多浪费时间。”叶修撑着脑袋心虚的说,自己都觉得理由太牵强。


“前辈,要不先住在少天那里,少天,可以过来和我住。”喻文州搂着黄少天的腰下巴枕在他肩膀上,笑眯眯的提出建议,颇有些小私心在里面。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简单应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在舍不得韩文清xbox里好不容易打上去的游戏进度,酒吧里闹哄哄的吵得他头疼,黄少天还一直缠着问关于韩文清恋人的问题,叶修实在不想去触碰任何与此相关的话题,借口上厕所,溜了。


叶修走后来夜场玩的张佳乐和孙哲平碰上黄少天和喻文州,两对饶有兴致的凑在了一起聊起八卦。


“你们知道吗,老韩和老叶在一起了。”张佳乐兴奋道。


“在一起?他们只是住在一起吧,老叶说当时韩文清看他没地方住又病着就好心收留了他,你这个八卦我已经听过了,而且两个人根本就没什么。”黄少天不屑的说。


“不是吧,老韩说他表白成功了啊。”张佳乐有些疑惑。


“表白?韩文清不是有恋人吗,表白对象肯定不是老叶,要么是误传要么是你听错了,我认识老叶这么久了我最清楚,老叶是直男。”黄少天无比肯定。


“直男?他不是0吗?”张佳乐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或者黄少天出了什么问题,可是以黄少天和叶修的关系,他的话,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你听谁说的,纯粹瞎扯瞎扯瞎扯,老叶是直男,钢铁直男,撅不弯的那种,不信你问他自己。”


张佳乐摸着下巴沉思,“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叶修逃出酒吧,叫了车绕着城市兜了大半圈,本来晴朗的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雨水落在车窗上往下滑,留下蜿蜒曲折的水痕,雨渐渐变大,窗上无数条水痕衡汇集到一起,最后形成水幕,阻隔了外面的世界,叶修脑袋昏沉,被窗外的风景分散的注意力因为视线的阻隔渐渐聚拢。模糊车窗外的车灯,巨大的广告牌,灯火通明的写字楼,一切都变得扭曲跳跃,越来越不像它们原本的样子。心底的情绪却随着视觉的模糊,变得无比清晰,抖开复杂的思绪,突然的被困住了,压抑的感觉压住他的喉咙甚至肺叶,让他难受,闭眼靠在车座上,念出了熟悉的地址,告诉司机,送他去那里。

慢悠悠的转回家时已经不早了,打开家门韩文清正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上,面色阴沉头顶上似乎顶着千斤重的乌云。叶修慵懒的拖着步子,淋了点雨的头发上挂着水珠,雨水在衣服上留下大片水渍,湿漉漉的的走到韩文清身边坐下,仰头靠在沙发上。韩文清扫了他一眼,领带被扯开,衬衫由上至下解开几颗扣子,整个人带着酒气,头发凌乱,韩文清眼底的怒气更甚,处在爆发的临界点,两人都沉默着,只有黑夜的雨幕里,偶尔的惊雷,做两人压抑气氛里的背景音。


“回来了?”韩文清率先打破沉默,声音很平静,听不出里面有什么情绪。


“嗯。”叶修苦笑了一下,通常这种情况下,韩文清一定皱着眉吵他,让他赶紧去冲个热水澡,换套干爽的衣服。叶修表面上和往常一样,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也许是喝了酒。


又是一阵沉默。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又是韩文清率先打破沉默。


“…哦,我这两天有空了,打算搬去少天那。”叶修闭着眼睛,声音被伪装的很轻松。


“哼,原来是黄少天。”韩文清声音里盛满愤怒和浓浓的酸味。


叶修听出了韩文清声音里的不满,心里竟然生出无边的委屈,直起身看着韩文清笑的嘲讽,“你不都有恋人了吗?我一直住在你这不太合适。”


韩文清顿了顿,脸上的怒气转为疑惑,然后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叶修是误会了他拿给他看的那条短信的意思,他这是吃醋了。皱着眉,“我的恋人不就是…”


叶修脑袋乱糟糟的,看着韩文清的脸,他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敲打在心口,他一点也不想知道他的恋人是谁,只想让他闭嘴。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叶修拽住韩文清的衣领,一把将他扯了过来,找准了他的嘴巴吻了上去。满意的看着韩文清惊讶的表情,渐渐闭上了眼睛。


韩文清反应过来,扣住他的后脑激烈的回吻,他等他的这个吻已经等的太久,既然叶修送上门来,还客气什么。

叶修裹着浑身的酒气,此刻脑袋却无比清醒,吻的生涩没什么技巧可言,觉得落了下风,忿忿的咬了一口他的嘴唇。韩文清吃疼闷哼了一声,重重吮吸他的唇瓣,舌头撬开牙关,侵入叶修的口腔,霸道的舔舐缠绕他的舌头,鲜血的味道蔓延进口腔和着酒精的苦味。叶修不悦的想要挣脱,被韩文清拽进怀里紧紧的扣住,舌尖扫荡着口腔里每一寸领地,极富侵略意味的单方面占有,吻的叶修大脑缺氧,搂住韩文清的脖子不甘示弱的回吻,两人似乎想将一切的愤怒、压抑和误会在这激烈的深吻里发泄干净。唇舌分开勾出一根银丝,韩文清伸手触碰下唇上被咬破的口子,盯着叶修,慢慢的用指腹擦掉伤口边缘渗出来的血迹,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像一只捕食老虎,盯着身前的猎物。


叶修头皮发麻,自觉气势上绝对不能输,恨恨的看韩文清,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自觉。

评论(1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