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16)

住在一起的两人共同的东西渐渐多了起来,一式两样的牙具,水杯,拖鞋,睡衣,同样的外星人游戏本,xbox里共同完成存档的游戏,甚至衣帽间里几套相似的衣服。


韩文清到底比叶修过的像样多了,每天早上逼着叶修一起锻炼竟然练出点成效,肚子上的赘肉少了,腹部平坦,显出点腹肌的轮廓。一天三顿催着吃,早睡早起,皮肤都养细嫩了些,每天早上打理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去上班,公司里妹子都要红着脸多看上两眼,只是看到他身后,送他上班的韩文清那张护食似的凶相时,都默默收回了眼神。


霸图里只要和韩文清有接触的成员,上上下下一致认为他们的CMO变了,下班准时回家,绝不加班;周末偶尔的团建能不去就不去;一向不浪费工作时间的他,有好几次竟被发现在临近下班时打《荣耀》。几个胆大好奇的人不怕死的多瞅了几眼,竞技场里,他们熟悉的大漠孤烟和一个叫君莫笑的奇怪家伙pk,赌局是谁输谁刷碗。公司里的不少人曾披着马甲上游戏试图围观,无奈没有一次房间是不加密的,于是他们的秘密只能一直是秘密。最后好奇心大过求生欲的众人想了个办法,在贴吧发起了寻找君莫笑的活动,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叶修在荣耀大陆上不断的被莫名其妙的围追堵截,问他刷碗是什么梗。

散人君莫笑就这样在《荣耀》里出了名。直到叶修黑进相关贴吧的楼主账号,删了贴,挖出肇事者信息并向韩文清打了小报告才消停。

于是刷碗的赌局从pk变成了街霸,两人总是玩到忘记刷碗这件事本身,后来又变成了猜拳,叶修总输,却总是能以缓兵之计推脱责任。

每天早上韩文清都在刷碗中又一次告诫自己,不能这么宠叶修!

早上韩文清站在堆满碗筷的水槽边时,叶修眯瞪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走进了厨房,磨磨蹭蹭的拿水杯倒水喝,端着杯子没看见韩文清似的扭头就走,被韩文清拉住了胳膊。

“嗯?”叶修看看韩文清,又看看水槽里的碗筷。

“哎…要不…扔了,再买套新的?你看这白的一点颜色都没有,难刷不说还影响食欲…”说着胳膊上使劲想挣开韩文清的手。

“皮痒了?”韩文清钳着他胳膊扽了一把,叶修才起床身上也没什么劲,身形不稳往前扑倒,眼疾手快的抱住韩文清的脖子,手里的水全洒在睡衣上。韩文清心里也是一惊,顺势搂住叶修。

扶着叶修想让他先站直了身体,叶修鼻子撞在他坚硬的胸膛上疼的直抽凉气,还没缓过劲来,搂着韩文清的脖子蹬了两下腿,拖鞋在沾了水渍的地板上直打滑,“等会,等会。”

韩文清倒是乐得他在自己怀里多待一会,重新搂住他的腰往前走了两步把他抱进怀里。等叶修忍过这一波疼才发现自己正和韩文清拥在一起,心中警铃大作,赶紧松了手,韩文清却全没有放他走的意思。

“那个,老韩,上班,要迟到了。”叶修拍拍韩文清的肩膀,委婉的提示。

“你还怕迟到?”韩文清挑了挑眉毛,对于叶修来说迟到早退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撩了就跑哪有那么容易。

“你怕呀,想想张新杰。”

霸图在张新杰的荼毒,不是,督促下一直都是对时间极为严格,韩文清想起送赖床的叶修去上班,张新杰的夺命连环call……蹙眉叹息了一声,只能撒手。

叶修因为撞了鼻子疼的挤出几滴眼泪,还可怜兮兮的挂在眼角,水泼在胸前印湿了一大片,润湿的睡衣布料变得半透明,扣子本来就扣错了位露出一大片白净的胸膛。现在衣服下的两点在本就薄薄的布料下若隐若现,要露不露的最要命。站在韩文清面前还没有一点防备的扯起睡衣,拎着湿透的领口扇了两扇。韩文清捂住鼻子,一手撑在水槽上低下头。

“我去换身衣服啊老韩。”

“嗯…“

“…那…碗…”

“赶紧滚。”

“得嘞!”

去公司的路上,叶修窝在副驾的座位里抓紧时间补个眠,韩文清尽量将车开的平缓,到达兴欣互动门口时,帮他解开安全带想叫醒他,盯着叶修安静的脸看了半晌,俯身吻住他微张的嘴唇,舌尖描绘唇线的轮廓,衔起下唇轻轻吮了一下,做贼似的偷了个吻。

不明真相的叶修被叫醒,舔了舔湿润的嘴唇,只以为是睡着流了口水,不大好意思的低头摸嘴角,落在韩文清眼里变成了十足的娇羞,一个人暗搓搓的激动半天。

评论(9)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