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15)

自从叶修搬进来,韩文清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魅力,叶修对他的态度一直极为冷淡,同居这么长时间连他一根头发丝都没碰过,韩文清这种人,又不屑于把搂搂抱抱牵牵小手或者是某些生理需求放在明面上说,索个吻要个抱抱跟撒娇似的,不是自己的风格。感觉到位了一切都会顺其自然,关键在某些事上叶修像是个绝缘体。

于是韩文清只能想尽各种办法,例如洗完澡只在腰间围上一条浴巾,在叶修面前有意秀秀身材,叶修连看都不看一眼自顾自的打游戏或者写案子调数值;和叶修说“记得那边的床不太舒服。”得到的答案是“我觉得挺舒服的。”只要两人一起去超市,韩文清都会当着他面大大方方的买套套买润滑剂,有时还露骨的征求一下叶修的意见,而叶修总是一副又不是我用谁管你的表情,敷衍他两句;最后韩文清没有办法,只能将少儿不宜的影片看似不经意的放在显眼的位置,叶修也只是好奇的拿起来两眼,然后原封不动的放回去,韩文清感觉自己的形象有些崩坏,同时对叶修感到绝望。这甚至让他怀疑是不是因为和叶修第一次的经历,给他造成了什么阴影。

两人在一起的绝大多数时间要么是在打游戏,要么是在聊游戏,再要么就是聊工作,话题内容不要太根正苗红,气氛好的根本不给韩文清机会做擦枪走火的事,甚至是念头。

同居后的第一次出差回家,韩文清站在玄关的位置放下行李,叫了声叶修张开双臂,等待着自家情人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毕竟小别胜新婚,他不信叶修就不想他。叶修从沙发上冒出一颗脑袋,朝韩文清望了望,连句招呼都没打,继续埋头写新的系统文档,韩文清尴尬的仰起手,假装缓慢的伸了个懒腰。叶修忙工作对他爱答不理,韩文清也不好打扰他,冲了个澡和叶修并肩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搭在靠背上,像是把叶修半圈在怀里,心里一动想挪挪手臂搂住叶修肩上,叶修合上电脑打了个哈欠,丢下一句先睡了,自顾自站起来。韩文清的胳膊尴尬的悬在半空,叶修疑惑的看着他诡异的姿势,恍然大悟似的伸手和他击了个掌,末了添了句晚安。

一个个恋人睡在隔壁的孤独夜里,是怎样的辗转难眠百爪挠心,直接去敲他的房门这种事,韩文清觉得太没面子,会被叶修嘲笑一辈子,在他面前绝对不能服软。好几次走到叶修门前,举起的手又放下,犹犹豫豫来来回回,硬是拉不下脸,最后赌气似的忿忿的回到自己卧室,啪的一声摔上门,你不碰我我也不碰你,看谁熬得过谁。硬脾气的韩文清还就这样杠上了,谁怕谁。

叶修像个直男一样不开窍逼的韩文清没办法,决定是时候采取行动冷落他一下。于是机会来了,又一次的出差,韩文清故意没有给叶修去任何消息,一整天心神不宁的不停翻手机,从下午直等到凌晨,在悲愤交加中几乎要放弃。突如起来的一条消息还是将他从绝望边缘拉了回来。

看着对话框里的“哎你这次出差是不是去那哪哪哪。”韩文清激动的按住自己的右手,忍住,不能回消息。

于是,夜晚又陷入了一片死寂,只有手机发出的微弱荧光,印在韩文清疲惫的脸上,映衬着他的孤寂,令人窒息的安静,韩文清的心突然揪起来,像是被人狠狠的拧了一下,一个想法,在他脑袋里挥之不去“叶修,是不是不爱我。”

这种想法一旦形成,便像一条粘腻冰冷的蛇,顺着脊背一路爬上来,让韩文清遍体生寒,然后慢慢勒住他的脖子,随着时间的流逝缓慢的收紧,戏弄猎物似的品尝他的慌乱猜疑和前所未有的心惊。韩文清怕的东西很少,但此刻他清晰的感觉到害怕,十分害怕。

忍无可忍的抓起电话,好像那是一件可以救命的东西,铃声响起来,驱散了所有可怖的臆想,屏幕上叶修的名字,彻底拯救了他,深呼吸打起精神,一个小时的时差愣被他装出十二个小时,心虚又雀跃的接起电话。

结果到底是等到了叶修的电话,人却只冷冷的说了句“确认一下你是不是还活着。”


“好吧,至少也算是表示了关心,说明他心里还是有我的。”韩文清只能自我安慰。一边嘲笑自己的神经敏感,一边绝望的感觉到撩动叶修的任务一定是被调成了地狱模式,又不能下药又不能用强,还没有作弊qì。

在爱情里谁都会表现的像个傻逼,韩文清给自己内心的苦情戏找着借口,却通过电话事件认清了自己有多爱叶修,这辈子,算是栽在他手里了。

韩文清想着叶修这个甜蜜的烦恼,盘算着给他买个礼物,好弥补冷落他的“过失”。

回家时正好是周末,韩文清站在家门口一眼就看见手里夹着烟,穿着睡衣顶着鸡窝头的叶修。

“老韩,家里的打火机都去哪了。”叶修只是瞥了他一眼,接着埋头在抽屉里翻找,没找到,转去厨房,“老韩,这灶台怎么打开…”

韩文清朝叶修晃了晃手里的白盒子,“别找了,礼物,给你的。”

叶修从韩文清手里接下了盒子,翻来倒去的研究了一遍。

“电子烟,加热烟弹,口感会比较接近纸卷烟…”韩文清凑近将下巴枕在他肩膀上和他解释完用法,低头想吻一吻他的脖子时,叶修说了句“哎这个好,谢了啊。”一边急急的拆包装一边往回走,留下韩文清悻悻的站在门口,茫然的看叶修拆完盒子对他伸出手,韩文清也没过脑子刚想去牵他的手,只听他又来了一句:烟弹呢?”

韩文清绷着脸,有点想打人。

出差带回来的一支iqos和一大堆各种品牌各种口味的烟弹,终于使旷日持久的戒烟大作战画上了休止符,以双赢的方式。这是韩文清礼物的唯一的收获。

评论(1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