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14)

“啊…哈…啊…我…我不行了…老韩…老韩…你慢点…”


叶修两手撑在膝盖上,大汗淋漓的喘着气。大清早被韩文清吵起来,绕着小区跑了整整一圈,已经累的筋疲力尽。韩文清站在不远处等他,抱着手臂看他,眼里流露出些许笑意。

叶修歪歪斜斜步履蹒跚的往韩文清的方向挪过去,伸手搭在他肩膀上,整个人没骨头一样靠在他背上。

“哎…我不行了。”叶修长出一口气挂在韩文清身上往家走,大半个胸膛汗津津的隔着运动紧身衣贴在韩文清背上。韩文清能清楚的感受到叶修身体传来的热度,有种坠进梦里的错觉,“没想到叶修这么粘人。”心里想着嘴上却不依不饶道:“三公里,跑了一个小时,你还好意思喘。”

半搂着叶修的腰,将他放到路边的长椅上,蹲下身按摩小腿,放松肌肉。手掌握住小腿肚子,稍用力。

“啊…”长期缺乏运动的叶修疼的叫起来,声音短促带着无力的气音,听起来有些可怜,韩文清蹲在地上,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翻涌上来。

“老韩,你脸怎么这么红。”尽管韩文清已经尽量低下了头,叶修还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

“…回去吃饭。”韩文清别过脸站起身,快步往回走,要他当面承认是因为听叶修叫了两声?那怎么可能,这太羞耻了。

“???大早上的闹什么别扭…”


自从搬韩文清家里,叶修就没一天舒服过,韩文清的要求实在太多!晚上按时睡,早上晨跑,一天三顿饭都要来盯一下,连抽烟都要管,比老妈子还老妈子,一定是被张新杰荼毒了。叶修自觉找房子这种事情实在太麻烦,现在虽说有一些生活上的小烦恼,但是有人陪着打游戏,上班有车蹭,早晚都不用担心吃什么这一世界性难题,于是都一一忍了下来,没办法寄人篱下嘛。好在韩文清偶尔也得出趟差,让他有个喘息的机会。


某次韩文清出差提前回家,叶修正从洗手间里出来,看见韩文清,眼疾手快的打开换气并带上门。站在洗手间紧闭的门口和韩文清打招呼。

“呦,老韩,这么早。”叶修皮笑肉不笑的说着,不着痕迹的将手插进兜里。

韩文清没理会,叶修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躲在厕所抽烟。皱着眉一步步逼近,叶修心虚的后退被门板挡住,已经是退无可退。韩文清一手撑在叶修脑袋边的墙上,将他锁在门板墙壁和自己身体之间,阻断了他所有的逃跑路线。握住叶修的手腕拉起手在鼻子底下嗅了嗅,气势汹汹的好似一头要吃人的老虎。


“抽了多少。”韩文清沉着脸问。


“行行行,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在屋里抽烟,我去外面抽,不,我到小区门口抽。离你房子远点,不然给你点着了。”叶修阴阳怪气的发起反击。


韩文清捏起叶修的下巴,迫使他和自己对视。叶修倒也不怕他,两人大眼瞪小眼就这样对峙了一会儿,叶修瞪的眼睛发酸,实在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做出和韩文清干瞪眼的幼稚举动。翻了翻眼睛以示不满,落在恋爱滤镜满满的韩文清眼里竟多了几分娇嗔的意味,脾气登时没了大半,无奈的放开他。本来也没指望能戒掉他的烟瘾,能少抽一点就已经不错了。


“吃晚饭了吗?”韩文清问。


“没呢。”叶修坐在地毯上,把兜里的烟往身后的沙发底下藏。


“我去做。”韩文清忙挂好外套去冰箱翻找有没有用得上的食材,直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不住的告诫自己,不能这么宠叶修。


叶修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里刷游戏葡萄的推文,不时抬头看看在厨房里忙碌的韩文清,觉得从某些方面来说韩文清是个好男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第二天叶修便推翻了之前的想法,好男人?哈!趁自己不注意收走家里一切能找到的烟和膨化油炸食品,甚至在兴欣安插了卧底。每天晚上回到家,韩文清都能准确的说出他一天在公司抽了几支烟,在哪抽的,连什么牌子都能说得一字不差,比他自己知道的还清楚,然后根据这一天的数量,通知他第二天早上起床锻炼的时间,没错是通知!不征求当事人意见的那种通知!

叶修数次开大会严肃的指出我们之中出现了叛徒,兴欣底下的人跟他这个游戏制作人的关系都很不错,叶修希望他们能改过自新重新站队,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指责他秀恩爱,秀的哪门子的恩爱。

叶修也不是怕韩文清,只是每天抽烟的量和每天早上的锻炼时间成正比,这谁受得了。甚至出差了也不让人消停,视察工作似的每天一个电话,不可谓不烦。叶修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得罪了韩文清,细细一想又好像每天都在得罪韩文清。来呀互相伤害呀,To be or not to be…谁都别让谁好过,于是叶修愈挫愈勇决不妥协,韩文清一如既往手段犀利,旨在每一天都过成一出谍战大戏。


直到有一天韩文清又一次出差,这一天,叶修没有接到他的任何电话甚至信息骚扰,一开始,叶修以为久违的自由回到身上,心情无比愉悦,放飞自我过足了烟瘾,山中无老虎嘛。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晚上,他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空无一物的未读消息和未接来电时,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翻来覆去睡不着,不住的拿起手机又放下。时间越来越晚,隐隐的失落感变成了焦躁,“老韩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可能很忙吧。”,“老韩这次出差去哪来着。”


叶修思考着这个问题,假模假样的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哎你这次出差是不是去那哪哪哪。”


没有收到回复,叶修拿着手机打游戏想分散注意力,中途切回去好几遍,一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而夜已经很深了,“不应该呀。”;“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睡了吧。”……………“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他出事了,这房子怎么办。”


拨通韩文清的电话,“嘟…嘟…嘟…”手机里的回铃音变得格外漫长,叶修似乎能从中听到自己心脏有力的跳动,从起初的平缓随着时间的拉长变得急促起来,就在他深呼一口气即将放弃时,听筒里传来韩文清的声音。


“喂。”

声音通过交感电流穿进叶修耳朵里,略微失真而简短的一声却让他有种落到了地上的镇定效果,好像漫长飞行旅行过后,脚踏实地的那种舒爽。


“……”叶修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打电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已将近凌晨两点,而这个点打电话问对方是不是在那哪哪哪,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对方一定会觉得他是疯了。


“喂?叶修?”


“喂。”


“怎么了,我刚开完会,有时差,太晚没回你消息。”韩文清的声音里掩盖不住的雀跃,以为叶修是因为没有收到自己的消息在闹小情绪,强行解释了一番。


“确认一下你是不是还活着。”叶修打着哈欠含混不清的说。


“……睡你的觉。”指望从叶修嘴里听到一句好话,韩文清想了想,照这样下去他还得再活500年。

评论(10)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