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13)

其实叶修真不是要躲韩文清,自从和韩文清出差回来,新版本研发,十一线上活动,《荣耀》海外版本,一个多月来手里的活根本没断过。《荣耀》的节日活动向来复杂,有时候甚至会增加新的npc和玩法,工作量超乎想象的大,再加上三件事正好赶到一起,叶修每天带着大家一起熬夜爆肝,忙起来连口水都喝不上,好不容易熬到版本上线,人却病了。


韩文清赶到兴欣新的写字楼时正好是中午,午饭过后,兴欣幼儿园的小伙伴们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玩游戏,公司里xbox、psp、ps4、vr设备、桌游区要什么有什么。随便抓了个人问他叶修在哪,得到的答案是他已经请假两天了。

起初韩文清不信,凶神恶煞的盯着兴欣这个倒霉的不重要的员工,人吓的差点给他跪下,直到方锐魏琛吃完饭回公司,撞上韩文清才使他相信叶修是真的不在,并解救下不重要的员工。

韩文清自觉是个执着的人,也许他只是想见叶修想的要死,要了叶修的住址便驱车匆匆赶过去,站在老旧的红砖六层小建筑下面时,不可置信的把地址核对了一遍又一遍。六层的排楼,连个电梯都没有,怎么说也是个知名的游戏制作人,就不说叶家本身怎么家大业大,《荣耀》上线的火爆带来的收益对于兴欣来说可以称得上是一夜暴富了,叶修拿到的分成自然不会太少,韩文清想不明白叶修为什么住的这么将就。

叶修十几岁就从家里溜了出来,一心想做游戏,家里认为他不务正业,直接断了那时才十五六岁的他的所有经济来源,好逼他回家。一开始叶修只能打打黑工自己养活自己,网管、代练、外包测试那时候都做过,后来做了几个独立游戏,卖给大公司,才积下点积蓄。前几年创业前期,更是能省则省。算下来将近十年了,苦惯了,基本上有张床就行,叶修倒也不在乎住的怎么样。


韩文清站在叶修的小公寓门口时正好赶上他出门,打开门万分意外的看见韩文清一张臭脸,神情里带着几分焦急和担忧。

“你怎么来了?”叶修的第一反应是催进度,大脑还没从工作模式切换回来。


“你怎么了。”韩文清反问,看着叶修苍白病态的脸,眉头越拧越深。

“老韩家里肯定不用买苍蝇拍,用眉心都能夹死。”叶修想着不禁有些好笑,嘴角上扬了起来。“哦,胃疼。”


“怎么不去医院。”


“这不想着等好一点再去吗。”


“那你好点了吗。”


叶修胃里一阵绞痛,捂住上腹部,弯下腰,摆了摆手无力的搭在韩文清肩膀上,“更疼了。”


韩文清阴沉着脸,找了家最近的三甲医院带叶修挂了急诊,看病做检查,拿到检查结果:急性肠胃炎,叶修看着医嘱上的饮食清淡忌烟忌酒,感觉更难受了,饮食清淡倒还挨得过,但是忌烟,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从医院回到叶修的小单身公寓,韩文清连脚都不知道往哪放,倒不是局促,只是叶修的家里,实在是太乱了!沙发上堆着乱七八糟的程序和设计相关书籍,游戏本和笔记本电脑躺在乱七八糟铺了满地的一堆白纸上,外加一个塞满了烟头的烟灰缸,墙上花花绿绿的便利贴记录着近期事务,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灵感,餐桌上摞了几桶泡面,屋子里采光不好,看起来乌烟瘴气,还弥漫着淡淡的烟味,卧室里不大的一张床上堆了几件衣服。韩文清挥挥手好像想赶走房间里并不存在的烟雾,心情有些复杂,将沙发上的书搬到地上,落成一摞。端过一杯水,把药递给叶修,叶修吃过药,垂着头靠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捂着腹部。韩文清又心疼又生气,这么大个人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你就吃这些?”韩文清指了指桌子上的泡面。

“我泡面的手艺…”一句话都没说完,胃里又是一抽,叶修用力抵住胃,好像这样可以缓解疼痛似的,难受的缩成一团。


韩文清将手搓热了覆在他的腹部,“饮食不规律,作息不规律,酗烟…”一条条念着叶修的坏习惯,盘算着一定要全给他改过来。


叶修仰头靠在沙发上,没力气抬杠,看他难受,韩文清也不再多话,沉默了一会,长出一口气,掀起叶修的刘海,定定的看他的眼睛,“搬去和我住。”又是命令式的口吻,好像不是在提出建议,而是通知。韩文清说不出太多情话,而他觉得提出同居,叶修应该明白他的诚意。


叶修转动眼睛,四下看了看堪称家徒四壁的小公寓,房子马上就要到租期,黑心中介为了多收房租决定把这一间改成两小间,以满足广大漂泊青年的硬性需求。叶修只能退租,倒是不缺钱租个好点的房子,只不过在某些事情上的懒癌晚期,再加上生着病,导致了现在即将无家可归的局面。叶修这才想起来,原来韩文清那时站在门口,原来是在看门口贴着的到期通知,真够意思。眼神转回到韩文清脸上,“要房租吗?”


房租?开什么玩笑,养你都可以,要什么房租。韩文清看白痴一样看着叶修,抬了抬眉毛“不要。”


“那好,明天帮我搬家。”住的地方有了着落,叶修的声音都雀跃起来。霸图CMO的房子,地段肯定不错,不要房租还可以免费蹭车,不住白不住。

韩文清愣了愣,本以为以叶修的性格会提出一些条件,拒绝洗碗拒绝打扫之类的琐事,又或者想同居是不是给点什么好处,比如说《荣耀》十一活动推广,之类的。韩文清已经做好了签订不平行条约的心理准备,毕竟想把叶修这种老狐狸追到手,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万万没想到叶修答应的这么干脆,而且声音听起来,好像很高兴很迫切,“看来叶修很喜欢我。”韩文清心情无比愉悦,像落进了柔软的棉花里,连带着看叶修的眼神都变得柔情似水。

叶修被韩文清看的脊背发凉,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只是胃里的不适妨碍了他继续多想。他好像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韩文清是个曾经让他三天下不来床的纯gay。


叶修的东西可以说是少的可怜,两个行李箱连带着喜欢的人一起打包带回家的韩文清心情好到了极点。叶修一点没客气,进了韩文清家门蹬了鞋,目光就被连着巨大显示屏的新款主题限量版xbox one s吸引。韩文清无奈的拧着两个行李箱,放进储物间,又取了鞋柜里为叶修准备的拖鞋。叶修扬起手里的手柄,朝拧着拖鞋走过来的韩文清晃了晃。

“哎,来一局。”

韩文清蹲下身给叶修套上拖鞋,嘴角总抑制不住的往上翘,“输的怎么办。”

叶修四下望了望,“要不,输的承包一个月家务?”

韩文清幻想着叶修穿着围裙洗着碗,自己从背后抱住他的温馨画面,很好,这很人妻,毅然决然的答应了下来。

韩文清这一局绝对可以说是超水平发挥了,眼看着君莫笑就要败下阵来,叶修决定启用垃圾话技能进行干扰。

“老韩。”

“嗯。”

我觉得你不应该叫大漠孤烟。”

“为什么。”

“因为大漠孤烟直啊。”

韩文清反应了一会,叶修瞅着这个空档,发起反击,君莫笑咸鱼大翻身逆转战局。

韩文清无语的看着屏幕上倒下的大漠孤烟,和一脸得瑟的叶修,只能默默的自我安慰,“算了你开心就好。”

赢的不地道当然得跑,叶修伸了个懒腰拍拍韩文清的肩问他我睡哪时,韩文清想也没想的指着自己的卧室,“我卧室。”


“哦。”于是叶修的目光落在了另一间,走进去,麻利的带上门,韩文清回味了几遍从进门到现在说过的几句话,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只以为是叶修太累需要休息,又可能是忌惮上一次做过后的惨痛经历。不过没关系,人都是自己的了,分床睡两天又有什么要紧。


在搬进韩文清家的第二天早上,当叶修从美妙的梦境中被拽起来,确认了两遍韩文清对他提出的要求后,对于搬进他家这一决定,后悔不已。

评论(18)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