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10、11)

https://m.weibo.cn/5139456698/4259975750235223

👆这个是10

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韩文清的手覆在叶修光裸的脊背上走了一圈,转移到白嫩弹手的臀瓣上时,忽然就清醒了。触电似的收回手,无比后悔早上在盛怒下做出来的事。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惩罚叶修,给这个讨人厌的麻烦精一点教训。结果到头来也没想要伤害他,从前戏到扩张都温柔的要命,生怕弄疼了他。

叶修嘴上说着不要,还不是意乱情迷,舒服的要死。回忆起叶修这两天明里暗里的勾引,放钙片的是他,光着腿晃来晃去的也是他,缠着他睡在一起的还是他,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一个混夜场的老手,应该也玩得起放得下。试探性的伸手去抚摸叶修的细软的黑发,叶修没有拒绝,高兴的将人捞进怀里,下巴抵着他侧脸摩挲,像一只大型犬对心爱的主人示好,温存了一会,叶修身上暖烘烘的一直没什么反应。


“饿不饿,起来出去吃点东西?”韩文清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心情很好的把玩着叶修修长的手指。


“嗯?”叶修闭着眼皱着眉毛沙哑的应了一声,头疼的要裂开,难受极了,大脑已经失去了对外界一切的判断能力,只想昏昏沉沉的一直睡下去。


韩文清支起身子将他翻过来,叶修眼睛睁开一条缝又合上,痛苦的拧起眉毛,脸烧的通红。韩文清眉毛深深的拧起来,用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浑身的血液都冷了,焦急的把叶修抱起来又无措的放下去掖好被子,拨通张新杰的电话,“新杰,帮我找个私人医生。”


张新杰正和张佳乐、林敬言一块吃晚饭,听到韩文清的要求也没有多问,挂了电话自顾自的联系私人医生。


“谁,老韩吗?”张佳乐凑过来问。


“嗯。”


“上垒了吗?”


“准确来说,应该是过头了,让我找医生。”


“……”张佳乐愣了半晌,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勇猛。”

“看来那个实习生转正是不用愁了。”林敬言笑着说,另外两人一致的点了点头。


医生给叶修做完检查挂好水,韩文清黑着脸一直在床边焦躁的来回踱步。踱的医生不胜其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哦,没事的,烧已经退下来了,身体底子不是很好,那个地方有点发炎,再加上宿醉然后操劳过度,打三天针,按时擦药,吃药,饮食忌辛辣油腻,那我明天再过来。”医生以最快的语速一口气交代完,留下药,强压下对着韩文清的扑克脸跪下交出钱包的冲动,脚底抹油跑了。


叶修挂完水转醒过来,浑身上下像被拆散了架,烧退下去了,脸色却还白的像纸。眼睛转了两圈,一扭头对上凑近看他的韩文清那张放大的脸,吓了一跳,双手攒着被子紧张的拉到下巴,干哑的喉咙里发出奇怪难听的声音。韩文清赶紧把他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将一杯温水递到嘴边。


挂了吊瓶又被灌了一大杯水的叶修膀胱涨到爆炸,艰难的撑起身子又被韩文清强硬的拉住,“上哪去。”


“厕所。”叶修冷冷剜了韩文清一眼。


韩文清二话不说打横将叶修抱起来,往厕所的方向走。

叶修惊慌的拉住床头,“你放我下来。”


韩文清站在原地不知所错,犹豫了一下将叶修放下来,叶修手酸脚酸,睡了一天又饿了一天,双腿发颤,挪了两步又歪进韩文清怀里,绝望的做心理建设,“看都看遍了,扶我尿个尿怎么了。”


伺候叶修回到床上,韩文清叫了份粥和一份生菜,并叮嘱少油。服务生端着罩着金属罩子的托盘走进套间时,叶修两眼放光,眼睛都未能从这未知的晚餐上挪开过一寸。服务生从门口走到桌旁的过程让他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托盘放在桌子上,打开金属罩时,叶修又一次陷入了冰冷的绝望,一碗白米粥,连个油花都没有,一盘绿油油的青菜,叶修有一个大胆的推测,韩文清这是想杀人灭口,好掩盖自己早上不地道的行径,左顾右盼的去寻找作案证据,很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我饿了一天了,被你弄成这样你就给我吃这个?”叶修不满的指着桌上的晚餐,质问让他下不来床的始作俑者。


韩文清端起粥拧着眉毛走到床边,舀起一勺粥吹了吹送到叶修嘴边,“要么吃,要么饿着,你自己选。”


叶修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在床上翻找手机,“我自己叫外卖,不劳您费心。”


韩文清按住叶修将一勺粥塞进他嘴里,声音缓和了些,“乖一点,等你好了再补回来。”


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暗搓搓的想着“老韩大概是脑袋坏了。”被按着不情不愿的吃掉了素的不能再素的晚餐。


吃完饭最容易犯困,再加上操劳过度,叶修抱着被子准备再次蒙头大睡时,大魔王韩文清拿着药膏走到他跟前,用命令式的口吻毫不留情的对一个孱弱的病人说:“裤子脱了,翻身,趴好,屁股抬高。”


“你干嘛。”叶修紧张兮兮的往远离他的一边挪。


“擦药。”大魔王面无表情,伸手去扯被子。


叶修警惕的挡开韩文清的手,脸皱成了一团,要摆成那么羞耻的姿势,这药要用在哪还用问吗。“我自己擦。”叶修坚定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你看得见?”韩文清不由分说的掀开被子,箍住他的腰将他翻了个身,叶修趴在韩文清腿上实在挣扎不过,又一次被扒了裤子。只能继续做心理建设,“看都看遍了…老韩你等着…”

注入管轻轻插进去,挤出一点药膏,手指慢慢的在入口处将药揉散,清凉感从入口处延伸到肠壁,浓浓的麝香味散发开来。


叶修撅着屁股把脸埋在枕头里,耳朵尖都红了,本来以为这将会是一场变相指奸,没想到韩文清只是在菊花入口的褶皱上揉了一圈。“不是有注入管吗,需要用眼睛看?”叶修忿忿的想。

擦完药拉好内裤,韩文清却没有放他走的意思,剥下挂在叶修身上的衬衫,吓的叶修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看见他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韩文清自己都啧了一声。拿过干净的浴袍给他穿上,想道歉却又拉不下脸。

听见韩文清小声的啧了一声,叶修倒是来劲了,哑着嗓子道:“怎么,没眼看?老韩同志,禽兽不禽兽,看来我真的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你们霸图的小年轻们…珍爱生命,远离CMO…咳咳…”叶修嗓子不适,没说两句咳嗽起来。

韩文清自觉早上是做的狠了,还没这么失控过,也不跟他抬杠,沉默着轻轻拍打他的背,帮他顺气。叶修不领情,从他身上翻下来。韩文清无奈,拉被子给叶修盖上,想探一下他额头的温度,却被伸手挡住。“你身上一股痔疮膏味儿。”


“你屁股上也是。”韩文清说着一手抓住叶修的手腕,另一只手覆上叶修额头上。


“……你能不能换一只手。”

贫完嘴还很虚弱的叶修渐渐睡着,韩文清帮叶修和兴欣那边请了假,叫服务员收拾了碗筷,才想起来,ECJ已经结束,酒店倒不至于订不到第二间房或是换一个双人间了。坐在沙发上看了被子里蜷成的一团,只露了颗黑色脑袋在外面的叶修许久。走近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叶修像是感受到热源似的,翻身缠到韩文清身上,自然而然的好像一株向阳的植物。依然手冷脚冷,韩文清皱了皱眉,把叶修搂进怀里。

梦里,叶修提着千机伞对着韩文清又砍又刺,最后将莫名其妙变小的他踩在脚下摩擦,嘴角上扬梦呓了两句,贴在韩文清胸口的手指随着梦里愉快的单方面碾压收紧,指甲划过胸口的皮肤,又痒又疼,挠的韩文清倒抽了一口凉气,手臂不由自主的收紧。梦里的韩文清突然变的无比巨大,黑着脸瞪叶修,叶修仰头看着巨大的韩文清,消停了。

“…老韩…”叶修含含糊糊的说起梦话。

“嗯。”韩文清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挺大啊…”

韩文清睁开眼睛莫名其妙的看叶修睡的死沉的脸,判断他是不是真的睡着,“都梦到些什么东西。”

评论(16)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