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Displaced Love(29)

攀一座高山,追一个美梦,他都有勇气,只是爱,只是爱,好像所有的出口都是错误,看看他们就知道,他们每一个人,对于他,都好似错误的出口。

mixer音乐节下午一点开始,江边的公园里却早已挤满了人,巨大mixer英文字母充气立牌在公园入口处很是显眼,临时架设好的小吃街飘着烧烤和孜然的香味,水吧的塑料杯上印着音乐节的logo,兜售比平常价格高出一倍的果汁。露营区里五颜六色的帐篷挤在一块,事先占据有利地形的男男女女们凑在一块,聊他们最喜欢的乐队。

宽阔的草地上分开架设着三个舞台,怀旧舞台,爱舞台,young blood舞台,Black Menthol在young blood舞台,第三位出场,young blood的最后一场,时段很不错,基本错开了其他舞台的压轴大秀。

晚上19:30分,冬天天短,天黑的格外早,Black Menthol登台时,下面完全不像另外两个舞台,围满了人不住的往前挤。young blood舞台前面,零星的站着些人,在空旷的草地上显得格外寥落。

叶修调整新吉他的弦钮,拨动琴弦调好音。拿起拨子项链亲吻了一下,黑檀木触碰到嘴唇时叶修微怔了怔,和以往熟悉的金属质地不同,反应过来,抚摸拨子上凹凸的英文刻印,轻轻的笑。

离舞台隔着些距离,一群装束奇怪的人一字排开,正中的人扛着大旗,将帽檐压的很低。叶修在台上远远的看他们,拢起双手向手心里呼了口热气,拨动琴弦,率先以一段solo开场,音频通过音响放大,回荡在宽广的草地上空。接着加入贝斯的低音,有力的鼓点。叶修抖下搭在肩上的黑色长风衣,握住立麦开嗓。

台下聚集着一些BM的旧粉,随着叶修的第一句,开始了爆炸式的尖叫,相比较另外两个舞台,人不多但极具能量。摇滚圈的糟糠太多,而叶神,是他们十年如一的信仰。狂欢是必然的,十年,回归之战,无疑是他们的兴奋剂。狂热的信徒在暴风眼里,随着BM的歌声迷失在癫狂之中。

“喂喂,那边是Black Menthol,很有型啊。”

“要不先去看看?等结束再回来这边也来得及。”

“我靠,那个主唱的声音太他妈的性感了。”

“哎,看…叶神。天呐好疯狂。”

“啊~好纠结,等无极还是看BM啊,好像很精彩啊。”

young blood舞台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人群形成了人浪,pogo的人多起来,男孩们将自己的女伴架在脖子上,现场急剧升温,人们相互拥挤,冲到叶修脚下,前方的保安已经无法维持秩序,干脆心一横跟着疯起来,现场前所未有的混乱和疯狂。

一曲唱完,叶修望向人群最后的那一排,高举起金属礼,方锐举起挂在胸前的吉他;大冬天里,包容兴兴奋的脱掉上衣,又引发了一声盖过一声的尖叫,乔一帆眼睛里蒙着水汽,抬手拭掉眼角的光,大胆的冲到舞台前方,踩着音响一段solo。

第一次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乔一帆只觉得兴奋,回头看时,对上叶修赞许的目光,叶修不紧不慢的点着一只烟,叼在嘴里和他面对面飙琴。

灯光聚拢散开,复又聚拢。人群随着一起,举起自己的手臂,高喊着他们的名字。韩文清摘下帽子,摘下墨镜,挥舞起手里的黑底红字的Black Menthol大旗,接着是身边的张新杰,林敬言,张佳乐,周泽楷,王杰希,苏沐橙,楚云秀,喻文州,黄少天…从联盟的舞台走出来的最顶级的10支乐队,几乎全数到齐,他们在人群最后,卸掉自己的伪装,朝着舞台上的叶修,舞台上相隔六年的Black Menthol举起手臂,致敬。

叶修笑着望向他们,他看到韩文清扛着BM的大旗,用唇语对他说:“以后就是对手了。”所有的纠葛那一刻释怀,拿不起的放不下的,都随着云淡风轻,当初那个问他“如果有多一张车票,你会不会跟我走。”的韩文清,后来无言接受分手的韩文清,有的人只能是过往,只有离开了,才会让彼此成熟。叶修看着他轻声的说“一生的对手。”

目光依次扫过苏沐橙,周泽楷,王杰希最后停在黄少天身上,他看见黄少天和喻文州十指相扣,肩并肩站在一起,多么契合。叶修想着,如果自己要写情歌,那一定是他们的样子。心里泛起苦涩,他好像看见了幸福的样子,不属于他的,让他嫉妒的发狂,苦的彻心。他唯一的依赖是阴霾里偶尔照进来的阳光,他以为他喜欢,但他不知道他爱。

黄少天紧紧撺着喻文州的手,看着台上单薄的主唱,在寒风里肆意的抖下风衣,将现场推进风眼,他痴迷的看着他,一如八年前,第一次见他。他看到他的目光在他们之间一一扫过一一定格,他们之间的故事,他们之间的羁绊,他又怎么知道。他看到他眼睛里有光,落在自己的方向。他知道,他身边站着的是王杰希,用自己的一切去爱他的王杰希。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单方面的以为,叶修目光最终落在了王杰希身上。在破晓前的寒冷里,穿过晨雾去接他的那个人,“那个人不会是我,我甚至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他和他们每一个人。那么,对于他我算什么…什么,都不算吧。”太多的情绪翻涌起来,黄少天以为喜欢辛辣味道下的平凡生活,而爱的是早茶里根深蒂固的偏好,那种相互了解的畅快感,说到底,是爱吗?

他们谁又懂得什么是爱,爱就是立在水槽上的那只孤孤单单的玻璃杯,懂得的人看得通透,不懂得的人又什么时候才能想得起,洗净它的灰尘,露出它清澈透明的一面。那只玻璃杯,甚至那所小房子,他们都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去过了。

叶修收拾心绪,脸上挂着笑,摘下脖子上的拨子,将牛皮绳在手腕上绕了一圈。扫弦,开始最后一曲,十年前的荣耀回到身上,而身边却已物是人非。

“那个帅哥,最高那个,好像是小周周啊。”

“哎,那个很像孙翔哎…不对,不对,那就是孙翔,天啊是shadow…”

“我的天,你看那边一排,站着的都是谁。”

“啊……冥府之路…镜中倒影…前安非他命的王杰希,魈鬼……天呐我要昏厥了…”

无数人的目光聚集到他们身上,无数人掏出手机记录了这历史性的一刻,十只火的如日中天的乐队,站在mixer音乐节的草地上,向Black Menthol致敬,在最后一曲,大家一起高唱着Black Menthol的同名旧作—《Black Menthol》

叶修手里夹着一只烟,头发略有些散乱,黑色的刘海遮住半只眼睛,抱着立麦,烟嗓性感到了极点。

没有梦想的年代
冷嘲热讽当是喝彩
我们生存在这地下
没有后路可以退
black menthol清醒别迷失方向
霜冻前夜从不迷惘
黑薄荷与你同行
痛苦的信仰中盛放
不要停止我的音乐
背起那把吉他流浪
在梦想之间重生
迎接这时代的风浪

重塑雕像的权利
被交与我手
音乐中走失的我们
用声音做航向
black menthol在指间燃烧
烟雾里薄荷的清香
黑薄荷与我同行
痛苦的信仰中盛放
永不停止我的音乐
勾击琴弦尽情哼唱
在荣耀之中冲撞
攀登这时代的辉煌

如果可以,他想回到那所小房子,吵闹着吃一顿两个人的火锅,那是他最怀念的慰藉,充满烟火气的生活,总有人等他回家的归属感。就算站在山巅,就算在梦想尽头,想要的自始至终,不过平淡。他想奔向那个人,那个被自己拱手推进别人怀里的人,这种欲望那么强烈,却被他曲解成了好久不见的想念。




题外话:歌词套着H.I.M的《passion’s killing Floor》写的,我觉得如果叶修唱歌,声音一定和valo一样性感。同时向我最喜欢的痛仰,黑薄荷,重塑雕像致敬。大部分时候我觉得DL这篇成了我单方面的自嗨,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我觉得这是我目前为止,写的最好的故事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