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9)

早上叶修翻了个身神清气爽的睁开眼,韩文清正将一颗胶囊装进咖啡机里,看见叶修摸索着抓床边的衣服扬了扬眉毛,“你今天就打算穿这个?”


“哦,对。”叶修揉了把乱蓬蓬的头发,抓起背包掏出皱巴巴的一团衣物,“我找叶秋借了套。“拎在手里抖开了就往身上套,亚麻色西装材质不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只是皱巴巴的穿在叶修身上,身上实在很像地摊上随便捡来的。韩文清叹了口气放下刚做好的double espresso,“脱了。”


“干嘛,有什么不对吗?”叶修疑惑的低头看身上的衣服。


“去衣帽间拿挂烫机。”


叶修蹲在沙发上看韩文清将西装和衬衫烫的板板正正,啧了一声,“没想到,你还挺居家。”


韩文清将烫好的衣服扔在他头上,“穿好赶紧走。”


“得嘞。”


叶修和叶秋身材相仿,整套衣服穿在叶修身上很合适,半休闲的样式看上去一点也不呆板老气,反而衬的他年轻了。想起什么似的从包里又掏出一条领带,用系红领巾的方式在脖子上挽了个结,韩文清看着他笨拙的动作只觉得一阵头疼,走过去解开叶修系的蹩脚的领带扔到沙发上,然后解开他衬衣的两颗扣子,整理一下衣领,叶修整个人都多了几分随性,倒也符合他懒散的气质。

韩文清知道整个过程,叶修一直盯着他的脸,在他看来住在一起的这两天里,叶修一直或明示或暗示的撩拨,兴许是耐不住寂寞了。韩文清嘴角微微上扬以胜利者的姿态没来由的说了句:“我对你没兴趣。”


叶修愣了愣,随即明白韩文清大概是误会了什么,笑的嘲讽,指了指他的额角,“不是,这起了颗痘,啧啧啧,老韩同志,火气挺旺啊。”


韩文清绷着脸看了他一会,反思着昨晚一定是瞎了才会觉得他可爱。


洽谈会上海外游戏公司较多,不少游戏平台都对《荣耀》抱有极大的兴趣,《荣耀》的多语言版本早就提上日程,就差寻找海外的运营平台。

叶修在小小的展台上用流利的英语介绍这款游戏时神采熠熠,从制作理念到游戏未来走向,趣味玩法,面面俱到,却也不会用力过猛,点到为止,张弛有度。韩文清站在旁边看他,觉得今天的叶修很不同。


晚上的酒会无非是业界大佬们拉拉关系,相互吹捧,积累资源。叶修一个游戏制作人对他们兴趣缺缺,一个人在尝遍了所有的甜点后无聊的张望着,想找韩文清要了房卡先行离开。

一个顶着啤酒肚,地中海发型的油腻中年男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酒会上带漂亮男伴女伴的人可不少,男人自然而然的会想到这个落了单的年轻的生面孔,指不定是来混酒会寻找某种特殊机遇。加上叶修为人低调并且从不接受露脸的采访,所以一直没几个人知道《荣耀》这个大制作人的样貌。这个中年男人自然更想不到。

男人像侍者要了两杯酒,走过去,将一杯递给叶修,和蔼可亲的假笑着套近乎。


“小伙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介不介意一起喝一杯。”男人说着拿自己的酒杯去碰刚递到叶修手里的,然后不由分说的一饮而尽,拿着空酒杯做了个请的姿势。


叶修平常很讨厌这种你来我往的应酬,况且自己还是个一杯倒,心下想着这种场合的酒一般都浓度都不会太高,硬着头皮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净。辛辣的酒精顺着食道落进胃袋,刺激的胃火辣辣的,叶修皱紧了眉毛脸缩成一团,脑袋开始泛晕,酒劲上来的快,脸和脖子都烧红了。男人看着叶修衬衫解开的两颗扣子下裸露的一小块皮肤,猥琐的笑着想去拉他的手,好扶一下这个也不知是不是刻意东倒西歪的小年轻。

手伸过去连衣服角都没碰到,韩文清快步走过来隔开两人,有意将手搭在叶修腰间,宣誓主权似的将叶修半揽在怀里,对男人说:“不好意思,我朋友不是太能喝。”然后把房卡塞到叶修手里,低头跟他说“你先回去。”男人铁青着脸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寒暄了两句离开。

整个过程叶修直愣愣的站着,韩文清也无法分辨他到底醉没醉醉到什么程度,只是凭常识觉得一杯酒应该也不算什么。


叶修昏昏沉沉晃晃悠悠还是在好心的服务员的帮助下顺利的回了房间,扑到床上倒头就睡的昏天暗地。


酒会就在酒店里举行,韩文清基本上是只拿了房卡和手机,连外套都没有带,房卡又给了叶修。结束回去时站在门外连敲了好几遍门,直到把服务员都惊动了,一看韩文清凶神恶煞的一张脸,先入为主的断定这人不是善茬,要求他出示身份证件,韩文清浑身上下只有一部早已没电关机的手机,怎么都说不清楚,最后被保安请出了酒店。

秋初晚上回凉,韩文清没钱没电甚至连一件外套都没有,愤怒的在外面漫无目的的溜了一夜的大马路,自己从狼爪底下救了叶修第二回了,没一次落着好下场,韩文清越想越气。


早上叶修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脑袋像是针扎似的一跳一跳的疼,扫视了一圈没看看韩文清跳下床去开门,揉了揉睡的张牙舞爪的头发对上韩文清猩红的眼睛和疲惫憔悴的脸,作死的来了句,“你这一晚上,出去泄火了?啧啧纵欲无度啊。”


韩文清的怒气值早就达到顶峰,而叶修的这句话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韩文清暴怒的甩上门,拧起叶修后颈,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扔到了床上,手忙脚乱的蹬着床单往后撤,还以为这是要跟他打一架,真人pk的话,叶修想了想,胜算基本为0。韩文清拉住叶修脚踝将他拽回来。


“老韩你干嘛,你冷静点。”叶修趴在床上腿脚乱蹬,慌乱的抓住床单。韩文清箍住他的腰粗暴的将他翻了过来,单膝跪在他两腿间,脸上盛满了怒气。叶修撑起上半身看着韩文清解开搭扣抽下腰带,心中警铃大作,“这是要上鞭子啊,多大仇啊。”

接着韩文清开始扒叶修的裤子时,叶修才终于悲催的意识到,这是要拿他泄火,生理和心理,双层意义上的泄火。

评论(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