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8)

沙发到底不如床舒服,叶修裹着薄毯翻烧饼,不断的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半夜两次滚到地上,多次吵醒韩文清,第二天早上,两人眼里都是布满了血丝。韩文清的脸比平常更臭了。

展会第一天没事么要紧的事,洽谈会第二天才开始,叶修自顾自的逛展区,在围着妹子拍照的一众宅男中穿来穿去,韩文清去自家展区视察工作,顺便看看新的独立游戏。临近结束,场馆里的人已经不多,叶修玩遍了各展区的大部分游戏,回到《荣耀》的体验区,韩文清和几个圈内的熟人刚打完招呼,看了叶修一眼,“去吃饭?”


“唉不急,玩一把?输的睡沙发,怎么样。”叶修笑的促狭,神情狡诈的像只狐狸。


韩文清冷哼了一声,“就怕你赢不了,到时候耍赖。”


修正场,韩文清操纵着拳法家大漠孤烟直冲竞技场中心,随着两人越来越近,韩文清透过第一视角的屏幕看见了一个披着五花八门的装备,手里捏着一把伞的怪家伙,显然,这就是叶修新练起来的角色。


“你这是什么东西。“韩文清问他


“散人。”叶修说着操纵君莫笑一甩千机伞,伞面整个上翻直冲向大漠孤烟。


韩文清怎么说也是有两把刷子,只不过叶修的散人加上个堪称变态的千机伞实在是太恶心人,低阶技能虽然伤害低,但是CD短啊,最终,大漠孤烟还是没能招架得住散人快打。


“怎么样,”叶修一想到晚上可以睡在柔软的大床上心情就格外愉悦了起来。


“太强的角色不利于游戏平衡。”韩文清冷冷的说。


“不会,除了我,没人玩得了散人。”


“账号id是什么。”


“君莫笑,怎么,想以后报仇啊。”


“和你们陈老板商量一下,注销你的账号,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荣耀》最大的bug。“韩文清说着转身往外走。


叶修快步跟了上去,”别啊,老韩,有话好说啊……“


晚上,叶修躺在柔软的2*2.3米的大床上时感觉人生都圆满了,严重睡眠不足又逛了一天的疲惫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枕头上还残留着那么点韩文清须后水的味道,叶修在大床上滚了两圈,滚到床边,撑起脑袋问正站在小沙发边上的韩文清,“怎么样老韩,关灯睡觉啊。”


韩文清凶狠的剜了他一眼,没理会。


叶修又滚了两圈滚到床的另一边,“上来睡吧,床挺大的,挤不着你。”


韩文清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还是僵硬的掀开被子,直直躺了进去,不情愿的好似进棺材。两人各占一边,大床中央空的能再塞进一个人。


半夜被噩梦惊醒的韩文清,感觉身体有点沉,睁开眼睛一转头就看见叶修近在咫尺的脸,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胸前,手从敞开的浴袍里伸了进去,一条腿也搭在自己肚子上,整个人像只八爪鱼一样紧紧的贴着自己,手冷脚冷,贴在身上让韩文清觉得很不舒服,动了动想把他掀开,睡得死沉的叶修皱了皱眉,腿往下移了几分,搭在要命的地方蹭了蹭。作为一个纯gay,就算和叶修看不对眼,也不大受得了被一个男人这样撩拨。

已经被挤到床边,韩文清绷着脸轻轻的移开叶修的胳膊和腿。起身绕到床的另一侧重新躺下,阖上眼没多久,再一次被缠上来的叶修弄醒,拧着他的手腕刚移开胳膊,又马上缠了过来,还贪暖似的往里蹭。韩文清决定给他一掌把他拍醒,扭头正对上叶修正脸,头发睡得乱糟糟的,嘴唇微张,呼吸匀称,睫毛扇面似的铺开,黑眼圈有点重,睡得很沉,这种不设防的状态竟然有一种无辜的少年气。韩文清思考了一下,心一软还是很有良心的放弃了拍醒他的邪恶计划,就由他这样抱着了。

“手脚冰凉,熬夜,一看就是亚健康,迟早把身体熬跨。”韩文清想着,慢慢睡着,梦里那个在酒吧门口遇见的男人抱着他的脖子,浑身滚烫,焦急又无措的低声抽鼻子。

韩文清这一晚睡的更不好了,早上早早起了床,为了洽谈会保持清醒决定来一杯double espresso。叶修翻了个身,四仰八叉的躺在大床中央,被子因为拉扯露出半截肩膀。韩文清帮他重新掖好被子,觉得某人还是在睡着或者闭嘴的时候比较可爱。只不过闭嘴和睡着这两种状态,韩文清自觉在叶修身上,实在见的不多。

评论(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