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韩叶】误会(2)

要说这件事情还得从前一天下午说起,叶修拿着新游戏向叶秋要投放渠道,又一次被他的缓兵之计推脱后,软磨硬泡的向被派来传话的秘书要到了叶秋的行程,随手查了行程上所谓的“目的地”,地址,想也不带想的,掐着点独自去屯子里堵人。



当叶修站在夜店门口抬头确认英文霓虹招牌右下角的“目的地”三个字时,还无比愉悦的想着在鱼龙混杂的夜店里,抓自家亲弟弟的小辫子绝对是最佳时机简直天助我也。心里打着小算盘跨进夜场,捡了个吧台前的位置,随意要了杯低酒精饮料,开始搜寻叶秋的身影。夜场光线较暗,在婉拒了几个男孩的搭讪后,叶修决定四处转转在人海中搜寻那张和自己一毛一样的脸。

舞池里人山人海,叶修好不容易挤进去时才发现事情好像不那么对劲,地板随着音乐浮动,束手束脚的想找个人少的地方,却被一波又一波的人挤进舞池中央,一路上不断有人拍打他的屁股,叶修硬着头皮往外钻,又被人搂起了腰抱着跳起舞,人挤人叶修不大躲得开,甚至感觉到有人拿某私密器官暗示性的蹭他。直到舞台上几个只穿着三角裤的壮男绕着钢管开始表演,掀起全场的高潮时,叶修才绝望的确认了,自己进的是个不折不扣的gay吧。


好不容易从舞池里挤出来,和迎面的高大男人撞了个满怀,男人叫他当心,嘈杂的狂欢声音盖住了他的声音,叶修茫然的看他,男人无奈的笑着极其绅士的递给他一杯酒,叶修也没多想礼貌性的喝了一口,朝他扬了扬杯子逃出舞池。男人的目光一直跟着他,或有意或无意的在他附近晃悠,露骨的眼神让叶修脊背发凉,四处转了两圈看见头顶绿色牌子的wc,想也没想推门躲了进去。两个男人正楼在一起接吻,厕所的小隔间里时不时的传来压抑动情的声音。叶修郁闷的退出去,那男人站在厕所门外,饶有兴趣的看他脸上的表情。叶修权当没看见,实在不想搭理,有些适应不了这里的环境,想也是自己找错了地方,在心底里咒骂了一句混蛋弟弟后,径直往出口走。


hunting走廊里,不少男人站在笼罩着暗红色灯光的狭长过道上,或是搭讪或是被搭讪或是等待搭讪。叶修靠在出口处的墙边,嘴里叼着烟,拍了拍旁边的男人“兄弟,有火吗?”男人冷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近的神情,诧异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还是掏出打火机,拨开金属外壳,滑动齿轮,将点燃的火苗递到他跟前。叶修脑袋有些晕,小火苗似乎在眼前晃来晃去,握住男人的手腕凑过去点燃叼着的香烟。


“谢了。”叶修道过谢,倚在墙边抽,只觉得又热又渴,身体里像是有一个小火把,烤的他燥的要命。


男人收回打火机,又打量了一番叶修,皮肤很白,脸颊泛红,眼角下垂整个人懒散没什么精神,穿着随意的像是在自家楼下打酱油,只是红红的耳朵尖硬生生勾出点和他一点都不相称的媚色来,“还从来没有人找我借过火。”男人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声线低沉好听,有点像自言自语。


叶修对他的话也不甚懂,“哦是吗,我倒是借过很多次。”暗暗腹诽这人小气,不就是借个火嘛!一步三晃的往外走,走出去没多远,舞池撞见的男人也跟了出来,叶修心下郁闷,转身等他走近,“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是直的。”

男人好笑的搂住他的腰一条腿卡进他两腿间,暧昧的摩擦,“别紧张,看得出来你是头一次,开苞这种事,最和我们口味了。”


男人搂着叶修的力度加大,脸上露出狠戾的笑,随后走近另外两个同伴一起将叶修围起来,叶修出了一身冷汗,表面上波澜不惊的笑着推开男人,还硬着头皮在他腰上捏了一把,“行啊,我们去哪,总不能在大街上吧。”男人对叶修的反应有些惊讶,见他愣神,叶修猛的推了他一把,没命的往主街上跑,几个男人也不敢太大动作的追他,也知道下了药他跑不了多远,放心的隔着段距离在后面跟着,颇有点狩猎的快慰。


随着药力发作,血液循环加快,心脏砰砰直跳,叶修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没跑出几步,喘着粗气勉强扶着墙艰难挪动,停下来甩了甩头,咬着牙又跑了两步,看着一处灯火通明的建筑就跑了进去,慌不择路的溜进电梯。滑坐在电梯里,勉强伸出手按了两下关闭键,稍稍放下心来。两扇门缓缓合拢,缝隙越来越小,在两扇门即将进行亲密的一瞬,一只大手粗暴的闯进来,堪堪卡住两扇门,碰到阻碍,自动门只能缓缓的打开。叶修抬头看着那只手,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想到作为一个男人竟然要以这种方式晚节不保,着实很让人恼火,而自己溜进的好像刚刚好是个酒店。




ps:我想说gay吧其实挺安全的,love and peace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