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入戏(7)

题外话:终于写完了,我可以心安理得的去看明侦了



《堕入》的开机发布会可以称得上是很随意了,主持人没怎么cue流程,臧文朝携主创和主要演员在酒店的大会议厅台上一字排开那么一站,往下面一众黑压压的新闻媒体瞧,臧文朝只觉得无比头疼。早在沈巍和赵云澜两人先后亮相,底下交头接耳的声音明显大了不少,一些资历浅的后辈并不太清楚沈巍是什么来头,但显然听到些风声,做过不少功课,此时都将长筒大炮对准了赵云澜和沈巍两个人,一通狂拍,十年后再度同框,再有华人著名导演臧文朝的加持,无疑是一个会大爆的新闻。




剧组没有透露太多关于《堕入》题材以及内容的信息,一众人剪彩敲锣掀了红布,开机仪式就算是完成了,很快进入群访阶段。






“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们的。”面对媒体的花式套路,臧文朝背着手,笑的一脸狡黠。媒体们最怕应付臧文朝,像个老小孩,皮的没边,偏偏你还拿他没办法。




沈巍站在赵云澜边上,十年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面,难免有些紧张,小幅度的朝赵云澜挪了一步。肩膀挨着肩膀,好像这样能安心些。




“臧导那么《堕入》是否也像您的代表作《Eros》会有同性相关的讨论呢?”




“嗯……”臧文朝瞥了一眼赵云澜和沈巍,这才发现两人挨的格外近,拍着赵云澜后背将他推往前推了一步,决定把他卖了自己开溜,“你觉得徐桦柏喜不喜欢孟熠炬么?”




媒体们的目光立刻转移到赵云澜身上,贴着各大场媒体标签的话筒全部转移,递到了赵云澜的面前,也没落下沈巍,怕他们跑了似的,将两人一起,团团围了起来,臧文朝一摊手朝赵云澜做了个无能为力的表情,一步一步悄咪咪的往记者堆外围退出去。




“啊……那个……”赵云澜心里直犯嘀咕,臧老爷子抛给他这样一个问题,显然是知道媒体对自己和沈巍更感兴趣,趁着大家伙注意力转移好溜号,“这老狐狸……”赵云澜在心里骂了一句,答不喜欢,显然不符合剧中实际情况,答喜欢,又显得太暧昧,怎么答都不大合适。“




“我觉得这次臧导想要传达的东西,是十分复杂的,并不能单单的靠喜欢或不喜欢来诠释。”赵云澜见惯了这样的场合,答的倒是滴水不漏。记者们知道从赵云澜那里挖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自然而然的将火力集中到了沈巍身上。




“沈老师,您跨别十年重回影坛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是因为臧文朝导演,还是因为有昔日的合作伙伴赵云澜老师。”




“我……”沈巍急眨几下眼睛,看了眼身边的赵云澜,又小幅度的朝他那边挨了一步,“……《堕入》……《堕入》是个好故事,它讲述了一类社会边缘人真实存在的问题……我觉得很有意义……所以……“




“沈老师,你这……给臧导全抖出去了。”赵云澜啼笑皆非的拍了把沈巍的肩膀,沈巍立马住了口,僵硬的抬手去推鼻梁上的眼镜。




“沈老师您已经十年没挑战过大银幕,这次和赵老师的对手戏,会不会有什么压力?”




“……”沈巍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还好,我和云澜……因为之前有过合作……”




“沈老师是个好演员,白玉兰、振兴……什么奖没拿过,多亏了臧导,也多亏了这剧本,还有这么顶级的团队,不然还不知道能什么时候在银幕上看到沈老师,更别说合作了,有压力的是我,沈老师,艺术家……”赵云澜见沈巍答的艰难,又怕他多说了什么给人断章取义,立马接过话来。




“赵老师才是,出道十年17部作品,宁精勿杂,一部比一部诠释的精彩完美,角色上做到了极致,真的很厉害。”




眼看着挖掘话题转移到了商业互吹,又迫于时间有限,只能这样草草收场。




“记得这么清楚,你都看了?”采访过后,媒体陆续立场,赵云澜搭着沈巍的肩膀,似笑非笑的问他。




沈巍拉着西装下摆,将衣服扯得板板正正,小声的嗯了一声,“每一部都看了。那么好的电影,错过就太可惜了。”




“最可惜的,是不是错过了我。”赵云澜一步跨到沈巍面前,拦住他的去路,看着他眼睛,用半开玩笑的语气问他。




“我们快去片场吧,今天可是制片特意挑好的时间,别迟到了。”沈巍低下头,佯装整理衣服,尽量将语气拉的平淡,无视赵云澜的话。




“别扯了,衣角都要被你捏皱了,这么紧张干嘛,我就开个玩笑。”赵云澜剥了颗棒棒糖送进嘴里,转了两步搭上沈巍的肩膀,“哎,臧老爷子八小时工作制,晚上收工早,一块去吃饭?以前在这块拍戏,附近有家火锅店。啧……特别好吃。”




沈巍轻笑了一声:“什么时候喜欢吃火锅了?”




“什么时候呢……”赵云澜咬着糖,眯起眼睛,微微仰着头,似乎认真思索这个问题,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开始喜欢吃火锅了。






臧文朝的片场效率出奇的高,给赵云澜和沈巍看完分镜头讲好了戏,布光布线还有机位已经到位,沈巍和赵云澜对了一遍词,各自就位,场记打板,全剧的第一场开始。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呢?”沈巍戳着碗里的米饭,问赵云澜。




赵云澜的筷子停在半空,停住将那块鱼肉挑进自己碗里的趋势,别扭的转了个方向,放进沈巍碗里,“孟叔叔,你吃鱼,你看这鱼张着嘴,眼睛瞪得特别大,表情多夸张,像是在呐喊一样,可是明明发不出声音,真是可笑,哈哈……”赵云澜自顾自的笑起来,见沈巍没什么反应,只是皱着眉,疑惑里带着几分鄙夷看他,尴尬的笑声渐渐弱下去,赵云澜低下头,肩膀微微颤抖,“像……像在垂死挣扎,可是它分明已经死了……”




“卡!”臧文朝跨了两步跑到两人面前,“孟的脸上的这个表情可以再收一点点,微不可查,似有似无那种……然后桦柏,桦柏这个时候是什么心情,极度压抑,极度害怕,你害怕孟叔叔讨厌你,你更害怕打扰了孟叔叔的生活,但你脸上表现出来的是高兴的,光从这个方向正好打在你的脸上,你笑的特别开心特别阳光,但你在说这条鱼的时候在说什么,你在说你自己,你是一个没有人爱的,从出生就是个错误的多余的人,你对谁都是多余的,你要讨好孟熠炬,因为他接你回来的时候,他让你住进自己家里的时候,你觉得他把你当作自己的家人……你感觉到幸福同时又惧怕幸福,胆小鬼碰到棉花也会受伤!你怕被幸福伤害……”




“我从生下来就是多余的……”赵云澜眼睑下垂,默默的念了一遍,再次抬起头时勾起了嘴角,脸上的笑容犹如面具一般,看不出什么破绽,却让人觉得有种不协调感。沈巍紧紧拧着眉毛,“云……”




“嘘……”臧文朝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步步轻轻的后退,回到自己的监视器前,沈巍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快速的进入状态,场记再次打板。




磨完了第一天最后一场戏,赵云澜蹲在地上将头埋在膝盖里,似乎在舒缓情绪。




“云澜,云澜……”沈巍轻柔的推了推他的肩,赵云澜抬起头,茫然的看沈巍。




“云澜……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吃火锅吗。”沈巍衣服都没有换,还是那副扮相,居高临下颇为关切的看赵云澜。




赵云澜的眼睛都亮了,拽着沈巍胳膊跳起来,“走走走。”只朝一整天全程陪同的祝红喊了一声:“祝红,把我手机给我。”




臧文朝瞧见两个人,调侃他们“出去开小灶不带老爷子,不怕我删你们戏份。”




赵云澜嘿嘿一笑,“臧导,我这不是怕那些啊什么猪脑花啊、鸭肠啊、血块啊什么的不和您胃口……”




臧文朝赶紧摆摆手:“赶紧走赶紧走。”




沈巍见赵云澜还是这么臭贫的样子,结结实实的松了口气,整个人也松懈下来,赵云澜把沈巍的变化看在眼里,催着祝红拿了手机,带上口罩帽子,将脸捂得严严实实,在祝红快翻上天的白眼下推着沈巍离开了片场。坐在车上哼着小曲随手划拉着手机,越翻眉毛拧的越紧,也不再哼曲儿,双手抱着手机专心致志的捣鼓起来。




早上的采访过后,各大媒体第一时间整理通稿,不多时,网上便被《堕入》,更多的是被沈巍和赵云澜刷了屏。“沈巍或将携《堕入》重回娱乐圈”,“巍澜跨别十年将再度同框”等标题刷遍全网,网上什么样的声音都有,其中不乏有对沈巍的质疑:




“沈巍是谁?”




“又一个整容脸。”




“请离我家小云澜远点谢谢。”




“十年前的事还拿出来炒,拒绝吸血捆绑。”




“关系户吧,小云澜都影帝级别了,他十年了还名不见经传……呵呵。”




“又是臧文朝又是赵云澜,这波操作真是可以,起点这么高不怕摔的太惨么???”




赵云澜纯粹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翻着翻着越翻越气,开了小号批了马甲下场和这群无脑喷子撕逼,将沈巍的一众奖项或奖时间线还有旧照摆了出来,piapia朝人家脸上砸。




沈巍坐在他旁边,只看见他义愤填膺噼里啪啦的敲手机,不免好奇,“怎么了?”




赵云澜把手机朝胸口上一贴,“没干嘛。”想了想,翻出“居白cp,一梦华胥”的话题拿给沈巍看,“呐。”




沈巍狐疑的接过手机,话题有不少曾经《如戏》的剧照,和早上的采访两人同框的照片。不少因为那部戏喜欢上他俩的粉丝,再一次聚集在一起。




“只要活的够久,果然是什么奇迹都能发生。”




“10年了,我突然发现我还在坑底。”




“这真的是分则天下无双,合则各自为王,一个一级话剧演员!一个影坛无冕之王!二度同框都站在顶峰,我圆满了。”




“人各有志,他们走的路不同罢了,但是条条大路罗马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等了你十年却也唱了太多浮世离欢,人各有志,我们从没有谁对不起谁过。’以前《如戏》的台词现在品起来,真的是很微妙了,我的二爷和小白啊!”




沈巍长时间没有用过电子设备,只看了一屏却不知道得要上下滑动,不小心点进了赵云澜的账号主页,id名赫然写着“巍巍老公”,脸一下红到耳根,将手机递还给赵云澜,“你你……你这是……”




赵云澜接过手机,朝上面瞥了一眼,“啊……那个……”四根指头不停的敲打着腿面,偷眼看沈巍,想寻找个合理的解释。




“哎,到了,就是这家。”

评论(29)

热度(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