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巍澜】《形婚》安利篇

我要转发,糖糖太太太甜了。

形婚可以说写的蛮随意了,emm回想起来bug也是蛮多的,真的谢谢糖糖太太的推荐。


糖糖信息素拟人写的也太可爱了叭,我们一定要一块说相声,说大白兔的相声233333。想想就激动!

白糖禁止食用:




昨天看完了酷太  @Morwen 的《形婚》,爱了,你们快去看,不看不是我兄弟。酷太简直是我灵魂搭档,有空一起讲相声




大家好,我是沈巍的信息素,你可以叫我冰川上寒风建成围墙内里包裹着的暖意姜百合,也可以我叫沈巍的信息素。


别人说我太高冷,我觉得我超可爱。


但是沈巍不喜欢我时常冒头,每次我想出来溜达两圈,就会被他摁着头压回去,打地鼠一样。


我遇到过其他同类,但是不喜欢他们。


他们好骚啊。


曾经有一名女士在沈巍面前毫不遮掩地释放她的信息素企图勾引,我看到她的信息素飞快地向我奔来,俗气的劣质香水味道冲得我打了个喷嚏,我他妈上去就是一巴掌将其拍飞。


我不是对女士不尊重,你走在路上被小姐缠住也是这种反应。


没有骂人的意思,我只是打个比方。


我时常j怀疑我会孤独终老,在其它信息素都找到伴侣之后。


我也不是非要找到伴侣,我只是觉得沈巍太孤单了。


然而那一天,月黑风高夜,我遇到了让我魂萦梦牵的信息素。


怎么形容呢,玫瑰檀香木,又甜又辣,太对我胃口了。


是那个叫赵云澜的Omega的信息素。


我得承认我很双标,别人的甜味儿是腻的发慌,赵云澜的信息素的甜味儿是细腻上瘾,别人的香味儿是庸脂俗粉,赵云澜的信息素的香味儿是清冽勾人。


这么说你可能不懂,但你总知道带刺的玫瑰吧,太美了。


我一瞬间坠入爱河。


我跟沈巍说:“兄弟,你得把他拿下。”


沈巍愣愣的:“我想跟他过日子。”


他没说“我想标记他”,他说“我想跟他过日子”。你要知道,当一个男人生出一种想要落下来过过小日子的时候,他离结婚生宝宝也不远了。


后来我又遇到他,甜蜜的信息素,且称作我的宝贝儿。


迟早是我的。


本来如果赵云澜不是刻意释放的话,我是察觉不到我的宝贝儿的,但赵云澜和沈巍契合度太高,只要他俩在一起就会勾出彼此的信息素——也就是我和我的宝贝儿——来。


这没什么,他们很快就结婚了。


他们是婚配系统上的彼此唯一。


我喜欢和我宝贝儿腻在一起,看得出来他也很喜欢我,他好甜。


有一次我短暂地进入他,我们紧紧拥抱,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相融。那是种太美妙的感觉,我整个人都飘起来了。


我想,我真爱他。


后来有段时间我们没见,我想他想得头秃,终日郁郁寡欢。


沈巍也不太开心,他想找赵云澜,又不肯和自己松口。


这混蛋玩意儿。


沈巍喝酒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好,赵云澜不清楚这个人的酒量,肯定要吃亏。沈巍醉在床上,我突然感受到了我的宝贝儿,他来了。


我真的太喜欢他了,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我想把他留下来,留在我身边,做我的绑定。


于是我疯狂篡夺沈巍的意识,平时我是不敢的,沈巍总能把我摁下去,但是今天他喝醉了,加上他心悦赵云澜,所以一切都另谈。


孤A寡O,干柴烈火,那啥是很正常的事。


我拥有了我的宝贝儿,我们交缠在一起,摸透了彼此的每一层味道,世间欢愉不过如此。


他真的很温柔,世界上玫瑰花那么多,只有我的这一株是不同的,他是我的,他将永远属于我,一丝一毫,完完全全。


一旦有这个认知,我就开心的不得了。


可是沈巍忘记了。


我要被气死了。


赵云澜带着另外一种信息素进门的时候我就炸了。我不允许还有谁占有我的宝贝儿,谁也不行。


赵云澜说要离婚。离婚?怎么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下辈子也不行,我不能和我宝贝儿分开。


我跟沈巍说,你标记他……他是你的。


沈巍没有。


我不能控制他,哪怕他受我影响很大,他也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沈巍说,我想标记他,因为我爱他。


沈巍说,我不标记他,因为我爱他。


这绕口令对我来说太难了,我放弃思考。


还好赵云澜是唬他的。


我和我的宝贝儿又可以每天在一起了,对此我很开心,并且表示再也不会让其他信息素抢走他。


沈巍和赵云澜是天作之合,我和我宝贝儿是天生一对。我们永远都不分开了。


顺便说一句,沈巍和赵云澜有宝宝了,我们都很爱他,不因为他是A或者B或者O。


与性别无关,与爱情有关。




评论(5)

热度(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