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Displaced Love(28)

“叶修~”

当叶修站在上林苑公寓大门前时,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站在他面前的女孩一头蜷曲的橙色长发披散下来,柔柔的撒在肩上,甜甜的笑着将他拉进公寓。

“沐橙…什么时候来的。”

“溜出来的啊,最近嘉世看的紧…”

“老叶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方锐一副弃妇的哀怨表情,凑到叶修身边,从背后抱住他。

“啊…老大…你回来啦…”包荣兴听见声音跑出来,和叶修方锐抱团。

“包子…松手…”叶修被勒的喘不过气,不住的拍打包荣兴的手臂。

乔一帆看着三个人偷笑,瞥见苏沐橙正看他,不好意思的挠头。

“叶修!!!!”陈果站在复式楼梯上边,黑眼圈极其严重。

“老板娘,这段时间辛苦了。”叶修笑的没心没肺,也不多说什么。

陈果从楼上下来,紧绷着嘴唇,深深叹了口气,“叶修,欢迎回来。”

一向觉得对任何地方都不大有归属感的,听到“回来”这个词,还真是,总好过断了线的风筝似的,看起来自由的不得了,只是始终没有被牵着的那种安心感。一根几乎通明的线,感觉就是那么微妙,好像就能和谁有个坚韧的联系似的。

几个人闹成一团,苏沐橙从吉他袋子里取出一把深木色的吉他,轻轻扫了一下,六年前音乐节上,叶修摔碎的那把木吉他一样。

叶修手两手插在裤兜里,指节僵硬的蜷起,“不是嫌这种吉他不好看吗。”

“所以呀,是送你的。”

目光从琴头,走过指板,缓慢的从音孔移动到旋钉,像是想把这个物件里里外外都研究个遍。

“摔了还挺心疼…”

“我的合同就要到期了。”

“是不是有两年的优先续约权。”

“嗯。”

“你想好了?”

“嗯。”苏沐橙拨着头发,说的漫不经心。

“歌手乐队换了一批又一批,做幕后的制作人还是那么几个,不是谁都能像我一样,很难的。”

苏沐橙不置可否的笑,将吉他递给叶修,“演唱会要来看哦。”

叶修点着一支烟叼在嘴里,接过吉他,“放心,有我呢。”

“听说……你们有个特别的live。”苏沐橙抿着嘴笑的一脸神秘。

“我怎么不知道。”叶修向陈果投去疑惑的目光

“Mixer联盟音乐节。”方锐笑嘻嘻的搭在叶修肩膀上,“看到联盟伸出的橄榄枝了吗…”

“橄榄枝…主题是什么。”

“十年。”苏沐橙单手撑着腮,纤细的手指已有所指的轻扣叶修手里的吉他。

“……十年……争取登台荣耀音乐节的情况下,拿下压轴。”调音扫弦,勾起嘴角随着曲调随意的哼唱,眼睛里熠熠的光彩,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这办得到吗,民谣,蓝调,朋克,金属……哎,荣耀音乐节可是什么样的都有,这两年都是轮回的shadow,周泽楷,这又多了个孙翔,撇开脸不说,他们那技术,已经是大师级别了,周泽楷单拎出来,做制作人绝对没问题,能靠脸吃饭偏要靠才华……”陈果一脸惆怅。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以前叶修指弹double bass的样子呀。”

“大贝斯?“

“玩Rockabilly的时候弹过,嗯……我记得……车库,后朋克,新浪潮就不用了。”

“…………”

“…………”

“…………”

“!!!”

“???老大好好像很厉害啊。”


十年前的事大半已模糊,好似桌上的日记本,被不小心打翻的水杯浸湿,墨迹晕开,纸页皱成一团,那些轰轰烈烈的往事都杂糅在了一起,好像时间的折痕,掰开了揉碎了再慢慢咀嚼,过往的过往,重现的辉煌,是怎样覆手间挥霍了岁月。


“周末…要去。”周泽楷指着手机上音乐节的海报简洁明了的向经纪人表明自己的要求。

“小周啊,周末要录…”方大经纪人看着一脸受了欺负委屈样的周泽楷有些头疼,翻看了下日程表,“一个小时!不能更多了。”

“嗯…”周泽楷乖巧的重重点头

“那我也要去喽。”江波涛也上来凑热闹。

“哎,我也去。”杜明忙跟着举手,“说不定能看见唐柔…”激动的一不小心把心里话全都抖了出来。

“把他买给兴欣吧…”江波涛和经纪人打趣。

孙翔别过脸,皱着眉毛不服气的叉着手忿忿的说,“哼,叶修这种…有什么好看的…”

“前辈,好看…”周泽楷红着脸低头拨食指上的双十字戒指。


“音乐节…十年…”王杰希读着满满怀旧感的像素风音乐节海报上的信息,点开售票界面,看着预售票选项上已售罄的灰色标示抬了抬眉毛,“看来得买现场票。”


“把周末的采访推迟。”韩文清黑着脸打开录音棚的门,不容拒绝的撂下一句话。屋里嗑着瓜子闲聊的一众工作人员默契一致的都了三抖。

“mixer音乐节,阵容里有叶修。”张心杰推着眼睛慢条斯理解释了一句。

“老叶?参加mixer音乐节也太残暴了吧。”张佳乐诡异道。

“去可以,但是得变装吧,韩队太有辨识度了。”林敬言说着,自行脑补了韩文清戴着张佳乐式假发的样子,噗的笑出了声。“我也去。”


“周末,我们不去录音了。”喻文州转着手里的铅笔,点了点平板上的海报,在Black Menthol上面圈了一笔,“圈子里敢叫这个名字的,还没有第二个。”

黄少天从废纸堆里扬起头,凑近喻文州手里的平板,“什么什么…mixer联盟音乐节,我靠,这个必须去啊,超重量级的新人舞台啊,算是联盟的半个儿子了,牛逼的新乐队会被联盟邀请,在荣耀上露个脸基本上就可以飞黄腾达了,老叶竟然都不告诉我,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哈哈他一老油条混这种音乐节,有得看了,今年的独立乐队算是没指望了,给我看看,在哪个舞台……哎主题是十年……联盟成立十年,那不就是,最开始的Black Menthol…”

“对,他们的那个时代……”


叶修将拨子在手里转了个来回,打开刻刀,小心翼翼的在三角拨子的一角钻了个小孔,将牛皮绳的一端穿进小孔,两头对折,挽了个结实的死结,黑檀质的大三角拨子,指腹轻轻摩挲上面刻着的Black Menthol,满意的将牛皮绳挂在脖子上。手指触到十字架项链,年代已久的金属物件,边缘都被打磨的圆润模糊,叶修将漂亮的十字架吊坠放在手心里,才发现这件带在身上太久的东西,什么时候渐渐变成了习惯,又渐渐被淡忘了。

回忆那段经历如同回忆可怕的遗忘那样,当习惯的力量慢慢带来遗忘,过去的事云淡风轻了起来,遗忘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想起。

“在想哥哥?”

“没有。”叶修懒洋洋的回答苏沐橙,细细的擦拭手里的十字架。

苏沐橙眼尖的看见他脖子上才完工的新挂饰,“拨片项链挺好看的,给我也做一个?”

“这个?”叶修低头看了眼脖子上的项链,嘴角勾起笑,“仅此一个,独一无二。”

苏沐橙嘟着嘴做了个鬼脸,“那我们,周末见…”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