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Displaced Love(27)

我想知道,该如何戒掉你。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和叶修的那通电话里的只言片语,默默抽最后一支烟,目光落在白色的纸卷烟跳跃的红色火星上,看着它燃烧到尽头,挣扎扑闪着慢慢熄灭,直到黄少天挂断电话。

“怎么样。”喻文州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他。

“嗯…没事,有王杰希在老叶身边呢,能有什么事,找了他一圈,都没找到,担心死了…队,啊,文…文州,他们俩…那个…”黄少天倒进沙发里,看着天花板上鹅黄的吊灯,稍微的觉得有点不爽,语气有些酸。

喻文州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黄少天,看他琥珀色的眸子里映着光,见自己不搭话遍缓缓的转动眼球看向他,慵懒又没精神的的神情有点像叶修,“果味的烟呢,其实换一换说不定会意外的不错。”喻文州心里想着好像没有听见黄少天在说什么。

“烟没有了,要不要出去买。”喻文州笑着看在沙发上葛优躺的黄少天,伸手想去拉他。

“我说队长,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老叶和王杰希住在一起真的好吗,没关系吗,再被狗仔拍到怎么办,这一波才刚过去…”黄少天拽着喻文州的手,却也不起来,不依不饶的说个不停。

“有什么关系?你刚刚叫我什么?”喻文州胳膊上用力将黄少天拉起来。

“哦文州,有关系啊,老叶和韩文清才刚分手…”

喻文州拉着黄少天往外走,黄少天不满的拉着一路可以拽住的一切大件家具,“啊…不要,这么冷而且天都黑了,我去,我不去。”黄少天提高了几个分贝极不配合的试图挣开喻文州的手。

“你怎么对叶修的事这么上心…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喻文州拉着黄少天不放,转头看着黄少天笑的温柔又无奈,眼角稍稍下弯,好像连眼睛都带着笑,喻文州总是笑,对谁都是一副温柔又疏离的表情,只是这次看着黄少天时多了几分期盼和撒娇的意味,黄少天看了他一会,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一扭头,“下个楼就一会会,你买完就上来了,两个人一起多浪费人力物力财力,我在家等你~”

喻文州扳过黄少天的脸,“我想要你陪我,你不陪我,还有谁能陪我呢。”

“……”黄少天无语说起情话的喻文州一套一套的根本无法招架,“那要不叫个外送?”

喻文州送开黄少天的手,“明天中午吃秋葵炒虾仁,蒜茸秋葵,秋葵蒸水蛋…”

黄少天打了个哆嗦,拉起喻文州的胳膊,“走走走,我们去买烟,晚饭后散步有助于消化。”

楼下的小商店里喻文州买了很多很多柔和七星蓝莓爆几乎搬空了小店里所有的蓝爆。

“买这么多干什么,什么时候能抽完,队长你不是抽冰薄荷的么,这是什么新口味吗?”黄少天抱着小山似的烟,费力的用下巴抵在小山顶上。

“不想抽薄荷烟了,换个口味…买多一点,省得以后再买。”喻文州背对着黄少天走在前面,语气轻快。

撕开封条点燃一支,捏碎滤嘴里爆珠,淡淡的蓝莓溢出来,深吸一口,醇香的烟草味夹着清凉的薄荷醇冲进口腔,味蕾上留下淡淡的果味,只是始终盖不过薄荷的清凉感,喻文州苦笑了一下,望向身边拨橙子的黄少天,皮肉分开,将橙黄果肉上的白色纤维拨干净,分成两半,果汁从橙肉里挤压出来,黏了满手,黄少天毫不在意的拿着一半橙子啃起来,发现喻文州在看他,将手里的另一半橙子递给他。喻文州伸出手,越过他的手,扣住他的后脑索了个深吻,清新又酸甜的味道满溢,水果的味道。

结果,还是薄荷,烙在记忆里的味道,哪能那么轻易戒掉。

叶修躺在沙发里,戏谑的笑容里看不出他的问题里有几分认真,吉他横在地板上,一端轻轻的搭在他手里,修长的手指不时的拨两下弦,显示着他的不安。

“…我只是把你当儿子看而已。”王杰希撇了叶修一眼,玩笑似的回答他。

吉他从手里滑落,落在地上颤动的琴弦发出怪异的声音,叶修有些疲惫的眨眨眼,没有理会王杰希的垃圾话,他又一次否认了,叶修有些失落,他想去王杰希在高英杰面前露出的柔和表情,想起放弃主唱的位置将他留给年轻的天才,原来是这样的,他们之间的羁绊,或许要比自己十几年的交情来的更深刻,自己又知道他们什么,真是荒谬,叶修讨厌疏离和不受控的感觉,太多的离别让他敏感小心,也看不清某些显而易见的事。

叶修笑了笑,轻佻的跨坐在王杰希大腿上,“晚上跟我睡?”性对于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舒缓方式,他喜欢将自己交给本能,触碰和拥抱总是能让人愉悦。

王杰希目光越过叶修的肩膀,电视上瘦削的蓝宇赤裸的躺在床上,捍东抚摸着他的胸膛问他接过吻吗,王杰希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叶修扭身回头去看,王杰希轻轻扶着他的腰背,怕他摔下去,叶修眼里戏谑的意味更足,笑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只是盯着电影,“你想要的又不是我。”语气极其僵硬,出口便后悔了,无措的抚了抚叶修的后背。

叶修仍然是那副表情,只是多了几分自嘲,轻描淡写的抛下一句“我还是挑食的。”径直走进王杰希的卧室,一头扑倒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困倦和疲惫袭来,叶修懒得动手去拉被子将自己裹起来,也懒得想任何事,就这样睡着。

王杰希抚额在客厅里呆了好一会,烦躁的拿出一支烟点上,又碾灭,起身站了一会儿,走近卧室,叶修躺在床上,浴袍带子松散的系在腰间,袍子下摆敞开,露出两条腿,和结实的胸膛,肌肉匀称紧实,叶修皮肤很白,纹身缠绕在臂上,黑白分明,格外性感。秋末的夜凉,整个人微微蜷缩,裹着一身寒气。王杰希看着心疼,拉过被子给叶修盖上,立在床边抚摸他的侧脸,许久也不见暖,王杰希踌蹰片刻,掀开被子躺下,将叶修拉近怀里,紧紧的抱住,想将他捂的暖和一点,叶修被他一系列的动作吵醒,冰凉的脊背背靠在他怀里,贪暖的往里蹭了蹭,将自己蜷成一团,像一只猫咪保护好最柔软的腹部。

“冷吗。”王杰希不着痕迹的亲吻叶修柔软的头发。被子里被拥在一起的两个人捂的暖烘烘的,王杰希因为长期指弹布满薄茧的手指一下下的轻轻划过叶修臂上的纹身,欲望渐渐浮上来,随之而来的生理反应便也抑止不下去,内裤里的隆起尴尬的顶到叶修尾锥骨。

叶修感受到王杰希的僵硬,轻轻的嗯了一声。王杰希声音略有些沙哑,带着浓重的鼻音,“别在意,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

叶修没说话,摸索着伸出手,抚摸他内裤隆起的部位,王杰希轻轻颤抖,收紧臂弯将叶修搂的更紧,呼吸被他刻意的放缓,叶修顺着腹部将手伸进他的内裤,灵活的手指上下抚弄,时而抠挖顶端,王杰希闭着眼睛,极力遏制着从敏感的柱身传来的愉悦,用下巴摩挲叶修的头发。呼吸不可遏制的变的沉重,带着痛苦的克制,在一次绵长的深呼吸中释放在叶修手中,黏腻的液体带着些许腥味。

“快被你勒死了。”叶修有气无力的开着玩笑。

“帮你擦擦。”濡湿的内裤贴在身上不大舒服,王杰希起身想要换一条,叶修抱住他的手臂,手中残留的液体站在他身上,叶修一直背对着他,王杰希看不清他的表情,顺从的重新将他搂紧怀里,感觉他从僵硬紧张中慢慢的放松,混身柔软下来,最后呼吸匀称。

谁都有脆弱的时候,一向坚硬独立的他,或许比谁都脆弱敏感。

“我他妈是不是有病,我是怎么可能这么喜欢你的…”

“你怎么就,看不见。”王杰希轻轻抚摸叶修的锁骨,在客厅电影微弱的背景音里渐渐入睡。

我不能戒掉你。

评论(10)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