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all叶】治愈(27)

刚刚才发现治愈(22)的日期标错了,应该是8月2日更正一下。


8月5日 瑞士时间12:38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叶修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看着墙上挂钟上的日期发了好一会呆,大战在即,经过两天的集训,大家心里多少也有些把握,叶修的战术临场变化太多,过多的耗费精力去练习也没有太大意义,现在大家只是按自己习惯的方式备战,尽量放松神经。

去餐厅草草的解决了午饭,叶修绕到训练室,黄少天,周泽卡,唐昊,孙翔一帮年轻人聚在一起“吃鸡”,开局唐昊也不找装备,气势汹汹的见着人上去就是一顿胖揍,赤手空拳的干掉好几个人,枪王周泽楷玩起FPS类型的游戏基本上已经是单方面的虐杀了,随着毒圈越缩越小,藏匿的地方越来越少,四个人轻松迅速的清了场,黄少天因为话太多被另外三人十分迅速默契的联手干掉。

”无耻,太无耻了,你们三个,公平在哪里,竞技精神在哪里……啊,老叶你来啦。“黄少天发现站在身后饶有兴趣的看他们打游戏的叶修,赶紧跳起来抱住他,将毛茸茸的金色脑袋埋在他颈窝,重重的在脖子上亲了一口,一手搂住腰不安分的试图从他衣服下摆伸进去,和光滑的脊背亲密接触,被叶修一巴掌拍落,另外三个也顾不上游戏,纷纷回头和叶修打招呼,看到黄少天的举动都像护食的小狼狗亮出了獠牙,信息素也飚了上来。

“少玩一会啊你们…影响手感,呆会做几组练习……”叶修说着扳开黄少天缠在自己身上的手臂,飞也似的逃离训练室,4个飙着信息素的年轻A和他一个O,叶修想了想,画面太美,清了清嗓子甩掉脑袋里的小剧场,扇了扇微微发烫的脸。

转到酒店的健身房,呆了近一个月,叶修还从没来过,好奇的往里看了一眼,王杰希刚从泳池里起来,坐在一侧的长躺椅上休息,身上未干的水珠在阳光下面亮闪闪的,顺着结实漂亮的肌肉曲线往下淌,张新杰站在跳台上,整理泳帽,肤色偏白,肩宽臀窄标致的倒三角,肌肉线条并不夸张却也漂亮,像他的性格一样,克制又低调的好身材,满满的荷尔蒙气息。

“啧啧,不错啊,白天看果然不一样。”叶修想着,嘴角上扬,神情里流露出些小骄傲。

“前辈,在看什么?”肖时钦从叶修身后过来,顺着他的目光往里看。

“路过,路过而已。”叶修并不想让里面的两个人以及肖时钦发现自己好似“偷窥”的行径,“出去抽根烟。”朝肖时钦晃了晃手里的烟盒一溜烟跑进最近的一部电梯,想都没想的按下顶楼的按钮。

隔着屋顶的空中花园,叶修远远的看见落地玻璃窗的咖啡馆里,坐在窗边的张佳乐对着空气边说边比划,极其诡异,悄声绕了个大圈避开张佳乐的视线,猫到他身后的沙发,跪在沙发上看他到底在干什么。

“嫁给我怎么样,考虑考虑?”张佳乐摆出一副纨绔的表情,伸出一只手好像微微抬起了某个人的下巴。“哎,不行不行。”张佳乐甩了甩头。

“我们结婚吧,我真的太爱你了。”张佳乐故作忧郁状,凝视着前方。“啊,不行,太做作了。”张佳乐抱着头把头发揉的毛毛躁躁的。

“你要跟谁结婚。”叶修跪在他身后的沙发上单手撑着腮好笑的看他。

“啊!”张佳乐被吓了一跳,从沙发里跳起来。看到来人是叶修,脸从白变成红,最后红到耳根。“你都听到啦?”

“当然,我以为你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了,毕竟五进总决赛。”叶修叼着没点着的烟,头发乱蓬蓬的,没精打采的脸上挂着嘲讽笑,一副邋遢慵懒的样子,这样的叶修张佳乐太熟悉太熟悉了,可是他就是爱死了他这个样子,果然喜欢一个人是没来由的,连他的每一根头发丝都喜欢。

张佳乐红着脸没有回应叶修的垃圾话,只是一本正经的冒出来一句,“你……觉得,怎么样。”

叶修趴在沙发椅背上,“不怎么样,你这种求婚,有人愿意算我输。”

张佳乐不说话,怔怔的看着叶修,一脸忧伤,眼睛都红了。

叶修安慰似的勾住张佳乐的肩膀拍了拍,“也不是…你那个,对,明天赢了比赛,世界冠军张佳乐,戒指都不用买了,谁会不答应。”

张佳乐看着叶修都要气笑了,才知道叶修根本不知道他想要跟谁求婚。“不管是谁都会答应?你确定?”

“当然。”叶修正伸长了胳膊抓他桌子上的一盘颜色鲜红诱人的树莓,心不在焉的随意答应。

张佳乐把盘子往远处推了推,顺便抓了几颗塞进嘴里,“不反悔?”

叶修这才意识到好像哪里不对,但也不确定,出了一身冷汗,胳膊伸在半空,僵硬的转头对上张佳乐好像永远都有些忧郁的小眼神,“咳…嗯…不过凡事总有意外…”叶修话还没说完,张佳乐将他从沙发上拽下来,omega的体力自然不及alpha,被轻松的拉进张佳乐怀里,张佳乐一甩小辫子,附身低头不由分说的吻住叶修,报复性的咬了一口叶修的下唇,叶修吃疼,“啊”了一声,张佳乐乘机探进他的口腔,温柔的追逐纠缠他的唇舌。叶修睁大眼睛,窗外铁艺的花架上爬满玫瑰,一片艳红的花海下张佳乐的睫毛在眼前颤抖,细碎的发丝垂在他脸上,叶修只觉得天旋地转,绵长的吻让他大脑缺氧,酸甜清新的淡淡果味在舌尖蔓延开来,叶修贪恋甜蜜又酸涩的味道似的,迷迷糊糊的扣住张佳乐的后脑回吻。

妩媚的栀子花和或隐或现的蓝色风铃草在鼻尖时不时的撩一下叶修的嗅觉,让他沉溺在这一吻里觉得舒服极了,忍不住伸出舌头去索求,张佳乐却立即放开了叶修,“老叶,你别这样,我忍不住。”叶修勾着他的脖子,脸颊绯红,半天才缓过来,从张佳乐身上弹起来,差点碰翻了桌子上的咖啡,抬腿就想跑。

张佳乐拉住叶修的手站起来,有些哀求似的看了他半天,直看的叶修混身发毛,感情的事叶修实在不擅长处理,他不太搞得懂张佳乐想要什么。两人僵持了一会,张佳乐泄了气似的:“叶修,我是不是没机会了。”叶修不置可否,张佳乐握了握他的手,看不出他脸的的表情有什么变化,慢慢松开,苦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叶修心情很复杂,对于张佳乐来说他接纳了所有人,而将他排除在外,而对于他来说,他接纳了性,接纳了本能,却想避开爱,这便使他变得分裂,变得看不清,从而懒得去理。但他们不能,就像当初他自己不能一样。

张佳乐走进屋外的花园,在分叉的小径里走远慢慢离开他的视线,叶修似乎觉得他要消失在繁花里,他害怕这种疏远而无力的感觉。

“乐乐。”叶修站在花园外叫住张佳乐,指了指咖啡馆的旧式街机,“打一把?”张佳乐仔细看了看街机,很明显街机只是个装饰品而已,又看了看叶修,随即明白过来,他只是随意的找了个蹩脚的理由,想留住他而已。掩饰不住欣喜的心情,回到了咖啡馆,两人站在花园前,谁都没去问街机的事,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张佳乐红着脸,摸索着拉起叶修的手,叶修僵了僵却也没有拒绝,张佳乐的用拇指上的薄茧摩挲他掌心,“树莓好吃吗?”

“你别腻腻歪歪的,我又不是小姑娘。”叶修嘴角抽动,只觉得张佳乐无比别扭。

“老叶,你有一点喜欢我吗?”张佳乐认真的看着叶修一脸期待。

叶修打了个寒颤,“乐乐,你别这么琼瑶。”

“说到底你还是宠他们,眼巴巴的等了你这么久,越等越觉得没戏,连那帮小鬼都对你搂搂抱抱上下其手了,我…你到底怎么看我。”张佳乐一手撑在叶修身旁的柱子上,强迫叶修正视他,语气有些酸,阳光将他蓬乱的发丝拢成金色,像一只炸毛的长毛猫咪,叶修不知道为什么,有意去激他,“你?你是幸运之神张佳乐啊。”

“靠!你才是幸运E,你全家都是幸运E。”张佳乐果然炸了。叶修脸上挂着嘲讽笑,伸手扯掉张佳乐的头绳,长发散下来铺在肩上,整个人看上去都柔软了些,“长成这样,竟然不是个omega,可惜了。”

张佳乐靠近了些,散发出属于alpha与生俱来的压迫力,“叶修,你到底,怎么看我。”

叶修皱了皱眉,从来他都只是去接受他们的爱而逃避回应,头一次被这样逼问。“当然是用眼睛看你…”叶修嘴上打着哈哈,心里却翻腾了起来,“明天之后就结束了吧。”叶修想着,随之而来的焦躁,他感觉得到,想要被爱,他们不仅想要打开他的身体,还想深深的往他心里钻,一步步拆除了他的高塔和防御,他们就要成功了,但是世邀赛一结束,距离和时间会让他重新设防,那样想着,叶修如释重负,嬉笑着看张佳乐,“想要我就直说,你该不会真是omega吧。”

张佳乐气结:“你…我怕你受不了。”拉起叶修气鼓鼓的往回走。

“瞧你那样儿。”

张佳乐停住脚步,转身挑衅的看着叶修,迅速的释放出大量信息素,叶修被包围其中立即变了脸色,腿一软,扑进张佳乐怀里,混身无力抓着他的衣领,脸上写满了欲念又努力克制的样子格外撩人。张佳乐顺势将他抱起来,得意的往回一路小跑。

风风火火的跑到叶修房间,把门甩上,将叶修扔到床上,叶修也懒得挣扎,大字摊开,张佳乐脱下外套扔在地上,瞥见角落里一枚不明物体,捡起来仔细的看了看,一头是一个硅胶软环,另一头呈椭圆形,张佳乐好奇的拿起躺在玩具不远处的小小遥控器,按了几下按键,立马明白了他的用途,兴奋的拎着这个奇怪的小东西扑向叶修。

“老叶,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评论(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