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Displaced Love(22)

希望2018会好过一些,新年快乐。



最持久的爱情,是永远得不到回报的爱情。

“叶神您能透露下和韩文清的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您真的像网友们说的和微草王杰希也些旧情吗?”

“选择这个时候公开恋情,是否是为新的厂牌新的BM铺路。”

“前辈会加入冥府之路成为乐队第五人的传言真实吗?”

“方锐的加入也是因为和叶神的关系吗?”

“叶神能出来做个解释么。”

“叶修前辈…”

“我们知道你在里面,可以出来说两句吗?”

叶修被门外嘈杂的人群和敲门声吵得没有办法,慢吞吞的在卧室找了身衣服换上,往后捋了一把头发,站在穿衣镜前拍了拍脸。想了想又收拾了几件衣服,背上吉他,淡定的打开门。

门外的记者和狗仔们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叶修也不急,听着记者们七嘴八舌夹枪带棒的问题懒洋洋的靠在门框上一副没精打采事不关己,好像根本不知道凌晨的风暴。

“叶神您和韩文清…”

“跟谁谈恋爱还要跟你们报备?”叶修惊讶道。

“不是,同性恋情的曝光确实比较少见…”

“少见吗?”叶修拿出烟盒,抖出一只叼进嘴里。

“叶修你是王杰希的情人吗?你是在脚踏两只船吗?”

“你们谁有火,借个火…”叶修在口袋里摸索。

记者们有点懵…远处的一个小年轻扯开嗓子问了句:“叶神你和苏沐橙又是什么关系,双性恋吗?”

“歌手和音乐人,前同事,合作者…”叶修吐了口烟圈,掰着指头数着和苏沐橙的“复杂关系”

“叶神你应该知道我想问的是私下两人间的关系…”记者有些气恼的逼问。

“你明目张胆的打听我的隐私,不犯法吗?”叶修再次惊讶。

记者们对叶修问十句答一句,说了不如不说的态度激怒了,“你…你不准备做什么解释洗白?”

“叶神,恐怕你还不知道你现在的境况。”

“你这样恐怕没有办法在娱乐圈立足…”

叶修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扔在地上用鞋底碾灭,“不好意思啊…”叶修无所谓的又拿出一支烟,点着。

记者们以为叶修准备好好配合,镜头对准了他,把走道围的水泄不通的苍蝇们准备好再一次问题轰炸。

叶修夹着烟,不咸不淡的开口“我从没想过去混你们那个圈子。”

记者们脸青一阵白一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片刻的寂静中,只听见王杰希倚在阶梯旁的扶手边笑出了声,记者们发现王杰希,赶紧转火将他围了起来。王杰希无视他们的问题,拨开人群笑着站在叶修跟前。

“你来干嘛…嫌我这不够热闹?”叶修微蹙着眉。

王杰希接过叶修手里的东西,转身面对着记者集体伸向他的话筒和镜头,将叶修护在身后。“生活在阴沟里,看什么都觉得肮脏。”说完拉着叶修胳膊拨开错愕的记者们离开,留下楼道里的一群人,拿着长枪短炮咬牙切齿。

“你完了王大眼儿。”叶修被扔进车里,缩在副驾驶的座位里,笑的戏谑。

“我也没想混他们那个圈子。”王杰希开着车无所谓的答他。

“你其实不用来的,自找麻烦。”

“韩文清…怎么说。”

“…什么都没说,霸图没做回应…”叶修把椅背放低闭着眼躺在上面。

路口的信号灯跳转为红色,王杰希放缓车速停下,偏头去看叶修,将落在眼睑上的一缕黑发拨开,“去哪…兴欣那边怎么说。”

“…不知道,没开机,晚点再说,让我睡一会。”叶修说着翻了个身,背对王杰希。

“王大眼儿…”叶修从车窗的倒影里看着王杰希的侧脸。

“嗯?”

“你可别爱上我了…”

信号灯跳转为绿色,王杰希启动汽车,用眼角的余光看他,神情有些复杂,“怎么会,你也太有自信了。”

王杰希打开车窗抽烟,在熟悉的薄荷烟味中,叶修渐渐睡着,身边的那个人像镇定剂一样,总是在需要的时候让人安心,半梦半醒里疲惫不堪,气息里混杂着薄荷和烟草的苦味,小心的舔舐着唇瓣,轻柔的在嘴唇上啄了一下,叶修全没在意,抿了抿唇,睡了过去。

王杰希的那句话被第一时间在各大平台播放,转发无数,事件持续发酵升温。

看着屏幕上王杰希微有些大小眼却绝对算得上帅气的脸,轻蔑又冷漠的讽刺着那些记者,张佳乐轻佻的吹了声口哨。抬头对上韩文清黑的吓人的脸,出了一身冷汗。

韩文清额头上暴起青筋,显然愤怒到了极点。捏着裤兜里的方形小盒子,焦躁的来回踱步。

张新杰看了眼张佳乐的手机屏幕,又看了眼韩文清,不紧不慢的喝了口手里的茶,“王杰希到s市也是因为叶修前辈吧。”

韩文清皱眉望向张新杰,等着他的下文。

“原本微草是打算让安非他命在欧洲做个巡演,而王杰希似乎是放弃了在利物浦The cavern的砖墙上留下名字的机会,将位置留给了高英杰。”

韩文清在一旁的沙发坐下,明明和从前一样爱他,却做不到王杰希那个地步,自己的感情分明不比他少一分一毫,韩文清意外的有些恐慌。

“到s市后,我会向叶修求婚。”韩文清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放在桌上。张佳乐和林敬言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看,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谁都知道,求婚,对冥府之路的影响怕是会很大,只不过以韩文清的性格,这样的处理,他们早有心理准备。

“结婚的话,前辈的处境…”

韩文清仰头靠在椅背上蹙眉望着高高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大吊灯,“新杰…别说了…”

“韩队是担心叶修前辈被王杰希抢走吗?”张新杰直视着韩文清,一针见血的提问让张佳乐和林敬言不约而同的颤了颤。

韩文清愣了半晌,抽出一支烟点上,只抽了一口,又在烟灰缸里碾灭,拿过桌上红色的小盒子,看了看里面Juste un Clou镶钻钉子戒指,“罪恶之城摇滚夜的阵容里有BM吧。”

众人没有回复,林敬言叹了口气翻了翻手机,“一般出了阵容不会有改动,他们是第四个出场的乐队。”

“嗯。”韩文清摩挲着小小的首饰盒,啪的一声合上盖子。

在爱情里,任何人都是可耻的阴谋家,以看似浪漫的手段来制造捆绑关系,依赖,爱恋,宠溺,包容,理解。在如此这般的较量中,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对另一人就是伤害。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