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颖酱生贺/4h】二十岁的礼物

 @羽颖 小天使生日快乐,颖酱真的是很幸福,有一群很有心的小伙伴呢。写的不好不要介意哦~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军训时,她站在日落时分的阳光下,伸出手,拉了他一把。

像所有平淡故事的开头那样,第19个年头的初始,青春萌动的荷尔蒙将少男少女彼此吸引,他们,也不例外。


图书馆的秘密

春日的阳光明媚的足以让人忘记冬天的寒冷,一排排的书架散发着时间流逝的陈旧味道。羽颖捡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将一摞书放在宽大的桌子上以此占据有利地形,作为长久奋战的革命根据地。理直气壮的伸了个懒腰,决定先睡个午觉。笔尖摩擦纸叶的沙沙声,同学间窃窃的低语,没有什么比这些更适合作为入眠的白噪声。

不远处的少年停下笔,撑着腮望着熟睡女孩的方向,轻轻笑了,在白纸上落下日期和名字,合上书本,走向一排排的书架。

也不是所有时间都明媚,春天的雨水总是不嫌多。这一天,阴霾天空。羽颖的心情也生出些惆怅。思绪在教科书和作业本里飘远。和小伙伴们低声打了个招呼,羽颖起身准备活动活动,绕过一排排书架,随手取下一本厚厚的《挪威的森林》漫无目的的翻看,一张铅笔素描从厚厚的书页里露出一个角。羽颖拿起素描,画上的女孩和自己有几分相似。落款的日期离现在不远,日期下签着YF的字样。“这是……女孩名字的简写?。”羽颖粗神经的想着,又去翻其他书籍,在《情书》里她找到了第二幅画,画里的女孩趴在桌子上睡午觉,从明暗的关系上可以看出,有光落在她的脸上,落款除了日期,同样写着YF。

第二幅画勾起了羽颖更多的好奇心,她翻遍了前后的好几个书架,得出一个结论,画画的人是个不务正业的日本文学脑残粉,而这位素描画家的年轻模特名字缩写YF。这个天大的误会形成的原因,只是因为她常常占据日本文学书架旁的桌子,以及忽略了画上的人和她自己相似的实事。

天边隐约的雷鸣带来细雨,羽颖站在图书馆大门口的玻璃雨棚下,低头看了眼干净的帆布鞋,叹了口气,接着笑嘻嘻的拉着同伴的手想要淋着雨冲回去。

“那个,我多带了一把伞,可以,借你们。”男孩腼腆的挠了挠头,隔着一段距离把雨伞递过来。

“不用白不用。”羽颖想着,几步走到他面前,接过灰色的折叠伞,露出大大的微笑,“谢谢你,那怎么还给你呢。”

“嗯,下次来图书馆的时候…”

“下次来的时候你不在怎么办,加我微信吧。”羽颖大方的递过了手机。

男孩有点慌张的忙接过手机,输入自己的微信号。名字有些奇怪,叫一寸灰。

有借就有还,一来二去,在春天的图书馆里,两个人就这样熟悉了起来。羽颖不知道,在日本文学的那一排排书架里,夹着的YF落款的素描,是乔一帆的秘密。


塑胶跑道的问题

夏天湿润闷热的周末傍晚,羽颖在床上翻了个身,坐起身看着空荡荡的宿舍。揉了揉头发,一头又倒在被子里,摸摸索索的找到手机。

“室友都不在啊,一个人连吃饭的动力都没有。”羽颖在微信上抓出乔一帆准备抱怨一通。

“啊?都去哪里了。”乔一帆在东边食堂二楼咬着筷子,秒回。

“约会去了,见色忘友的一群家伙啊啊啊啊。[doge.jpg]”

乔一帆放下筷子,“我也没吃,要不要去小吃街。[勾引]”

羽颖回复“必须的[机智]”迅速翻身爬下床,对着镜子拍了拍自己睡的微肿的脸,简单收拾了一下出门。风在大太阳里巡回了整整一天,吹在身上发烫,一片蝉声里,西垂的发红太阳穿过茂密树叶的光线,斑斑点点的光落在乔一帆脸上,笑着递给羽颖一杯带着冷气的柠檬水。

突然的觉得乔一帆略显稚嫩的脸,在半明半暗的树荫里,还挺好看,羽颖来不及去细细的梳理自己是怎么看他的。已经太习惯他作为朋友的身份,在自己身边,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好像不够,又好像太过。

“吃什么?”乔一帆笑着问羽颖,羽颖踮着脚尖双手搭在他肩膀上,伸着脖子目光越过他头顶,乔一帆顺着他的目光回头望去,一个满头金发的高个子男孩双手插在口袋里,正往这边走。

羽颖激动的摇晃着乔一帆的肩膀,“二班的孙翔!!!好帅啊!!!”

乔一帆一脸黑线,无奈的附和着“帅…帅…”

晚饭后两人撑着肚皮满意的在学校的塑胶跑道上散步消食,不时有夜跑锻炼身体的人从身边经过,两人往足球场上走,坐在球门旁的草地上,望着夏日晴空的星夜,羽颖躺在草坪上翘起二郎腿,向乔一帆安利着自己最近追的新番。

“你喜欢那个,孙翔?”乔一帆问的小声。

羽颖想也没想“喜欢啊…”,接着又补充道“谁不喜欢啊,长那么帅。”

乔一帆看着冒着星星眼的羽颖,笑了,“那不是喜欢…”语气里有些坚持。说着低头拨下羽颖头发上,粘着的一根青草根。

闪烁的星空下,乔一帆的眼睛里的光彩亮晶晶的,羽颖看着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少有的以否定句式回她,突然的觉得,眼前的大男孩其实挺好看的,对他的感觉,不像是喜欢隔壁班高挑帅气的孙翔,也不像是喜欢风格独特的辅导员王杰希。他就在眼前,伸手就能碰得到,随时都能见面闲聊,“那我喜欢乔一帆…吗?”羽颖晃了晃脚,偷眼去看他的侧脸,坐起身和他背靠背倚在球门门框上,“原来我是这么看他的。”羽颖拨了拨头发,手指触碰到他。有时明白这种奇怪的情愫,也就是那么凑巧的一瞬,只是那一瞬什么时候来,也许是在酸酸甜甜的火热夏日清爽的柠檬水里,也许在晴朗夜空下和着泥土清香的青草地上。

“你有喜欢的人吗,一帆?都没听你说过。”。

乔一帆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答她“嗯…有…”

羽颖心如擂鼓,渴望又害怕听到答案,“是谁呀。”

乔一帆绞着手指,说不出他最想说的话,勇气,似乎一直都是他欠缺的东西。“嗯…”

整个夏天这个问题都没有答案,声音随着夏日的蝉鸣飘远,在最美的年华里,和最喜欢的人在一起,其实这就是他的答案,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情人坡的闹剧

似乎每个大学都有那么个地方叫情人坡,秋天银杏的叶子黄了,铺满了青草地,羽颖坐在草地上,看着他踏着落叶走上缓坡,金灿灿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脸上,腼腆的笑着站在自己面前,伸出手,回想起某个日落时分的阳光下,自己好像也曾对他伸出过手。

日光将天幕尽头染成橘色,渐渐收敛光芒,暗淡了银杏叶的光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夺不走眼前这个大男孩身上的光晕,至少在羽颖眼里,是这样的,大概是喜欢带来的副作用之一。

羽颖晃了晃手上的两只许愿灯,“明天有期中考试啊,放个灯,逢考必过啊。”

“你怎么不挂柯南。”乔一帆笑的无奈,说着还是拿了一只,小心的铺开,接过油性笔。

“老掉牙的办法了好不好。”羽颖撇了撇嘴,转了个身背对着乔一帆,铺开许愿灯,扭头说:“不能偷看啊。”拔开笔盖,犹豫半晌,却写了与考试完全无关的事:“喜欢的人也会喜欢我。”

眼角的余光瞥到用笔盖挠头的羽颖,好笑的看了看许愿灯薄薄的纸罩,同样写下了与考试完全无关的一句话:“和喜欢的一直像这样在一起。”

两人各自点燃了灯底的铁丝固定的蜡,两盏灯渐渐膨胀,松手,仰着头看它们缓缓的上升,没留意晚上巡逻的保安,开着巡逻的四轮电动车,从情人坡下经过,呵斥着仰头张嘴看着半空中的安全隐患傻笑的两个人,保安气势汹汹的冲上小土坡,羽颖朝乔一帆喊了一声“跑哇!”拉起他的手,一路向山坡的小树林里狂奔,惊起不少幽会的小情侣,伸长了脖子疑惑的望着狂奔逃命的两个人,有些人竟然也跟着跑了起来。

回握住的那只手比自己的稍显宽大,不知道是因为剧烈的运动而缺氧,还是因为乔一帆掌心传来的温度,羽颖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两人靠长青的松树下,上气不接下气,望了望彼此,笑的直不起腰来,许愿灯升上高空,偶尔相互碰撞,忽闪忽闪的变成两颗橙色的星星。到底,他俩也没弄清楚,彼此的灯上写着的愿望是什么。


生日的礼物

教室门窗紧闭,偏高的二氧化碳浓度里虽然温暖却也让人昏昏欲睡。漫长又无聊的课堂,乔一帆藏在书后,拖着腮看着才画完的素描,心里的那个女孩在纯白的纸上笑的开朗,看着看着,怅然的拿起笔在留白处写上“一寸相思一寸灰。”12月12日 YF落笔。

“乔一帆,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讲台上的老教授推了推眼镜,拿着花名册正好叫到了他的名字。

乔一帆紧张的将画塞进书包的一叠书里,站起嗯了两声,慌张的翻着书,寻找着不知问题的答案。

熬过了漫长的两节晚课,心早就不在教室的学生们终于迎来了解放,乔一帆去和羽颖约好的体育场见面。

塑胶跑道边缘高大的路灯投下强烈的光,照亮整个操场,把坚持锻炼的人的影子拉的纤长,像一只只鬼魅晃动着来回又来去,羽颖坐在看台上,往手里哈了口气,抱怨着该死的寒冷天气,百无聊奈的看着夜跑的人们,穿着墨绿色大衣的男孩径直穿过跑道,进入羽颖的视野,羽颖的眼睛便一直跟随着他,随着他越来越近,脸上的笑容也随着慢慢绽开。

乔一帆攀上台阶,穿过寒气来到她面前,羽颖想起了秋天里情人坡上那个踏着落叶和夕阳的温柔少年,那个时候他是金色的,现在是银色的,好像梦一样。银色更适合他,羽颖想着。乔一帆伸手在羽颖眼前晃了晃,将她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

并排坐在羽颖身边,将一本精致的画册掏了出来递给她,“都说生日礼物要趁早送,嗯…我怕明天就晚了…颖酱生日快乐!”一帆笑着挠了挠头,和初见时一样腼腆,一点也没变。

“啊!谢谢,一帆你真是小天使。”羽颖抚摸着厚厚画册的扉页,开心的抱在怀里。

“我们走吧,太冷了,我送你回去。”乔一帆站起身,将羽颖的帽子扣在头上。

一路走的慢,只嫌离宿舍的路不能再远一点,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叠在一起。

回到宿舍的羽颖迫不及待的将画册放在书桌上,带着笑一页页翻看,一张素描纸随着翻开的一页出现在眼前。和图书馆里的那些秘密一样,落款写着YF,羽颖拿起这张纸,细细的看上面的女孩,和那些画不同,这一张是女孩的正脸,和自己很像。

“YF,一帆?这…这是我吗?那那些画…都是我吗?”羽颖想着,升起期待和兴奋,一颗心在胸腔里越跳越快。

“一寸相思一寸灰。”羽颖轻声念着画上的那行字,致此,羽颖才完全反应过来,原来他们俩都揣着各自的秘密,都没能更勇敢一点点,羽颖抓起手机,跑到宿舍走廊尽头的小阳台,拨通了乔一帆的电话。

“喂,羽颖?”电话很快接通,乔一帆熟悉的声音带着疑惑。

“一帆…我看到,画册里有一幅素描…上面,还有一行字…YF,是你名字的缩写吧…”羽颖的声音因为忐忑而有些发颤。

“……嗯…是,是的。”乔一帆结结巴巴的老实承认

“其实,很早之前,我在图书馆的书架里,也看到过,这样的画…”

“…嗯,那些…也都是我画的…”

“一帆,你…喜欢我吗?那种喜欢…不是朋友间的…”羽颖试探性的问,语气有些不自信。

沉默,长久的沉默,羽颖手心里捏着一把汗,心狂跳不止。

羽颖看着对面宿舍熄灭的灯光,知道时间跳过23:59分进入了全新的一天,同时电话里传来一声深呼吸,像是下定了决定,接着响起她熟悉的声音:“羽颖,我喜欢你…喜欢了好久…”在12月13日的第一秒,羽颖收获了等待许久的一声告白。

“我也是…喜欢了好久。”寒冬的夜里,羽颖的心像是浸在了一汪春水中,电话两端的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最美的年纪里,收获了最甜美的礼物,不会太早也不嫌太迟,来的恰到好处。在二十岁的开端,缘来一切都像梦一样动人。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