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Displaced Love(19)

因谁因爱或是只因寂寞而同场起舞。

“叶神!叶神…”

“Black Menthol永存!”

临近晚上八点,live house里已经挤满了人,上一次现场的效果不错,吸纳了不少狂热信徒。

叶修在后台捻灭了烟,掏出手机看了看,胳膊撑在方锐肩膀上,“黄少天已经完全叛变了…”

“人家那不是叛变,是干正事好吗,镜中倒影新专辑快出了,有一半都是他的手笔,不忙死才怪。”

“好在还有点良心,说忙完先回家,等结束后大家一起庆祝。”叶修晃了晃手机。

“老大!上不上啊,房顶都要掀翻啦~太刺激啦~”包子吵嚷着来拉叶修。

“再等等,晚半小时开场,live house的传统,懂不懂?”叶修敲了敲手机,将它和厚毛线外套一起扔进了储物柜,一个人溜到门口,蹲在验票妹子的旁边,拽她衣角,吓了妹子一大跳。

叶修蹲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如果有个一头黄毛的男孩,说他叫黄少天,告诉他二楼视野更好…”

还没等妹子回答,陈果顶着焦急又愤怒的脸出现在叶修身后,拉着他的衣领将他拽回了后台,推搡着四个人,赶上了舞台。室内的灯光暗下来,聚光灯汇聚在台上,照亮半黑半绿,印着Black Menthol字样的挂布。

叶修挂着黑色吉他,抬手扫弦,打了个响指,包容兴solo开场,架子鼓通过音响震动着空气,灯光亮起来,照亮这个不大的live house的瞬间,台上的四个人还是惊了一把,室内挤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随着四个人被照亮,疯狂的喊着他们的名字,举着手或行金属礼或握拳或做我爱你的手势,用他们最习惯的方式迎接他们,迎接全新的Black Menthol。

明明灭灭的灯光里,震颤疯狂的音乐中,拥挤的人群像是虔诚的信徒,在安息日里分担着彼此的孤独,在方锐背对着站在舞台边缘,毫不犹豫的闭眼向后倒去,气氛达到了高潮,人们拥挤着,无数只手伸向他将他拖起来,移到中央,尖叫声中方锐高举着贝斯向台上的叶修挥了挥,叶修一脚踩在音响上,喝了口冰凉的矿泉水,“玩太疯了吧,要不要降降温…”坏笑着猛一挥手,将水横撒向台下,下起一场将人们推向癫狂的冷雨。

返场两次后,四个人再架不住热情,也无奈体力不支,终于是精疲力尽的从台上退下来,只是直至结束叶修也没在二层扫到黄少天的身影。陈果在下面迎接他们,兴奋的和他们击掌,“一起去吃个宵夜吧,要商量一下,合同的协定,这段时间也得串串场子,在几个有名点的live house露露脸…啊还有录音棚和相关设备你们…有什么要求…”陈果一开口根连珠炮似的,一大堆问题抛了出来。叶修点点头,轻笑着耸耸肩,“老板娘…边走边说,我们四个也不能一直堵在这。”

live结束,不少人还未离开,开始他们狂欢后的下半场,不大的酒吧里放着快节奏的音乐,意犹未尽的妹子们高声兴奋的讨论着有关Black Menthol的一切。喧嚣的乐声中一片嘈杂热闹。

叶修不好给陈果泼冷水,趁着大家都在,把一些要紧的事先定下来也没什么不应该,想着先给黄少天去个消息,打开储物柜,对方像是掐好了点,手机将将好震动起来。

“喂,老叶你们结束了吗?我先到家了,买了火锅食材,今天吃牛肉火锅,我还带了些点心,有……哎呀,你们快回来…”话痨黄少天吃货属性永远在线。

“少天,我们这边结束了,不过和老板娘还有些事要商量,或许…到家会很晚……”

“……哦,好……正事要紧,你们,你们快去吧,改天再一起火锅…那我就不等你了,啊,好累…”黄少天语气虽明快,隔着电话,却难掩里面的失落。

“买了很多东西?”

“也没有很多,想太多了你,给你顿火锅吃算对得起你们了,像我这种大忙人…哎,行了行了,你们快去吧…”黄少天看着一桌子的食材点心,簇拥着中间热气腾腾的火锅,不知道为什么没了胃口,直接上手拎起一块糕团放进嘴里,随着咀嚼甜蜜的味道充盈着口腔,黄少天撑着腮看着窗外浓重的夜色发呆。

短促的两声铃声将神游的黄少天拉了回来,解锁屏幕,喻文州的消息“还在公司么,电脑都不关,连在调音器上,我偷听了哦。”

黄少天怔怔的看了短信半天,回复道:“我还在,出来透透气,一会儿就回录音室。”

“明天不用录音,陪你一起加班吧。”

“嗯…”黄少天快速的披上外套出门,一路狂奔下楼,似乎在逃离空旷的房间里沸腾的汤料翻滚着映衬出的他的孤独,原本热闹的火锅冷却后,在表面结了层厚厚的油脂。

急急的推开录音室的门,喻文州坐在转椅上,带着耳机抬头看他,深蓝色的中长短发披散下来,分散在两侧,抿嘴朝黄少天笑“透气透了这么久…”

黄少天喘着粗气,脸颊因为剧烈运动缺氧而显出红晕,“我…我跑回来的,锻炼身体嘛。”眼神飘忽,语气急促,喻文州一眼就看出他在说谎,也不说破,往旁边挪了挪,拉过另一只转椅,紧贴着自己,拍了拍,眼里带笑的看黄少天,“来,坐下休息一下。”

望着喻文州眼眸,深的不见底,黄少天不知道,他凝视着的会是什么。在他旁边坐下,一时安静下来,两个人并排坐着,喻文州隔着玻璃看着黑洞洞的录音室,想着些什么,黄少天也不说话,只是旋转着调音台上的旋钮,看着屏幕上音频的变化出神。

沉默半晌,喻文州转过脸看黄少天,两个人隔的近,寂静的室内能听见他匀称的呼吸声,像看似温柔无害的猛兽,收敛起了尖锐的侵略性,毫不保留的展现温柔的一面。

黄少天被他盯的发毛,摸了摸自己的脸,“队长,干嘛一直看我,我脸上有东西?”

喻文州笑了笑,“干嘛一直叫我队长,以后,叫我文州…”伸手拂了拂黄少天的脸颊,“脸上是有东西…”说着在黄少天红红的侧脸上落下一个轻吻。抬起他的下巴摩挲唇瓣,“少天,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当他冰凉的吻落在他嘴唇上时,他看见了他眼底里丝丝不易察觉的落寞,“啊,原来我们是一样的。”黄少天莫名其妙的浮现出这样的想法,也许是喻文州身后巨大的落地窗斑驳的城市灯影,也许是屏幕的荧光落在他眼里,下一秒被温柔缠绵的吻追逐包围。

叶修回家时已经很晚,站在路下望了望,客厅的灯还亮着,鹅黄色的暖色光线透过窗户,在黑洞洞的深夜里像一座灯塔,深秋的夜里,叶修的心像是在温水里过了一遍,快速得到奔上楼,打开门。餐桌上摆满了食材和点心,桂花糖藕、赤豆糕、蟹壳黄、擂沙圆……叶修揉了揉额角,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跑了不少地方吧…怎么吃得完。”

放轻了脚步去推黄少天卧室房门,没人,“难道在厕所?”叶修想着往外走,“少天?少天!”没有回复,“不在家么。”叶修挠了挠头,掏出手机,拨通黄少天电话,无人接听,叶修把电话扔在一边,拧起一块糕团放在嘴里,抖了抖烟盒,瞥到桌角小小的黑色方型小盒子,好奇的在手里掂了掂,又晃了晃,黑檀质的大三角形拨子,上面刻着Black Menthol,叶修拿起拨片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抖了只烟出来点上,青色的烟雾被呼吸撕成碎块,袅袅的消散。撑着腮摆弄着拨片望着深夜的街景,靠在窗户上睡着。

这座城市在深秋灯火璀璨的夜景里,被一弯江水横亘成两部分,却又被一座座越江的桥梁一丝一缕链接在一起,形成若即若离的一个整体,不眠的繁华城市像点点的萤火组成的梦,身处同一个梦却渐行渐远的两人,最终会在什么地方相聚。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