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乔高】季夏抄

@羽颖 小天使的点文,毕业太久,不太了解现在的校园是什么样子了,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读了首诗就这么着写了(;´༎ຶД༎ຶ`),额,将就一下吧_(:3」∠)_


毒辣的阳光炙烤的线条都在跳动,塑胶跑道边四季常青的樟树上知了声声叫着,八月末,暑期的最后一天。


“英杰…”乔一帆站在不远处,朝这边挥手,臂里抱了两瓶冒着冷气出着汗的矿泉水。一路小跑过来。

“呼…好热。”乔一帆灌了口凉水,满足的仰面朝天瘫在跑道边的椅子上。

“来,把头低下来。”高英杰按着乔一帆的脖子,晃了晃手里的水,“降降温。”

冰凉的水顺着乔一帆后脑勺哗啦啦流下来,甩了甩头发上的水“这样一来,你就没水喝了。”

“可以喝你的…”高英杰拧开瓶盖,直接灌了一口,冰凉的水通过食道落进胃袋,舒爽的在身体里四散开来。

“哎,这瓶我喝过了呀…”乔一帆无奈的叹口气,揉了揉湿漉漉的头发。

两个大男孩仰面靠在长椅上,樟树浓密繁茂的枝叶遮住毒辣的日光,将他们笼在阴影里。在斑驳的树荫下望着天空,飞机拖着长长的尾迹将无云的蓝天分成两半。

“接下来就不大有时间来打球了。”乔一帆拨了拨刘海。

高英杰偏头望了望他,拉起乔一帆的胳膊,“走吧走吧,太热了。”

穿过樟树林立的小道,逸夫楼顶层,走廊尽头的阳台,伏在栏杆上,遥望远方巨大的苍穹。

“一帆有想去的大学吗?”高英杰背靠栏杆侧头问。

“能考到哪里,就去哪里吧。”

高英杰扳过乔一帆的脑袋,认真的和他对视,“一起去B市吧。”

日近黄昏,聒噪的蝉鸣没有止境,乔一帆笑着承诺一定,揉乱高英杰的头发,指了指巨大的苍穹,倾斜分明的一条直线不见头不见尾,将天空分成了一明一暗的两半,“看。”

高英杰转身,睁大眼睛,瞳孔放大。微风扬起几片叶子卷上半空,飞的很远,在极晴朗八月末的夏日傍晚的晨昏线上打着旋。

兴奋的看着天空,“一帆…”

“嗯。”

“我…”微风吹起高英杰的刘海,眼睛很亮,看着乔一帆顿了很久,“毕业后,我有话想对你说。”毕业是加给自己的期限,以及11个月零9天积累勇气的时间。

乔一帆歪着头抓了抓头发,“那还要等好久,为什么不能现在说。”

高英杰紧抿着唇,不知是不是错觉,有些脸红。

忽然忘了是怎样的一个开始,在那个不再回来的夏日,无论如何去追索,年轻的他们只如云影掠过。

桌子上的课本练习册堆了一摞又一摞,抚摸它们安静的质地,日子都变得重复而乏味,上课、自习、考试灰色的主色调,生活规律的好像生了锈,既让人麻木,又让人紧张,除了黑板一角每天更新的倒计时,他们基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头顶的白炽灯,木质的座椅,黑板,白墙,还有一群活在青春幻想里的孩子,黑板上倒计时的百位从3变为1,有飞速向0迈进的趋势。

高英杰咬着笔,目光穿过了黑板,怔怔的发着呆,微有些大小眼的老师讲解着试卷上最后一道数列与不等式的解题步骤。

刚刚结束的模拟考成绩单随意的夹在一摞书本里,“↓”符号在白底黑字的成绩单上格外扎眼。

乔一帆用胳膊肘戳了戳高英杰,偏着头将自己隐藏在厚厚的书本后面,低声说“英杰,走神了,再被老师发现就不好了。”

高英杰回神笑了笑,拿起红色签字笔,认真做起笔记。

窗户上蒙着白色的水汽,隔绝着外面同样白色的世界,苍白的雪花大片的飘落下来,下雪,本来是让人欣喜的天气,却与此刻的他们无关。

乔一帆像往常一样支着脑袋看高英杰和身边围着一群同学或讨论难题或解答疑问,一般都是围过来的女孩占据多数,他不是爱凑热闹的人,默默等着等着他们问完问题,两人一起回家。

冬天天黑的很早,推着自行车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呼出一串白气,“好冷,不知道这种天气,骑自行车会不会有危险。”乔一帆有一搭没一搭的努力找着话题。

高英杰脸上挂着微笑,心不在焉的偶尔回一句“嗯…” “哦…”。

乔一帆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接连几次考试失利的高英杰,索性不再说话。

安静下来,一整天都逃避着不用去想的事情突然就撞了上来,昏黄的路灯撒着没有丝毫热度的光,映着纷飞的大雪。再也调整不好情绪,眼泪滚出眼眶,毫无预兆的和雪一起落在厚实的围巾上。回家的路好像没有尽头,停下脚步,假装去系鞋带。

晶莹的泪珠在路灯下没能躲过乔一帆的眼睛,停好自行车,蹲下身,“我来吧。”解开鞋带,将他们牢牢系紧,起身用手背擦了擦高英杰脸上的泪痕,“英杰,你一直都太优秀了,他们给你的压力太大,不过像你这样的天才,应该对自己更有自信,我就觉得你是无所不能的,现在这些只是过程没什么好沮丧的。

那天,乔一帆把高英杰一直送到家门口,笑着挥手告别,鼻子红红的高英杰一把抱住乔一帆,乔一帆轻拍他的后背揉了揉他的头发。白雪落满了两个少年的头顶。

时间一页页翻过,那天他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翻开发黄的扉页,命运将他装订的极为拙劣。

最后一科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学生们在走廊里兴奋的将手里的课本抛向空中,纷纷扬扬的纸片从窗外飘落,在地上铺开厚厚的一层。

乔一帆径直穿过热闹的人群,微眯起发酸的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这种一锤定音的考试,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愿的做到竭尽全力。

每个班级都有一个小透明,近乎平庸的一切,稀薄的存在感,很不幸,乔一帆是其中一个,没有人发现他离开了教室,在意他去了哪里。

高英杰回到教室时,一直没有见到他,外面的狂欢还在继续着,不知疲惫,没有止境,面对面的人不提高几个分贝,根本无法听清对方的声音。

高英杰在人群里寻找乔一帆,直到大家集合在教室,班主任宣布毕业时都没能看见他。欢呼声回荡在上空,在沉寂一年爆发的庆典里,高英杰却越来越心惊,找遍了他们常去的每一个角落,保留了11个月零9天的秘密,到诉说时主角却不见了踪影。

那天的天气也极其晴朗,在狂欢声中,一直等待着,直到金黄的的太阳燃尽了余辉,夏天的天,很长,很煎熬,没有回应,没有原因。突然的失去让人措手不及。

八月末,夏天最热的时候,高英杰在逸夫楼顶层的阳台,仰头看着没有一丝云的蓝天,飞机的尾迹横亘在蓝色的背景板上,像一道巨大的伤痕。手机屏幕上留着两个月来唯一的一条简讯“对不起,英杰,没能信守承诺,果然还是,没能和优秀的你站在一起。”

含着泪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距离那天已经过去整整24个月,乔一帆消失的那天。高英杰走过香樟林立的小道,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躺在车棚里,死了,等待着被时间清理干净,一如某些记忆。

八月末,夏天最热的一天,缓缓登上逸夫楼的楼梯,通往顶层的阶梯好像没有止境,走廊尽头的阳台,傍晚有些刺眼的余辉仍然让人睁不开眼,高英杰眯着眼睛适应光线。

立在栏杆前写生的少年,正打量着画布上与阳台外的黄昏几乎一直的景致,不带犹豫的填上一笔倾斜的直线,给半边天空打上影阴。在右下角落上自己的名字。

熟悉的三个字,熟悉的背影,熟悉的蝉鸣和八月末的黄昏。高英杰的心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一帆…”

少年僵了僵,回身看着他笑,眼神里多了些自信和坚强。“嗯,好久…不见”

高英杰低头,看着自己脚尖,心脏砰砰砰的狂跳不止。

“我…”两人同时开口,惊愕的看着对方,蝉鸣阵阵,微风吹起两人的刘海,两个人笑出了声,一切都在相似的场景里释怀。

“好像回到了那个暑假,那时候,你一本正经的说有话要和我说”

“嗯,结果到最后也没能说。”高英杰心如擂鼓。

“…是…是什么…”乔一帆迟疑了一会问道,侧头看着高英杰,一如当年那个承诺着一定的少年。

高英杰张了张口,声音卡在喉咙里,低着头靠近两步,脸颊通红,仰起头闭眼吻上对方的唇,太阳闪烁着最后一缕红色的光芒,将天空渡成渐变的美妙色彩。长日尽处,他站在他面前。乔一帆搂住高英杰,一片蝉鸣里只听得见两人有力的心跳声。

忘却了是怎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无论我如何的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运将他装订的极为拙劣
含着泪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