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Displaced Love(1)

all叶汤底,黄叶收尾,内有喻黄,好我交代完了



今天突然发现,第一章好像被删了,扎心了,重发一次


拥挤的人群向台上行着金属礼,大声喊着乐队的名字,主唱踩着纯黑的八孔马丁靴,拖踏在木质的舞台地板上,发出懒散的音节,高举手臂,向台下挥了挥,回头示意鼓手,鼓锤相互敲击两声,一段短暂的solo结束,瞬间掀翻了屋顶。

低沉的烟嗓透过麦克风,黑色夹克,破洞牛仔裤,白皙的脖颈上的黑色颈环丝毫不影响他性感的嗓音,纤细修长的主唱,在台上具有巨大的爆发力。

金发的少年在玩pogo的人群中,抓着最前排的扶手仰望着他,主唱银色十字架耳坠在霓虹灯下闪烁,歌声如同海浪拍打着少年,相互撞击的人群,汗水,燥热的live house,一切都像躁动的浪潮,没过他的头顶,冲刷着他的神经。

主唱踩在音响上的一段solo再次吧现场推向高潮,人群跳着伸出食指和小指两根指头,其他相握,行金属礼,也有人举着“我爱你”的手势,被点燃的现场,金发的少年站在台下,距离很近,已经听不见凶猛暴躁的音乐,看不见挥舞着汗水甩着头的人群,眼里只剩下黑衣的主唱,被他深深的吸引着,在他深不见底的黑色瞳仁和性感的歌喉中走失,深深看着他,无法平复内心的悸动,似乎不是粉色的心动和爱恋,是黑的化不开的躁动,焦虑,甚至是情欲。

主唱抽出夹克口袋里的红色玫瑰,轻吻花瓣,视线扫过台下,在安静的金发少年身上顿了顿。扔出的红色玫瑰落在少年手中,枝条上没被修剪的一颗刺割破了他的手指,暗红的几滴鲜血沾在花瓣上,像清晨暮霭里的晨露。而刺也像是扎进心里,随着心脏的跳动隐隐的痛。

主唱脱下黑色夹克,抬起黑色曼陀罗和枫叶纹身缠绕的花臂,扯了扯脖间颈环,汗水浸湿的白色背心下隐约能看看轮廓不太深的腹肌,荷尔蒙的气息,掺杂暗红流转的欲望,躁动如同野兽,在这幅躯体里毫不避讳的彰显。

金发少年随着人群走出live house,手里拿着那一支玫瑰,站着路边怔怔的看着车流穿行,直到人群散尽。

主唱肩上随意的搭着夹克,吉他背在身后,中指和无名指间夹着黑绿,烟草味和着浓重的薄荷味道,随手扔掉空烟盒。他记得那个金发的少年,在前排pogo的人群里安静的让他开始怀疑自己魅力的孩子,走过去拍拍他的肩,勾起下巴轻吻他的唇,抽走他手中的花。

金发少年反应过来时,主唱眼里带着笑,被冲过来的贝斯手赏了个暴栗,然后抗在肩上带走,精致的十字架项链在他脖子上晃动,风中和着薄荷和烟草味,还有一句“你叫什么”飘来。

“啊?…黄少天…”少年急切的回答,贝斯手扛着主唱走的远了,不知道是否还能听见。

那年他16岁在春末夏初拥挤躁动的live house里,第一次见到Black Menthol的主唱—叶修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