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Displaced Love(11)

本以为爱情可以填满缺憾,然而制造遗憾的,为什么偏偏是爱呢。

地铁上,叶修倚在车门旁偏头怔怔的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黑暗隧道像亘古不变的时间,将过去拉的很近。

黄少天叉开腿站着,捏着手机打游戏,地铁进站刹车,正玩的高兴,一个身形不稳,往前扑去,两手撑在叶修脑袋旁保持平衡,刚巧把叶修环在手臂当中。

突如起来的两掌拍在脑袋边,叶修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调戏黄少天两句,涌上来的人流推着黄少天让他们越靠越近。

“啊啊啊,卧槽,别挤啦,都挤玻璃上了…”黄少天支着胳膊死死撑着,一边偏头往后喊起来。

叶修站直了身子,两手插在兜里,好整以暇的看着黄少天。

“卧槽卧槽卧槽,啊啊啊啊…”黄少天嘴里叫着涌进地铁里的最后一波人终于把他挤到了叶修跟前,两人腿交叠着贴在一起,靠的极近,黄少天的脸蹭的一下红了。

黄少天脸红到耳朵根,还在大喊大叫,叶修扑哧一声笑了,“你省点力气吧少天,这么多人,谁不是挤成一堆。”说着身子前倾,靠在黄少天身上,垂下脑袋枕在他肩上,“站累了,快让我靠会。”

“……老叶……你太重了,你起开,我不累的吗!!!”

“你也可以靠在我身上。”叶修闭着眼睛,用手戳了戳黄少天胸口左侧,“还有,太吵了…”。

“……”

“扑通扑通扑通”黄少天怎么都抑制不住心跳的声音,无能为力,就像无法停止时间的钟摆让瞬间变成永恒。

“座位在哪里?”叶修看了眼场馆,黑压压的一片,心下稍安,“这么大的地,绝对不会被发现。”暗自欣喜。

“嗯我看看,嗯…在…第一排…”

“什么!?……我去一下洗手间…”叶修扭头就想尿遁。

黄少天一把拉住叶修,“我也去…”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

“哎…你哪弄来的票,第一排?开什么玩笑,前面的人玩high了一个回旋踢我小命还要不要了。”

“你是怕这个,我以为什么呢,哎呀不要紧不要紧,至少前面不会遇见抗旗的吧。”

“你哄虚空魈鬼呢,这种live,扛旗的进得…来…吗…”叶修说话间,肩上扛着大旗的小伙子从身边走进场馆。

“……”叶修沉默,缓慢的拉起衣服上的宽大兜帽戴好,跟着黄少天一起走进场馆。

场馆里的灯光暗了下来,黑暗中只有led大屏上播放起开场短片。灰暗的黑白色调伴随着颇具黑色金属风格的音乐,一群乌鸦飞向空中,屏幕被一只瞳孔占满,里面倒映着骷髅头的形状。眨眼,镜头拉远,乌鸦像气球一样拴着绳被捏在西装革履的韩文清手里,站在枯树下松手放飞乌鸦。纯黑的羽翼掠过屏幕,乌鸦停在十字架上,十字墓碑林立的墓地间,张新杰眼里闪着暗红色的光,翻开钳着红宝石的书,抚摸哥特体的文字,书页在屏幕上化为灰烬。 林敬言带着黑色礼帽,黑色燕尾服上沾满暗红血迹,背上背着沉重的十字架,站在悬崖边上张开双臂跳进汹涌的黑色海洋。张佳乐披散着头发赤脚站在枯萎的森林中,身后是一轮巨大的银色月亮,月亮上有些暗红色的斑纹,显出一颗骷髅的形状,随着骷髅的轮廓越来越明显,张佳乐缓缓的举起手里的枪,对着天空扣下扳机,砰的一声枪响,屏幕瞬间黑屏。接着四柱光打在舞台上,分别笼罩着台上的四个人。

“啊…冥府之路!冥府之路!”台下的人沸腾起来,整齐的叫着乐队的名字,中排和后排分散着摇大旗的人,许多人都站了起来,有的干脆站在椅子上。

韩文清拨了一下黑色吉他的弦,居高临下的扫视台下,在他的正下方,叶修带着兜帽把自己埋在椅子里,低着头,韩文清眼神未做停留扫视完全场伸出拳头对着台下,黑色短发一边铲青并剃出三道线。浓密的右侧眉毛边缘也剃秃三道,眉骨上下各一颗眉钉,食指和无名指戴着两枚镜面戒指,左手的无名指上用哥特体纹着一圈细细的四字英文单词,大拇指外侧纹着“∞”符号。

黑嗓的低音,嗡鸣的低吼,包裹着原始的荷尔蒙气息,冲击着人们的耳膜,人们甩着头沉浸在音乐迷药里。

黄少天扭头去看叶修,叶修带着兜帽仰着头,一曲正值副歌,兜帽从头上缓缓滑落,黑暗里不知是不是错觉,叶修的眼框有些发红,躁动混乱的人群里,黄少天牵起叶修的手,害怕被人群冲散。

一样的黑色吉他,相似的指弹和扫弦习惯,一样的耳洞数量,演出时不经意的小动作和眼神。啊,两个人有太多的相似,相处久了的人,会自然的染上对方的习惯。

韩文清再次扫视台下,缓慢的像是慢动作,对上叶修的眼神,却依然未在叶修身上停留,唱着的歌却在这一瞬卡壳,闭上眼睛轻笑了笑,用一段solo拯救。

这种错误在别人也许只是忘了词,但又怎么可能瞒得过站在叶修身旁,见证着一切的黄少天。他看得出,这两个人或许已经太过熟悉,只是那么一眼,无声的交流,就足以让所有垮塌。两人就像彼此的毒品,离开了谁都会痛苦。宿命的一对。

黄少天看着叶修,好像在一瞬间全部明白了,他们之间浓烈的爱和占有欲,与自己无关,有些激动的握紧了叶修的手。“他们应该在一起,否则,就太伤天害理了…要想办法,让他们见面,看得出叶修的纠结金和放不下,不能让叶修逃走,逃走了,他可能会后悔……这两个人……”

演出已接近尾声,叶修猛的回过神来,拉着黄少天就往外冲,人群围了一层又一层,叶修拉着黄少天,走的十分艰难。

“要想办法,留住叶修…”黄少天心里想着,却只是任由叶修拉着往外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好像被人剜走了一块。

叶修拉着黄少天艰难的拨开人群走出场馆,演出也早已结束,里面的人还在喊着返场,冥府之路却意外的没有再登台。一脚踏出场馆,叶修长舒一口气。

“你要去哪,叶修…”韩文清皱着眉,靠在门边,看着他,眼神能杀死人。

“呀,好巧啊老韩,你也在这啊…遭了,钱包…少天我们快回去,我钱包落里面了。”叶修捂了捂口袋,拉着黄少天推开门就想往人群里钻。

韩文清脑袋上的青筋跳了跳,一步上前,拦腰捞回叶修,砰的一声按在旁边的墙上。叶修被撞的闷哼一声,嘴巴被韩文清强硬的堵住。咬住叶修下唇,吮吸亲吻,舌头抵住牙齿企图撬开叶修的牙关。叶修死死咬住,韩文清伸手捏住叶修下颌,叶修吃疼的张开嘴,狠狠咬了口韩文清的唇,铁锈味瞬间在口腔中弥漫开,韩文清丝毫没去在意,舌头乘机滑进叶修口腔,扫荡着唇舌,不顾叶修反抗,粗暴的攻城略地,好像在向叶修宣告,他属于谁。

叶修被死死抵在墙上,有些施展不开,抽出胳膊抬起拳头朝韩文清猛挥过去,拳头被韩文清一掌接住。一拳未中,叶修抬腿一个膝撞,正中韩文清腹部,韩文清拧着眉毛,眼里有些笑意,“你也就这点本事…再也不会放手了…”

叶修的小身板虽然有些肌肉,在韩文清面前还是不够看。

韩文清抓着叶修的拳头,将叶修手臂拧到背后,蹲下扛起叶修就往后台方向走。

叶修扑腾拍打着韩文清的背,无奈的朝黄少天喊:“你就这么看着,来救我啊…没看见这人凶神恶煞的,你打不赢他至少帮我打个110啊……”

黄少天站在原地露着小虎牙笑着朝叶修挥了挥手,看着两人消失在走道尽头,朝着那个方向轻轻的说:“记得告诉我,你的故事。”

离开场馆,瓢泼大雨打在伞盖上,从边缘滑落,雨幕几乎遮蔽了视线,黄少天撑伞站在雨里“叶修那么懒,本来说带把大点的伞…”黄少天顿了顿,不再自言自语,“为什么有些失落呢,是,羡慕他们之间深刻的感情…吗?”

当年那种认不清抓不住的模糊情绪,让人坠入孤独感的情绪,那么让人在意,让人失落,大概,这就是爱情吧。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