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wen

知识分子有话从来不明说,嫌这样不够委婉

【all叶】治愈(11)

额…写战斗没收住,一下就写嗨了,算是自娱自乐了一把( ・᷄ὢ・᷅ )蛮多地方存在问题的,将就看吧。

嗯…或者可以直接跳到最后一段

小学生文笔,多包涵(*/ω\*)




7月25日 瑞士时间20:06

场馆内所有人都张大嘴看着全息投影,散人,欧服职业圈里从没出现过的职业。丹麦队虽然针对叶修的君莫笑做足了功课,但是实际接触,还是觉得,无比难缠。

丹麦队保险起见,算准擂台赛叶修就算出场,也一定会把自己作为一张杀牌,放在第三或四顺位,毕竟是国际赛事,就算是叶修也不会大意。

没想到叶修完全不跟他们玩这一套,擂台赛出阵,毫无悬念依然是第一个,而丹麦队正好撞在了枪口上,第一个对上叶修的赫然是个战斗法师,叶修最熟悉的职业。

这时全息投影上,丹麦队选手正操纵战斗法师Tyr豪龙破军出手,君莫笑边躲开边拉开距离,接着对方战矛横扫,一记霸碎,君莫笑轻送应对,后退了一步便将自己置于攻击范围外,闪退间悄然扔出枚手雷。Tyr也不是死人,操纵角色急停,手雷轰然炸开,掀起气浪,爆缩式,对上叶修自然是十二分的谨慎,这枚手雷,若不是Jesper眼尖,应对及时,否则已经被掀上半空。爆炸的火光中,君莫笑端起千机伞甩出三发反坦克炮三角点射,Tyr无奈只能往一边闪避,同时端起战矛做招架的姿势。

烟雾和火光散去,君莫笑弧光闪移动到Tyr一侧,千机伞一抖,绷山击,Tyr早有准备,往后急退一步,战矛挑起,悍然是60级技能怒龙穿心破击,直刺向君莫笑,北欧人性格剽悍,出招也异常凶猛。君莫笑一记崩山击还未落地,已是避无可避。中招,而被击中的君莫笑直接化为一缕青烟瞬间失去了踪迹。

“该死…”Jesper心里一惊,“影分身术么,什么时候?人呢?”手心紧张的出了一层汗,转着视角四处张望,难道是…

Try立起战矛直往脚边的地下刺去,突然脚下的地面翻起,君莫笑擦着战矛已从地里钻出。

地心斩首术!

一串血花从Tyr颈间喷出,还不及反应,跟着,天击出手,Tyr浮空,紧接着一连串低阶技能跟上,出手快,冷缺短,Jesper只觉得眼前一阵花花绿绿的技能特效齐齐绽放,目眩的一阵恶心。

浮在空中转动视角努力寻找破绽,连君莫笑的的影子都看不到。

“遮影步?该死,明明是个omega,怎么这么强势。”Tyr扭着身型难看的转动着。

场下的观众沸腾了,切到Try的视角时,面对这种神级操作和apm数值,欧服玩家震惊的说不出话。

Jesper无记可施,散人的伪连让他难受至极,额头渗出豆大的冷汗,焦急的等着叶修露出破绽,而叶修状态极好,竟就这样一波带走了Try。

比赛席里,Jesper重重的握拳砸在桌子上,不甘心,如果自己能再小心一点,如果反应快一点避过地心斩首术…

而比赛没有如果,当Glory的字母出现在屏幕上,全场的观众寂静了,几秒钟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比赛席里的叶修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提不起什么干劲。中国队选手席里的众人一脸黑线,13%的血量换走了对方的第一人,我们还玩不玩了。

最终叶修一挑三得手,经过昨晚一晚的激烈运动,叶修腰酸腿疼,比赛高强度的精神集中对体力也是极大的消耗。叶修感觉到体力有些不支,君莫笑血量也已在5%以内,对方第四人上场时,叶修在对话框中输入一段“剩下的交给你们了。”紧接着飞速打出GG,拔卡下场。

叶修缓步走进己方选手席,一滩烂泥一样懒懒的伸腿瘫在椅子上,旁边的方锐忙抓起他的手,用适当的力度按摩手指关节和手臂,“呆会就看我的吧。”朝叶修挤了挤眼睛。

叶修被伺候的舒服也不抽手,表情淡淡的出口提醒“丹麦这个队长不简单,据了解来看,招数极其诡谲,小心些。”

“你就放心吧…”方锐和叶修击掌,

丹麦队那边,送走了叶修这位大神,也都是松了一口气,看着自己队长上场,精神又都振奋起来,还有机会。

方锐是什么人呐,猥琐流大师啊,能绕路偷袭从来不正面强攻,对方也不是一般人,面对方锐的攻击骚扰丝毫不乱,操纵角色拳法家Heimdall一直在自己的节奏里,虽然保持着猛攻强打,但是招招直切要害,方锐也讨不到什么便宜,干脆直接换血猛攻,跟对方以命换命。

对方虽然出招诡谲,但面对正面冲突,两方能耍的花招比较有限,血条不断减少,攻击、招架、反扑。酣畅淋漓的对攻,观众大呼过瘾。选手席的丹麦队员看着一身正气,颇有宗师气派的海无量一脸懵逼,这,跟了解到的不太一样啊,说好的猥琐流呢,怎么能打的这么强硬。

方锐自然是不怕换血,擂台赛自己才第二顺位,而对方已经上到第四人,不过既然在叶修面前卖了嘴,还是要好好表现表现。

眼见双方血量都已压到10%,丹麦队队长开始急躁,出手抢攻,方锐一个闪身往后急退,竟然开溜了,对方忙上前去追,途中只听脚下咔嘣一声,声音通过耳机传来,心都凉了半截。

“陷阱扣?哪来的陷进扣,是一早就放在那里的,还是…”

不及对方动作反应,只见海无量周身气息汇聚,闪光百裂,Heimdall在持续的伤害中瞬间血条就见了底,海无量复又搓出一个气刃,血量清零,Heimdall倒地。

海无量生命也所剩无几,基本是一击就能毙命,对方守擂大将上场,方锐却并不打算正面迎战,顶着百分比个位数的血条,瞅准了机会对对方骚扰攻击,东戳一下,西来一掌,虽然造成不了多大伤害,但也够恶心人的。

最终海无量在磨走对方17%的生命后倒地,留了个状态不满的第五人给孙翔,要是平常在孙翔眼里自然是不够看的。

而选手席上的孙翔还盯着全息投影发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被身边的肖时钦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吼吼的跑进比赛席,砰的关上门。

信息素的味道分散开来,比赛开始时孙翔就意识到,自己易感期快到了,叶修现在身体比较敏感,孙翔一直忍着不敢散发信息素,再没脑子也知道,影响到叶修,弄不好大家都会失控。

孙翔咬了咬牙,皱着眉毛,那天叶修撞进怀里微不可查的铃兰与薄荷香像是刻在了记忆里,“靠…”狠狠的咒骂了一声,插卡角色录入。

身体的原因让孙翔有些注意力不集中,体内有股邪火无处发泄,紧皱着眉,失误和破绽也多了起来,这让孙翔更加焦躁,更加火大。提高手速,发泄似的追着对方猛打,反应过来时,猛的发现技能有些,接不上了。孙翔略微卡壳,一叶之秋动作稍一停滞,只是这一瞬,在高水平的竞技场上已是足够致命。

对方瞅准了机会发起猛烈的反扑,只是那一瞬的失误对方反击得手,接着就是一串连招,一叶之秋急忙退走,而对方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不放,望着一大片正在冷却的技能,孙翔气的牙都要咬碎了。只用几个低阶技能阻挡攻势,血线瞬间被拉低,竟与对方血线相差无几。

孙翔气急败坏,操作更加失控,而对方看准孙翔已乱了节奏,偏不与他正面相抗。最终孙翔仍是仗着强大的操作,扳回一点血线优势。最终倒下时换走了对方82%的生命,看着屏幕上的lose和对方角色头顶1%的一丝丝几乎看不见的血条。

“啊!操!…”孙翔一拳捶在桌子上,他只觉得丢人,恨不得钻到地底下不想见人,面红耳赤的走出比赛席。叶修看不出什么表情,也没说什么,孙翔咬了咬牙气鼓鼓的径直离开了比赛场,比赛还要继续,众人只以为孙翔输了比赛比较郁闷,职业选手,内心没有脆弱到因为一场比赛就调整不好情绪,也没多在意。

孙翔独自冲出选手通道,被晚上的微凉的风一激,鼻子竟有些发酸,站在门口抽了抽鼻子,冷静了一会儿,等到身上不太浓的信息素味道也随风散了,抬腿快步离开了场馆。

苏黎世的晚上安静极了,街上的行人不多,夜晚昏黄的路灯将孙翔的影子拉得欣长又单薄。从列特齐格伦球场往西漫无目的走,道路一直延伸到利马特河西岸,Münsterbrücke桥对面的罗曼式双塔教堂早已关闭,远处的阿尔卑斯雪山也隐没在黑夜里。阴郁的夜晚,没有人的街道,只有孤独的灯光,勾起异邦人的多少愁思,说到底,不过是个心高气傲的大孩子。

孙翔不知道在河岸边站了多久,还沉浸在挫败和失落中。

“哎…孙翔小朋友,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和孙翔隔着十几米的灯光下,叶修叼着烟,倚在路灯灯柱上,和往常一样的懒散表情,俯下身捏了捏小腿肚子“站的腿都硬了…累死哥了。”

评论(17)

热度(195)